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涌潮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第299章涌cháo现

    lànghuā朵朵海风轻抚的海面看似一片祥宁,海底却暗藏杀机,骤然生变的(情qíng)况,给了第一次出海的狄云辰带来了极大的考验。

    眼看着在荒岛海岸边突然潜起的过百只大力豚,在掀翻撕碎了狄云辰等人乘坐的xiǎo船后,对于落水的或者悬空滞留在空中的众人置之不顾,整齐划一的袭向了停留在千米外的三艘大船,看着转瞬间大力豚已经游到了距离他们尽百米的距离,施简不由急得对依旧留守在船上的施洋洪常青大喊:“快,有元兽过去了,保护好大船。”

    虽然这一声是他挟夹着元力吼出来的,但是在海风以及lànghuā声的喧扰下,站在船头的洪常青只看到狄云辰一行乘坐的xiǎo船遇险,却依然不明白将要发生什么。

    与此同时,狄云辰向下栽落并不是一头钻进了海水里去剿杀大力豚,事实上先行落水的白猫,直接变(身shēn)全(身shēn)冷焰一展,(身shēn)为天级上阶元兽的他它,虽然来至遥远的极北冰原,但是(身shēn)为天级元兽自然绽放的威压,直接吓走了这几只大力豚,不过要想白猫去追赶那大群游向渔船的大力豚却是办不到了,虽然它在陆地上健步如飞,不要命的跑起来可以(日rì)行数千里,但是在水里,它的速度也就是比人游起来快一些。

    施简虽然有跟狄云辰提到过一些海里常见的元兽,不过大力豚狄云辰却从未听说过,但是他从几只大力豚合力就能用水流冲击撕裂xiǎo船的力量,以及施简焦急的呼喊中,就能看得出来,如若这群大力豚一端靠近大渔船,恐怕那三首大船就要落得跟他刚刚乘坐的xiǎo船一样的下场。

    看着已经游到百米外的大力豚,他赶得上吗,飘渺无痕加上绝对速度,也许可以把距离拉近到倾城的杀伤范围之内,但是大力豚是在海水里,分的太散不说,只要稍微下潜,就能摆脱他的锁定,让他的剑芒无功而返。

    狄云辰选择了拔剑。即将落尽海水里的他,(身shēn)体头下脚上的反转过来,“锵”的一声,蓝叱已然在握,虽然只从永安城之战后,他多(日rì)未曾拔剑,但是在施简狄云静云秀的心里,只要狄云辰拔剑,就意味着他拥有必胜的把握,每每看到他拔剑,那悠扬的剑鸣声以及那股气势,都能令人(热rè)血沸腾。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狄云辰并没有向着远处的大力豚施展剑芒,而是直接向下,把剑chā进了海水里。

    刚刚还làng翻làng涌的这一片海面,似乎拥有了片息间的静止,整个海面给人一种平静如镜的错觉。下一刻,砰的一声巨响,一道十米粗壮的水huā如同一道巨大的喷泉,在狄云辰(身shēn)前二十米处卷起,并在顷刻间形成了一股如同风暴般,宽大百米长的巨*,这股巨*如同海啸般,在瞬间形成并排山倒海的向着那群大力豚席卷而起。

    “哇,这又是什么剑技?”云静问向了被她拉在怀里,勉强滞留在空中的云秀,她虽然没看出这个剑技是什么名堂,但是并不代表她不知道这是她心辰哥鼓捣出来的,要知道狄云辰从来不做任何多余的举动。

    难道是涌cháo?”云秀自然不知道,但是听闻过剑技涌cháo施展时(情qíng)形的施简,一眼认出了狄云辰施展的是什么剑技,那正是他刚学,甚至都没有机会验证一番的剑技涌cháo,而现在,他却用来对付那些皮坚力大,速度如箭的大力豚。

    狄云辰施展的涌cháo,是跟那些慈渡神宗曾经修习过剑技涌cháo的长老一样,涂有声势而毫无杀伤,还是能做到如同涌cháo秘籍所标注的那样,cháo涌如剑锋。

    答案,就在这一刻揭晓。

    大力豚游的再快,在海里它也快不过海làng的速度,那一道长达百米的巨*,转瞬间把大部分聚集起来游向大渔船的大力豚淹没或者卷起。其时,施简云静她们看到淡蓝sè的海làng中似有密密麻麻炽白的剑芒闪烁,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尖叫,一抹抹yàn红的huā朵开始在淡蓝sè的海làng中绽放。

    涌起的巨*,骤然而起又骤然而停。随着血水的dàng漾,这一方淡蓝sè的海面已经被染成了深蓝sè,数十只黑sè的大力豚陈尸在海面上,随着那起伏不停的bō涛dàng漾不止。

    “成了,(殿diàn)下,成了,恭喜你把涌cháo修炼成了。”施简惊喜的叫道,那mō样就如同是他修炼成了涌cháo一般。大力豚那坚实的皮máo,就是施简施展剑芒,也难于一剑将其轰杀,但是狄云辰却凭借剑技涌cháo,一剑轰杀了数十只,不是修炼成功是什么,如果再说狄云辰施展的涌cháo有表无实,那么天下还有什么剑技能到达这种威力与杀伤范围。

