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256章 一剑西来 (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看着神色突然间大变的斑嘉,云城宗诸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对方突然失去平衡从空中栽落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再说,人家堂堂一个剑帝,也没必要耍些小手段逗她们玩。

    但是对于仓皇躲避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的云城众人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自知今难于幸免的她们,此刻至少看到了一丝挣扎反击的希望,乘着斑嘉一慌神的瞬间,几十道剑芒向着斑嘉溅而去。

    “找死”斑嘉大怒,全闪烁起如乌云般的护体元气,魔影刚闪烁而起手中长剑剑罡已经吐露,就在他要近撵杀一众云城门人时,又是一道无形无色的精神冲击,让他整个脑袋疼痛的贲张裂,一条血线已经从他的鼻孔流出,体一个踉跄,刚拖拽出的魔影瞬间涣散。

    俗话说,趁你病要你命。几十道剑芒瞬间向着斑嘉宣泄而去,还好他在头昏目眩之际,依然牢牢保持着上的护体元气,魔宗门人的攻击虽然没有破开的斑嘉上的护体元气,强大的冲击力道却也击打的斑嘉团团乱转,体内气血一阵翻滚,几控制不住上的护体元气。刚刚不可一世的魔宗剑帝,此刻如同狂风骇浪中的一叶孤舟,整一个狼狈不堪了得。

    “啊”有力使不出的斑嘉极度憋屈的仰天怒吼一声,伸手拂去鼻子下的血迹,狂乱的挥剑刚要施展出一道剑罡,第三道精神冲击接踵而至…..

    众云城门人看着突然像抽风一样,稍微有点攻击意图就全瞬间僵直不动的斑嘉,虽然不清楚他是不是忽然走火入魔或者有什么旧疾发作了,但是手下可丝毫不慢,一道道剑芒从四面向着斑嘉宣泄而去,剑帝虽然强大的一度让他们绝望,但是现在人家站在哪里让他们杀,如果他们还杀不死,那真是天要绝他们了。

    只有桂千月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早上她知道来袭的只有一个人后,第一时间转回到飞升密室中找狄云辰,结果狄云辰不但不在,连云静云秀也不见了,就在她准备离开时,石像却告诉她,如果来袭的敌人太过强大,那就尽可能把对方引到落凤附近,这才有了桂千月把斑嘉引到望月峰的一幕。

    桂千月虽然不知道石像凭借何种神通得魔宗七子之一的斑嘉动弹不得,如同一个靶子般任由她们施展剑芒轰击,但是她很肯定,这一切一定是哪个神秘的石像在捣鬼。

    就这样,斑嘉稍有妄动,就有一道强大的无可抵御的精神冲击,直接冲击他的脑海,偶尔他刚施展魔影分,精神冲击也能精准的中他,这种光凭强大的神念攻击,他几乎闻所未闻,折磨的他甚至想一剑把自己脑袋剁掉的冲动,如果这样他还能活着的话。

    顷刻间,刚刚还玉树临风一副高高在上的斑嘉,被神秘却强大的精神神念冲击弄得蓬头垢面,疼痛就不说了,数次的神念的攻击已经他的脑子一片混乱,已经开始影响他的判断了。

    当狄云辰从雪山宗骑鹤归来时,不止看到了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的飞云,更是看到了往静谧整洁的望月峰被弄得千疮百孔,一片乌烟瘴气。

    在落凤前的落凤崖上,沟堑纵横,尘埃飞扬碎石满地。各峰长老首座连同南离掌教皇浦雄一道,脸上无不带着某种亢奋的红晕,竭力施展着剑芒,在他们中间,一团乌云像个皮球一样,被四面宣泄而来的剑芒,杀的四处翻滚,里面还不时的传出“啊啊”的尖嚎声。

    看到这里,不止云辰很淡定,就连云静云秀也很淡定,但是她们坐下的虹儿淡定不了了,落凤旁的那一溜十几颗梧桐树,倒下了一大片不说,虹儿筑起的巢也垮塌了半边。最最主要的,是梧桐树上尚未完全成熟的桐子,几乎全部被震落到了地上。

    虹儿她容易么她,一年上头守着几颗梧桐树,为的就是那树上结的桐子,现在树断了,窝崩了,桐子没了,就算作为一只脾气出了名好的鹤类,虹儿也是火冒三丈,何况虹儿的脾气从来算不得多好。

    瞬间,空中的虹儿上闪烁起如实质的金红色流光,炽烈的火焰直接把云辰三人烧的纵飞而起,“鹤啊”在一声极度愤慨的鹤鸣声中,七道金虹划过天际,瞬间出现在落凤上方数十米,虹儿体向下弯曲脖子一缩,鼓足了劲儿就要拿出自己的终极大杀器——传承至神兽凤凰的炎火。

    “不要啊”曾经在驼雁峰顶的天池旁,有幸见识了虹儿一个小火球炸飞了半池天池水的云辰云秀,急忙出声制止,这要是炎火一出,毫无疑问整个望月峰上的一切都要在炸散的火海中夷为平地。

    可是虹儿会听她们的话么?听了她们的话,她的桐子能飞到树上重新长起来么?

