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三个条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第326章 三个条件

    万里东海,微bodang漾!

    仙府开光,招来了天罚,风云巨变,昼夜颠倒!

    然,上古仙人遗留下的九宫流云阵,绽放出昭示仙府开启的金光,以逆天之力,驱散黑暗,稳定了乾坤!

    当金光收敛,阳光重新普照大地,只是无能他如何光(热rè),也不敢跟金光的炽烈媲美。(叶 子·悠~悠 www.YZuU.CoM)转眼间时辰已至正午,似乎感受到了大光明寺众僧的全面颓败,从附近普陀岛上传来的钟声,也不复往(日rì)那般浑厚苍劲!

    仙府所在的海面上,从挂着风帆的简易竹筏,到各色船只,大大xiaoxiao鱼龙hún杂,怕是有百只之多。而最令人瞩目的,不是狄云辰包租的那艘,鹤立jī群般的三桅大船,而是一个人!

    宵阳宋念,一改往(日rì)枯坐沉修时的老朽之气,凌空立于海底仙府正上方的海面之上,一席紫衫在海风的吹拂下咧咧作响,满头的白与那垂鬓而下的白眉,齐齐向后飞扬,以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傲然扫视着周围洋面上的一切。凡是被他所视之人,不论实力深浅,无不感到全(身shēn)被两团烈焰炙烤般难受,骇然之余纷纷远离。

    由此可见,狄云辰的担忧完全有点多余,宋念并没有现从海底潜逃的云静(身shēn)上的舍利气息,要不然绝无可能置之不理,金丹舍利,那散的祥和安宁之气,还无法穿透千米深的海水传递上来。

    眼见一bobo剑修几乎人人带伤背着仙桃从海底仙府浮了上来,而更多的大光明寺和尚却从普陀岛上赶了过来,任谁恐怕也看得出来海底仙府怕是生了变故,加上距离仙府开光的时间临近,相比于宋念依然一种处事不惊的样子,划着xiao船在海面等候的剑童可是沉不住气了。

    “师尊!”年轻的剑修见离开的人越来越多,来的人越来越少,记得出声唤道。

    正在此刻,一股淡淡的祥和之气从海水深处蔓延上来,随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剑修从数百米外的洋面一冒头,一席紫衫的宋念(身shēn)形一展,如同一团游动的火焰般,顷刻间已经纵了过去,不待他动手,刚潜上海面的狄云辰一把掏出金丹舍利举起,那xiao巧的金丹舍利,如同一盏神灯般,绽放出比阳光还要炽烈却不刺眼的线状金光。

    金光所及,憎恶怨念贪yù似乎都在这片金光的消弭下纷纷退却,就连宋念那形同烈焰般炙(热rè)的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

    “我是来找你谈的!”狄云辰握着金丹舍利,强压住伤势,纵出海面,微微低于宋念半个脑袋,相距十米凌空而立,浓郁的线状金光,完全将二人包裹,彷如与世隔绝。

    紧追着云辰浮上来的几个和尚及十几名剑修,一见云辰与宋念比肩而立,顿时不敢再做妄想,或去通知掌教方丈或远远的游开。

    “是你?”昔(日rì)云辰去找宋念时,还是一介无名xiao卒,但是因为他为(阴yīn)阳葵而找的宋念,所以尽管这些年二人一直未见,但宋念还是记住了昔(日rì)吝啬的只hua费十贡献值来打探(阴yīn)阳葵消息的他。【叶*子】【悠*悠】

    “纵然你现在鱼跃龙门,成了慈渡神宗的徒,但是跟我谈,还是不够资格!”面对他宗后辈,宋念一如既往的桀骜。

    云辰毫无惧色,脸色带着苍白的笑意晃了晃手里金丹舍利,“我知道,您要杀我夺丹,在动念之间即可,但是同样,也许我连拔剑抵挡的机会都没有,不过毁去这唯一的一粒金丹,也是动念间的事(情qíng)!”云辰突然握紧了金丹。

    宋念长长的双眉齐扬,突然爆的气势如同无形的(热rè)1ang向着狄云辰席卷而去,剑神之威狄云辰自然无可抵挡,更何况又是(身shēn)受重创,但是狄云辰只是稍微用力握紧了手中的金丹舍利,那溅(射shè)的金光突然收敛,宋念就不得不收起威势。

    “你说!”为了这粒金丹,他已经在大光明寺厚着脸皮蛰伏多(日rì),如今眼看就要到手,为什么不听听这个后辈想要说什么呢!

