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遍地厮杀

    雨王狂奔出皇陵,大声叫喊着:“来人啊,来人啊。”

    一大群侍卫蜂拥而上,把雨王护在中间,周围尘土一片啊!然而皇陵内却没有出来任何人阻杀。皇陵外围驻扎了一万大军保护新皇,此时雨王放下了心,丝毫没有形象拉过一个侍卫,让其趴下坐在了侍卫的上,拿着袖子擦了擦额头因逃命而狂奔出来的汗水。

    片刻,里面还是没有丝毫动静,雨王开始觉得不对劲,这废物枫熙卫肯定是被抓了去,但里面的人马为何不出来呢?

    “快,回宫。”雨王反应过来后,大叫不好,带着一万大军往皇宫狂奔而去。

    而那边枫之凌亲自率领千余精兵以及归降的几百御林军和大批的俘虏,从皇陵东面小路直皇宫。

    早在枫熙卫率军祭奠皇陵的时候,小沫儿和落儿就率领了若月的几千人马从皇宫东门破门而入,一路有枫熙默事先打点好的人为其引路,理应外和很快就杀到了天牢,天牢门口自是重兵把守,可是落儿是何人,几招便有大片人倒了下去,小沫儿站在后面很想上去一展拳脚,可自己学了半月的三脚猫功夫,怎敢上去添乱?偶尔闯过来的几个虾兵蟹将,她与点心合力处置了。没多久,他们就浩浩的冲入了天牢,小沫儿抓过一个狱卒,大声问道:“说,皇后娘娘被关在哪里?”

    “在,在最里面那间。”这小狱卒哪里见过此等阵势?吓得牙都打了颤,小沫儿一松手。他便做到了地上,揉着发痛的股,憋屈的不敢叫出声音。只是这股还没揉上两下,便被后面赶上来的夜离高手一剑毙命。

    落儿在和夜离的高手,在小沫儿前杀出一片血路,小沫儿奋力的朝最里面跑去。最里面一间牢房,静皇后穿着囚衣,面色苍白的靠在墙边,从小锦衣玉食的她何时受过此等苦楚?雷亲王多次前来探望女儿,都被枫熙卫拦截在牢外,苦了这个千金之躯的皇后啊!静皇后不简单,那雨王老贼和枫熙卫不得不防啊!

    “母后……”小沫儿看着静皇后虚弱的样子红了眼眶,什么时候见到她都是端庄典雅的,上的衣衫没有一丝皱褶,高耸的云鬓没有一丝乱发。可此刻,白色的囚衣上污迹斑驳,浓密的黑发凌乱的散落着,脸上没有一丝粉黛,上没有一件饰物。暗的牢中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熏得小沫儿有些作呕。

    “母后……”见静皇后没有回答,小沫儿又唤了一声,静皇后紧紧皱着的眉头有些松动,似是要抬眼望望,却又虚弱的放弃了。

    落儿解决掉了最后一个碍眼的狱卒,手中宝剑微微用力像牢门上的铁链一挥。“啪”的一声,铁链便掉落在地。

    小沫儿赶紧跑了过去,微微推了推静皇后的胳膊:“母后,母后,您还好吧。”终于静皇后挑开眼皮,见是小沫儿,欣慰的笑了。手臂微微抬起,指着更加暗的牢房内侧。“快救太后娘娘……”说完便又昏睡了过去。

    这时,小沫儿才顺着静皇后的手臂指着的方向看到躺在里面昏睡的太后娘娘,忙跑了过去,看到太后她老人家面如土色,暗道不好,探了探鼻息,还好有呼吸。“快来人啊!把太后娘娘抬出去。”

    “是,少主!”夜离的几位精英进入牢门,把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利索的抬了出去。

    小沫儿边跑着在前面引路,边吩咐属下去请御医,一甘人等奋力的杀到了静鸾。静鸾这些子是朵茵茵在住,并没有荒废,原来宫女、麽麽都还在。听到外面有厮杀声便都躲了进来,藏在角落不敢出声。

    “有人吗?快去打水来。”小沫儿对着似乎空的静鸾大叫到,一个稍微胆大的宫女露了头,一看是前太子妃林以沫便放下了心,从角落里爬了出来。

    “奴婢见过……见过……”她还真不知如何行礼了,这太子平妃做了新皇后,这前太子妃该如何称呼呢?不对,前段时间太子府不是大火,这前太子妃给烧死了吗?那眼前这个……

    “啊……鬼啊!”这丫头反映还真迟钝,才想了起来。

    小沫儿气恼的很:“鬼你个头,我是活人,快去打水来。

    丫头毕竟跟在静皇后边多年也是个见过世面的,很快便冷静下来,看到外面太阳高照着,何来鬼怪?在瞅瞅小沫儿侧也有影子。便放下了心,朝凤里面看了看,原来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里边居然还躺着太后娘娘。原来是前太子妃把皇后和太后娘娘从天牢里救了出来。毕竟是多年主仆,看着皇后奄奄一息娘娘的样子,泪水马上就流了下来。

