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261章 再见云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第261章再见云城

    无涯领着百余门人刚走,行千重缓缓走到了石碾边,看了一眼望着下山路口怔怔出神的狄云辰,轻轻叹了一口气。

    狄云辰回过神来,立刻躬道:“师父”

    行千重点了点头,他忽然发现自己貌似很久没有跟狄云辰好好谈过了,可是谈什么?剑技功法么?狄云辰早已无需他教导了。处世为人么?狄云辰为人沉多谋,那还需要他这个师父灌输什么做人的大道理。

    “你大概是准备要走了吧?”行千重的语气中有着浓浓的不舍,任那个师父摊上狄云辰这样的徒弟,也会不舍得他离去,虽然对外骄横跋扈,但是对她们自己人,一向谦逊厚

    狄云辰还不知道怎么跟师傅师娘说。行千重接着道:“去吧,我跟你师娘去开阳关找过你,你的事,长风子多少对我提起过,只要你心里有我这个师父,还有旭峰云城宗就够了,其他的,师父并不看重。”

    行千重当然知道狄云辰在为难什么,狄云辰此去慈渡神宗,就要改投神宗门下,拜神宗掌教为师,不论怎么说,对行千重而言,这绝不是一件什么荣耀的事,自己辛苦培养的弟子,改投他人为师,这是耻辱。

    所以狄云辰无法开口,行千重就帮他说了出来。

    “师父,我…”师父能理解,狄云辰感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去吧,去施展你的报复,去天下人看看我云城宗的剑,如若累了困了,旭峰上,永远有你的房子。”行千重说着眼角已经湿润,就像在送别自己的亲子出远门,还是那种,有可能永远也再不回来的远门。

    在飞升里,欧阳金凤与兄长欧阳正天,在三楼的窗口看着跪伏在行千重面前的狄云辰,欧阳金凤已经哽咽出声,欧阳正天轻轻拍了拍欧阳金凤的后背,安慰道:“知足吧妹妹,此子年纪轻轻就惊才绝艳,怎么也算是你们培养出来的吧,虽然现在要被神宗收走,为兄可是嫉妒的很呢”

    欧阳金凤抹着泪珠子点了点头,马上下楼,她要为狄云辰缝制最后一件衣裳,她只有用一针一线来把自己的不舍缝在狄云辰的上。

    “心辰哥”一声嘹亮甜美的女声,打断了还在向狄云辰叮嘱什么的行千重,行千重扶起狄云辰,望着远远领着一众雪山弟子跑来的狄云静,拍了拍狄云辰的肩膀后离去。

    云静跑到狄云辰的边,照例拉着他的右手,看着黯然离去的行千重背影,后知后觉的问道:“我是不是不该这个时候来?”

    狄云辰弯腰弹了弹膝盖上的尘埃,向着跟随云静而来的苟不闻龙儿沫儿等一众雪山宗弟子点头示意后说道:“来的正好。”

    “云辰哥哥,我们是来提前向你告别的,嗯,明天我们就要回雪山了。”沫儿一说完,云静立刻跑过去拉着沫儿不松手,“怎么能这么快就回去呢,你就在这里陪我玩儿几天吧。”

    魔宗已经承诺把在雪山宗掠夺的一切完璧归赵,欧阳正天急着回去修复山门,所以已经向刚到云城宗一天的门下弟子下达了明回山的决定,这点狄云辰早就知道了。

    相比于狄云静的挽留,狄云辰则说得相当的直接,“我就不留你们了,因为明天,我也要走了。”

    “嗯?”一见狄云辰不想吓唬她的样子,狄云静立刻放弃了挽留沫儿,马上又跑到狄云辰边,拉着他的胳膊使劲的摇,“心辰哥,我也要跟你走,不要丢下我嘛”

    在狄云静以为狄云辰又要找理由拒接他的时候,狄云辰则回答的相当痛快,“好”

