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永不超生

    牟莹莹含泪点了点头,小沫儿不叹了口气,才十四岁的小丫头,在二十一世纪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呢,而她却早已做了丫鬟,还被闫清清虐待至死了,真是可怜。也许死了对她来说是更好的出路吧。

    “嗯,带下去投胎吧。这世受了苦难,下世投生到个普通人家享受平凡的天伦之乐吧。”阎王合上了生死簿,平静的对着牟莹莹说着。牟莹莹听了愉悦之色爬上眉梢,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小沫儿在太子府应该见过这个丫头几次,只是从未见她这般笑过,一个长相平凡的女子笑起来竟然也这么好看。小沫儿真心的希望,她来生幸福。目送着牟莹莹随鬼差出了阎王,小沫儿才回过头来。

    这时,阎王又把矛头调回了她这边,看着她不就觉得一阵头疼。

    “林以沫,说吧,又怎么回事?”

    小沫儿心头一颤,无奈阎王目光视着自己,不得不说出来此的目的了。

    “呵呵,阎王大仔,那个,我来只是要把我夫君的魂魄带回,并没有别的意思……”

    “什么?你夫君的魂魄?你夫君是谁啊?死了吗?既然死了,魂魄就不会交予你带回了。”阎王听她如是说,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生怕她再要穿越啥的,可还真是受不了她那股子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儿。

    “我夫君啊,就是枫溪王朝的太子枫熙耶,还没死,体还好好的躺在家中的上,只是魂魄不见了,这我不就来了嘛。呵呵,呵呵呵。”小沫儿笑得极其心虚,现在心中一点底都没有,她甚至都不知道枫熙耶的魂魄到底在没在这阎王之中,也许早投胎了吧,也许……她有些不敢去想了。

    阎王在听到枫熙耶这三个字的时候,眉头皱了皱。并没有再去查生死簿,只是沉默了起来。这让小沫儿更加的不安,一直盯着阎王的眼睛,怕错过一丝一毫的讯息。

    许久,在小沫儿以为阎王要睡着了的时候,才开了口。

    “去把枫熙耶的魂魄带上来吧。”这话是对一旁的鬼差说的。

    “是。”鬼差连忙往鬼牢跑去,生怕慢了会被阎王处罚,跟在阎王边几千年了,还没有什么事能让他老人家这么为难的,如今怕是大事不妙了吧。

    只是一会儿功夫,枫熙耶便被带了上来。上有一条粗粗的铁链,而他的魂魄似乎有些飘渺,呈半透明状态。面色也异常的惨白,比躺在耶栖阁中那个体还要惨白不知多少倍。小沫儿一下就扑了过去,近距离一看更是吓坏了她,枫熙耶的魂魄已经残破不堪,灵魂上的伤口也依稀可见。并没有血迹,只是那伤口里面什么也没有,直接穿透了的样子。小沫儿只觉脸上凉凉的,竟没想到自己的泪水就这么滑落下来。

    “沫儿,你怎么来了?不要哭,我,没事……”枫熙耶张口,虚弱的说着,体有些紧绷,有似乎在隐忍着什么,仿佛说一句话都能牵动到他上的伤口一般。小沫儿没有回答他,亦没有问他,只是转过头去看着阎王。

    “为什么会这样?”小沫儿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哭腔,再努力也掩饰不住自己的那丝颤抖。

    阎王并没有急于回答小沫儿的问题,只是告诉了小沫儿一件算是好消息的事

    “枫熙耶阳寿并未尽,不过……”

    阳寿未尽,这是好事啊!可是她似乎更有一丝不详的预感,为什么还会有不过?小沫儿迫切的盯着阎王,那灼的目光竟然让那阎王都有些承受不住。

    “咳”阎王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别开了她灼的目光,继续开口:“不过,他触怒了魔界九王子,被勒令关于此处,以后那尸便要做个活死人了。”

    “什么?”小沫儿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枫熙耶竟然要做个活死人?那就是植物人了?永远只能躺在上,天啊,为什么会这样?

