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248章 云城之主 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听说石像姑姑能够凭借神念就阅读出玉简中的雨花诀,云辰心中顿时大喜,“姑姑,你说了让云秀记录一份出来。”其实云辰刚才也用神念探寻过玉简,只是里面 灰蒙蒙的一片,如果要有所得,恐怕得耗费一些时间,他现在差的就是时间。他之所以让云秀记录一份下来,是心中还存在一点奢望,他奢望花间还活着,他有缘 再见,他也能把雨花诀交到已经修炼到剑尊极境的他手里。

    整副心神都沉浸在云静手上那个玉简中的石像,轻轻“嗯”了一声,未置可否。众人也不打搅,越是高深的心法,看懂是一回事,能够领悟的融会贯通而借鉴之,则又是另外一回事。

    云辰把须弥带中的物品一件件摆放出来,在大漠中缴获的御物术,还有七份修炼指剑固化静脉所用的药材,宏兴写给他的剑技惩魔,用符纸交换来的凝神术,还有聚元塔,当然,还有一大堆补给和在开阳关宗坊兑换的各种灵药,这其中还有五六瓶装的是元之精,他最后拿出了两把剑,一把是摧毁莫阳寨时,缴获至初佞的天级低阶金火土三属的剑器,还有一把是在哀桥下洞窟中寻获的天级上阶的金火双属剑器,当他最后拿出那把毋周山绝顶时,收进须弥带中的五影剑时,他的右手再次被割的血水淋淋。

    “你的手…”桂千月轻呼一声,云秀赶紧拉住了她。之见云辰松开受伤的手后,在这石室昏暗的油灯耀下,一道模糊的剑影,在云辰躯一米开外处缓缓旋转起来。

    “咦…”刚浏览完雨花诀的石像,显然凭借强大的神念发现了神剑的存在,可怜的桂千月,到现在还不明白云辰的手是怎么受伤的,一双妙目求助的看向了云秀,云秀凑到她耳边轻语几句,让她今天第三次陷入了呆滞中。

    “姑姑,你感觉到它的存在么?”云辰把手伸给云秀包扎后,向着石像问道。

    “传说中的神级无影剑,怎么会在你的手里?”有的时候眼睛会骗人,但是感觉却不会骗人,石像庞大的神念一展,就发现了无影剑的存在。

    云辰随即把蛮荒之旅,驼燕峰洞窟之中抢得元之精以及偶然寻获无影剑的事跟石像解释了一遍,到此,桂千月也总算知道了云雪被云辰弄“丢”的全过程。

    “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为了元之精同归于尽。”石像长叹一句,似乎又陷入了百年前的亢长回忆中。

    “可是姑姑,这把剑我心辰哥该如何去用,他每次一碰手就被割伤。”云静问出了云辰想问的问题。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们可知道什么样的剑才配的上神剑器的名号?你们可知神剑与天级剑器的区别?”石像反问了一句,在场的三女一男一起摇头,用事实告诉石像,你白问了。

    “除了更锋利,更强韧,更能提升剑气威力和彰显元力特外,神剑跟其他级别的剑器最明显的区别在于,神剑已经赋予了灵,有了自主的思想,如果你不能征服它,它非但不会被你所用,还会伤你。”

    石像还未说完,云静立刻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也就是说,我心辰哥还没有征服神剑,所以每次都把他的手割伤,那换你来试试,不就是把破剑么,我狄云静还治不了你了。”云静说着跑到云辰前,顺着地上的黑影,就要向上一把捉住无影剑。

    “回来!”

    “住手!”

    石像和云辰几乎同时出声何止,胆大包天的狄云静,被石像和云辰如出一辙的严厉口吻吓得脖子一缩,扭动着脑袋瓜子一脸不解的看着石像再看看云辰,嘴里还不服气的嘟哝着,“我就试试看嘛,就试一次嘛。”

    “笨蛋。”石像简单的吐出了两个字。

    “静儿,无影剑已经被我收服了,要不,它就不会围着我旋转了。”云辰打击我一下,还妄想着收服无影剑的云静,其实,云辰首次握住无影剑,就差点被剑灵中蕴含的霸道剑意弄得炸体而亡,若非他灵机一动,利用无影剑施展倾城化去了间的凌利剑意,恐怕他就要被神剑反噬而亡了。简单点说,正是他拥有神级剑技倾城,才让无影剑归附于他,这跟割伤他的手完全是两回事。

    经云静这么大呼小叫的一打岔,石像也不再卖关子,直接道:“无影剑两头剑尖,全为刃,本来就不是拿在手中施展剑气或者剑芒的,而是透过御剑诀,御使飞剑伤敌的存在。”

