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隐身剑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第325章 隐(身shēn)剑圣

    事实是,云辰云秀几乎是险之又险的赶在仙府大门完全合拢前,从门缝里挤出来的,如若摩天一直等候在这里,云辰只能自认倒霉,jiao出(身shēn)上的金丹,但是摩天终究放不下那已经被“人”携带出府的金丹,在前一刻已经离去了。【叶*子】【悠*悠】

    但是这并不代表云辰云秀就万事无忧了,一入水中,云辰进仙府时那种挥之不去的危机敢有重新萦绕上心头,如若真有人隐(身shēn)在窥探他的话,那么这个人现在跟在海水中。

    一把细细的窄剑,凭空出现在他(身shēn)前十米外的海水中,“彬”的一声低沉的剑鸣声中,八道炽白的剑芒划开水幕向着狄云辰迸(射shè)而来,突然的,就好像这只剑刻意在等待着他一样。

    如此近的距离,又是如此突然,在水中的云辰根本避无可避。没有丝毫犹豫,云辰周(身shēn)闪烁起了萦绕着整片冰晶颗粒的护体元气,并将(身shēn)侧的云秀推开。

    八道剑芒悉数击中了云辰,他只从融汇了顶阶剑魂子午(阴yīn)寒chao以来,从未被人正面破开过的护体元气,在对方凌厉的剑芒攻击下,终于第一次涣散….

    在此之间,云辰只来得及微微侧开(身shēn)体,避开(身shēn)上的要害,依然有三道剑芒分别击中了他肩胛、腰腹和大tuǐ,强大的力道击的他向后抛飞,狠狠的撞在仙府刚刚合拢的大门上。

    对方对时机的把握,表现的如同一个顶尖的刺客般专业,度之迅,让云秀甚至还没有明白生了什么!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对方修炼的也是水属xìng功法,这使得对方剑芒中附带的冰冻迟缓等等各种特xìng伤害,被云辰体内十倍凝炼的水属元力吸收抵消。

    对方一击得手后,并未就此罢手,那凭空而现的长剑,跟随着狄云辰向前抛飞的轨迹,急的向前飞逝,眼看着狄云辰就要被一剑穿心,狄云辰腰间的蓝叱终于出手!

    “呛!”的一声,浑(身shēn)冒着血水,连(身shēn)形都没有稳住的狄云辰,硬生生的将这一剑挡开,被人御使着袭击他的长剑无功而返,掉头循入海水深处,似乎准备回到偷袭者的手中,重新凝聚元气。

    所有的这一切,从对方开始偷袭到狄云辰格挡回对方的长剑,都在短短不到三息的时间内生!

    但是这是在水中,对修习了涌chao的狄云辰来说,只要他拔了剑,只要敌人不是拥有压倒xìng的实力,不管敌人怎么藏匿(身shēn)形,他就能掌控周(身shēn)百米范围内的一切。

    刚刚回过神来的云秀,只看到那去而复返的窄剑在十米外再度现(身shēn),这次她毫不犹疑的tǐng(身shēn)持剑挡了上去,这无关勇气,从她瞬间变得决裂的眼神,似乎她很早就想拥有一个这样的机会。她(身shēn)后的狄云辰,(身shēn)体前匍着手中长剑向(身shēn)下海水中一送,一声(阴yīn)柔与犀利共济,属于狄云辰特有的剑鸣声中,在她们(身shēn)前二十米外的海水中,一团炽白的剑芒抢先炸散,随着一声轻微的闷哼传来,已经飞(射shè)到云秀(身shēn)前不足五米,还来不及(射shè)出凝聚于长剑上剑芒的窄剑无力下垂!

