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219章 云辰不回,誓不拔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第9章 云辰不回,誓不拔剑

    天剑历二月二十六,也就是在狄云辰攻下水阳寨向白岐山进一个多月后,行千重欧阳金凤夫妇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开阳关,只是在这刚刚绽放一丝的生机后,又被死气弥漫的开阳关城,他们并没有见到思夜想的狄云辰,长风子亲自出面迎接了她们。

    依旧是长风子的住处,相比于开阳关到处坚硬刺眼石头,小院为圣姑暂时停留,而暂时搬运来的各色花卉,此刻花开正艳,只是佳人已不知踪迹。年亲时代相知相恋于荷泽的行千重夫妇还是第一次踏进东南区这片对她们来说,相当于区般的存在。

    三人分宾主在客厅落座后,长风子殷勤的替行千重夫妇倒上了茶水,到让行千重夫妇诚惶诚恐有点坐立不安。

    “听说,云城掌教已经驱逐狄云辰出门…”上官千虹在玄宗的迫下,为了守住云城宗这一份基业,放弃名声正盛的狄云辰的消息,现在已经成为了天下剑修们的笑谈,早已经传到了开阳关,当然这对长风子、对圣姑、对慈渡神宗来说是好事,那样慈渡神宗把狄云辰收归门下的最后一道障碍已经清除。

    “哼,我云城宗各峰座都有自主收徒的权利,掌教他怕了玄宗,我这个旭峰座可不怕他,掌教能把狄云辰驱逐出门,我就能再把他收回来。”行千重不顾欧阳金凤的眼色,站起来气愤道。

    论岁数,行千重夫妇要比长风之略大,论实力地位,他们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长风子丝毫没有以神宗门人自居的意思,他亲自起安抚行千重坐下,“那么你们把他收归门下又如何,然后带着他一起亡命天下?据我所知,这样的结果狄云辰恐怕也不会答应,他是个绝然不会把麻烦带给你们的人。”

    欧阳金凤行千重颓然垂头,是的,狄云辰就是这样的人。“不知特使大人有什么话,大可只说。”欧阳金凤细心如,她料想长风子特意来接待她们,一定有话说。

    “不敢,叫我长风子就可以了。www.yzuu.com 看小说就到叶子悠悠~”长风子谦让一句,“我想恳请你们,把狄云辰交给我,交给我慈渡神宗,实话跟你们说吧,狄云辰已经接受了下任慈渡神宗掌教亲传弟子的服饰,当然,我们会给以你们一定的补偿,只要我们能办到,任何事都可以..”

    行千重欧阳金凤听完后整个人都呆住了,二十年前他们失去了亲生女儿,现在她们的感觉,就跟又要失去狄云辰这个亲生儿子一样难受,一种无法抗拒的哀伤失落在心翻滚,晶莹的泪花已经在欧阳金凤的眼隐现,这双眼睛,多少次在灯火下为狄云辰织衣缝补…把对女儿的思念,一针一线的转嫁到了他的上。

    欧阳金凤颤巍的站了起来,“感谢特使大人的厚,你慈渡神宗要收狄云辰入门,我夫妇无力阻拦,也不会阻拦,但是请不要说那些补偿的话,那会让我们有卖了自己亲生儿子感觉。”

    长风子一脸愧然的目送着行千重夫妇相互扶持着离去,他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小人一样,如果他是狄云辰,面对这样视他如己出的师傅师娘,面对神宗盛意拳拳的招揽,也会犹豫的。

    亲,那是任何物质也无法换取的东西。

    行千重扶着欧阳金凤遥望荷泽的方向,已经成为宗门师长的他们,除非有神宗的应招,负责今生再无踏入荷泽的资格,“起码,现在天下人都知道了狄云辰,都知道他是你我的徒弟。”行千重宽慰道。

    欧阳金凤微笑着抹泪,“我不在乎这些,我是怕辰儿,怕我们难受死也不肯接受神宗招揽。”

    是的,他们心的狄云辰,在旁人眼里也是沉残酷,但是对她们,绝对尊师重道,在没有得到她们的许,是绝不会自行加入慈渡神宗的,或许,以后在他们的面前,根本提都不会提这件事。

    当蛮荒十万大山上的植被已经开始抽绿芽时,远在万里之遥的云城山上的冰雪才开始消融,往显得柔弱无力的阳光,也变得的炙起来,耀的满山晶莹的冰雪一片刺眼生花。

    云城宗一年一次的雪前比试,今年被推到了雪后,望月峰峰上人头攒动,今天是凌云峰的上官云明、云聪、云良前来跟望月峰的师妹比试剑技的子,虽然各峰长辈因为云辰的缘故,这两年倍显隔膜,但是云城宗的二代弟子,却因为狄云辰的缘故,彼此间显得其乐融融。

    “死丫头,凌云峰的几个臭男人打上山来了,你还在睡觉。”云晴一脚踹开了云静的房门,回到山上经历了半月的风雪洗礼,加上云容变着法儿的惩罚,那个在汝州被云静养的胖乎乎的云晴,已经明显的受了一圈,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喜欢粘着云静。

    云静只从汝州归来后,在得知她心辰哥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整个人就像变了一样,不再四处惹是生非,也不再嘻哈打闹,就如云辰被关进宗师祠堂的那三年一样,当年是苦练剑技,现在是夜在培元丹的辅助下开始苦修。