    又与苟不闻等人闲聊了几句,狄云辰才牵着云静走向了望月峰,“静儿,想家吗?”走在夜风习习的缆桥上,云辰问道。

    “想啊。”家里有吃不完的美食还有穿不完的锦罗绸缎,最主要的是,家里没有人能管得了她,“心辰哥,这次,你准备回家了吗?”云静瞅在云辰的眼睛,小心翼翼的问道。

    狄云辰轻轻点了一下头,十三年了,再不回去,他都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回去看看养父母。“你给大伯写信,让他秘密到汝州等我,我有事安排。”

    “嗯”如果说这次狄云辰回来有什么最让狄云静高兴的事的话,那就是他改善了与大伯狄方林和二伯狄千桐的关系,虽然过去狄云静一直没说,但是狄云辰与大伯二伯一直仇视的关系,在狄云静心里始终如一根刺。

    就在云辰云静刚刚踏上望月峰时,一道白影在夜色中急速的纵上了旭峰。

    “死猫”

    “大灵儿”

    看着浓浓夜色,也遮挡不住那一亮白如雪毛发的大灵儿,云静云辰同时惊喜出声。

    在霓裳哪里好吃好喝又被霓裳抱着好好疼了数的大灵儿,并没有沉溺进温柔乡而得意忘形,它没有急着过来望月峰给云辰一个的拥抱,因为望月峰是虹儿的地盘,她们两个凑在一起,从来就没有安生过。

    饱受虹儿欺凌的大灵儿,一纵上望月峰就看到了一片萧瑟的望月峰,当它看到倒下的几颗梧桐树后,立刻站在崖边,冲着还在窝里观望的虹儿,幸灾乐祸的吼了两嗓子。

    云静嬉笑,云辰无奈,虹儿大怒,“鹤啊”凄厉的喊叫后,全亮起金红的流光,飞离了梧桐树就飞过两峰之间的悬崖,准备白猫烧成黑猫。

    云静化九道残影加上绝对速度,瞬间落到了虹儿的背上,死死的抱着虹儿的脖子,安慰道:“虹儿别闹,别理那只死猫。你放心吧,我心辰哥马上就要放它的血哪。”

    云辰则直接返回了望月峰,一脚向着还在吼叫的白猫踢去,白猫立刻“呜呼”一声,变回小猫脱下了霓裳系在它脖子上包裹,纵到了云辰的怀里。

    云辰感受着明显胖了沉实了不少的白猫,亲昵在它头上摸了摸,心想着霓裳就是知心贴意,把白猫喂肥了送回来给他放血。他弯腰把它放下后,又捡起了白猫千里迢迢带回来的包裹,打开,里面一些瓶瓶罐罐,都是些霓裳亲自调配的疗伤“灵药”,其中赫然还有一瓶白玉固经丹,正好可以让眼馋‘飘渺无痕’的云容云曦,甚至包括桂千月行千重在内的一众云城长辈修习‘飘渺无痕’轻功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封信,一卷画。

    画是霓裳自己的画像,绝美的v形脸庞依旧那么清丽脱俗,那明亮亲切的眸子有一种勾魂的魅力,微微锁紧的额头上,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浓烟,隐现着她的相思愁苦。

    擦开信筏,里面只写了一个字,“嗯”

    狄云辰给霓裳写信,“等我”霓裳回信“嗯”

    哪怕时间过去了三年多,短短的只言片语中,透露着霓裳对狄云辰浓浓的依恋和信任,也许只有等他去了,两人相聚,画中女子头上紧缩的一片眉烟才会消散吧。

    云辰收起伤感的怀,拎着拼命挣扎的白猫,走向了望月崖,让狄云辰无语的是,就是他们踏上了望月峰这片属于虹儿的地盘,白猫挣扎的同时还色厉内荏的张嘴向虹儿挑衅,若非云静一直死死的抱着虹儿,望月峰上恐怕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这两个不听话的畜生。”云辰在心里骂道。

    落凤成了危楼,但是云静和云秀一直还住在里面守护着下方密室中的石像。云秀站在门口,看着抱着白猫走来的云辰,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那张腼腆的脸憋的透红,“你,要走了嘛?”