    “金丹,我可以给你,三个条件!”云辰直接道。

    “你不要以为拿着了金丹舍利,老夫就会任你差遣,而狮子大开口!”宋念也是有(身shēn)份的人,怎么能任由他人胁迫,所以不等云辰说是什么条件,他已经开始回击,或者说,还价!

    “你先听我说,这三个条件,对你宵阳大阁老而言,举手之劳而已,绝非难事!”讨价还价的(套tào)路,云辰已经驾轻就熟了。

    在宋念点头后,云辰道:“第一件事,仍然是你我之间老话重提,我知你孙子中的阳葵之毒,需要金丹舍利为引,(阴yīn)葵来解治,所以,我要你手上根本无用的阳葵,我知道你一定有!而且..”云辰顿了顿继续道:“(阴yīn)阳葵虽是神级灵yao,同样也是天下少有的,令人闻风丧胆的至毒之物,留在您的手上,不免会受人猜忌和忌惮,jiao换给我,对您百益而无一害!”

    宋念不得不承认,狄云辰的话很有说服力,阳葵与他,确实再无他用,这种至毒之物却也不好随便处置,现在有狄云辰这个神宗徒愿意jiao换,宋念自然不会拒接。

    “第二个条件!”宋念没有问狄云辰要阳葵干什么,无论他拿去治病还是害人,都轮不到他宵阳宋念cao心,那是慈渡神宗的事儿。

    “第二件事,对您而言依然是xiao事,想必您也清楚,现任焚阳宗掌教,对前任掌教留下的一脉弟子一直视为对她掌教之位的最大威胁,而横加迫害,我与焚阳前任掌教门下数位弟子,结缘于菏泽,来这里后受她们所托,救出她们滞留在焚阳宗内的同门姐妹,我围绕仙府假借金丹眼看就要把最后一拨人nong来,然今(日rì)仙府已然开启,恐怕半路得到消息的她们会就此回转或者凿船而沉永绝后患,我希望宋阁老书信一封,让那些已经上船的焚阳宗门人,能够安然来这里与我会合!”

    宋念微微动容,他没有想到,前几天传的沸沸扬扬的假金丹舍利的事(情qíng),背后还有这样一出故事。这件事狄云辰说起来繁琐,但对他而言确实是xiao事,焚阳宗虽然地处东南域,不属西南域的宵阳神宗直接管辖,但因为同为修炼火属心法,特别是在前任掌教死后,圊妃强行上位成为焚阳宗新任掌教后,为了巩固自己的掌教之位,排除异己的同时,还极力抱紧支持她上位的宵阳神宗这颗大树,可以说对宵阳神宗达到了唯马是瞻的地步。(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第三个条件!”宋念依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继续问了下去!

    “第三个条件?”宋念的态度,反倒让说的口干舌燥的云辰一愣,前两个条件都没有明确表明答应还是不答应,而一味向下追问,这让狄云辰心里打起了xiao鼓,“第三个条件,我还没有想好,我想,就为了前面两件事把金丹舍利给你,有点太便宜你了!”狄云辰这不是玩笑话,而是实话。

    不过宋念可没有心(情qíng)陪他消遣,看着他重新变得炙(热rè)的眼神,云辰只好改口道:“第三件事,也许我将来需要您代表的宵阳神宗一个声音,一个不论我做什么,在我需要的时候,您能够站出来表达支持的声音!”

    宋念依然未知可否,却突然把手向着云辰一伸,“拿来!”

