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265章 慈度大师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第265章慈度大师兄

    黒木城位于黑山大鹰谷东侧,作为大鹰谷军事要塞后勤基地的他,其实就是一个半军事要塞的模式,城外堑壕纵横,城墙高大坚固,城墙上密集的弩机上悬挂着一排排锋利的弩箭,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寒的光芒,拥有强大力道和超远程的弩箭,也是俗世中唯一能对剑尊以上拥有护体元气的剑修造成威胁的武器。

    施洋在被云辰云静所救后,调息了半刻钟勉强恢复了一点元力,就带着云辰云静走出了黑山,三人展开轻功,不足一个时辰就已经走到了黒木城的外围。

    大灵儿依旧化作那只人畜无害的小猫,被狄云静抱在手拽着耳朵玩儿,至于凤鹤虹儿,从一开始云辰就没有让她现,虽然狄云辰让她自个在黑山觅食等待她们,不过从高空偶尔隐现的一道道若隐若现的金虹,可以看出这不过是狄云辰的一厢愿罢了,与此说虹儿舍不得狄云辰,不如说虹儿舍不得云静,而狄云辰对于这只不听话的假凤鹤,从来就是无可奈何。

    不论是虹儿还是白猫,都极有可能暴露狄云辰的真实份,这都不是狄云辰极愿意看到的,只从他知道慈渡神宗的大概局势后,他就决定不再直接前往慈渡神宗了,作为这场战争导火索的他,与其现在进慈渡神宗,注定要连累圣姑一道接受长老阁的责难攻伐,倒不如在黒木城好好证明自己,作出一番成绩,到时候再回慈渡神宗,也算是有了投名状。

    黒木城上的守军,一见城下有三个剑修飞奔而至,城墙上已经响起了弩机绞盘的“吱呀”声,一有不对就准备乱箭轰杀。相比于云辰的紧张,狄云静依旧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能与狄云辰结伴而行的她,一路上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指着周围的风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听。

    “慈渡神宗弟子施洋回城,请转告毕宁下,放开城门。”施洋领着云辰云静在距离黒木城的百米外,大声呼喊道,如若不亮明份再前进几步,城墙上就要放箭了,他离开时就乔装打扮过穿了一黑衣,所以此刻上根本没有滚金耀眼的神宗弟子服饰换上。

    黒木城的况,毕宁已经简略的告知了云辰,目前有圣姑的亲传三弟子毕宁带领一众慈渡神宗的年青一代剑修,与玄宗为首的一众剑修,围绕着就刺杀对方将领,袭烧粮草进行着暗战,或者说双方都以这种形式消耗着对方的实力,因为双方都并没有公开的宣战,所以剑帝剑神一级的高手并没有出现在大鹰谷战场上,双方各有几名剑圣在这里主持大局。

    云辰还得知,慈渡神宗的亲传弟子并不以岁数大小论长幼,而是以入门先后,也就是说,第一个由长风子代圣姑收为亲传弟子的狄云辰,在圣姑全部四个亲传弟子中,是当之无愧的大师兄…

    片刻间,黒木城上那全铠甲神肃穆的军士中,隐现了几个着滚金洁白剑袍的神宗门人,其中一个看到施洋后,立刻施展轻功从十数丈的城墙上飘然而下,老远就喊道:“施洋,是我施洋兄弟回来了,快开城门。”声音焦虑中带着欣喜。

    迫不及待纵出黒木城迎接施洋的,正是施洋的族兄施简,他顾不得去盘问跟在施洋后的云辰云静份,与一残破黑衣,满褐色血斑的施洋紧紧抱在一起。

    “施洋,你上的伤不碍事吧,都怪兄长无用,不能出城去黑山接应你。”施简这个钢铁般坚毅的汉子,看着族弟虚弱的脸色,哽咽的语气中带着悲呛。

    “都是些外伤,兄长不比挂怀。”相比于施简因太过担忧而失态,施洋显得很从容,他任由族兄查看了一遍上的伤势后,才把手里大武国将领的人头递给了施简。

    “太好了,你竟然完成任务还能平安归来,从此以后我们兄弟二人同处精英阁”施简伸手掩去眼角的泪痕,高兴的拍着施洋的肩膀说道,从施洋进入慈渡神宗的哪一天起,施简就奢望着有一天施洋能跟他同处精英阁,现在多年的夙愿的一朝得偿,脸上的兴奋之颜于言表。

