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骂人立了大功

    雨王被小沫儿骂得恼羞成怒,想他一个王爷,活了几十年,何时被人骂成老王八蛋过?还是一个该死的女人,哼!

    “你这臭未干的毛丫头,言语粗俗不堪,生泼辣,真不知道林亿豪是怎么教出来你这样的女儿的,还有,不是说你死了吗?怎么又在这里出现?看来还真是人命大啊!”雨王站在重重死士保护圈后面,气得叉着水桶腰冲小沫儿骂道。那样子俨然一个泼妇。啊!不对,是泼夫。

    小沫儿一见这老不死的王爷都不顾忌了脸面,和她对骂起来,自己更不管什么形象,拨开众人,往前走了几步,清了清嗓子,的,还提起爹爹了,今天老虎我不发威,你真当本小姐病猫了。

    “你这老家伙,从小缺钙,长大缺,姥姥不疼,舅舅不。左脸欠抽,右脸欠踹。驴见驴踢,猪见猪踩。天生就是属黄瓜的,欠拍!后天属核桃的,欠捶!找个媳妇属螺丝钉的,欠拧!你说你,我教你练刀,你练剑,你还上剑不练,练下!金剑不练,练银剑!给你剑仙你不当,赐你剑神你不做,非死皮赖脸哭着喊着要做剑人!真是的,何必呢?!看你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人见人,花见花开,想必一定是人渣中的极品,禽兽中的禽兽.看看啊,你这大脸胖的,都没个狗样啦!现在把你丢到茅房里,茅房都能吐了,把你扔进黑洞里,黑洞也能自我爆炸了!虽然刚过了年,但是我还要送你一副对联:上联: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下联: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横批:人之无敌!一巴掌把你打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你长得有创意,活得有勇气,丑不是你的本意,是神仙在发脾气。枫溪那么多兵器你不学,偏学剑;上剑不学学下剑;下剑招式那么多,你学醉剑;剑铁剑你不学,去学银剑终于,你练成了武林绝学:醉银剑!最后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剑人”

    一口气骂下来,小沫儿觉得都有点缺氧了,连忙大口喘着气调整着。刚刚骂得太投入了,没注意,现在停了下来,才发现,前面的人都已经不打了,大家全在愣愣盯着她看,嘴巴张的老大,显然都被她震摄住了,连见多识广的皇上和爹爹都有些反映不过来。

    不过最先回神的是被他骂得狗血淋头的雨王,雨王拼命的自己拍着自己的脯,顺着气,要不是他脸皮厚些,恐怕都要被骂死了。

    “你…….你……你……”

    不过他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就趁这时,落儿一个飞跃,轻点雨王那些死士的头,飞快的像雨王去。夜离的属下也都一涌而上,众高手再次战成一团,就因为小沫儿的出口成脏,给落儿赢得了很大的胜算,而后反映过来阻挡的死士已来不及了,闪过两个碍手碍脚的死士,冲到了雨王边。还没有顺过气的雨王连忙闪躲,爬到了龙椅后面,落儿轻而易举的就将这老贼拎了出来。把剑架在了雨王的脖颈之上。

    “都给我住手。”落儿此刻银色面具上的火焰异常鲜亮,似乎要把一切都燃烧起来一般。

    “快停下,你们快给我停下。”雨王吓得哇哇大叫,赶紧让属下停手,小命要紧啊!重死士面无表的都停了手,自觉的扔下了手中的剑。旁边的御林军连忙上前将其都擒住,这些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岂敢放松警惕。

    刚刚还气焰嚣张的雨王,此时吓得颤抖不已:“皇侄啊!你我好歹也是血亲,本王可是你亲叔叔啊,你不能如此对本王。你就放本王一条生路吧。”

    皇上气结,头偏向一边不予理睬。

    “落儿,把他拿下,带回去处置。”六夫人发了话,皇上当初是答应了她,这个该死的老匹夫任由她处置的。

    “不行,不行,怎么可以把我交给这个女人?皇侄救我,就我啊!”雨王知道若是皇上处置尚有一份生机,若是被若月的人抓去,就只有死路一条啊!

    听着年过半百的皇叔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皇上有些松动,刚要对六夫人说些求的话,就被六夫人打断:“皇上,君无戏言啊!”