    没有任何犹豫,云辰把手中的金丹弹向宋念,到此,云辰才终于放下心来,宋念已经全盘答应下来,他这种有(身shēn)份有脸面的人物,但不至于为了这三件“xiao事”食言而féi。

    宋念接过金丹舍利,闭眼感受着它从手心蔓延至他全(身shēn)的祥和安宁之气,按捺住心里的jī动,睁眼说道:“你这三个条件,都在老夫意料之外,老夫多问一句,我很好奇,如今你(身shēn)为慈渡神宗徒,凭此金丹舍利,大可胁迫老夫答应,我宵阳神宗与你慈渡神宗结盟而化解慈渡神宗目前的危机,至少我们会故作姿态而公开宣言声援慈渡神宗,这足以让你在慈渡神宗内一举俘获大量人望,让你前程无量,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别说你想不到,但是你却舍大求xiao,为什么?”

    “为什么?”云辰反问了一句,“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我正如宋阁老及大多数人所期盼的那样,正等着慈渡(身shēn)神宗四分五裂就此覆灭呢?”云辰说的理所当然,让宋念知道,这不是一个冷笑话….

    “哈哈…”金丹到手的宋念,一直紧绷的心弦也跟着放松下来,他不再追问缘由,他只需要狄云辰与慈渡神宗而言,是颗叛逆的种子就够了,敌人内部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第一件事,阳葵老夫确实有,我会派人在十天内送到慈渡神宗…”

    “不,是云城宗,送到云城宗jiao予桂千月掌教!”云辰赶紧纠正道。

    “好,依你!”宋念接着道:“第二件事,如果老夫去信焚阳宗时,那些已经上船的前任掌教门下弟子还活着,老夫保证她们会安然无恙的来这里与你会合!”

    所谓山穷水复之后又柳暗hua明!云辰开始决然没有想到,hua红的事最后会如此轻松的解决。他抱拳诚挚道:“多谢!”

    “关于第三个条件…”宋念说着顿了片刻接着道:“你狄云辰能这么快声名鹤起,应该是个明大体的人,我想将来还不至于作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qíng),要老夫及宵阳神宗出面tǐng你,我答应你,只要老夫活着,当你需要某个声音的时候,老夫一定给你想要的那个声音!”

    宋念说完,人已经落到了下方剑童等候的那艘无帆无浆的xiao船上,不见他有任何动作,xiao船如一道在水面滑行的飞鱼般,向着西南方乘风破1ang而去。

    强撑的云辰,心神一松,顿时感到阵阵昏眩传来。他这次受的是外伤,虽然不至于让他无法提气,但是失血过多,如若再不抓紧时间调理,随时就有昏mí的危险。

    云秀及6建上来后并没有听话的回到十里外的大船上去,宵阳宋念一走,她们就游了过来,所以….云辰是被云静强抢下来,有6建带出来的那棵桃树载回去的。

    整个大船上,留守的只有看着焚阳宗长老圊灵的hua红一人,看着云辰怪异的蹲在一棵桃树上被云秀6建拉了回来,hua红没有觉得丝毫的好笑,(身shēn)形一纵就把云辰掠上了大船,担忧的问道:“怎么每次都伤的这么重?”

    云辰摇手示意自己没事,待云秀上来把云辰扶进舱室,重新给云辰上yao处理好伤口后,云辰才对hua红说道:“如果不出意外,三天最多四天后,你就可以与那乘船而来的千余姐妹欢聚了。”

    “啊!”hua红万没想到,本已没有希望的事(情qíng),竟然出现了这样的转机,这让她jī动的一时转不过弯来。

    “宵阳宋念,亲口答应的!”云辰说完,闭目沉修,hua红问的好,为什么他总是受伤?究其原因,还是他实力不够,为了提高元力与剑魂的融汇度,他早已放缓了心法的修炼进度。

    hua红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有宵阳宋念话,焚阳宗掌教圊妃,是决然不敢违背的,她看着(身shēn)受重伤依然坚持沉修的云辰,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感谢的话么?她们之间不需要说!

