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262章 荣归故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四轮马车在四匹骏马的拉拽下,在“咕咕”的车轮声中,平稳的向南驶去。

    在狄云辰踏上马车的那一刻,就有一种“少年离家老大还”近乡怯的忐忑,体一向不好的养母秦氏是否已经白发苍苍,一年四季奔波忙碌的父亲,是否还健朗如昔,她们,会在心里责怪他这个养子一别十数年不回家尽孝么?

    狄云辰一阵心烦意乱,踏上归乡路,才知罪孽深。

    “心辰哥。”云静见云辰脸色一阵晴不定却怔怔出神,知道他没有修炼,唤了一声后马上“嘻嘻”一笑,拉着他的手道:“心辰哥,要回家了你该不是怕了吧,不回逃跑吧,嘻嘻!”

    “对,感觉比面对魔师斑厄还要恐怖。”云辰回过神来晒然一笑,眼中凝聚的冰峰纷纷散去,似乎隐现了一点童年的天真无邪。

    “你放心吧,伯父伯母的体都很好,上次云秀刻意在开阳关宗坊兑换了两粒延年益寿的灵药,让我捎回去给伯父伯母服下了,嗯,我就说是你让我带回来的。”云静安慰道。

    云静这样一说,云辰暗骂自己疏忽,是啊,宗坊内有不少能延年益寿祛除百病的灵药,对于那时拥有十几万贡献值的他而言,给父母家人兑换几粒岂不是举手之劳,偏偏他没有想到,还是云秀心细啊。

    “还有,我从蛮荒回汝州的时候,给伯母带过蛮荒的浆果,我每次回汝州,都给伯父伯母带过礼物,你放心哪,我都是打着你的名义。”云静得意道。

    云辰轻轻拍了拍云静的手,欣慰道:“我们静儿,真的长大了呢。”

    听到云辰夸奖,云静少见的红了一次脸,是的,她长大了,她上次回去时,父母和狄方海还在追问她,云辰打算什么时候跟她成亲,在双方父母看来,两小无猜的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儿,而且天剑大陆上,族兄族妹共结连理的多了。

    云辰没有注意云静这一刻的心思,他猛然想起一事,从须弥袋中找出了一封信,那是宏兴托皇浦津捎给他的,那是他刚回云城宗,忙得一塌糊涂,随手放进须弥袋中后,一直没有机会看。

    “虽然一别多年未得音讯,但是和尚我天天在佛主跟前念经为你祈福,我想你那么诈的人不会就这么容易去了的,见信速来大光明,魂有下落了,你要不敢来,老子天天在佛主神像前年龄诅咒你,大光明寺智善禅师坐下高僧宏兴敬上!另,哪怕你在间看到了这封信,就是诈尸也得来找和尚我!”

    这就是宏兴写给狄云辰的信,标准的恶和尚口吻,别人想模仿也模仿不来。云静看的咯咯直笑,这倒不是说被宏兴的“幽默”逗笑了,因为她根本看不懂宏兴写的什么,宏兴写的字比她的还要不堪,每看到字迹比她还差的人云静都特别有成就感。

    只有云辰知道,字是宏兴刻意写的这么凌乱,所幸他也是经常见到云静云良的那笔乱字,才能一眼认得个大概意思,换个人琢磨半天也不见得知道宏兴信里说的什么。再说了,一个在寺庙几乎每天都要抄诵经文的和尚,文字功底还能差到哪里去。

    云辰在意的是,宏兴刻意把字迹写的如此潦草,说的这么急,意思表达的这么隐晦,究竟要说什么?他可是了解宏兴的,其诈卑鄙程度比起他不遑多让,标准的胆大心细。云辰看了一下期,信是三个月前写的。

    最后云辰双眼落在了中间“魂有下落了”这五个字上,什么魂?不论是云辰还是宏兴,现在急需的就是佛的剑魂,云辰想要施展惩魔,没有佛剑魂不行,宏兴想要实力更上一层楼,这才在开阳关化了五千贡献值兑换了“洗魂丹”,准备找到更高阶的剑魂后,就化去体内低阶剑魂,重新融汇。

    “宏兴那个臭和尚写的什么?”果然,云静认不得,这让云辰很是怀疑,云静时常自己写的字,她到底认不认得。

    “他说让我去大光明寺找他玩儿。”

    在云辰以为云静要欢呼的时候,云静却双眼谨慎的盯着他,“你不会为了能施展惩魔,跑去跟宏兴一起念经当和尚吧。”

    云辰愕然,这你都想得出来?哎,女人的心思啊。

    云静则“咯咯…”直笑,她喜欢看到云辰被她弄的无语的样子。

    云辰则在想,宏兴信上的“魂”是什么样的剑魂,大光明寺他倒是听说过,位于东海之滨的普陀山下,那里盛产天级元兽金驼羚,金驼羚的内丹就是低品的剑魂,只是本就是融汇低品剑魂的宏兴,显然不会对金驼羚的内丹感兴趣,而中品的佛剑魂菩提果在极西的天界寺,也不大可能高品的佛光,则在极东的海天交汇处…

    难道宏兴准备喊他出海?云辰觉得很有,好在大光明寺跟慈渡神宗同出东北域,云辰回家见完父母后,此去正好,不用走冤枉路。【懒懒手打】深秋的汝州城,并没有因为魔宗的大举侵袭而有所慌乱,黎江如同一个老妇人那般安详的缓缓流淌,几只白鹤飞过江面,昭示着这一方太平盛世。

