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我要救他

    “四皇弟,谢谢你的关心我,只是,我必须救你皇兄,相信我,会没事的……”

    小沫儿虽然这么说,可是她也是害怕的。浑浑噩噩的同枫熙默回到了枫熙耶养病的寝宫。看着面色依旧苍白如纸的枫熙耶,心中隐隐作痛。不由扯过枫熙耶放在被子中的手,紧紧的握着,希望他会平安无事的等着她去救他。

    而枫熙默站在小沫儿后,看着她深的凝望着自己的皇兄,痛恨不已。他很想知道若是自己伤成这般,小沫儿会不会也舍命相救。总是让人这样痛苦着,以前总觉得小沫儿对皇兄没有,可是为何现在又是这么伤心样子?难道一直都是自己的错觉?沫儿一直都是皇兄的?或是她掩饰的太好……

    “皇嫂,你皇兄吗?”枫熙默终于忍不住,问出口。前的小沫儿一愣,没想到枫熙默会这么问。转过,看着满面忧伤的枫熙默,有些责怪自己,为什么让这么好的男人受伤了呢?他对她的感,她一直都知道。

    “为什么不回答?”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小沫儿不想骗枫熙默。

    “当然是真话。”枫熙默迫不及待的想的答案。

    “不。”小沫儿面无表的说着,就想是说不吃这道菜一样平静。枫熙默听了,一颗心在雀跃,不,她说不。是不是自己以后有希望呢?可是小沫儿的下一句话,把他判了死刑。

    “我的另有其人,不是太子……”

    “什么?不皇兄?那你的是谁?你怎么可以别人?”枫熙默发疯了似得询问着小沫儿,竟然不皇兄,的是别人,那人到底是谁?

    小沫儿扬起明媚的笑容,想像着杨默云的模样:“他有一张阳光明媚的脸庞,纯洁干净的笑容,笑的时候充满了朝气,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

    “你骗人,不可能的,那你为什么要救皇兄,你要么的是皇兄,要么……就谁也不。”枫熙默有些接受不了,一直把皇兄当作敌的他,突然发现小沫儿的另有其人,而小沫儿形容那人的样子,就是小沫儿在他心里的样子啊。

    小沫儿想解释什么,而枫熙默却不想在听了,或许是不敢听罢!听着自己心的女人说着别人是多么残忍的事啊!

    枫熙默逃也似的离开了屋子。小沫儿心里愧疚,在枫熙耶旁站定,看着枫熙耶喃喃的说:“你怪我吗?怪我着墨云,而不是你吗?”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

    晚些时候,小沫儿去找了灵禅道人。

    “贫道,见过太子妃。”

    “无需多礼。你只要告诉我怎么才能带回太子下的灵魂便可。”小沫儿眼睛一瞬不眨的看着灵禅道人,希望他能快些给出答案。

    “这……贫道只能想办法让您的魂魄离体,确保七七四十九天无事,而其余的,只能靠您自己了。”

    “什么?靠我自己?我 又不会法术,靠我自己我怎么办?我……你不是在耍我吧?”小沫儿目露凶光,狠狠的瞪着灵禅道人,这丫的要是耍自己,就把他送去上西天。(小澄澄:咳,你也就想想吧,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可只学了半个月。小沫儿:半个月怎么了?打扁你绰绰有余,要不要试试?小澄澄一语不发的赶紧溜走,这个家伙还真是越来越暴力了。)

    “太子妃说笑了,贫道怎么会耍您呢?一切还都要看天意……”

    小沫儿现在真想掐死这老家伙,但是魂魄离体还要靠这老家伙帮忙,所以,她现在也就在心里幻想一下罢了。

    “那好吧,我们开始吧。”小沫儿咬了咬牙,样子仿佛是要上刑场一般,狠狠的说道。

    “太子妃无需着急,待贫道准备一番,太子妃也要好好养精蓄锐一番,三后的子时(北京时间23时至01时)贫道就会开坛做法,助太子妃魂魄离体。”灵禅道人一脸平静的说着,似乎着魂魄离体就像吃顿家常便饭一样简单。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

    “太子妃且慢,三后还请太子妃移驾太子府,太子府附和地利这个条件,到时天时、地利、人合都齐聚了,胜算才会多一些。”

    小沫儿不耐烦的点了点头,走出灵禅道人的房间。这老家伙,还什么天时、地利、人合。这么能干干嘛不自己去阎王把枫熙耶救出来,光说不练的家伙。对了,那魔医不是已经二百多岁了?那他是魔医的师兄,其不更老?还真是能活呢,我要活那么大还不成老妖精了。嘿嘿。小沫儿一边YY着,一边往前走着。

    “碰”装上了一堵人墙。

    “喂,你怎么走路的?干嘛站在我前面?”小沫儿捂着酸痛的鼻子大声叫着,这厮的后背可真硬。

    前面的男子子一顿,慢慢的回过来。“沫儿,你,还好吗?”