    施洋却苦涩的笑了笑,黯然道:“随行的两位师第已经…”

    施简这才正眼扫视了一边施洋后的云静云辰,并没有做任何表示,而是对施洋安慰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能助你完成精英阁弟子的试炼,牺牲的两位师弟,就是在九泉之下也瞑目的。”

    施洋这才侧为施简介绍云辰云静:“这是雪山宗弟子辰云辰静,一直在外游历,听闻雪山宗被魔宗攻破后,因为在开阳关与长风子阁老结缘,无处可去的她们准备来投奔我慈渡神宗,今在黑山之上,如若不是她们最后出手相助,师弟我已经被敌方五名剑尊得自绝了。”

    施简本来对于云辰云静仅仅凭借与长风子阁老的一面之缘,就想投入慈渡神宗,很不以为然,不过听到最后,得知这年纪轻轻的一对男女,竟然从敌方五名剑尊的手里救下了施洋后,立刻抱拳道:“多谢二位出手相助,在下施简,以后有用得着我施家兄弟,尽管开口。”

    被下午毒辣的太阳炙烤的浑不舒服的云辰,朝着施简一挥手,“施简师兄客气了,举手之劳,不必挂怀。”

    施简见这一对男女,男的柔不失俊朗,女的更是有沉鱼落雁之貌,本来心里还有些疑虑,想着如果是敌方派来的细,男的就不说了,但是决然不会把辰静这样一个滴滴的女剑修派来冒险的。

    在施简的带领下,一行四人片刻间走到了黒木城下,那幽深的城门洞里,但是他们再次被人拦下了,原因自然是云辰云静这两个生人,而这次拦下她们的,则是毕宁亲自带队。

    一群三十余神宗弟子,个个滚金的洁白神宗服饰,看上去风度翩翩,在云辰云静面前,他们表现的如出一则的孤傲和那那种高人一等的自信。其貌不扬的毕宁,却因为前的那只七彩凤凰的标志,被一众神宗弟子众星拱月般围在中间。

    在施洋亲自称云辰云静是他的救命恩人后,毕宁傲慢的扫过云辰,然后在云静的上停留了三倍于云辰的时间后,面色一寒,喊道:“来呀,给我拿下这两个玄宗的细”

    相比于云辰的镇定,云静则是气的柳眉倒竖,“锵”的一声天级的五彩剑出鞘直指中间的毕宁,同时横走一步拦在云辰的面前,满脸寒霜的模样就像一个守护孩子的母亲,或许感受到了云静的清晰波动,高空的七道金红若隐若现,看势头只要况不妙,虹儿就要冲下来大杀四方。

    比起虹儿的闻风而动,白猫则显得混账多了,就像一个合格的宠物般,依然趴在云静的怀里呼呼大睡,或许白猫明白,云静拔剑不过是虚张声势,算不得数,云辰拔剑才算是真的拔剑,但是云辰没有,所以白猫睡得相当安稳。

    “不要”“住手”施简施洋急忙拦住了准备过来拿人的一众同门。施洋半跪于地向着毕宁哀求道:“下,她们二人真的是在下的救命恩人,为此还出手杀死了五名追捕我的敌方剑修”

    “哼,苦计而已,目的就是借助你混进黒木城,找机会焚烧我大军的粮草军械”毕宁说话时目光直视被云静挡住半个子的云辰,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盯着发怒的云静,看着云静薄怒嗔的模样,不由得心神一

    施洋还要分辨什么,云辰却突然出声道:“有道理”说完把拎在手里的包裹丢到了众人面前,施洋闻弦歌而知雅意,拔剑挑开包裹,里面滚出了五个血淋淋的人头。

    “这..这是洛水极宗的玄吉啊”

    “这个人头我也认识,是玄宗的李穆”

    “…”

