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169章 获胜的钥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第169章 获胜的钥匙

    云辰一行四人等了大约半刻钟后,云静果然远远穿梭于山林中飞掠而回,唯一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本该驯鹤失败的云静应该是一脸的沮丧,而事实是,她却一脸兴奋远远大呼小叫的飞回的,那模样,有理由让霓裳皇浦津怀疑,云静是否已经把鹤驯服了,然后藏到了某个地方。

    云辰站了起来,对周围三人说道:“我实力的底线你们都看到了,我希望你们就此乱到肚子里。”说完沉着脸向着云静走去。

    六道皇浦津霓裳一头,就凭云辰先前施展的剑技,如若传出去,就算剑巫杀不死他,恐怕全天下的剑巫有超过一半也想活捉他问剑技功法,这就是“怀璧之罪”的道理,怀璧本无罪,问题是你的实力,跟你拥有的恐怖剑技相去甚远,由不得旁人不打你的主意。

    云静在云辰前停住,挥着抓的满满的双手,似乎想要向他炫耀什么,“心辰哥”

    “你个祸精…”云辰直接开骂。

    “人家哪有嘛”云静低头了,“人家在想办法弄死擎天鹤而已。”很好,云静已经当着云辰的面扯瞎话了,由此可见她是多么的希望拥有一支擎天鹤。

    云辰这才注意到云静手里抓着四颗暗青色鸡蛋大小的元晶,这种元晶他刚刚见过,“你怎么杀死的擎天鹤?”他很难相信云静能把擎天鹤一把掐死了,那种况下云静很难有拔剑的机会,就算有,面对擎天鹤一铁羽,云静的剑气根本对它造不成多大伤害。

    云静一听来劲儿了,“人家捂住了它的眼睛嘛,但是不能两只眼睛一起捂,捂住一只才能让它失去方向感。”其实云静捂住擎天鹤眼睛的初衷是不让它飞回去。

    “然后呢?”跟上来的霓裳也来了兴趣。

    云静用手做了个向下的手势,“她栽下来摔死了。”说着再次把手里的四颗元晶在他们面前扬了扬,意思说,看我的摸晶手,一次四颗。

    云辰假装没看见,带头走向了藏的山谷,“先回去,如果不出意外,剑巫很快就要找来。”云辰记得,还有一只擎天鹤飞回去了,那么领着一群剑巫飞来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云静一见云辰忽视了她的战果,顿时不干了,上前拉着云辰不依不饶起来,“心辰哥,擎天鹤…”

    云辰侧伸手拂去云静遮掩了半边侧脸的湿漉漉秀发,看到了她侧脸上随着擎天鹤一起摔落时被枝叶刮出的一条条伤痕,顿时心就软了,“这次回开阳关后,你跟云容先回去,不就是想骑鹤吗?我来想办法给你弄一只回去。”

    “我要活的。”云静深怕云辰弄只死的擎天鹤回汝州忽悠她,赶紧补充道,既然提前被云辰撵回汝州已经不可避免,能得到云辰承诺给她弄一只鹤,云静已经很满足了。

    云辰只好点头,事实上他确实有弄只死鹤回去交差的想法,他不敢想象弄给云静一只擎天鹤后,她会闯出多大的乱子。

    在云辰她们一行离开这片山林大半个时辰后,一队十余只擎天鹤赶来了这里,初佞坐在一头长达五米的擎天鹤背上,望着下方暮色中的雨林久久没有说话,也许她不得不相信昨逃回莫阳寨那几个剑巫说的话,对方真有一个剑尊或者剑圣一级的高手存在,可是就算这样初佞依然想不通,对方凭借什么来击杀飞在高空,并且拥有很高灵活的擎天鹤,就算从树冠纵起勉强可以办到,但是五只擎天鹤也不至于瞬间被对方杀死四只。

    “寨主,对方既然在这片山林现袭击我们,属下以为,剑修们绝不会在大队人马藏的附近暴露出来的,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向南扩大一些搜索范围。”一个剑巫骑着鹤飞到初佞的边提议道。

    初佞在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让她侧脸上的蝎子更显狰狞,“这是一群不一样的敌人,所以不能用看待其他剑修的眼光来评判她们的智慧。”

    “寨主的意思是?”

