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鬼牢(恐怖)

    她的世界仿佛在这一刻坍塌了下来,终究是救不回了吗?低垂着眼睑,脑中一团浆糊,好乱,理不出一点头绪。

    “不能救他,我便在这里陪着他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阎王听到小沫儿这样的一句话,惊得他不知该如何反映。那里可是鬼牢,都是在人间做了恶的人要待得地方,比人间的大牢恐怖上好多倍,里面的魂都是受尽了折磨。

    小沫儿抬眼,唇角勾出一丝弧度,而这笑却看上去凄凉无比。阎王刚要张口劝阻,小沫儿却摆了摆手,“您不用劝说沫儿了,带沫儿去鬼牢吧。”

    阎王看出了小沫儿眼中的坚定,再次叹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虽然几千年来,他也看到过好多痴心怨偶,不过这一刻却被小沫儿那坚定的眼神震惊了。考虑许久,不出口:“既然你这样固执,那就去找九王子试一试吧,也许能说服他。虽然希望渺茫,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总比你这样直接去鬼牢待上永远的好。”

    小沫儿哑然点头,对啊,还没试呢,怎么能放弃呢?这一向不是自己的作风,难道就被那九王子吓到了吗?嘁,林以沫你这个胆小鬼,不就是魔界吗的九王子吗?至于把你吓的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吗?小沫儿在心中鄙视了自己N次,就算况再糟糕,也没现在糟糕啊,在这里永世不得超生,还不如去闯一闯,大不了一个魂飞魄散嘛!想着,心里就轻松了许多,恢复了那个没心没肺的小沫儿。不过再次恳求的眼神出现在她的脸上,对着阎王纠缠到:“阎王大仔,你在让我见见枫熙耶吧,刚才都没说上几句话,我好去问问他是怎么惹了人家魔界九王子。问清楚了好去求人家啊。”小沫儿说的可怜巴巴,阎王没有多想便摆了摆手,示意她去吧。小沫儿连忙道谢。跟着门口及时出现的鬼差往鬼牢方向走去。

    进了鬼牢的大门,她不有些后悔来这里,早知道便央求阎王把他带出来了。因为这里简直是太恐怖了,数不尽的牢房之中,有着数不尽的鬼魂。都在不停的吼叫着。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这声音比前世看鬼片还要恐怖一千倍、一万倍。小沫儿不敢看向牢房,低着头一直朝前走。其实,就像看鬼片一样,越是恐怖,心底却也有丝好奇,想要抬头看看那些鬼的样子,只是一眼,就吓得小沫儿愣住了。

    右手边的牢房里是一个女鬼,此时她并没有像其他鬼一样大声的叫喊,只是安静的蹲在墙角,用舌头不停的着自己的手,然后慢慢的撕咬,咀嚼,最后吞进肚子。小沫儿不知道为什么枫熙耶的魂魄没有血迹,而这个女鬼有,血迹从她手上的伤口一丝丝的渗出,这似乎让她更兴奋了,用舌头一直,而那舌头也越申越长。片刻就吞掉了自己的整个手臂,然后就傻傻的笑。稍许,那胳膊又自己长了出来,而且还是血淋淋的,似是只有,没有皮。而那血却不是鲜红色,而是褐色的。小沫儿一阵恶心,退缩到一旁的墙角干呕了起来。呕了半天,却也什么都吐不出来,胃中一阵酸楚,难受极了。

    自己拍了拍前,想要上前追上前面带路的鬼差,却觉得衣角被什么人拽着,心中一个激灵,猛的回了头。一个面上都是蛆虫的男鬼的脸近在咫尺,那蛆虫还在一点一点的啃噬男子的面部,而男子却对她咧嘴一笑,暗黄的牙齿让小沫儿恶心的想要撞墙,随即一双骷髅般的手拉着她一点点的贴近那满是蛆虫的脸。

    “啊!不要啊!”小沫儿一阵惊悚的叫声,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而那在前面带路的鬼差才闻声赶回,看着那个恶心的蛆虫鬼,死命的往牢中拖着小沫儿,大叫一声:“给我住手。”那鬼在这儿不知待了多久,一直没碰过女鬼,哪管的其他,还是死命的往里拽。鬼差气愤,右手手心向上一伸,手里便多出一条鞭子,狠狠的往那蛆虫鬼上打去。那蛆虫鬼,顿时松了鬼爪,痛得嗷嗷叫唤。猥琐着往牢房里面躲。鬼差哪能轻易放过他,依旧猛甩着鞭子,鞭子像是长了眼睛似得,从牢房的铁栏中穿过,准确的打在了蛆虫鬼的上,他上的蛆虫不由纷纷掉落,那鬼忙跪下求饶。鬼差心想,这女子连阎王都不曾对她怎样过,即使她把阎王气的跳脚,阎王也没有惩罚她,想必定时来头不小,这要是醒过来去阎王那儿告上一状,自己还不丢了饭碗啊。在冥界混了几百年才混到个这职位,他可得小心伺候着。直到鞭打得那蛆虫鬼魂魄开始飘渺,似是要散了,才肯罢手。而那蛆虫鬼也早已奄奄一息,张口都没了力气。