    当从海底耀(射shè)到洋面上的那层淡淡的金光逐渐消退时,代表着九宫流云阵已经关闭,数千闻讯而来的剑修,失望也好,庆幸也罢,最后都吃着桃子划着船,各自归去,至此,整个仙府开光的大幕已经完全落下。

    直到此刻,在海底循着舍利气味追撵云静的一众大光明寺和尚们才浮了上来,他们如出一辙的颓败神(情qíng),昭示着这群入仙府连桃子都没摘几个的和尚们,出来后又把金丹舍利追丢了。

    弑天游到摩天(身shēn)边耳语几句,摩天愤恨的望了云辰所在的大船一眼,手一挥,弑天带着一众和尚划着木筏向着大船围去,而摩天有藏则乘着木筏向着大光明寺而去。

    下午施简宏兴心急火燎的乘船赶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数十艘木筏层层包围着云辰所在的大船,但是也仅仅只是围着。更蹊跷的时,没有遭受任何刁难,大光明寺众僧就让两艘大船并拢靠在了一起,这让带着一头假装成船伙计藏到底舱的宏兴虚惊了一场。

    一进云辰的舱室,宏兴一把撤掉头上的假,不顾云辰处在沉修中,jī动的上前按住云辰的肩头,惊喜的叫道:“你是我亲兄弟啊,nong到了几颗?”

    云辰无奈的睁眼,外面的(情qíng)况他早已知晓,大光明寺的这种阵势,无疑告诉了迟来的宏兴,金丹被他拿了。但是云辰不想让宏兴痛快,他一把打开宏兴按在肩头伤口处的手,反问道:“什么几颗?桃子么,摘了几百颗呢!”

    “兄弟你别玩我了,你知道我说的什么,***洪常青,关键时刻喊老子上岸去给他当苦力,害的我连仙府都没进去!”宏兴急的骂骂咧咧。

    “你也是读过佛经的人,金丹舍利长什么样虽然没见过,但是那很难遮掩住的祥和安宁的气息,你该是听说过的吧,你觉得这里有金丹舍利的气息么?”

    宏兴听了一时没转过弯来,“哎…”的长叹了一声,无精打采的一(屁pì)股坐在了地板上。

    云秀看不下去了,白了故意拿宏兴开心的云辰一眼,对宏兴说道:“你还是想着怎么讨好云静吧!”

    宏兴这才知道,原来金丹舍利被云静骑着火鸟带离了这个是非之地,想想云辰的谨慎,这是理所当然的,可是问题又来了,找云静那个财mí要金丹舍利,宏兴不想也知道,一番刁难是免不了的。

    施简这才得空把一封信jiao给云辰,而后问道:“(殿diàn)下,外面的和尚打算干什么?”

    “现在我只是担心,云静会把金丹舍利带到哪里藏起来!”云辰轻松的笑道,虽然他有提议云静躲到不夜城去,但是他知道,云静绝对不会去找急着想要收她为徒的魔师,自投罗网的。

    见云辰开口提到了金丹舍利,宏兴急忙道:“兄弟,你可得开口帮我跟云静说两句好话,我可是一贫如洗啊!”宏兴很有自知自明。

    云辰鄙夷的看了宏兴一眼,“你见过她有老老实实听我话的时候么?”

    于是,宏兴又坐回了地上,他还真没见过,云静有老实听云辰话的时候,在宏兴的印象中,每次事前云静总是满口答应,但是临头该怎么来还怎么来,云辰拉都拉不住!

    “你有没有看到宏笙?”云秀问向了刚刚上船进来的施洋,按照计划,宏笙应该诈死,先于她们回到船上的,但是现在毫无音讯。

    “我知道了!”回答的却是云辰,“我知道那群和尚为什么要围住我们了,宏笙怕是没走脱!”对云辰来说,这是完全能够推测出来了,摩天一旦现有人赶在他们之前进入了仙府,那么先就会想到秘籍泄1ù了,而最大的嫌疑,莫过于跟云辰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宏笙,而恰恰云辰在仙府开光前,又到过大光明寺。

    “那..那怎么办?”宏兴这才焦急起来,比想办法从云静手里要金丹舍利还要焦急。

    “什么怎么办?要么让宏笙被大光明寺羁押一辈子,要么,拿你的金丹舍利去换宏笙!”云辰说的依然很轻松,最棘手的事(情qíng)都被他解决了,对金丹在手的他而言,这些,根本不足以让他耗费太多的心神来思考!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