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十九章劝说

    “皇祖母,您回来啦!”闫清清在老太后的寝宫等了好久才等回了老太后,心里想着下次来要孝敬老太后些什么才好呢。哪料老太后回来后脸色沉,稍有愧疚之色,可是不妙啊!

    “清清,你先回去吧!此事不可再提,后七公主过门,要好好相处才是!”

    闫清清闻言甚是不解,眼泪又涌了出来,噗通一声跪下:“皇祖母,为什么啊?为什么连您也不给清清做主了?您不疼清清了?还是清清哪里做得不好?皇祖母……呜呜呜……皇祖母……”

    老太后给丫鬟递了个眼色,丫鬟上前扶起闫清清,闫清清却掙了开来:“皇祖母,孙媳妇不起来,孙媳妇求皇祖母给孙媳妇做主。”此时的闫清清大有不达目的就哭死在这儿的气势。

    “哎!”老太后疲乏的叹了口气:“清清,你且先起来吧,此事还需从长计议,那公主份特殊,并非你我能说了算的。此事事关重大,你只要做好你的太子妃就好,以后别做他想了。你要知道,皇祖母是不会害你的!”老太后话已至此,闫清清只好站起来,心里疑虑却更大了。不过一个他国公主,有何特殊?不过现在也只有如此了!闫清清拿出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皇祖母,清清听您的,清清知道皇祖母是为清清好,呜呜呜……”

    “哎!”老太后怜的给闫清清抹了抹眼泪,心疼着闫清清,真是个可人的孩子呀!怎么就如此多磨呢!

    至此,此事才告已了段落。

    而正在这时,某农庄内一间奢华的房间内,一个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精灵般的女子正坐在柔软的上悠闲的吃着苹果,在她的边趴着一只圆嘟嘟的紫色物体,如果仔细看的话,能看出这圆嘟嘟的紫色物体是只猫,而且眸子是白色的。

    “我说点心,你怎么不出去抓抓耗子什么的?你看你胖的,除了吃就知道睡了。”小沫儿说罢,揪起点心的尾巴就扔出了房间,点心像是早就料到般,在空中优雅的打了个哈欠,翻、安全落地。“哟,虽然胖了,这手还依然敏捷呀!”小沫儿吞掉最后一口苹果,拿出帕子擦了擦嘴,站起走到点心边。

    “喵呜,喵呜。”点心昂起脑袋,自恋的叫了两声。

    “你还美上了你,哼!”小沫儿叫着就朝点心扑了过去,第N次人猫大战又开始了。小沫这可是完全为了点心好啊!大家看看,这点心胖的,和个球一样了。用小沫儿的话说:“你这个样子,将来会找不到女猫猫嘿咻的。这样你就断子绝孙了,我是绝对不会让你这么悲惨滴。”所以要锻炼了。点心才不管这些,它觉得,以它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人见人,花见花开的样子,怎么会找不到女猫猫嘿咻嘿咻呢?当然也就不存在断子绝孙的事发生了。

    “哟!你们又掐上了啊?”一个嬉笑的声音响起,小沫儿往声源处看去,一男子着白衣,带着银色的面具,面具的眉间有一个火焰型的印记,栩栩如生。

    “你来啦?”小沫儿停止了对点心的攻击,点心也窜到了男子的怀里。

    “嗯,来告诉你件事?”白衣男子抱着胖胖的点心做到了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悠闲的说着。

    “落儿,什么事?快说吧!”小沫儿圆圆的眼睛瞪的亮亮的。她每天闷在农庄里太无聊了,很想知道外面的事呢。

    “咳,那我可说了。你可要有心里准备。”落儿有些犹豫,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你快说吧,还要什么心里准备,咦?是不是我爹爹怎么了?快说,快说。”小沫儿突然想起了爹爹,急的眼泪都要掉了下来,这两年爹爹是她唯一的牵挂,虽然偶尔也会想想皇上,想想枫熙耶、枫熙默。可是能牵动她绪的却只有那个至亲至的爹爹。

    落儿见小沫儿如此,慌了手脚,“你别这样,别啊,你爹爹没事,不是你爹爹的事。”

    小沫儿才放下了心:“那你到是说啊,那还有什么婆婆妈妈的!哼!”

    “咳,那我可真说了。事是这样的,你的夫君,也就是枫溪太子枫熙耶……”落儿顿住了,还真不好开口呢!

    “他怎么了?难不成挂了?看着不像个短命的啊,那是又纳妃了吧?”小沫儿毫不在意的问着落儿。落儿面具后的嘴巴长得老大:“你怎么知道他纳妃了?”

    小沫儿毫无形象的挖了挖鼻孔:“嘁!那有什么,人家是太子嘛!不纳才怪呢。我走了没多久就扶正了闫清清那妖媚女人,现在厌倦了再纳个妃子是很正常的事,说说,是谁家姑娘啊?”小沫儿很三八的靠近落儿,打算打破沙锅问到底。落儿翻了个白眼:“我说,你们俩到底是不是夫妻啊,他纳妃你竟然不吃醋?”

    “吃醋?有什么好吃的,我又不喜欢他,他是太子,将来还要纳很多妃子的,我吃醋吃的起吗,我?”小沫儿不屑着,这种种马,亏得当时没被他迷惑,否则现在还不掉进醋缸淹死啊!

    落儿摇摇头,在心里为枫熙耶默哀着,堂堂一个太子,自己的妃子居然不喜欢自己,这真是太悲哀了。“新的太子平妃是朵落国七公主。年底完婚。”

    “哦,是个公主啊,可怜,又一个政治的牺牲品。”小沫儿不由感叹出声,听得落儿是摸不到头脑,完全不明白什么意思。“对了,还有个事,你们枫溪的四皇子,还在大江南北的找你呢!真是痴啊!”

    小沫儿沉默了,她没想到枫熙默对自己居然是有的,自己在农庄住下后就听说了爹爹和他找自己的消息,奈何落儿不肯放他走。一年后爹爹都回去了,可是枫熙默居然还未放弃寻找,难道他是真的自己吗?时至如今都已两年了,为何他还不肯放弃?“落儿,你真的打算让我在这里一辈子吗?”小沫儿卸去了平时嘻哈的样子,换上了严肃的面孔,问着落儿。落儿见她这样微微一愣,随后回过神来:“怎么?你不愿意?”现在的落儿,喜欢小沫儿,就如当初喜欢猫儿一般,有着强烈的占有,不想她逃出自己的手心。

    “落儿,我不是你的玩物,也不是猫儿,不可能一辈子待在这儿,总有一天我会出去的。”小沫儿劝说着落儿,希望他能了解。

    “我不管这些,总之只要我活着,你就要住在这儿,哼!”落儿气愤的甩袖就走,小沫儿连忙拉住了落儿的手臂:“落儿,不要走,我们好好谈谈,不好吗?”

    “有什么好谈的,你无论说什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从我边逃离。我是不会许的。”说罢就要挣脱小沫儿,可小沫儿依旧紧紧的拉住落儿,不肯松手:“落儿,我知道你的心,你想一辈子拥有我和猫儿。可是,我是人。我们可以是朋友,可是即使是朋友也是不能永远在一起的,你明白吗?我们都要有自己的生活,也许你是因为从小没有朋友,才怕失去我和猫儿,不过你以后会有其他的朋友的,请相信我。还会有其他的家人,例如你未来的妻子,儿女,你们才是一辈子要生活在一起的,你明白吗?”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精灵太子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