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226章 捉迷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第226章捉迷藏

    阳光永远无法企及这片深埋山腹的洞窟,越往下洞窟的范围越大,洞窟四周崖壁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山洞,犹如某种怪兽的复眼,发出淡粉或者橘红色的荧光,“滴答”水滴声就如它哭泣的眼泪,默默注视着注定要来这里肆虐一番,飞渡而下的人类。bxzw.com

    云辰领着花间云秀,横飞躲藏到洞窟中段一个山洞中,充满湿气的山洞中,一洞着一洞,幽深不知几许,洞壁上都挂着一层水珠,脚下凹凸不平的地面上长满了一寸深的苔,滑腻的踩上去稍不留神就会滑倒,但是走过之后,这些苔马上就会恢复成原样,根本无法看出有人踩过的样子,一群山洞蝙蝠,“吱呀”着惊恐飞旋而出,“呜呜”的振动蝠翼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错了,这里是我故意画错的那个地方,正确的地方还在下面。”云秀见云辰一进山洞隐藏进内洞后,就拿出图纸查看起来,记忆力非凡的她轻声提醒道。事实上这里每个山洞都大同小异,就是拿着图纸也不一定能立刻分辨的出来,但是不论云辰还是云秀,在观察力上都是非凡的。

    “我知道。”云辰说着把图纸收起来,把紧紧抓在上的白猫拎下来,“但是,如果云雪领着初音她们下来的话,一定会把她们领来这个你故意画错的洞口。”云辰笃定道。

    云雪…那个在大漠中就对他芳心暗许,一直在背后默默注视着他的女人,绝不会许别人拿她命来威胁云辰。

    这就是云秀不如云辰的地方,云秀擅于对某件事物在细微处的洞察和分析,而云辰则更擅于对微妙人心的把握。

    云秀服了,是的,那个始终一副冷冰冰面孔的师姐,淡漠是因为她自傲,自傲的人决不许自己成为包裹,或者别人的筹码。

    紧撵着她们的七个剑巫,并不能如云辰云秀那样可以凭借轻功飞雪“飘”的特飞旋之下,他们每提气向下纵飞百米,他们就必须停歇到洞窟中的石壁上回气一息时间。看到一群剑巫纵飞着向下落去后,云辰紧绷的心弦才稍微轻松了一点,虽然不知道洞窟内被乐山老祖安排了多少剑巫来守候,但是他们引下来的越多,云雪她们生存下拉的可能越大。

    而此刻,云雪四人也同样借助洞窟四周密集的山洞向下飞纵着歇脚,还要拿着图纸不时的比对一下周围的环境。“没有机关,没有强大的元兽,只有迷宫一样一洞着一洞的洞窟,如果没有图纸,我们就是究其一生怕也找不到正确的路。”花红说着看向了拿着图纸正在比对的初音初佞。

    “东面,一千米下,山洞上有三根石笋的那个山洞。”初音简明的说道。

    花红看了一眼周围眼花缭乱大同小异的山洞,讥讽道:“要是凑巧刚才滚落的石头砸断了上面的那根石笋呢?”

    “孩子,如果那个山洞是正确的路,云辰一定会在山洞入口接应我们的吧”初音说着拍了拍花红的肩膀,示意她带头。

    花红不说话了,暗骂了一句“老狐狸。”确实,如若那是条正确的入口,云辰大概不会为了神剑和元之精,而抛弃她们吧。

    而在她们的头上,刚刚钻进山腹中的乐山老祖门下冯坤一行并没有急于追撵下去,只见简明双眼突然变成了一片蓝色,向着洞窟上飞旋的一只山洞蝙蝠一指,这只蝙蝠立刻被他所蒙惑,如一只利箭般向着洞窟下方直飞而去。

    剑巫修炼的法门五花六门,除了凝聚法力施展法术这一根本外,还有初音这种辅助修炼魂幡的,也有简明这种精通驱兽的。

    “要不要放一只蝙蝠下去找姚师兄他们?”简明问道,这个山洞的附近只有四具剑巫的尸体,那说明还有更多的剑巫活着追下去了。

    “不用。”冯坤说着带头向下纵下。万良走到简明沉的“嘿嘿”一笑,“让姚师兄先去跟敌人死磕,我们跟在后面渔翁得利,他若死了,最后得了好处,我们岂不是可以少分一份出去?”

