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章枫熙耶的魂魄被带走了

    小沫儿昏昏沉沉了两,终于从睡梦中苏醒,一睁眼看到了守在边的静皇后。

    “沫儿,你醒了,觉得怎么样?”

    小沫儿揉了揉有些发沉的头,好像睡多了呢。

    “谢谢母后关心,儿媳觉得很好,只是有些饿了。”小沫儿摸着咕噜咕噜叫个不停的肚子,有些尴尬的说着。静皇后憔悴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吩咐宫女端上早已准备好的白粥和小菜。小沫儿感激的看了看静皇后,便下了地,坐在桌前用膳。饿了几天的小沫儿一口气吃下三碗白粥,还要再吃的时候被静皇后拦下了。

    “沫儿,你这几天只进过汤药,现在一下子吃这么多,胃会承受不住的。”

    小沫儿只好点点头,她知道静皇后是为了她好。

    “来沫儿,母后给你梳头。”静皇后看着头发凌乱的小沫儿温柔的说到,真是把她当成了自己女儿一般疼。而小沫儿听到梳头二字,想起了几年前同枫熙耶去柳城,他曾给自己梳过头呢,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自己在地下宫找到了他,可是要到皇上御书房的时候就失去了意识。

    “母后,太子下他怎么样了?子可好了?”

    静皇后听到小沫儿问儿子,眼神暗了暗,耶儿一直昏迷未醒,恐怕凶多吉少了。

    “母后?”小沫儿又唤了一声。

    “耶儿就在隔壁房间呢,母后给你梳梳头,你再过去看他吧。”

    小沫儿点头同意,但是看着静皇后的样子,心中有一丝不安在升腾着。静皇后梳得很慢,很仔细,有点拖延时间的意味,皇上早告诉过她耶儿会有一劫,让她做好心里准备,所以,她现在在硬撑着,她是一国之母,如今局势动定不安,不是她软弱的时候,为枫溪王朝奉献了自己的青,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这个时候她依然要下去,倘若耶儿能度过此劫,她要为他扫清前路的障碍,不让儿子再受那么多的苦难。

    “好了。”终于,一个华丽的宫廷发髻梳好了,静皇后又为小沫儿点缀上些许饰物,让这个愈发成熟、美丽的儿媳更加人了。就连额头上那一点伤痕,也让她用胭脂巧妙的掩饰了去。她——一国之后,竟然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媳,真是让小沫儿感动不已。

    “谢谢母后。”小沫儿打心里承认了这个儿时被她当做敌的女人,她对自己的好,就如亲生母亲一般了。匆匆的穿了件水绿色的锦衫罗裙,便往隔壁去了。还未进门,就闻见浓浓的汤药味儿。

    “咚咚咚。”敲门过后便听见了脚步声,开门的竟然是枫熙默,见来人是小沫儿,微微一愣。

    “皇嫂……”随后把小沫儿让进了门。小沫儿没有注意枫熙默眼中闪过的一丝思念,直奔枫熙耶的榻而去。屋中并没有其他人伺候,只有枫熙默在照看着自己的皇兄。小沫儿在枫熙耶前站定,看着面色苍白如纸的枫熙耶,心中有一丝的疼痛。

    “他怎么样了?什么时候会醒?”这句话是小沫儿对枫熙默说的。

    枫熙默哑然,看来母后没有告诉小沫儿,踌躇着该不该自己开这个口。正在犹豫之时,门又被敲响。进来的竟是灵禅道人。

    灵禅道人见到小沫儿并没有惊奇之色,只是恭敬的弯腰行了礼。

    “贫道参见太子妃。”自从小沫儿这次回来后,貌似她又成了所有人公认的太子妃了。

    “灵禅道人有理了。”小沫儿点头还礼。

    这让一旁的枫熙默颇感意外,这灵禅道人见到父皇都只是行拱手理,不曾弯过腰的。不知为何要对小沫儿这般恭敬的。只是他也不好张口问罢了,毕竟这个不重要,不是?

    灵禅道人走到枫熙耶的前,伸手为其诊脉。一会儿功夫,又把枫熙耶的手放下,摇了摇头,小沫儿心中的不安继续升腾,拿起枫熙耶的手,小心的放回被子中。只是这手冰冷的不似活人。

    充满疑问的看了一眼灵禅道人,希望她能给她答案,记得上次在魔镜谷的时候,灵禅道人给自己诊过脉,也是个医术高深之人吧。

    灵禅道人会意,慢慢的给小沫儿讲了起来:“贫道自太子下出生之,便就合其八字,算出太子下会有此劫,不过,结果贫道算不出。现在太子下的体贫道用保命丹为其抱住,只是太子下的魂魄早已被鬼差带走了。”