    云辰轻轻点头,把手里的大灵儿连同白玉固经丹一起交给云秀,仿若看不见这个娟秀女子眼中的深厚意,与她擦走进了落凤

    云秀紧咬着嘴唇,没有落泪。

    天蓝对于云辰要离开的事早已心知肚明,狄云辰留在山上是永远也无法替她弄到解药的,所以,相比于其他人不舍狄云辰离开云城山,石像倒是希望云辰早一点离去。

    跟天蓝姑姑道别后,狄云辰又回到了旭峰,一如很多年前一样,在茫茫黑暗中独处于哪一方石碾之上,闭目沉修至午夜,习惯的抬头望向了落凤崖,很多年前,哪里就有那样一个女子,彻夜练剑陪他到天明,很多年后的今天,他只能苦涩的回味。

    就在他惆怅的准备再次低头沉修时,一团银光在落凤崖上爆开来,一个小的影,在黑暗的望月峰上独自舞起了剑,一如很多年前的云雪,执着的锤炼着那些基础剑技。

    “云秀..”也只有云秀,能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剑光,在望月峰闪烁了一夜。只是为了让狄云辰心中的感觉,心里的那个她,不被他淡忘。

    在初晨的第一抹阳光耀上旭峰时,狄云辰睁开了眼睛,“正是一个好天气。”看着如一轮红轮冉冉升起的红,狄云辰的心突然好了一些。

    云城宗的所有门人包括今天准备离开的雪山宗门人,在瑰丽的红中,齐聚旭峰,狄云辰要离开的消息,一夜之间就已经传偏了整个云辰五峰。

    她们不是来挽留的,纵然她们心里十分渴望狄云辰一直留在云城宗,但是这里已经没有人能约束他,在云城宗,他是超然的存在,他是云城宗老一辈心中的骄傲,他是云城宗年轻一代心中的精神领袖以及为之努力的目标,当他那柔而犀利的剑鸣声响起时,所有人都能血沸腾,在她们心中,他是不败的。

    但是他要走了,所有人都来送别。

    在万众瞩目之下,狄云辰什么也没说,走到师傅师娘的跟前,磕了三个响头,眼中含着泪,起从欧阳金凤手里接过她连夜缝制的剑袍,众目睽睽之下褪去外衣,把新衣穿上。

    只是这新衣上,再也没有代表云城宗的云纹标志,云城心里泛起一阵苦涩,但是他知道,师父师娘心里比他还苦。

    “我会…帮您把她找回来的。”多年前承诺了没有兑现的话,如今,狄云辰再次承诺了一回。

    行千重欧阳金凤只是淡淡的笑笑,不是对云辰的承诺不相信,而是对于已经失散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已经不再抱有找回来的希望了,或者说,她们已经把对女儿的希望,转嫁到狄云辰的上。

    狄云辰转,神色一变凌然如剑锋,朗声道:

    “我要走了,但是,我一定会回来的,一定”在清晨的薄雾萦绕的浓浓秋意中,在最红的旭中,如同十前那样上山时一样,狄云辰一步步的下山,牵着狄云静。白猫迈着慵懒的步子跟在她们的后,虹儿划着金红的流光,在她们头上盘旋。

    还在为师父披麻戴孝的上官云明,率先拔出长剑举剑高呼,“云城云辰”

    有这样一个人,在上官云明的心里,崇高的让他起不了为师报仇的心思,他叫狄云辰。

    “云城云辰”万名云城门人举剑齐呼,为狄云辰送行。

    在望月峰上模仿云雪练了一夜剑的云秀,是云城宗唯一一个没有来旭峰送别云辰的人,她站在密室临崖壁的墙壁边,透过透风的孔洞,看着牵着云静步步下山的云静,忍了一夜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没有谁知道,皇浦津在离开前曾单独找过她,皇浦津最想带走的望月峰女子,其实就是云秀,他希望云秀跟他下山回南离宗,去做南离宗未来的掌教夫人。

    皇浦津说的盛意拳拳,立誓会对云秀好。

    换来的,是云秀冷笑的拒接,皇浦津很难想象,云秀这样婉约矜持的女子,还有冷笑发怒的一天。

    云秀指着头上紫金叉,“你知道这是什么打造的么?云城宗祖传下来的掌教令牌,云辰让云静连夜骑鹤去大黎京师找皇室的工匠化了打造而成的首饰,你敢把南离宗的令牌给我打造首饰么?”