    不行

    所以虹儿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赤红,微张的嘴巴对准了下方的始作俑者——那团黑雾般护体元气中的斑嘉。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精神攻击袭来,虹儿脑袋一歪体一怔,吐到喉管的炎火又被迫吞进了肚子,突然遭受袭击的虹儿哪里还记得她的桐子,吓得“鹤啊鹤啊”尖叫着振翅飞上了高空。

    高空二十七道分残像划过,云辰牵着云静云秀已经现在落凤崖上空五十米处,在按住了准备拔剑参战的云静后,云辰轻轻一弹剑鞘,在清脆嘹亮的剑鸣声中,下方还在竭力施展剑芒轰杀斑嘉的众人纷纷住手,狄云辰回来了,就不用她们出手了,她们都心知肚明,如若狄云辰那开山裂石的一剑都无法破开斑嘉的护体元气,给予斑嘉致命的伤害,那么她们纵然竭尽全力恐怕也无济于事。

    同时停止的,还有石像的凭借神念施展的精神冲击,一黑袍已经凌乱不堪的斑嘉,终于得到了喘息之际,不过他不敢动了,毫不客气的说,他已经被这神秘却强大的精神冲击折磨的胆战心惊了。

    他挽起袖子抹了把脸上从鼻腔和嘴角溢出的鲜血,抬头望向了姗姗来迟的狄云辰,如果说斑嘉往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淡漠,那狄云辰的淡漠,就是那种心有成竹对万事不惊于心的淡漠。

    两种淡漠的眼神相交,刚刚摆脱危机的斑嘉眼神略显慌乱,因为他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神秘的精神冲击来之哪里,为何这个少年一现,精神攻击就停止了。

    狄云辰的眼神中萦绕着一片深寒的冷锋,不止凤鹤很气愤,他同样也动了怒气,他刚一离去,云城宗就被人拆了飞云,还把望月峰弄得一片狼藉,这要不是有石像姑姑出手相助,恐怕他回来只能帮一众云城宗的长老首座收尸了。

    “他是魔宗剑帝,魔师坐下亲传七子之一的斑嘉。”桂千月替云辰介绍道。

    狄云辰并没有被对方剑帝的名头吓到,事实上看起来,这个剑帝已经被石像玩弄在鼓掌之间,所欠缺的,只是那个破开他的护体元气给予他致命一击的那个人。

    狄云辰,就是这样的人。

    “旭峰,狄云辰”狄云辰看了一眼地面那深逾五六米的沟堑,心中也不免骇然,但是现在对方为鱼我为刀俎,狄云辰自然要仗势欺人。

    “看起来你的剑很强大,不如我们打个赌,你我互攻一剑,如若我抵挡不住,这里所有人立刻离开云城宗,不在阻扰你们魔宗进犯中原,如若你抵挡不住,你魔宗不得再进犯我云城宗一步,就这样,我先来。”狄云辰说着已经拔出了剑。

    终于恢复了一丝镇定的斑嘉,在狄云辰现时,就猜到了他的份,对于对方赤lu的胁迫要先攻他一剑,他是极度不愿接受的,可是他又不敢拒接,他甚至连逃跑都不敢,因为他不清楚,那该死的精神冲击还会不会来袭扰他,与其这样,还不如试试狄云辰传闻中的实力,是不是足以开山裂石。

    看着斑嘉全重新弥漫而起实质般的乌黑色护体元气,狄云辰在嘴角撇起一个轻蔑笑意。

    “还真当我云城宗无人了”

    话音落,狄云辰向上幻化出九道残影,看的斑嘉瞳孔微微一缩,显然对于狄云辰能施展类似于魔影分的轻功感到极度的震惊。

    下一刻,九道残影归一,狄云辰在距离斑嘉五十五米外显出形,在一声柔犀利的令人心悸的剑鸣声中,整个望月峰上飞扬的尘埃都凝滞了一瞬间,一百二十八道剑芒从狄云辰手中蓝叱的剑尖迸而出,每十六道剑芒飞逝了二十米后收聚成一点,八点寒星剑芒在四十米之内再次收聚成最璀璨耀眼,如同冷夜流星般闪烁的一点剑芒,向着等着挨揍的斑嘉飞逝而去。

    这一瞬间,斑嘉只感受到了一股无坚不摧的气势,他没有拿自己的护体元气来赌自己到底抗不抗的住这一剑,他也不再考虑神秘的精神冲击还会不会来袭扰他,比起神秘的精神冲击,他更不想生挨这一剑。

    魔影分再起,这一次意外没有受到精神冲击的斑嘉,幻化出一簇残像,瞬间逃窜到了望月峰绝壁之下,而后向着大漠的方向急速飞逝而去,这短短的云城宗之旅对他而言,如同炼狱。

    一个威仪而不乏甜美的女声,在亡命奔逃的斑嘉脑海中响起。

    “告诉斑厄,我会亲自去跟他谈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