    “哭什么哭?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快去打水。”小沫儿真相敲这丫头一下子,怎么会有这么迟钝的丫头?宫里的宫女不是各个都机灵的要死吗?她哪里知道,皇后娘娘就是厌倦了这些机灵的丫头,才留下一个憨态淳朴的,平里宠着,没变了格,没事拿这丫头解解闷罢了。

    丫头这才反映过来,咬了咬唇,迅速跑了出去,片刻,端回一铜盆清水。小沫儿用面巾浸到铜盆中,又拧干了为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擦了脸。又喂了些水,御医才被几个属下抓了过来。外面的打斗之声依旧,甚至更加激烈了。估计娘亲带着人们也从北门杀进来了吧。

    御医慌慌张张的要下跪行礼,小沫儿圆眸一瞪:“快过来看病。”

    御医不敢怠慢,忙上前从怀中拿出红丝,要悬丝诊脉。小沫儿看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大叫到:“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悬个什么的丝,快给我过来……”

    御医颤颤巍巍的收了线,有些惶恐的走了过去,这不是前太子妃吗?怎么比泼妇还要泼妇?手碰触到这两个主子,可是大不敬啊!不过看眼前这前台子妃,恐怕他再多一句废话就把他扔去喂狗了。只得乖乖的赶紧看病。

    片刻之后,御医躬回禀到:“两位娘娘都是体虚受寒,加上心中郁结,子承受不住罢了,待老臣开几副祛寒、调理气血的汤药,假以时便可痊愈。”

    小沫儿这才把一颗高悬着的心放回肚子。吩咐御医马上开药,又留了两个属下保护御医开药、抓药、煎药。才匆匆离去。这御医也因此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候,生命有了保障。

    待小沫儿出了静鸾,看到外面杀成一片,死尸到处都是,鲜血染红了高高的宫墙,原本高高挂着的喜庆红灯笼此时也有些诡异。

    小沫儿思虑了片刻便向大方向跑去,点心紧跟在后。今天它的任务便是保护小沫儿。有它在,小沫儿几乎没有阻碍的跑到了大,枫之凌一王者之气站在大的门口,而雨王也赶了回来,高高的站在龙椅前面,脸上是复杂的表前围着几百个侍卫在抵死保护。若仔细不难看出,这几百人的右眼角下面似乎都有一个字——雨。这些便是雨王几十年来培养出来保护自己的死士了,这些人都是能以一敌百的好手,看着枫之凌的人折腾了半天也没能靠前半步,雨王放下了心,安稳的在龙椅前踱了几步。

    “都住手。”枫之凌见这般打斗下去会伤亡更惨重便下旨喊停。

    雨王蔑视一笑:“皇侄啊,今你是不能把本王如何的,不如你禅位于本王如何?本王还可以看在皇兄的面子上给你个王爷的位子坐坐,让你继续享尽荣华富贵……可好?”

    “闭嘴,你这个老贼。”六夫人一声呵斥,带着落儿从外面走了进来。外面势已定,只剩下解决眼前这个老匹夫了。

    “哟!这位就是若月的余孽公主啊!哈哈哈哈。”

    “哼!”六夫人银牙咬的吱吱作响,她恨透了眼前这个人面兽心的雨王爷,多来与枫之凌的交谈,才得知当年是雨王爷教唆先帝灭若月霸占其金矿财富的。先帝本是顾忌两朝百姓安危,不想如此,只是雨王三番两次教唆,而且设计两朝关系恶化,导致先帝下定决定灭掉若月。而十几年前,也是雨王爷向皇上告密,说林家六夫人便是若月余孽公主,扬言斩草除根的。还差点连累了萧老将军,六夫人怎能对他不恨?

    “没想到你这余孽还真是命大,当年本王这皇侄处决你之前,本王未免有闪失,就派了人给你下了毒,没想到你还能活下来,不过今本王要你们都死在这里。哈哈哈哈。”雨王做在金灿灿的龙椅上狂妄的笑着,仿佛眼前的人都匍匐在了他的脚下一样。

    “啊!你这老王八蛋,告密不算,还暗中加害我娘亲,你这缺德的东西,生儿子没**,生女儿嫁不出去,将来要绝子绝孙。都给我上,拿下这老王八蛋人头的,本小姐赏银千两,美女一群。”小沫儿听到雨王加害娘亲气急了,管他谁在旁边,管他什么淑女形象,都不顾了,痛痛快快的骂了一通。

    旁不管是夜离的人还是林府的人或是皇宫的御林军,听到赏银千两,美女一群都兴奋了起来,像打了鸡血一样,朝雨王一方扑了过去。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