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新皇登基

    二十几年前,灵禅道人就曾指点过他,说枫溪会有一劫,过得去万事大吉,过不去国灭人亡,一切冤有头债有主,只有一女能化解。此女会是他的儿媳,未来枫溪王朝的一国之母,生在商贾之家,富可敌国。难道这人除了小沫儿还会有其他的人吗?所以当小沫儿出生,他便已微服为由,假装拜访老友,亲自赐名未来的儿媳。第二次见到小沫儿,见她如此聪明剔透,满月便有记忆,六岁便能讲画技练的如此如火纯清,便忍不住提早赐婚。及笄便成了婚。

    枫之凌不由有些愧疚,为了一国之安牺牲了儿子和小沫儿的幸福,但是让他值得庆幸的是儿子喜欢小沫儿,只是总有些误解罢了。

    小沫儿低头默不作声,枫之凌把一切缘由都讲给了她听,但她并不相信灵禅道人的话,她不过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怎么能帮枫溪王朝度过危难呢?可是人家枫之凌信啊。

    “沫儿,朕希望你能已大局为重,已百姓为重,你是否记的曾经答应过朕,要全心辅佐耶儿,辅佐枫溪王朝,把枫溪的昌盛做为己任,永远把枫溪王朝放在第一位?”

    小沫儿郁闷啊,没想到过了这么久,皇上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是,父皇,沫儿记得。”

    “记得就好,朕只希望你能做到,其实把这么重的担子托付给你一介小女子是沉重了些,但是你是命定的女子,也只有你才能做到了。”枫之凌满怀希望的看着小沫儿,希望她能再次给予承诺。

    小沫儿压抑的点了点头。眼前这个帅气的成熟男人让她没有了拒绝的能力,多年前的暗恋,到了现在已经成了仰慕,枫之凌这种泰山崩于眼前脸色也不变的王者之气深深吸引着她。她觉得自己已然不他了,也许从来都没过,只是仰慕吧?也或许是杨默云使她移别恋了?自己这般应了皇上,就要辜负了杨默云对自己的一番心思,可是国难当头,岂能不顾?她不是什么伟大的人,不会为了救别人而牺牲自己,只是,她实在不能把这么多人的命断送了啊,她怕他们做了厉鬼也不放过自己。

    枫之凌满意的看着小沫儿点头,一颗高悬的心放了下来,觉得枫溪有救了。

    小沫儿从枫之凌的房间出来,杨默云已然不见了踪迹,娘亲说他是收拾了东西走了。杨默云知道,小沫儿不会不顾及百姓和他走的。所以他只一人带着伤痛离开了。小沫儿得知杨默云走了,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有言语,心就似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她觉得自己太邪恶了,本来皇上,结果嫁给了他儿子,之后又红杏出墙的上了杨默云,现在却又辜负了她,难道自己真的得不到一份完整的吗?混混沌沌的回了房间,思绪停留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回忆着他们之间的打闹嬉戏,眼泪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

    杨默云走了,带这满怀的伤痛,也带走了小沫儿的心。她决定好好放任自己哭一回,明天,从明天开始,自己就再也不要流眼泪,坚强起来,保护好枫溪和若月过的子民,虽然他不相信灵禅道人的话,但是现在的况她只能去试一试了。

    夜很静,月光透过窗子,也洒了一地的哀伤。

    林亿豪派人出林联系了林家,秘密调遣了林家所有的势力,以未来拥护皇上返朝做准备,若月的人马也都在调养生息,小沫儿这几都跟在爹爹边,学习些功夫,她不希望自己再像以前一样,手无缚鸡之力,战争的时候还要人保护。或许她很适合练武吧,若月的长老和林亿豪都说他是练武的奇才,进步很快。她自己也很纳闷,觉得自己总有用不完的力气似得,不会觉得累,那些武功招式她也竟然都过目不忘。

    六夫人心疼女儿,每做了很多小的时候她吃的,试图把这么多年来亏欠女儿的都补回来。这不,落儿在一旁大大吃醋。

    “娘亲你不公平,人家要吃那个鸡翅膀。”落儿看着娘亲把盘子中最后一个野鸡翅膀夹给了姐姐不依到。自从有了爹爹也会撒气来,毕竟是十几岁的孩子,有了父亲保护,完全没了之前的稳重。

    小沫儿微微一笑,把鸡翅膀夹给了落儿。落儿露出了可的笑容,把自己碗中的鸡腿夹给了姐姐。六夫人见两个孩子这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只是眼神一转,正好对上了林亿豪炙的眼神,六夫人眼神闪躲,面色有些可疑的红润。小沫儿和落儿相视暧昧一笑,匆匆吃光了碗中的饭菜,告了辞,留下父母二人。

    六夫人见儿子女儿都吃完走了,心中开始惶惶不安,林亿豪领了儿子女儿的好意,主动接近多年未见的妻子。

    “六儿,你还在怪我?”

