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十三章沐浴

    小沫儿纠结了半天,便决定不再去想枫熙耶的事了,大不了忍耐些子,等到小强恢复了法力,清了毒,痛的子便过去了。可是今却忘了问枫熙耶关于让小强变成丫鬟的事了。只好明再问了,不过明他还会来吗?算了都说不要想了,怎么又想了。起穿了件桃红色的长裙,在脸上施了些胭脂,遮盖一下自己的苍白,小沫儿就起往柔香居去了。一路走,一路问着丫鬟杏儿,曾柔儿这两年过的如何。杏儿回答的是很隐晦的,毕竟主子们的事她哪敢妄言啊。小沫儿也只听个大概。说是曾柔儿自小沫儿失踪后不明原因的郁郁寡欢了一段子。后来终于恢复了,也只是冷冷清清的子。太子这两年也不如前些年对食物那般有兴趣,便也渐渐的淡忘了曾柔儿,府中也先后进了几个侍妾。

    说着便进了柔香居的园子,曾柔儿正立在园中,像在期盼着什么。见到小沫儿一进来,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走上前去拉着小沫儿的手,似有撒的意味:“柔儿就知道姐姐会来看柔儿的。”随即红了眼眶,小沫儿眼中也有不明物体滚落。这太子府还是有人真心盼着她回来的,真好!

    一整个下午小沫儿都待在柔香居,柔儿更加纤瘦了。问及她过的如何,她直说只要姐姐回来了,就一切都好了。两人的乎劲,看得旁边的丫鬟们也一阵感动。这大户人家的妻妾们之间,那曾有这般真心感存在的,这还是头一回见到了呢。晚膳是曾柔儿亲手下厨的,做得都是小沫儿最吃的菜,曾柔儿说姐姐瘦了,一定要给她补回来才是。

    天黑的时候,小沫儿才回了以沫居。躺在上准备睡觉了还是一直很兴奋。有柔儿好幸福呢!很快玩闹了半天的小沫儿就沉沉的入睡了。睡的很沉,没有注意到窗前的一双眼睛。

    ------------------------------------------------一夜过去的分割线------------------------------------------------

    小沫儿早早的就醒来了。因为心中有事,她毕竟还是很恐怖那毒发的疼痛的。正准备吩咐丫鬟不让任何人进来,却听门外一声:“奴婢见过太子下。”

    “嗯。你们主子醒了吗?”枫熙耶冷声问着。

    丫鬟战战兢兢的应着:“回太子下,主子醒了,只、只是还没起。”要知道这枫溪王朝的女子,尤其是嫁了人的女子是都要早起的。主子以前就很,可那时候太子下宠主子。现在,主子都回来两天了,太子并未在以沫居过夜,而且也只是个林主子的份,怕是要失宠了。这还赖的事下不会怪罪吧?

    果然枫熙耶的脸色沉的几分,吓得几个丫鬟把头压得低低的,像是抬高一点就会没了命似得。

    小沫儿听到了声音,知道原来是枫熙耶过来了。看看时辰,该是刚下了早朝吧!小沫儿忙整理了一下,披了件外衫下了。吩咐杏儿开门。毕竟他能来小沫儿今就不用痛那么久了。见过礼后丫鬟给枫熙耶上了茶。枫熙耶把下人都遣了出去。

    小沫儿虽然不愿,但不得不出口道谢:“谢谢下能来帮妾针灸止痛。”枫熙耶却是喝了口茶,没说什么。小沫儿在心里嘀咕着,拽什么拽,哼!不过又想起小强给她做丫鬟的事,不得不又开口道:“下,我想再要个丫鬟……”

    枫熙耶眉毛微微一挑,饶有兴致的开口:“哦?以沫居的丫头还不够吗?”