    洞窟中段,花红一行接着萤石的朦朦红光,在昏暗的洞窟中寻找上面有三根石笋的山洞,突然看到一个下面一个洞窟中探出一个头,向着花红招了招手,花红立刻向着初音等人招呼一声,四人连襟落到了这个山洞里。

    “你们果然在这里。”花红长舒了一口气。

    云辰没有回答花红,而看着一脸不解的云雪说道:“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乱想,我说过我来解决。”云辰说完刚要带领她们,出去寻找正确的入口,突然上面落下两个火球,清晰的照出了云辰刚探出的半个影,并传来了一声惊喜的声音,“找到了,她们在这里。”

    “是尾随着我们进来的剑巫。”初音说着已经跟初佞拿出符纸捏在手里,准备占据洞口,跟连面都没有看到的剑巫硬拼。

    “跟敌人死磕从来不是我的风格,走,先进去再说。”云辰说着当先向着山洞内走去,其他人一一跟上。在他们刚钻进这个山洞内部,另一个相连的山洞不久,冯坤一行六人先是用一阵雷火谨慎的轰炸了一下山洞的入口,然后才落了下来。

    “怎么办,姚师兄他们好像被对方摆脱了,反而被我们先盯上了?”这实在不是万良愿意看到的结果,不管敌人是谁,在幽深曲折的山洞中跟敌人捉迷藏,追的一方明显要吃亏不少。

    但是冯奎却看向了简明,“没关系,我驱逐的蝙蝠可以一直追着他们。”简明答道。

    “那我们就落后跟着,他们既然走到了这里,这说明这里才是正确的入口,等他们找到了宝藏,再现跟他们决一死战。”冯奎说完挥手示意随行的三个法宗先行带路。

    云秀随便在地图上改动的这个入口山洞,让云辰万幸不是一个死洞,里面一个山洞连着一个山洞,有的甚至有两三个岔口,当然也有的山洞向前走不多时发现是死路后又不得不退出来,在里面转悠了大半个时辰后,连云辰都被转的分不清东南西北,但是从大灵儿紧张的态势来看,后的剑巫依然一步不错的紧紧吊在他们后。

    这让云辰百思不解,山洞中的荧光如此昏暗,就算她们一行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对方也不一定在每个岔口都能明察秋毫,如此精准的知道他们的走向。

    不用云辰发问,初音从白猫走走停停,那时刻竖起的耳朵上就能猜个大概,毕竟,她们跟大灵儿也是相处了大半个月了.“有的法修,主修法力还兼修驱兽,可以轻易的驱使周围的野兽或者低阶元兽跟踪或搜寻目标。”初音看着她们头顶上方不时飞来飞去蝙蝠说道,显然,山洞蝙蝠是目前为止她们碰到的唯一动物。

    走到下一个岔口,云辰示意花间带人先走,他留下拔剑“彬”的两声,落了前后两方的十余只蝙蝠,而后跟上。如此,每一个岔口,云辰都会停下杀蝙蝠,虽然地势过于狭窄,但是在他精准的剑气控制下,凡是目力所及的蝙蝠无一落空。

    如此半个时辰后,看到“呜呼”跳到云秀怀里要懒觉的白猫,众人大概都知道了,后的剑巫已经被她们绕的离她们很远了。

    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初佞问道:“我们怎么走出去?”虽然云辰没有明说,但是初音初佞都知道了这里不是正确的入口,因为越深入,跟地图上的标记就越对不上,但是在这微妙的时刻,她们都没有质问云雪,因为云雪既然能把她们带来这里,就代表着她已经不打算活了。