    这话听得小沫儿和枫熙默都长大了嘴巴,枫熙默只知道自己的皇兄快不行了,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事,虽然听说灵禅道人是个半仙,会奇门遁甲之术,但是他毕竟是个不信神鬼的人,觉得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而灵禅道人并没有在意枫熙耶充满怀疑的眼神,因为他知道小沫儿相信,她相信便够了。果然,片刻小沫儿回了神。

    “你是说,把他的魂魄带回来就可以了,是吗?”小沫儿自然是信的,她早就进过阎王了,还把阎王给气的不轻呢。那时,她一心求死,只想穿越,或许退而求其次,重新投胎。

    “是的,贫道真是此意,只是,贫道法力有限,此事还要太子妃您去做了。”灵禅道人的话刚落。枫熙默就紧张的把小沫儿护到了后。

    “大胆妖道,说什么鬼话,本皇子是不会相信你的。”他才不信灵禅道人的鬼话,他担心小沫儿的安危,一个普通的女子,怎么去把魂魄带回来。他都法力有限,难道小沫儿就可以吗?她是个弱女子好不好。

    灵禅道人并不理会枫熙默的无理。“四皇子请息怒,贫道说的是否属实,太子妃知晓就好,至于怎么决定。也是太子妃自己的事,如想清楚了,请太子妃随时传唤贫道。”灵禅道人说罢,便给小沫儿又行一鞠躬礼告辞了。而对于四皇子,只是点了个头罢了。这让枫熙默更加的不爽。

    “皇嫂,莫要听妖道胡言乱语,你放心,本皇子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枫熙默信誓旦旦的说着,眼中有灼灼的坚定,小沫儿绝对信他可以做到。只是现在的问题是要救枫熙耶。

    “四皇弟,谢谢你,只是,我信灵禅道人,而且我要救他。”小沫儿看了眼仍然昏睡不醒的枫熙耶,心中要救他的信念很坚定,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自己必须要救他,似乎她上辈子欠了他一样的感觉。难道是因为父皇和母后对自己的好?还是……自己也搞不清楚了。只是,现在的她不想死,若是再次去阎王她会害怕,前世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不知去哪了,她觉得自己变了,变的胆小怕事。总之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木然的坐在枫熙耶前,发了很久的呆。最近的一切越来越像一场梦,一点都不真实。

    晚些时候,被皇上叫了去。爹爹也在,据说娘亲带着若月的人回去了,父皇封赏的疆土足够若月的人繁衍生息了。小沫儿有些委屈,娘亲就这样走了,又抛弃她和爹爹了,但是她知道,若是自己,也会这样做的,她不怪娘亲,只是委屈罢了。看了眼爹爹,和窝在爹爹怀中的点心。爹爹显得有些落寞。

    “爹爹,你怎么不和娘亲一起去?”

    林亿豪释怀一笑,“这不,今沫儿醒了,明一早,我便要启程去找你娘亲了。或许她不会原谅我,但是我是再也不会离开你娘亲了。林家已经交给你大哥了,我便不再管了。看到沫儿无事,爹爹便放心了。”

    小沫儿鼻子一酸,窝进爹爹怀中,掉下了泪水。枫之凌也不打扰,自顾的喝着酒。都是一家人了,也没有谁觉得不自在的。下人们也早都被遣了出去。

    “沫儿……”林亿豪有些迟疑的唤了女儿一声。

    “嗯?爹爹何时?”小沫儿擦干了泪水,从爹爹怀中退出,抱过点心,轻轻的抚摸着它的紫色绒毛。此次点心也是帮了不少忙的。

    林亿豪喝了一口酒,说出了口:“沫儿,以后要全心辅佐枫溪,听皇上说只有你能救太子下,爹爹相信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这句话也让正端着酒杯的枫之凌一顿,自己终究是欠了林家。

    “知道了,爹爹!”小沫儿许诺一般的点了头,应了爹爹。曾经就答应过父皇,如今又一次答应了爹爹,她一定会做到。

    这顿饭吃得很沉闷,让三人都压抑的透不过气,可却也都不舍放下筷子。第二天一早,林亿豪便启程去找六夫人了,小沫儿站在皇宫门口很久,望着爹爹的背影,希望娘亲和爹爹能够幸福。

    “皇嫂…….”

    小沫儿一回头,是枫熙默。看着他疲惫的样子似乎一夜未睡,有些事他去问了母后,可是母后却缄口不言。他知道有些事不是他能阻止的。

    “皇嫂,你真的要救皇兄?要怎么救?你只是个若女子,我知道你们瞒着我很多事,可是,危险的事我是不会许你去做的,即使你是我的皇嫂……”枫熙默顿住了,有些话不说,两个人也都明白。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