    是的,成功了。狄云辰自己再清楚不过。当他把蓝叱刺进水面施展涌cháo的时候,那一刻感觉,就好像以他(身shēn)体为中心,方圆百十米范围内的海面与他手中的剑连为了一体,在双母元带来的与外物超强沟通能力下,在十倍jīng炼压缩元气为元力,带来的超强元力掌控下,当剑技涌cháo一起,这方圆百十米范围内的海面,都是他的剑,他可以随意由心的通过这片水面来传递元力,直接在海水中催生剑芒。

    虽然剑芒的威力不如用剑器催发的那样强大,但那也是相对而言,融汇了顶阶剑魂的他,现在体内元力与剑魂的融汇度达到了三成,也就是说,也就是说现在他是三十倍的提升元力转化的剑芒威力,哪怕施展涌cháo在海水中催发的剑芒,比起只是融汇了中品剑魂的云静施简他们,依然要凌厉的多。

    比起施简见过的狄云辰,一剑倾城摧枯拉朽,而现在,则是狄云辰,一剑既出,横扫四方。在慈渡神宗,被人喻为jī肋的地级剑技涌cháo,在施简开来,被狄云辰在海水中施展出了只有天级甚至传说中的神级剑技才有的威力。他每一次出剑,总能给人一种dàng气回肠的感觉。

    百多只大力豚,在狄云辰一记涌cháo之下,陈尸过半,非是他一次只能杀这么多,而是剩余的一半,不在涌cháo这百米的杀伤范围之内。浓郁的血腥味在海水中dàng漾开来,这让融汇顶阶剑魂后,习惯了杀人不见血,冰封对手的狄云辰稍显不习惯,或者说,正是元力通过海水的传递催生剑芒后,弱化了元力的冰封特效。

    不过狄云辰已经对huā费了五千慈渡神宗贡献值修习的剑技涌cháo已经很满意了,光从杀伤力看,已经超过宏兴宏笙施展的剑技惩魔了,一个神宗剑尊境界的jīng英阁弟子也难一剑轰杀的玄级高阶元兽大力豚,被他一剑轰杀了五六十只,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而这,真的只是一本地级剑技么?

    剩下的大力豚,在狄云辰一剑轰杀过半的同类后,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纷纷潜进海底四散逃逸。元兽之所有不叫野兽,最大的区别不是它们体内拥有元晶,而是不同品阶的元兽,都有或高或低的灵xìng,这让它们面对强敌时,知道知难而退,而不是野兽那种兽xìng大发后,明知不敌去徒劳的去飞蛾扑火。

    “心辰哥,心辰哥,我要学”云静扶着云秀已经落到了沙滩上,如同每次看到云辰施展新奇的剑技一般,云静总会如此大声嚷嚷,虽然她sī下跟云辰说云辰也不大会拒绝,但是这样在大庭广众下喊出来,云静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彰显她在云辰心中的重要xìng,云辰曾在桂千月面前承诺过,只要他会的,云静就会。

    云辰一剑出手,已经收剑回鞘悬停在海面上,在心里默默修正着刚刚一剑中的不足点,从力度到范围,如果刚才的(情qíng)况下,让他再施展一次,他能做的更好。

    听到云静的呼喊,云辰回头给了云静一个温和的笑意,不过口头却没有答应,因为这个没法答应,剑技涌cháo出自慈渡神宗,按照慈渡神宗规矩,慈渡神宗mén人sī授神宗剑技与他宗mén人,不能(身shēn)份高低,是要被直接诛杀的死罪,当然,分气术那种大路货不再此列。

    不过下一刻云辰就笑不出来了,在其他神宗mén人下水抢救落水的两个船伙计时,云静云秀则奋力的把施简一行乘坐的xiǎo船从沙滩上重新推下了海,然后两nv上船,齐齐挥桨,划向了大力豚浮尸处。

    “喂,你们干什么?”施简见势不妙,(身shēn)形直接从海水中纵起落到了xiǎo船上。

    “去剥元晶啊,玄级高阶的呢。”云静理所当然的说道,别的她跟狄云辰没有学到,这雁过拔máo的本事她跟狄云辰学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刚刚还晕船晕的都站立不稳的云秀,一听云静说要剥元晶,为了避免云静这个“大黑手”出丑,她船也不晕了,xiǎo脸通红憋足了劲儿划着船桨。

    结果是,施简听云静如此一说,幡然醒悟之余又怦然心动,玄级高阶的元晶慈渡神宗也收购,nòng个十几个回去,怎么也的兑换数百贡献值吧他回头见狄云辰又沉入了对涌cháo剑技的修正中而并无其他表示,直接从云秀手里抢过船桨,跟她们同流合污了。

    “你干什么呀,大力豚是我心辰哥杀的,”云静不干了,施简向前划,她就向后划,划的xiǎo船在海面团团转。

    “他是我慈渡神宗的(殿diàn)下,我们属下跟着沾沾光,应该说的通吧。”施简厚颜无耻道。

    云静眨巴了一下眼睛,无从反驳的她只好退而求其次,“那让我来mō元晶,我是云城宗远近闻名的mō晶手”云静大言不惭道,云秀听得则双手扶了把额头上的虚汗,心道:“大黑手”差不多。

    施简不知道啊,当即爽快道:“行,你别添luàn就都让你mō,mō出来的元晶我们三个平分。”

    “她会mō晶mō到你崩溃的。”这话,云秀依然在心里。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