    一时间不再需要施洋多言,这五个人头的份纷纷被一众慈渡神宗的门人辨认出来,洛水宗的玄吉就不说了,跟慈渡神宗同出一域,这里大多数人都认识,至于其他人的份,两方围绕着黑山都你来我往相互袭击很多次了,是以也都混了脸熟。

    真正让他们惊讶的不是这五个人的名字,而是这五个人的境界,全部都是剑尊,就跟施洋想的一样,如果敌方为了施展一个苦计一举牺牲五个剑尊,只是为了混进黒木城焚烧粮草军械,这个代价别说玄宗承受不起,就是慈渡神宗也不会玩这种“丢了西瓜捡芝麻”的把戏。

    “你们杀的?”毕宁边的一个神宗门人一脸惊诧的看向施洋。

    施洋摇了摇头,看向了边的云辰云静,“我当时元气耗尽已无还手之力,是这两位雪山宗同道出手杀死了这五人。”

    一众神宗门人甚至包括施简在内,都难于置信的看着云辰云静,他们很难相信,这五个实力不弱于他们的剑尊,就死在两个玄宗门人的手里,是的玄宗,他们这群两眼望天的神宗门徒,从未拿正眼瞧过玄宗门人。

    狄云辰是不是细的问题,到此就告一段落,虽然他们依然无法相信云辰云静联手有能力击杀五个剑尊,但是这五颗血淋淋的人头毕竟事实,再争论下去毫无意义。

    自讨了没趣的毕宁一脸晦暗的挥手离去,从这一点上,狄云辰就很瞧不起他,在云辰看来,毕宁的风度甚至都不如澹台永俊,也难怪圣姑和长风子看不起他,一开始并没有把他选为掌教亲传弟子。

    毕宁一走,一众神宗门人纷纷围过来向着完成了试炼的施洋道贺,毕竟对于一个普通的年轻神宗弟子来说,一入精英阁,等于鲤鱼跃龙门,不管是神宗内的传功长老的席位,又或者更近一步进入长老阁,首要条件都必须是你进入了精英阁,除此之外,还能统帅其他普通的神宗弟子,更有很多高于普通弟子的待遇,比如精英阁弟子几乎不再为辅助修炼的丹药发愁,而普通的门人弟子则需要靠贡献值来兑换。

    慈渡神宗此次驻留在黒木城的共有两百余人,除了带队的毕宁是剑圣境界外,还有两个剑圣境界的长老也来到了这里,不过碍于毕宁“下”的份,所以黒木城的大局,一直由毕宁主持。

    整个黑岩客栈,都被慈渡神宗全部包了下来,虽然还有空位,但是碍于云辰云静“外人”的份,而且她们一来黒木城,就把喊着要抓细的毕宁弄得下不了台,所以施简施洋两兄弟把云辰云静安置在与黑岩客栈一街相隔,一个名叫翠松居的客栈。

    相比于高达七层黑岩客栈的奢华与宽阔,翠松居整个客栈充满着淡淡的书卷气,所有的家具摆设都是取之黑山上的黑松原木打造而成,未有涂添任何油脂和油漆,看起来古色古香,朴素而不失品味。

    战事一起,这个黒木城中百姓逃离了大半,除了办公差的,鲜有商旅来黒木城,是以整个翠松居静悄悄的,云辰一踏进客栈,看着这里静寂而清幽的环境,顿时有一种回家的错觉,没有谁知道他在烈的炙烤下有多难过,毫不客气的说,他心里的感觉就跟把他整个人置在滚烫的铁板上一样。

    任何事物有正必有反,有利必有弊上品顶阶剑魂子午寒潮给狄云辰二十倍提升了剑芒威力和元气防御,但是同样,随着体内剑魂与元力融合度的提高,他对任何光线变得格外敏感,惧光的同时,在任何太过炎的环境中他都会感到极度不适,这些同样会影响他的判断和战斗力。