    又是接连两声剑鸣声中,在狄云辰全力出手下,一团团剑芒接连在湛蓝的海水中绽放,如同一颗颗寒星在遥远的苍穹闪烁,当寒星逝去,留下的是一朵朵凄yan的血红…

    局势瞬间逆转,刚迈出仙府进入海水中松了一口气的云辰,迫不及防之下遭遇偷袭重创,绝境中依仗剑技涌chao,在看不见偷袭者(身shēn)形的(情qíng)况下,反过来重创了偷袭者。 ~

    就如同对方轻易的能破开狄云辰的护体元气一样,融汇了顶阶剑魂,双母元十倍凝炼元气为元力的狄云辰,只要不是碰上剑帝剑神那一级的高手,天下少有他破不开的护体元气。

    血hua如同一团浓墨倒进了清水,急的水中蔓延,遮掩了云辰云秀的(身shēn)形,同样,也遮掩了偷袭者刚刚显1ù的(身shēn)形,但是对狄云辰来说,在水中战斗,他已经不在依赖视觉,而是感应….但是在他完三剑后,海底强大的压力让急失血的他陷入了短暂的昏mí,当他再次醒转时,人已经在云秀的怀里,再度拔剑感应的他,方圆百米早已没有了偷袭者的踪迹!

    云辰强打精神持剑在手,xiao心感应着周围百米范围内的一切,任由云秀拖拽着他向上潜去,现在的他,别说再也经受不起一次偷袭,就是多在深海待一刻,也会流血而亡!

    九宫流云阵,礁石海藻地!

    摩天在云静哪里自讨没趣走后,云静就yù下海去寻云辰,关键时候,6建施洋拦住了这位频临爆边缘的xiao姑nainai,云辰对云静的宠(爱ài)有目共睹,她要是随云辰下去,他们自然无话可说,现在云辰不在,下面又局势不明,万一她这一下去出了点意外,云辰又出来了,这后果谁敢担当?

    “我要去找我心辰哥,你们让不让开?”云静握着剑说的色厉内荏,其实是带着哭腔在哀求了,嗯,云辰要是被关在了仙府她倒是无所谓,可也要把她一起关进去啊,里面还有仙桃吃!云静想的就这么简单!

    “姑nainai,你先杀了我们俩再下去吧!”6建干脆把脖子递到了云静剑下,他(情qíng)愿给云静一剑杀了,也不愿等云静出了什么意外后,被云辰报复的玩死,这没有假设,对云辰还算了解的6建知道,这是肯定的!云辰大体上还算通(情qíng)达理,可有些事(情qíng),他绝对是蛮不讲理,这就包括狄云静。

    一个要下,两个摆明了,你要下先杀了我。就在两方僵持不下时,又一个人从海水中进入了这片礁石海藻地。

    “心辰哥!”背对着隔绝海水的光幕,一听到动静的云静还没回头就惊喜的叫了出来,然而看到的却是一个(身shēn)着黑衣手持窄剑,全(身shēn)海水hún合着血水一起流淌,一脸骇然如同见了鬼般的精瘦男子。

    “给我拿下!”正有气没处撒的云静向着明显受了重创的黑衣男子一指,众剑修得令,把手中的长剑连鞘握着当成木棍围了上去,刚从云辰的剑技涌chao下死里逃生的黑衣男子,还处在高度紧张状态,一见有人围了上来,条件反(射shè)下提起元力运于剑上就待反击,没来及想自己已经来到了九宫流云阵的(禁jìn)元区域,结果是剑芒没(射shè)出来,全(身shēn)就被海藻捆的严严实实。 ~

    众剑修一拥而上,下剑搜(身shēn)一通忙活下来,剩下的事儿就是jiao给正在找事的狄云静落了。

    “穿着黑衣nong得一(身shēn)的伤,还鬼鬼祟祟的最后上来,一看你就不是好东西!”云静一开口,没有让人失望,连还没上来的云辰云秀都骂了,如此大大咧咧很难让人想象,她先前心细狡黠的一面。

    黑衣汉子被拿下后眼中的狠厉早已隐去,此刻一眼的痛楚满脸的无辜,但是博同(情qíng)的这招在狄云静面前没用,手中的五彩剑往黑衣汉子脖子上一搁,锋利的剑锋就在他脖子上带出了一线血迹,“说,看见我心辰哥没有,还有我云秀师姐!”

    黑衣汉子依然装茫然无措,似乎真的很无辜。而云静这才想起来对方不见得认识云辰是谁,赶紧补充道:“我心辰哥长的高高瘦瘦,笑起来很(阴yīn)险的那个!”

    众神宗门人闻言忍了一肚子笑意,偷偷在心里纠正道,你还真是直接,你心辰哥不笑的时候,同样(阴yīn)险!