    小沫儿听着熟悉的声音抬起头,看着自己熟悉的容颜呆住了。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小沫儿忍不住开了口。

    “你怎么来了?这里是皇宫,你怎么进来的?”

    “难道你不想我来看你吗?”杨默云看着有些冷漠的小沫儿心中一痛,掩饰了眼中的伤痛,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不是,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我是想说……这里是皇宫,你是一个杀手,来这里不合适。”小沫儿慌乱的解释着,天知道她一直很想念他的。

    “是,我是不合适来这里,那,你和我一起走吧。”杨默云拉起小沫儿捶在两边的手,紧紧的握着,怕她会消失了一般。

    “我不能和你走。”小沫儿扭捏着想把收从杨默云手中抽出,奈何杨默云的力气太大,她最后只好任由杨默云握着。这是宫中,被人看见了,皇家的脸面都被她丢光了。

    “为什么?现在皇上已经平息了叛乱,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你该做的已经做了,为什么不能和我走?”杨默云满脸的焦急,为什么沫儿不肯和他走,难道她对自己没有丝毫的想念吗?

    “因为,太子下还在昏迷中,我要救他。”

    “你救他?你怎么救?连师伯都救不了他,你一个弱女子能做的了什么?还是你心中一直念念不忘枫熙耶?你的是他?”杨默云有些失控,握着小沫儿的手更紧了,使得小沫儿痛得叫了出声。他才意识到,忙放开了手。

    小沫儿揉了揉被杨默云抓痛的手,低下头不敢看他,终究是自己负了他。“你走吧,我的事不用你管。”看来灵禅道人并没有和她说要怎么就枫熙耶的,否则,估计杨默云会直接把她绑走吧。

    杨默云听了小沫儿决然的一句话,踉跄的后退了几步,自己当本打算一走了之,回魔镜谷再也不出来了,忘了小沫儿。可是,刚一离开他便后悔了,这些子的相处,他觉得小沫儿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没有她的子太难过了,一十二个时辰就如同十二年一般。他不能食,夜不能寝,就像丢了魂一样。听到了枫溪皇大获全胜的消息之后,就连忙赶过来找她,他思念她,一刻也等不了了。他要把她带走,永远和她厮守在一起。奈何如今的皇宫守备森严,他在宫外见了师伯,才得以随他一同进来。只听师伯说,太子下病重,他想这不是更好,没想到小沫儿竟然不愿随他离去。他的一颗心,都碎了。

    小沫儿看他的样子有些不忍,只是,自己不能心软,她要救枫熙耶,现在这是她唯一的选择。咬了咬牙,不让自己眼中的不明液体流下,狠了狠心,毅然的从杨默云边走过。

    “沫儿…..”杨默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唤出了这声,这声集聚着他,全部的。而小沫儿似乎没听见,大步离开了这里,朝枫熙耶养病的寝走去。

    杨默云终于忍不住,流下一行清泪。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灵禅道人的话从杨默云后响起。

    “默云啊,师伯早就说过,这太子妃一定会回到太子边的,你就是不听,天命难为啊!”

    “不,我不信,我一定要得到沫儿。”放下一句狠话,杨默云便往宫外走去,眼中满是恨的意味,他恨,恨小的时候父亲听信谗言,抛弃了母亲和自己。恨自己份不如人,三番两次心的女人被人带走,更恨小沫儿,那般的不在乎自己。他最恨的是自己,为何要这般懦弱,轻易的去把心交给一个女人……

    ————————————————————杨默云狠狠的恨的分割线————————————————————

    枫熙耶依然安静的躺在上,小沫儿拿着浸湿的帕子给他擦了擦脸和手,然后就一直做在边看着他,只是心里一直在想着杨默云,想着他那痛苦的样子,和他周散发的冷之气。她不明白为什么相的人不能在一起,不明白为什么让他们相遇,却又分开,可现在这是自己的选择,她不能后悔,只是心好痛,好痛。难道这就是有缘无份吗?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