    这句提醒了枫之凌,悲痛的点了点头,挥手示意把雨王带下去。雨王的鬼哭狼嚎声音响彻整个大。紧随其后,他养的那些死士也被压入死牢。这一场谋反已雨王失败而落了幕。

    枫之凌走到小沫儿前,表复杂的笑笑,他还第一次见识到自己的儿媳这般模样呢,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妇人应有的样子她都没有,却还因此立了大功,若不是她的一番不雅之言,这些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擒拿下雨王呢。

    “咳咳,没想到朕的儿媳如此伶牙俐齿啊,真是立了大功。”

    这时,小沫儿才觉丢人丢大发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妈妈呀!这是她当年无意间在网上看到的一篇骂人的话,当时觉得写这篇骂人词句的人太牛bi了,想到也许什么时候被欺负,吵架也许能用上,哪承想今生死存亡之时用上了呢?而且还立了大功!

    林亿豪看着女儿,也不知是该骂还是该赞扬,只好缄口不言,不知女儿怎么这两年变得如此泼辣了。(小澄澄:豪豪啊,你女儿从来都是这么泼辣的,十多年了都没看出来,真是够白痴的。)

    这时,突然小沫儿想起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父皇,媳妇儿这就先回太子府了,母后和太后娘娘都在静鸾里调养,其他娘娘应该都在冷宫之中。”

    枫之凌见小沫儿急着回太子府,很是高兴,儿媳妇儿紧张儿子当然是好事了。

    “好吧,不过,你先跟朕来。”枫之凌便带着小沫儿来到了御书房。御书房中只有他们二人。枫之凌简单的扫了一圈,看来老五并没有发现御书房的秘密,缓缓的走到北面墙上的一副画前,用手有规律的在画上点了几下,墙面便缓缓打开了,里面一个狭小的内室呈现出来。小沫儿有些诧异,这是什么?传说中的密室吗?

    枫之凌朝还在愣着的小沫儿招招手,小沫儿才回过神走了进去,内室里面只放了一个桌子和一把椅子,而在墙角两边却又两个古董花瓶?

    小沫儿寻思着,难道是自己立了大功,要把这对花瓶赏赐给自己?可有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怎么还藏在密室之中,难道这花瓶是无价之宝?哇,要发财了!

    还在小沫儿财迷的yy时,枫之凌已经转动了花瓶,桌子下面的一块普通的地面奇迹般的陷了下去,呈现出一段阶梯。小沫儿不解!

    “沫儿,你从这边下去,就能回太子府了,不过耶儿失踪,据朕推测,应该是在这里面了。你去把耶儿接出来吧。”

    原来如此,小沫儿这才明白。“是,父皇。!”领了命便一人朝着密室下面走去。

    “轰隆隆”微小的震动过后,密室的门关上了,似乎那扇门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小沫儿沿着阶梯一点点的走了进去,里面并不像想想中那么黑暗,每隔几步就有一站灯,照耀这狭小的路,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长明灯。而越往里面走,空间就宽广了起来。

    “天啊,这简直就是一处地下宫嘛!”小沫儿不由惊诧的赞叹到,里面虽然没有植物点缀,可是精美的雕刻壁画,已显示了这个地下宫的奢华,她只凭着感觉一直朝前走,她后悔了,为什么不问问父皇要怎么走呢?一般的地下室不都是只有狭小的路吗?从没听说过把地下室也修葺的这么繁华的,真不愧是皇家啊!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累得她好想坐下来休息了,有好几处的墙壁上都有一扇门,但是她不敢擅入,怕有什么机关、暗器的,武侠小说中不都是这么写的吗?

    终于,她累的走不动了,一股做到了地上,想要休息一下再走。忽一抬头,发现了前面有一扇玫红色的小门,里面有微弱的呻吟之声。小沫儿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沉静了下来,这里应该没有危险,否则父皇也不会让她一人下来了。壮了壮胆子,爬起来朝那玫红色的小门走了过去。

    “咚咚咚。”

    “谁?”里面的人警惕的问了一声,小沫儿却因为这声喜极而泣,这便是枫熙耶的声音了。

    “太子下,是你吗?我是林以沫啊!”

    里面的枫熙耶听到小沫儿的声音,也甚是惊喜,沫儿真的没有事,还来找他了。本来以为自己就要归西的枫熙耶连忙踉跄奔到门口,给小沫儿开了门。

    看到对方的同时,两人都送了一口气。枫熙耶也微笑着晕倒在了小沫儿怀中。

    “喂!太子下,你没事吧!喂!枫熙耶,你怎么了,快醒醒啊!枫熙耶。”小沫儿的心又提了起来。这到底怎么了。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