    ……六夫人不知怎么说,她心里还是不能介怀的。自己没什么,只是当年肚中的孩子,夫君不救,她便解不开这个心结。

    “六儿……”

    “我吃完了……”不顾林亿豪的召唤,匆匆走了出去,她不想面对他,更何况现在如此时机,她还担心后的状况。

    若月军队休整了整整半个月,小沫儿也练了些三脚猫的功夫。林亿豪那边也暗中集合了几万人马,虽然不是正规军队,但是也都是学过功夫的武林人士,那边枫之凌也联系到了被软在皇子府的四皇子。一切准备就绪,商定与正月二十攻打京都。

    这段时间陆陆续续的传来京都的消息,雨王宣布皇上下落不明,辅佐五皇子枫熙卫登上帝位,于正月二十册封登基大典。而自己则是辅政大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枫之凌在位时,雷亲王为摄政王,自己一直被这个弟弟压制着,所以他一直想要夺位,只是自己继位名不正言不顺,只好扶上了枫熙卫这个傀儡皇帝。本来枫熙默是最好的人选,又是自己最宠的女儿的夫君,只是枫熙默却不是个很好的傀儡,这才选了枫熙卫这个废物。

    枫熙卫一心为母报仇,心中怨恨极了自己的父皇当年没能保住自己的母亲,所以亲父他竟也不顾了。虽然静皇后多年对他照顾有加,可是父皇却从来没关过他,甚至小的时候根被就没有抱过他,长大后又从来没有重用过他,他只顶着一个五皇子的称位被人取笑罢了,他也是皇子,也是父皇的儿子,他甚至一直对皇位虎视眈眈。

    枫溪王朝二十七年正月二十,宫中一片喜庆之色。今是新帝枫熙卫荣登大典的子,枫熙卫着龙袍,喜气洋洋的往大而去,旁边跟着的竟然是朵落公主朵茵茵,朵茵茵一大红色凤袍有些不愿的跟着他往大走去。

    当太子府被袭,朵茵茵就在屋中吓得一直不敢出来,后被落月军捉拿,几个时辰后又被雨王军队所接管,一切都让她应对不急,泼妇般的大喊:“你们敢关我?你们要把我怎么样?我是朵落国公主,你们伤害了我,我一定要我父皇向你们宣战,你们快点放了我。”

    这话正好被枫熙卫听到,朵落国公主?怎么忘了自己的大皇兄还娶了朵落国公主呢?自己刚刚继位,拉拢朵落国是必然的,眼前这个女人刚好可以利用,只是残花败柳,让他有些不舒服,但是这又有什么,为了他的千秋大业,无碍。

    “你是朵茵茵?”

    “是啊!怎么样?快放了我。”朵茵茵见有人理彩她,忙端出公主的架势,希望能逃过此劫。

    枫熙卫把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还颇有姿色,不错。“你可愿跟着本皇子?”

    “跟着你?你是谁?”朵茵茵从来没见过这个被人遗忘在角落的五皇子。

    “本皇子是枫熙卫,即将登基的新帝。”

    朵茵茵踌躇着,现在太子不知所踪,怕是凶多吉少,眼前这人虽然容貌、气质都不及以前的太子夫君,但是毕竟自己现在也算是个寡妇,跟在新帝边,也不失是个更好的选择。于是她点了头。

    而枫熙卫为了巩固与朵落国的关系,忙书信与朵落皇,并承诺立其女儿为后。于是就有了今着龙袍的枫熙卫,和着凤袍的朵茵茵。朵落国快马加鞭的派来了使臣贺喜,并送来了许多珍奇异宝。自己的女儿从寡妇一下变成了新后,朵落皇自是大喜了。枫溪的内政,他管不得许多。

    巳时(北京时间09 时至11时)奢华的登基大典仪式刚刚举行完毕,枫熙卫带着朵茵茵和重朝臣前往皇陵祭拜,这是新帝登基大典的一个重要步骤,新帝登基怎么可以不告诉祖先呢?是吧?

    一行人浩浩的到了皇陵,京都的正月,寒冷刺骨,而今天气温似乎格外的低,望着森的皇家陵墓,枫熙卫突然打了一个寒战,有丝恐惧在心头。抬头望望天上的太阳,嘲笑着自己想得太多。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