    6建听不下去了,拿着黑衣汉子的窄剑上前道:“别再给我装嫩了,你这把地级上阶的剑器,可装不了!”

    黑衣汉子闻言,收起脸上的无辜,眼中带着一抹讥讽望着6建,那是宁死不屈。

    “快说!我心辰哥在哪儿!”云静这会儿是真急了,握剑的手稍一用力,已经在黑衣汉子的脖子上割开了一道口子。

    “我…我在这里!”一声水响后,光幕中跌进来两个人,同样鼻青脸肿满(身shēn)血迹,不同的是,云秀(身shēn)上的血,是从云辰的(身shēn)上流下来的。

    不论云辰怎么变,他略显低沉而富有磁xìng的声调,是怎么也变不了的。

    云静闻言回头一脸惊喜的扑向了云秀抱在怀里的云辰,“心辰哥,你怎么了,你伤在哪里?我知道了,一定是这个hún蛋干的!”云静怒极就要站起来把那个黑衣汉子生剐了,却被云辰一把拉住,云静能感受到,云辰看似虚弱,拉她的手却依然有力。

    “大灵儿呢!”云辰抬起眼帘看了这个能够隐(身shēn)跟随他,又把他偷袭成重伤的黑衣汉子一眼,转而问起了他目前最记挂的事儿!”

    “嗯?哦!”云静显然没想到云辰会在这个时候问起大灵儿,愣了一下后答道:“先前从这儿跑过去了,这只死猫,它理都不理我!”云静像是在告状!

    或许听到有人在说它的坏话,白猫悠然的跑了回来,在这片广阔的(禁jìn)元区域,毫不客气的说,大灵儿是无敌的,先不说这里专门针对剑修的(禁jìn)元,(禁jìn)止不了白猫天生神力以及那一(身shēn)冷焰,就它那不变(身shēn)跑起来就风雷电驰的度,无法在此施展轻功的众和尚,谁赶得上?所以吊着和尚们溜达了一圈,大灵儿突然加,又跑回了这里,翻了说它坏话的云静一眼,立刻躲进云辰的怀里吐出了被云辰喂进它肚子里,装着舍利的瓷瓶。

    感受着那浓郁的,让人舒坦的祥和之气,所有人都知道里面装着什么,狄云辰从来不会让(身shēn)边的人失望,更不会让自己失望。

    云辰一把捞住瓷瓶,递给云静,“你带着大灵儿,和这里所有的神宗门人,以最快的度离开九宫流云阵,然后其他人掩护你,让大灵儿变(身shēn)拖拽着你顺着海底有多远潜多远,潜到你实在受不住了,就浮上海面招呼虹儿有多远跑多远,最好躲到魔师的不夜城去!”

    云辰说完又想了一边,才松手让云静接过瓷瓶,大灵儿游水的度虽然赶不上冰枪鳗,但是比起人来就快多了,由它拖着云静从海底远循,就算有人现也没有人能追的上!

    “可是..”云静看着云秀已经动手替云辰处理的那触目惊心的伤口,不忍离去。

    “要听话,一定要快!”云辰一说“要听话”的时候,就是云静不容反驳的时候,云静含泪抱起大灵儿,收好瓷瓶,临走前还不忘让6建把她的桃树带上,而后一挥手,带着一众神宗门人向着远方的七彩莲台走去。

    大光明寺的众僧虽然封锁了那只橙色的莲台,但是只要走错一步就会被自动传送出去的事儿,只有傻子才会在九宫流云阵中原路返回,这就是云辰所说的最快离开这里的办法,不明说云静也懂,但是显然那些和尚们还没回过神来。

    6建留了下来,因为云辰让神宗门人掩护云静,他不是神宗的人,所以他理所当然的留了下来,云辰那句“要听话”虽然是对云静说的,在6建看来,自己也要听话。当他准备问云辰怎么处置这个黑衣汉子的时候,却现对方已经咬毒自尽了,这是标准的刺客,一击不中,便yù石俱焚。

    “他是什么人?”不问6建也能看的出来,云辰这(身shēn)差点要命的伤,怕是与这黑衣汉子脱不了关系。

    “对方实力剑圣,至少融汇的是中品上阶剑魂,剑魂与元力的融汇度过五层!”云辰哪里知道对方是谁,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推算出对方的实力。能够破开他的护体元气,除了在境界上要完全压制他外,他所说的剑魂的品阶以及元力与剑魂的融汇度,这是底线!