    云秀指着腰间的地级剑器和耳朵上那一对瑰丽的火狐耳坠,“这都是狄云辰在蛮荒送给我的,这些东西只要我看腻了马上丢弃,他非但不会心疼,马上就能给我弄来更好的,未来的南离掌教,你能办到嘛?”

    云秀形一动,九道残像一闪而逝,“这是狄云辰刚刚领悟自创的轻功飘渺无痕,不管他学会了什么,只要我愿意学,他都会交给我,哪怕他的倾城”云秀没有说谎,狄云辰虽然没有把剑技倾城教导给其他人,却留了一份功法在云秀的手里。

    皇浦津脸涨成了猪肝色,他原以为云秀不会在乎已经拥有了云静与霓裳这两人的云辰,但是他错的离谱,狄云辰怕是很早就被云秀藏在心里,只是她没有说出来,当她终于说出来的时候,却是对他说的。

    这很残忍,皇浦津多年前救过云秀的命,那个时候对云秀虽不算一见钟,但是接下来的蛮荒之行,满满的对这个蕙质兰心的女子,已经用至深了。

    “怎么办?我已经被她宠坏了,我眼里再也容不下别的男子,哪怕,一辈子在他的后看着他的背影,我也愿意为她留守云城宗一辈子。”云秀决然道。

    皇浦津懂云秀的意思,是的,就算他登上了南离掌教的位子,也无法像狄云辰这般,肆无忌惮的宠边的女子,他只能黯然离去,或许此刻他才明白了一个道理,当你拥有狄云辰这样一个朋友的时候,就不要在妄想,去追求他边的女人,哪会让你自行惭愧。

    …

    石像一声轻轻叹息,惊醒了正在哽咽抽泣的云秀,“问世间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云秀,一个人放在心里是不够的,还要勇敢的说出来。”

    云秀凄然道:“姑姑你不明白的,他边已经有了云静和霓裳,我又如何开的了口。”

    “你他,他心里有你,这就够了。”

    ….

    清风镇上,避难到云城山上的平民商人们,在得知魔宗再也不会攻打云城宗的明确答复后,纷纷连夜回到了镇上,收拾着残败的家园,云城宗虽然给他们没人补偿了纹银百两,但是家还的自己盖,没有谁想过要离开这里。

    当狄云辰牵着云静走到这里的时候,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带着敬畏的笑意,迎送着她们的到来。

    俗话说归心似箭,当狄云辰起了回家看看的心思后,他恨不得立刻飞回汝州,飞到养父养母的边。在他刚要伸手唤下高空盘旋的虹儿,准备跟云静一起骑鹤回汝州的时候,却被云静拉住了。

    依旧是清风镇外的大道上,依旧是那辆四轮的黑色马车,马车边依然是哪位独臂的老人。

    “二伯”云辰牵着云静走到狄千桐边躬道。

    “我昨晚刚把你要回去的事传回了家里,现在整个汝州怕是忙得一团糟,你跟云静坐着马车在路上多盘恒一天,也给家里一天的准备时间。”狄千桐说着拉来了车门,亲自坐到了车前,他要亲自驾车,送狄家这一对好儿女一程。

    狄云辰明白狄千桐的意思,现在他不论是在修士界还是俗世,都是闻名遐迩,不论是大黎国皇室还是达官贵族,几乎都知道了他一剑灭了前任掌教上官千虹,自己把得来的掌教之位马上摔给了桂千月,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影响力。

    相反,无论他走到哪里,他都是当之无愧的云城之主,是整个大黎国的守护神。

    书处理掉,没想到父亲一直藏着,在他回到家里后,又重新摆放在书柜里,不过现在不需要了,他狄云辰就是大黎国的天,哪怕君王面对他,也得卑躬屈膝。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