    云辰是个很有办法的人,当然他并没有在每个岔口做出什么标记,他淡淡一笑,从云秀怀里抓起刚合上眼没多久的白猫,“有时候人不知道的事,就要去问畜生。”云辰说着把白猫往地上一丢,“去,带我们原路返回,但愿不要碰上那群法修,这次,为了不惊动剑巫,我们最好撵着杀蝙蝠,而不是发剑气。”

    众人恍然大悟,是的,别说一只天级上阶的元兽,就是一只老鼠,在这里无论钻多久,也不会迷路的。

    在数十里远的另一条山洞中,冯坤一行人正为丢失了敌人的踪迹而大发牢,“好狡猾的敌人,竟然懂得杀死追踪的蝙蝠,摆脱我们。”万良嘀咕道。

    “看来对方对我们有所了解,要不然怎么知道我们有人会驱兽?”冯坤说着看向了简明。

    “要不要去洞口守?”简明迟疑着说道,来的师兄弟三个法尊中就属实力最次,让他每次面对他们都有一种矮人一等的感觉。

    “出去守?万一这个山洞有另外的出口,对方寻得了神剑出去了,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万良立刻否决道。

    冯坤想了想,“我总觉得不对劲,驱使一直蝙蝠给下面的姚师弟传个信,告诉他我们已经来了,正从上向下慢慢的在搜寻敌人,让他在下面注意一下,有况就施展雷鸣术通知我们。”

    简明万良深以为然,还是冯坤老巨猾。

    老天终于眷顾了步步艰难的云辰一行,至少在他们走出这个山洞,并在底部找到记忆中的那个洞口唯一没有萤石闪烁的洞口前,没有再遇到任何麻烦,甚至连之前跳下的那七个剑巫都没有碰到。在漆黑中摸索着前行了一百米拐过一个弯后,如同地图上所标记的那样,前面豁然开朗,一个上下都长着无数石笋的天然石厅中,重新出现了萤石的亮光。

    “就是这里了。”进了石厅后,初佞看着姐姐手里的地图,比对着洞里的三个分别闪烁着黄色,淡粉,橘红三种不同荧光的岔口惊喜出声。

    就在众人还在打量石厅中石海云纹美景时,大灵儿突然变大白猫嘶吼一声,几乎同时,一声闷响中,一片闪烁着蓝色光焰的雷火,从闪烁着淡粉色荧光的石洞里向着众人站立的地方倾斜而来。

    在众人纵闪避的瞬间,拳头大的雷火“轰隆”炸的碎石横飞,在这种长满石笋的封闭的空间,雷火的威力被数倍的提升,对没有元气护体的云辰等人来说,躲避雷火容易,躲避雷火溅而起的密集碎石的二次杀伤,就根本不可能了。云雪,云秀,花红都不同程度的被碎石击伤,而下意思的飞旋起来躲避的云辰则更糟,女孩子们被攻击时都会下意识的护住脸,而没有这种觉悟的他,当即被碎石砸的满头的包不说,还一脸的血迹。

    花间硬顶着雷火纵向山洞,“彬..”的四道剑芒迫着对方第二道雷火没来得及施展出来,而初佞则同样全闪烁着循光,手中的长剑一挥,就待引出一片金光剑向着淡粉色山洞飞逝而去,关键时刻,却被初音挥手阻止了。

    “你疯了么,那是我们要去的路,你轰塌了山洞,我们怎么进去。”初音这样一说,初佞只能不甘的放弃,偷袭的剑巫见对方有个剑尊,立刻向内远循而去。

    “他们怎么摸到了这里?”云秀不顾自己上的伤势,一边把被掀倒在石笋丛中的云辰拉起来,一边焦虑的问道。按照地图所示,正确的路应该就是那条淡粉色的山洞,没想到却被剑巫埋伏在这里。