    不过当一则消息昨夜来到汝州,并在一夜之间传遍了汝州的大街小巷后,整个汝州城都沸腾了,那个在大漠杀死黑沙城主的狄云辰,那个在云城山上以剑师境界连败两大剑宗的狄云辰,那个率领数千剑修,在菏泽,攻破水阳大寨而千古流芳的狄云辰,那个一回云城宗就挑战获得掌教之位的狄云辰…

    那个狄家养子狄云辰…那个属于汝州的狄云辰,要回来了,他要回汝州了。

    毫不客气的说,以后汝州乃至大黎国的太平,都将由他守护。

    汝州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的,已经非辞藻所能描述,狄云辰长于汝州,就是汝州的骄傲。在天剑大陆上,主宰大陆局势的,不是君王,而是所在国家的剑修宗门,而狄云辰,这个夺得了掌教之位又毫不犹豫禅让的狄云辰,在汝州民众的心里除了强大的逆天外,还有一层神秘。

    很少有人能记得狄云辰年少时的模样,充其量只是在年少的狄云静闯祸时才能偶尔见到他拿着银子陪笑的影,很少有人会想到,那么谦逊低调的人,如今已经成了汝州民众心里话神。

    汝州百姓为迎接狄云辰的回归,光泼水浇街已经不能彰显起隆重,摆红的地毯一直从汝州北门铺到了狄家大院的门口;锣鼓鞭炮准备妥当,彩旗飘飘满城比过年还要浓重,百姓们穿着新衣,一直迎到了北门外数十里。

    黎江河畔的狄家大院中,矮矮的墩墩的狄方海这些年愈发发福,接到狄云辰要回家的消息后,狄方海连夜从外地赶了回来,还来不及洗净纤尘,前来贺喜的人流就蜂拥而至。

    养儿子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光耀门楣么?说起财富,狄方海的财力在大黎国绝对排的进前三,于是狄云辰就用另外一种方式,给狄家,给狄方海长了脸。

    秦氏依旧一副瘦瘦弱弱的样子,她也是个很看得开的人,狄云辰离家十数载为归,甚至一度传言他已经丧命,秦氏并没有为此忧郁成疾,在喝了狄云静打着狄云辰名义捎回的灵药后,虽然体并没有富态起来,但是精气神明显长了不少,此刻跟满面红光的狄方海站在一起,接受众人的恭贺。

    汝州在中午已经准备妥当,只等狄云辰归来,可是等到晚间夜幕降临,也不见他归来,于是汝州的民众纷纷认为,狄云辰今天大概不会回来了,城外的纷纷入城,城内的纷纷回家,在夜幕降临以后,除了彩旗依旧在江风的吹拂下咧咧作响,整个汝州城万籁俱静,为了迎接狄云辰回归,为了彰显上师天威,汝州城内连院花船这些**,都歇业了。

    刚刚入夜,就在一众汝州民众可惜今天白忙活了的时候,“鹤啊!”一声清脆的鹤鸣震惊四野,七道金红的流光从北方的天际边隐现在月朗星稀的夜空下,划出耀眼的七道金红色流光组成的虹桥,片刻间,一只长达十二米,全流转着美轮美奂的金红色流光,如同传说中凤凰那般高贵的凤鹤,在汝州上空盘旋,似乎在寻找降落的地方。

    在凤鹤全流光的耀下,鹤背上狄云辰与狄云静的靓影清晰可见。

    无需旁人提醒,看着骑鹤衣锦还乡,如同仙人般的一对金童玉女,苦等多时的汝州民众沸腾了,纷纷齐声高呼狄云辰的名字的同时,一时间鞭炮齐鸣锣鼓震天。

    凭良心说,狄云辰是万般不愿意这样显眼的回家的,但是他的父母辛苦抚养他数年,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期望他学成后,功成名就给他们长脸么,一直牢牢把持着大黎国大权的狄家,同样希望他以一个隆重的回归,给狄家添威壮势,所以狄云辰默许了狄千桐的安排。

    他以一种惊爆汝州民众眼球的方式回来了。

    在沸沸扬扬的喧哗声中,云辰遥望夜幕下的汝州,江水依旧东南去,街道民舍是小桥流水的格局,那黎江边上的一溜儿垂柳,依旧枝繁叶茂,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十数年间未曾改变过,或者说,只有回到了汝州,他才真实的感受到十三年弹指间已过。

    无需狄云静提醒,狄云辰凭借儿时的记忆,指挥着凤鹤缓缓的飞到自家大门前停落。

    “辰儿!”狄云辰尚未从鹤背上下来,秦氏已经迫不及待的在狄方海的挽扶下迎了出来,那一声带着哭腔的深呼唤,似乎把秦氏积郁在心中十数年的思儿之,全部呼出。

    听得狄云辰心颤阵阵,影一闪直接纵在父母面前,倒头就拜:“不孝儿心辰,给父亲母亲磕头请安。”

    “辰儿!”狄方海夫妇拥着跪地的云辰,三人哭成一团,就连周围一众狄家族人也被三人相聚的形所感,纷纷揉着眼珠子,他们当中有不少是当年窥觊狄方海财富,想要置狄云辰于死地的人,他们又何尝想到,狄云辰会有今天的成就。或者说,就因为狄云辰有今天的成就,才不会在乎俗世的财富,给了他们机会。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