    走进客栈后,施家兄弟还没来得及招呼掌柜给云辰云静安排住处,云静抱着白猫直接走到柜台前,掏出刚刚收尸得来的一张千两银票“啪”的一声拍在了柜台上。

    趴在柜台上打瞌睡的掌柜睁着昏花的老眼一看,是一张全天剑大陆通行的银票,再抬头一见进来的四人人人佩剑,顿时惊得连呼“上师”

    云静拉住就要倒地磕头作揖的掌柜,伸出一根纤纤玉指比划道:“这里我们包下了,我们要最好的房间,最好的饭菜,还有最好的起居用品,当然,还有最好的酒”宠大小姐的本色尽显。

    掌柜为难了,别说有银子他想挣,就是这群“上师”不给银子,他也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问题是,客栈里有人住下了,虽然只有一个,可也不能把人家轰走把,开门做生意的,讲究个细水长流,最忌一锤子的买卖,时间长了,谁还来光顾你。

    “不行?”云静微眯起了眼睛,就在施家兄弟以为云静要大发脾气,一脚踹倒掌柜的时候,云静却又往柜台上加了两张面额一千两的银票。

    云辰看的微笑不语,很好,云静已经懂得用银子砸人了。

    掌柜那干瘦的脸颊微微抽*动,三千两啊,只要等东南域来犯的大军一退走,这三千两银子足够他在黒木城再开一家翠松居了。

    “上师稍后,我上去跟那个客人交涉下,看能成行否”看在银子的面子上,掌柜的已经把信誉抛之脑后了,再说了,商人积攒信誉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挣银子,现在一次就能挣一座翠松居的银子,掌柜的何苦再看人脸色。

    片刻后,掌柜的一脸苦相的下来,上面的客人竟然不走,掌柜的倒贴钱加上用来的是剑修上师恐吓,人家都不走,这实在是让包括云辰在内的众人赶到惊讶,这黒木城竟然还有人敢跟慈渡神宗的门人对着干,这份胆量…

    云辰用眼色止住了叫嚣着要上去撵人的云静,笑道:“没必要太过讲究,再说这里这么大,只要安静就行,就一个人不碍事。”

    掌柜的立刻千恩万谢的收了银票,立马唤来店小二给客人倒茶准备房间。施家兄弟见安排妥当了,这才告辞离去,施洋虽然完成了试炼,但是这还得等到长老阁的认证才能成为精英阁弟子,是以接下来他们还有的忙。

    当晚,处长宁山慈渡神宗的长风子接到施洋的飞信传书,上面把被“辰云辰静”相救的事详细的说了一边,并说她们是来找长风子走后门,看能不能加入慈渡神宗。

    长风子一看信顿时喜上眉梢,就如云辰意料的那样,当他看到施洋书写的辰云二字后,立刻笃定了来人就是云辰,很简单,因为在开阳关其间,长风子只接待过一个外宗弟子,正是狄云辰。

    “掌教师姐,你猜,谁去了黒木城?”长风子来到掌教大,举着手中的信,像个小孩儿般向着圣姑邀功道。

    “哦”圣姑抬头浅浅一笑,“看你兴奋的样子,难道是某个能给毕宁添堵的人去了。”

    “不错哈哈”长风子略显孟浪的得意一笑,“确切的说,如若他亮明份,毕宁也得叫他一声大师兄。”

    圣姑脸上的笑容一滞,眼中却闪烁起一抹希夷的光芒道:“莫非,是狄云辰?”对于长风子替她收的这个亲传弟子,圣姑从未见过,但是却不妨碍她时刻关注狄云辰的消息,在狄云辰夺得云城宗掌教之位又很快放弃后,圣姑和长风子为狄云辰突飞猛进的实力惊讶的同时,也预计到下一步,狄云辰怕是要来慈渡神宗了,只是她们没想到,狄云辰会化名去黒木城,他要干什么?

    对狄云辰并不了解的圣姑,疑惑的看向了长风子。

    “你要相信,此子不论走到哪里,他总是最耀眼的那个人,总能轻易的俘获人心,他就是天生的统帅我想,他故意隐姓埋名去黒木城,大概是想向我们,向长老阁证明一点什么,或者说,他要在黒木城捞取一个入门的投名状”

    “毕宁,要倒霉了”长风子最后肯定道。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