    “有的时候,运气不止是光顾我们,同样也会光顾我们的敌人。”云辰擦了把脸上的血迹说道,他已经懒得去猜测这里怎么会出现剑巫了,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敢在剑巫的前头,抵达图纸上标示的终点。

    不用云辰提醒,花间初音已经在率先冲进了山洞。而与此同时,雷火的轰鸣声,顺着山洞传出,在这个封闭的洞窟中回不绝,让还在洞窟中段的冯奎他们也察觉到了,没有丝毫犹豫,冯奎一行六人,急速沿着原路返回,就如云辰所说,当人不知道怎么走的时候,就去问畜生。

    冯坤他们也转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迷路了,不过有了驱使蝙蝠在简明存在,迷路再不是问题。当他们抵达洞窟底部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找到正确的路,云辰能杀死他们追踪的蝙蝠,并把蝙蝠的尸体藏起来,但是却无法掩饰,在雷火的轰鸣下,依然从山洞中飞扬出的石屑。

    这期间,云辰一行七人也在淡粉色的山洞中走了数十里远,地面上已经出现了积水,加上入眼一片淡粉色的荧光,给他们一种在某种野兽的肠子中穿行的错觉。没有出现,只能说在他们的前面,绝不会凭空蒸发。

    又是一个石厅,依然是三个散发着黄色、淡粉、和橘黄的石厅,依然选择淡粉色的石厅进入,如此大约三个时辰后,他们几乎在山洞中穿行了尽百里,可以确定的是,这条向下向东延伸的山洞,已经走出了驼燕峰范围。连续过了五个这样的石厅,按照地图标示,每次都走粉红色的石厅,也算是一条道走到黑。

    唯一令他们感到特别的是,湿闷的山洞中终于传来了微风,有风证明着有出口通向外面,虽然不知道这个通向外面的出口有多远,但是想到不用回头去对付后追撵来的剑巫,所有人也是精神一振。

    当风渐渐大起来的时候,随风送来了轻微了汲水声,毫无意味,那个放了一记雷火就消失不见的剑巫,正穿行在他们的前方,跟他们一样,誓要把粉红色的山洞走到黑。

    花间神色一凛,回头向着云辰点头示意后,在这种只有一人半高的洞窟中无法施展轻功飞纵的他,只好发足狂奔向前追撵而去,在这种狭窄的地方,一个法尊只要一记法术轰不死一个剑尊,哪怕被一个半死的剑尊近,也只有被揉捏的份儿。

    云辰放心不下,一把揪起又从新赖回云秀怀里闭目养神的白猫,示意它变追去。整天都在奔波的白猫,“呜呼”着向着云辰抗议,但是在云辰拿出长舌娑内丹后,立刻精神抖擞的如一道白影向前窜去。

    不多时,前面再次传来了法术的轰鸣声,等云辰诸人赶去时,地上已经多了三具尸体,两个被剑芒所杀,还有一具全已经变成了焦炭,一只大腿被生生咬断,显然是白猫愤怒的结果。

    “快。”云辰提醒习惯了又去摸尸的云秀一句,他记得落下来的一共是七个剑巫,根据在第一个石厅遭受的雷火威力判断,对方至少有一个法尊,凭白猫和花间,应付起来不难,杀死他们只怕自己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在不时响爆的法术声中,云辰等人又向前追撵了一个时辰后,看到一焦黑的花间,和已经变成被法术轰炸的已经变成黑猫的大灵儿,正站在一个流转着七彩荧光的石洞前。

    不同于先前经过的那些石洞,这个石洞像是被人刻意雕饰过,高大两人的门洞上彩绘的云纹和月星辰,两只巨龙盘旋在门楣边,一片耀眼的七彩光芒从石洞中耀出来。

    初音直接把手里的图纸丢弃,因为已经到终点了,究竟是神剑还是能提升修为的元之精,马上就要揭晓。

    []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