    小沫儿纠结的搅着帕子:“也不是不够,只是,就是,小强了,您也知道他的,他说既然他男人体照顾妾不方便,他、他可以边城女人的体,做个丫鬟照顾妾的。”小沫儿吱吱唔唔的说完了这段话,现在在枫熙耶面前,压力还真的是好大。

    枫熙耶却又摆会扑克脸,只两个字:“不行。”

    恼得的小沫儿想一掌劈了他。良久又听到他低沉的声音:“若是缺丫鬟,本太子让管家给你送十个过来。”

    小沫儿撇了撇嘴:“不用了,妾不缺丫头,只是小强会吸毒罢了……虽然现在还不能给妾清毒,可是总会能帮着妾的。下事物繁忙,妾不能总劳烦下的。”

    枫熙耶低头思虑着,面色晴不定。小沫儿却到了毒发的时候。面色一下变得煞白。痛楚从脚底开始向上蔓延。“痛。”因为昨的痛得太久,今只片刻,小沫儿就受不住了。昏厥了过去,倒在地上。枫熙耶忙把小沫儿抱上,小沫儿体不停的颤抖着。他取出银针,在魔医教过的各个位施针。这位丝毫不可偏差,否则马上毙命,枫熙耶也是战战兢兢。虽然习武的他知道位的准确位置,可用银针施针他却是第一次,而且对方是他深的女人。良久,小沫儿痛楚因位散尽,枫熙耶也是满头的大汗。抬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把银针纷纷拔下。不由深深呼出一口气。坐在边等小沫儿醒来,看着狼狈不堪的小沫儿,大声的吩咐了丫鬟准备水,让小沫儿沐浴。

    丫鬟们在门外暧昧的笑着,以为主子是成了好事,看来以后也许有好子过了呢。

    体很虚弱的小沫儿睡了好久才醒过来,枫熙耶有一刻甚至以为她会就此睡去。可还是醒来了,她疲惫的睁开双眼,此时的感觉比前世带着病打工到凌晨还要累上几分。恍然间她仿佛看到了枫熙耶目光柔和且深的望着她,她揉了揉眼睛,不会是错觉吧?果真是错觉,枫熙耶还是那么冷冷冰冰的眼神。

    “谢谢你。”有些嘶哑的声音从小沫儿口中发出。枫熙耶面无表的递过一杯茶。小沫儿接过,几口就见了底。

    “来人啊,把水送进来。”枫熙耶冲着门外唤了一声,便有丫鬟开了门,抬进木桶和温的水。放在了屏风的后面,这几个丫头各个面上喜气洋洋。不时的偷看着上的主子,和边的太子。

    不过这主子未免狼狈了些,太子下也太强悍了吧,只是太子下的衣衫也未免太整齐了些。虽然疑问,但她们并没想的太多。杏儿在木桶中撒了些花瓣,丫鬟们纷纷退下了。

    小沫儿因枫熙耶的细心体贴心中一暖,刚想说谢谢,却触及到了那依旧冷漠的眼神,什么也没说出口。其实说谢谢也多余了吧,今说的还少吗?

    枫熙耶见小沫儿许久没有动作,开了口:“怎么,还要让本太子伺候你沐浴吗?”

    小沫儿愕然。拖着疲惫的子走下。想屏风走去。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苍白的脸上有一丝可疑的红润。“太子下,您、还是先回去歇息吧。”

    枫熙耶听了面无表的脸上露出讥讽的笑:“怎么?本太子的前太子妃在本太子面前沐浴害羞吗?别忘了,你两年前就是本太子的妃子了,到现在还没碰你,是不是觉得本太子冷落了你呢?”

    小沫儿的子明显一颤,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只是站了片刻枫熙耶并没有多余的动作,眼看着水就要凉了,而且上因汗渍而潮湿的衣服实在不舒服,她不能再这样僵持下去。若不是当年枫熙耶对她有,也许她早就成了她的人了吧,想清楚了,便走到屏风后面,脱了上的衣衫,浸入木桶中。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