    “以后枫熙耶那尸便要做个活死人了,一直到他阳寿尽了。尸毁灭,而,魂魄会继续关押在这里。”阎王深吸一口气,说出了残忍的事实。而枫熙耶似乎早已知道了一般,并没有任何惧怕的表,事到了现在,他并不后悔,即使会永不超生,他也无怨无悔……

    小沫儿眼中不断的涌出泪水,怎么也停不下。魂魄也不能投胎?一直被关在这森的鬼牢之中?鬼牢她是没去过了,不过,人间的大牢都那般恐怖,何况这冥界的鬼牢呢?她不敢想从小锦衣玉食的太子怎么在这鬼牢中生存下去,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是任何人都受不住的吧?真的就这么完了吗?她救不回枫熙耶了吗?那她该怎么办?该如何对皇上交代?如何对整个枫溪王朝交代?再册封一个太子吗?会是枫熙默?到时是不是又会有一场夺位之战?会不会又血流成河?会不会又有很多家庭妻离子散?她承认,众多皇子之中,枫熙耶是那个最适合做皇帝之人,他成熟稳重,知道为百姓着想,虽然近两年来有些残暴,可他却也不滥杀无辜,难道就只因为得罪了魔界的人就要生不如死吗?怎么可以?不,她要救他,她来这儿的目的不就是就他吗?怎么可以就这样放弃?为什么自己一条烂命总是好好的活着?而枫熙耶却……她一定要救他……

    一阵凌乱的思绪过后,噗通一声,小沫儿跪在了阎王面前,阎王有些愣征,多少人给他下过跪,他是数也数不清了,只是眼前这个女子几生几世,也不曾跪过他啊?如今却为了这个男子,她如今的夫君来像他下跪?

    “阎王,请问您,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他,怎么做他才可以回去做人?求您告诉我啊!”小沫儿此时停止了那无用的泪水,目光坚定的望着阎王,眼神和十几年前她在阎王说决不放弃的时候一样的坚定。

    “唉!”

    阎王不揉了揉发痛的太阳,他也不想关枫熙耶啊,可是为了一个魂魄引起魔界的不安定就不好了嘛!到时会连累更多的人的。

    “阎王,求求你了,你告诉我吧。无论如何我也是一定要救他的,我,求求你了。”小沫儿楚楚可怜的求着阎王,那样子任谁都会碎了心,不忍拒绝。可是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严重的很啊,阎王也很为难。

    一旁的枫熙耶更是痛苦万分,他不要沫儿为了他这样,她这样比鞭打他还要痛苦,九王子鞭打他的时候他是体和魂魄痛,而小沫儿这样是让他心痛,痛得想要魂飞魄散的感觉!刚要制止小沫儿,阎王却挥了挥手,示意鬼差把枫熙耶带了下去。他现在的魂魄嬴弱,做不得半分挣扎,只好眼巴巴的离开了小沫儿,眼中是无限的凄楚。

    小沫儿见阎王如此就把枫熙耶带下去了,很是着急,刚要开口,就听阎王一声:“走随我去房间吧。”小沫儿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跟在阎王后,往里走去。一路都漆黑一片,却也能看得出哪里是路,哪里是墙壁。阎王不开口,小沫儿也只沉默着,走了几分钟的样子,便到了一个类似二十一世纪客厅的屋子。小沫儿已经快忘了二十一世纪是什么样子,看到这些二十一世纪的摆设似乎也有那么点亲切感,但不否认,她喜欢古代,因为那里有她的亲人。而二十一世纪并没有。

    “坐吧。”阎王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对小沫儿说着,小沫儿也没有客气就在对面坐下了。屋中并没有其他的鬼,小沫儿似乎明白了些,貌似事很严重。

    阎王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等小沫儿发问,只是小沫儿似乎成熟了,也似乎更沉得住气了,只是默默的坐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对面的阎王。她知道他会说,否则他就不会带她来这里了。果然,阎王露出了一丝微笑。

    “果然还是变了些啊!”小沫儿知道,这是说她。

    “好吧。既然你已经来了,就把事和你说了也无妨。枫熙耶当时重伤魂魄离体,不知如何就遇到了魔界的九王子,起了冲突。枫熙耶不肯服软,那魔界九王子怎能是等闲之辈?差点就将枫熙耶的魂魄打散,碰巧本王与黑白无常办事经过,把魂魄救了下来,虽是嬴弱了些,可也能聚成魂,没有飘散。九王子怒火冲天,本是不愿放了他的,但是毕竟他出了魔界来人间犯事,无理在先,只好退让了。不过他说要枫熙耶永不超生,否则就要祸乱人间。并不是本王不放魂,若是放了,九王子带领众魔侵犯人间,后果不堪设想啊!”

    阎王说的沉重,小沫儿听的心惊,没有理由一个新鬼就能惹到魔界的就王子啊!魔界听着就知道不是善良之辈,定是大恶之徒。怎是好惹的?要是真的祸乱人间……小沫儿不敢再想下去,现在怎么办?她要怎么办?去求那魔界的九王子吗?可是她一个泛泛之辈,那九王子怎么会听她的求饶?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