    石像这么一提醒,加上上午众人都亲眼见识过了上官千虹的御剑术了,所以不用石像再过多的解释,她们都已经清楚了——无影剑不是拿在手里用的,而是通过神念的驱使,御剑伤敌的。【懒懒手打】想想无影无形的无影剑,再加上云辰那诈的子,桂千月、云秀包括云静背后都流了一层冷汗,毫不夸张的说,以后谁要是得罪了他,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

    云辰也在这样想,这实在是人的不二利器。事实上之前他也想过无影剑是用来当飞剑御使着用的,不过他用他目前还很孱弱的神念驱使过几次,豪无反应后,就放弃了。

    石像没有再为无影剑以及该如何御使无影剑做过多的解释,而是重新把话题说道心法上去。“如果说剑尊及剑尊以前的境界是一个凝练修剑元力的过程,那么剑尊以后的境界,就是一个修剑神力,并持续修剑元力的过程。”

    “所谓的剑元力,就是元气元力,而剑神力,则就是修炼神念,神念越强者,对体内元力的掌控力及剑气剑芒的精确度把握的就越强。同样,当神念强大到一定程度,就能御使外物,再强大一点,就能修炼出剑心,达到分心多用同时御使数把长剑,摆剑阵的地步…”

    桂千月聚精会神的听着,唯恐落下一个字,云秀听的莫名其妙,但还是把石像的每一句话都死记在心里,云静抱着云辰受伤的右手一楼打起了瞌睡,反正她听不听都无所谓,到时候不明白了,再下来央求姑姑讲一遍就是。狄云辰则在想,难道只要把剑尊境界修到极致后,才能修炼御剑术?

    “只是不同属的心法,都有独特的,与之相对应的修炼神念的方法,其实,剑圣境界单纯修炼元力的冰寂心法并不难创造出来,难的是,如何找到一部跟其相匹配的凝神术,用于修炼神念,达到御剑伤人,乃至御剑远距离迸剑气伤人的地步。”

    云辰听到这里一头的冷汗,当他在毋周山顶洞中试着修炼了几的凝神诀,当时他总觉得不对劲,只要他一修炼凝神诀,体内运转的冰寂心法就会哑然而止,试了几次无果后,遂放弃了修炼凝神诀,现在听姑姑这么一说,原来,任何修炼神念的功法,都必须跟心法相匹配才行。

    “这部雨花诀我不知道是谁人所创,至少在百年前我没有听说过,但不得不说,这是一部上品的功法,修炼剑元力与修炼剑神力的口诀配合的相得益彰,更是在水属心法特中,增加了土属的伤害反弹,以及木属的元力回复加快这些特效,水属的与外物融汇沟通特效更是被他这部心法发挥到了极致。”

    石像这话连云静都听得两眼放光兴致勃勃,意思是说这雨花诀很好跟强大,而且还是水属的,就连桂千月云秀都激动的难于自抑。

    “可惜,雨花诀是水属中阳,不适合你们。”

    石像最后一句总结,让包含希望的三个女人瞬间从天堂落到了地狱,云秀云静更是气馁的不顾形象一股坐在地上,可见她们心中有多么的失望。

    “为什么不行啊姑姑,上官千虹明明就修炼成了的,撵的我心辰哥都好惨的,不过,还是我心辰哥厉害一点,把他杀了。”云静又问出了众人想要问出的问题。

    “你们冰寂心法是水属寒,这是相当极端的一种心法,提升剑气的寒冷特效以增加剑气威力,所以我才让辰儿去融汇天下至寒之物子午寒潮,而雨花诀则是水属中阳,是纯正的水属功法,可溶万物为己用,也就是说,修炼雨花诀的人,可以修炼冰寂心法而无任何问题但是修炼冰寂心法的人,修炼雨花诀的话,一开始只能形似神里,越往后就会走火入魔。”

    云辰听得深以为然,如果剑圣境界都跟上官千虹一样,那么呆板的施展御剑术,那么他现在就可以狂妄的宣战天下,天下剑圣无他一合之敌者。

    对云辰来说,他现在要处理的事太多,指剑根本就没有时间来修炼,魔宗大军迫在眼前,等着他来解决倾城上部倒是修炼到第二层了,可是倾城下部依然还停留在收聚十六道剑气上面,威力及杀伤距离面对剑圣来说,明显不足。

    最最主要的是,他现在是云城之主,要想那几个老家伙对他心悦诚服,光拿吓唬是不行的,得拿出实惠的东西,有什么比创出冰寂心法第二十六层,让他们能够进入剑圣境界更具有惑力的吗?

    所以云辰,才急于让桂千月配合石像姑姑,借鉴雨花诀,尽快创出冰寂心法第二十六层。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