    但是目前,云辰显然没有时间来追寻黑衣汉子的(身shēn)份,想要之塔于死地的无外乎两方,一是玄(阴yīn)宗二是慈渡神宗长老阁。待云秀将他(身shēn)上三道伤口简略的处理完后,云辰扶着云秀摇晃着站立起来,看着6建道:“你还不走?”

    “哦!”得到准许的6建刚要去追云静一行,又被云辰叫住,云辰指了指旁边那颗两人高的桃树,意思是,别忘了这个!纵然云辰知道,仙府中秉承天地灵气而生的桃树,出去遭受(日rì)月风霜的洗礼以及俗气的侵袭未必能成活,但是只要不是危急关头,能迁就云静想法的时候,他总会毫不讲理的来迁就她。

    6建满脸苦涩的抗起了桃树,要是海水里,把这么颗桃树nong上去也许并不费力,可是在这里,他还有一段长路要跋涉!

    打走6建,云辰取过云秀背在背上的两把佛剑,放进须弥带中后说道:“待会儿你跟6建一起走,直接去船上等我!”

    “那你呢!”这种时候,云辰又是这个样子,不给个说法,云秀时断然不会丢弃他独自离去的。

    “你有没有现,今(日rì)来海底仙府凑(热rè)闹的,少了一个人,那个在我看来,怎么也不该缺席的那个人!”

    云辰一说完,云秀就想起来了,“宵阳神宗,宋念!”

    云辰点头,宵阳宋念,为了寻获金丹舍利救孙子,不惜自降(身shēn)份,腆着脸赖在大光明寺不走,仙府开光本该雷厉风行的他,却不见人影,这是怎么也说不通的,唯一的可能是,对方一开始就没打算下来争抢,而是打着坐山观虎斗,最后渔翁得利的算盘,如果真如传闻中那般,宋念已经是剑神境界的修为,那么就算他当渔翁,也是抬举他们了。

    “那你打算?”云秀隐隐猜到了云辰的计划。

    “没有金丹舍利的时候,我自然没有资格去面对他,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云辰mo着须弥带傲然道:“我要提着脑袋去跟他谈判!”

    云秀纵然再不愿意,却也知道,如果宋念真的在上面等着她们,云辰是不会让她跟去冒险的。

    云辰说完,由云秀搀扶着,向着扛着桃树,在一片礁石和海藻中艰难前行的6建赶去,他没有时间呆在这里,他必须在宋念察觉到云静(身shēn)上的金丹舍利之前,让宋念先找到主动上浮的他。

    有了携带着金丹舍利的云静那么一闹,这片(禁jìn)元的礁石海藻地入口莲台处守护的众僧,早已被云静引得跟着跳出了阵外,所以云辰三人轻松把路走错后,被传送出了九宫流云阵。

    九宫流云阵外,闻讯赶来的剑修依旧穿梭如织,虽然大多是一些无力闯过九宫流云阵的实力低下的剑修,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碰见一个落单的(身shēn)受重伤又(身shēn)怀重宝从海底仙府返回的剑修,然后一拥而上杀人越货。

    不管从哪方面看,目前的云辰就很符合他们杀人越货的标准。一入海水,察觉到虎视眈眈向他游来的众剑修,云辰没有心(情qíng)再回欣赏那六十年一次的金光流云,伤口在重压上重新(身shēn)处血水的他,出阵时酒换上了一件簇新的神宗剑袍,那高领的造型,金线缝制让穿着的人更显张扬的金边,立刻让围上来准备下手的众剑修一愣,不管怎么说,神宗门人对于他们这群乌合之众有着巨大的威慑力,就是痛打落水狗也得掂量掂量后果,更何况,他们的剑气能不能破开云辰的防御还是个未知数。

    在他们一愣神的功夫,云辰已经急的向上潜去,几个胆大妄为之辈围过来想要出手,留给他们的,是一串还泛着气泡的血水,以及下面,闻着舍利气息,掉头追赶过来的一群和尚!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