    云静从沉修睁开双眼,当她从地上的蒲坦上站起来时,轻轻一弹腰间那把篆刻着辰字的白泽剑,那曾经时刻隐于嘴角的天真无邪笑意,此时变得略带嘲讽。

    落凤崖上,云凤正与云良激战正酣,那四道四道迸的剑气,赢得周围千名看闹的云城宗门人一阵喝彩。

    一道影从外围人群旋转飞起,灵巧的躲过激战双方对的剑气,落在场地央把二人分开。

    “云静,不许胡闹。”云容在场边呵斥道,事实上云容说了反话,回到山上就一言不的云静让她感到浑不舒坦,她多么的希望云静胡闹几次,给她揪耳朵的机会。

    云静轻轻弹了一下剑鞘,用这声清脆的剑鸣声传递了她的意思——我来。

    下一刻,云静旋转而起,在云良抬剑准备时,云静突然原地消失,一眨眼她的影已经出现在十米外的云良头顶,“锵”白泽剑出鞘,“彬”的一声清脆而霸绝的剑鸣声,十六道炽白的剑气,从她的剑尖向着下方的云良迸而去。

    根本来不及反应的云良避无可避,“噗噗…”十六道剑气擦着云良的剑袍而下,在他的下击出一个圆圈,溅的而起的碎石击打的云良双腿一阵痛楚,吓得差点尿裤子的他,就差跪地上了。

    全场一片死寂,人们甚至忘了为云静欢呼,她们从没有想过,云静竟然已经可以施展出第四层十六道剑气的分气术,绝大部分人更是无法想象,云静的影是怎么快的从自己的视线消失的呢?

    云静修炼轻功飞雪“飘”的时间,并不比云辰慢多少子,天资绝佳的她,修炼两个时辰就等于云辰修炼一天一夜,绝对度…在荷泽期间她就能施展出来了,她从未用过并不代表她不会,第四层分气术,她离开荷泽时云辰就手把手的教会了她,当然,这也是云静作为离开荷泽向云辰提的条件。

    那个…那个曾几何时,天天赖在云辰边,嬉笑胡闹的女子,似乎转眼间就在她们的眼强大的让人恐惧,跟随着云辰一路从大漠走到荷泽的几个云城宗弟子,更是看得明明白白,云静不论法,出剑的剑式,还是精准度,几乎完美的复制了云辰,让云辰那渐渐模糊的影子,在她们心跃然清晰起来。

    很多年前,当狄云辰被压进宗师祠堂,看似注定会被人遗忘的时候,云静用她的刻苦练剑,用她的泼辣,让云城宗所有人记住了狄云辰。

    很多年后的今天,当狄云辰被二次被驱逐出师门,狄云静却用她学至云辰的剑,让这里所有人想起了云辰的剑,用她的沉默,让所有人记住了云辰的强大。

    “彬..”的一声,云静轻轻一弹剑,挥剑遥指上官云明,那个昔被人吹捧为云城宗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她脸上的妩媚依旧,却多了一抹淡淡的嘲讽,眼眸子,如云雪般淡漠无

    上官云明后的众凌云峰弟子,被脾大变的狄云静此刻的气势吓得一哆嗦,面对狄云静的剑锋,上官云明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场,抱拳作势要客,却突然拔剑率先迸了四道剑气向着云静迸而去,云静不躲不避,旋转而起柔横摆,几乎贴着飞逝的剑气加向着上官云明翻滚而去。

    在上官云明飞侧移的准备施展第二波剑气时,云静绝度度再次动,上官云明只感到眼前一晃,“叱”的一声,簇新的剑袍连同内层的夹袄,已经被云静一剑从前破开,露出了里面单层的内衣。

    全场一片窒息,狄云静的强大,再次在他们心上了一个层次,如果说云静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战胜云良还在众人的承受之内,那么云静以**的方式,连剑气都不,击败了上官云明,无疑告诉了这里所有人一个事实,云城宗二代弟子,除未归的云雪外,再无一人配她狄云静拔剑。

    这就是云静的实力,这就是狄云辰的剑。

    但是没有了狄云辰的云城宗,她们这里所有人还能学到云辰的剑技么?

    云静依旧一言不,纵于落凤崖边,遥望千米外斜上方的红石坪,在红石坪的边缘,有一个石碾,默默的矗立在哪里,一如很久前彻夜在哪里潜修的云辰。云静举剑,遥望着石碾轻轻弹了一下剑

    在“彬”的一声剑鸣声,尽千名云城宗二代弟子高呼,“云城云辰”

    是的,云城云辰,他现在已经成为了云城宗二代弟子,当之无愧的精神领袖。当他在荷泽率众摧毁水阳寨,这个消息传到云城山上后,在这里每个人的心,他已经史诗般传奇的存在,再没有人能忘记他。

    当天,云城宗绝大多数关门弟子,包括凌云峰上官云明、云聪、云良,飞瀑峰公孙云尚等,这些云城宗未来的栋梁,给号称已经闭关的掌教上官千虹上血书一封:

    “云辰不回,誓不拔剑”

    云城宗没有了狄云辰的剑,他们还有什么资格来拔剑自傲?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