    鬼差收了鞭子,呐呐的看向小沫儿,小沫儿仍然没有醒的迹象,他只好把她抱回阎王的会客厅。阎王一见,脸色一沉,周围散发出一种能冻死人的冷之气。鬼差忙把小沫儿放到沙发上,跪下求饶。

    “怎么回事?”阎王竖起了两撇小胡子,恶狠狠的问道。

    鬼差这才战战兢兢的把刚才的经过如实已报。果然阎王大怒:“去打入十八层地狱。”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小小的鬼差牙齿打了颤。十八层地狱,可是比他这小小的鞭打恐怖上不知多少倍,那里面每天都是不绝于耳的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一刻不敢停留,小跑着出去办了。

    阎王叹息了一声,只得派人去鬼牢中又带出了枫熙耶。

    小沫儿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睡在一张黑色的大上,周围一片漆黑,却也能看得清眼前深深凝望着自己的枫熙耶。

    “你醒了?”枫熙耶出口,脸上仍是担忧之色,手指轻轻的为小沫儿拂去额前凌乱的碎发,有着无尽的柔。小沫儿愣住了,那个桂花树下,温柔体贴的太子又回来了。这让她突然想起在桂花树下自己对他的承诺。“ 既然嫁给了你,我就会努力去你的,也许现在还不,可是既然是你的妻子,我就会把你放进我的心里,相信我,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此时,这句话在小沫儿脑中盘旋,她愧疚的低下了头。而枫熙耶见她如此,更是焦急的很:“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只说一句简单的话,就让他牵动着上的伤口,痛得撕心裂肺。

    小沫儿见他皱眉隐忍的样子,忙摇头。

    “对不起……”话还没说完,见枫熙耶疑惑的要张口,忙抬手捂上他的唇。他的唇冰凉,没有丝毫的温度,而自已亦然如此。

    “不要说话,我知道,你说话便会牵动了伤口,便会痛了。你只听我说便好。”枫熙耶听小沫儿如是说来,便点了点头。小沫儿便又絮絮叨叨的开了口。

    “对不起,我说过,要去努力你,可我没有做到,或许,我就没有努力过,以前我着父皇,心中没有你,可是,现在,对不起。我无意的又上了杨默云,他对我真的很好,其实,你知道吗?我前世曾经有个男朋友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可是我们因为某些原因没能在一起,所以这世我又不自主的上了他。我对不起你。”

    枫熙耶听得诧异,前世?这世?这是什么意思?本来就奇怪了沫儿为何来了地府,以为也是死了的。可是阎王却对她以礼相待,而现在又说什么前世今生,更让他迷惑不堪。

    小沫儿看着他的样子,知道他心里疑惑,不用他开口,便解释了起来。

    “其实,我前世没到二十岁就死了,是自杀。和这世一样,阳寿未尽便来了这阎王,阎王本来不肯收我,我便一次次的自杀。后来,他老人家没办法,只好同意我穿越。我在原来的世界没有亲人,我想换个时代好好的活着。我原本生活的世界应该是枫溪王朝千年之后的世界,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小沫儿有些紧张,解释的有些凌乱,不知道他是否能听得懂。

    枫熙耶怔了好一会儿,似是在消化小沫儿的话,最终点了点头,明白了大概。小沫儿继续:“我虽然投生在林家,可是前世的记忆仍然存在。所以即使我是婴儿,也懂了很多东西,所以,满月的时候见到皇上,被他那英俊伟岸和王者之气吸引着上了他。其实后来的事,你也就知道了。”

    这次枫熙耶平静了许多,只是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小沫儿也松出一口气。随即问道:“你怪我吗?怪我嫁给了你又着父皇,不了却又上别人。却始终没有努力去你,你怪我吗?”问着,泪水不流出了眼眶。

    枫熙耶笑着摇了摇头,不怪,他真的不怪,都到了现在,他怎么还会怪她,即使不,即使阳寿未尽,她不是也来这地府找他了吗?而且自己那般烈的着她,怎么又会责怪他呢?轻轻的给她擦了擦眼泪,依旧深的看着她。

    许久小沫儿才止住不哭。然后目露坚定的眼神,对这枫熙耶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放心,我会救你,即使不能救你,我就陪你在这鬼牢待到永远。永远也不离开你。”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