    “他让我们觉得,他们不会在大队人马附近现袭击我们,好把我们骗走,所以,我就偏偏要在这片山林里寻找他们,回去通知所有的剑巫,歇人不歇鹤,以这里为中心,方圆二十里给我找寻剑修的下落,就是给我轰平了这里的山林,也得给我把人出来。”

    初佞一说完,边的剑巫纷纷驾鹤散开开始搜寻,对剑巫来说,黑夜跟白天没有多少区别,只要一个火球,就能照亮下方密林中一大片区域,并让一切比白天更加清晰。

    云辰五人带着一个剑巫俘虏已经回到了藏的山谷中,云静正得意洋洋的跟一众剑修在讲诉她如何大战擎天鹤的事,她手里的一直抓着没放手的四颗擎天鹤元晶是最好的证据,当然,她是刻意站在云秀的面前,好让云秀这个云辰钦点的摸晶手,好好看看什么才叫做摸晶手,她狄云静可是在一只擎天鹤的肚子里摸出了四只中阶地晶。

    云秀懒得搭理向她示威的云静,她跟皇浦津六惠三人正在清理并登记战利品,既然是三宗合作,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今天加上昨天两战,一共缴获了中介和高阶双属玄兵十五把,但是很遗憾,都是些金火属或者木火属的玄兵,没有一把是水属的,也就是说,云辰腰间的剑鞘依然得空着。

    “云秀,把你的剑给我用。”云辰开口道,剑巫大多善于施展火系法术,缴获的剑器没有水属的也在云辰的预计当中,但是云辰更清楚,白泽剑的质地以及韧,现在已经无法支持他连续施展倾城了,他迫切的想要弄一把至少是地级低阶的水属剑器,要不然再遭遇恶战,手中白泽剑一碎,他就只能任人鱼了。

    一把剑器的品阶高低,只要看质地和韧,质地由锻造剑器的元晶和金属的品阶决定,而韧则是由锻造剑器人的手艺来决定,让元晶与构成剑器底胚的金属融合的越充分,则剑器的韧就越高。

    云秀没有丝毫犹豫取下腰间的白泽剑递给了云辰,而后走近他边,拿出一叠缴获至剑巫上的符纸问道:“你让我收聚这个干什么,我们用不了,而且回去也兑换不了贡献值。”

    “我们是用不了,你可以客观的来对待我们用不了的东西,你会发现什么?”云辰导道。

    云秀翻了云辰一眼,“废话,当然是剑巫能用了。”云秀说着见云辰扬了扬眉毛,一脸的高深莫测笑意,猛然醒悟的她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凑到云辰耳边轻声问道:“你不会是打算把这些符纸,找个机会卖给剑巫吧?”

    “为什么不呢?”云辰反问道。

    云秀难于置信的望着云辰,这样的事也只有他想的出来,心里本来想告诫几句,可是一想到他的狄云辰,自己能想到的他都能想到,就把话吞下了肚子。

    这时皇浦津走了过来,对云辰说道:“把剑巫弄醒了,一醒过来就准备咬舌自尽,还好六道防备着,让云林云良拿着根木头塞在他嘴里,不过问什么他都不说。”

    云辰云秀同时无语的看着皇浦津,不等她们开口,云静回头嗔道:“傻蛋,你们拿根木头塞在人家嘴里,你让他怎么说话嘛?”

    云辰云秀同时点头,皇浦津大急,“我不是这意思,不对,是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一拔出木头,他就要咬舌自尽。”

    “那就找一个,让他不敢咬舌自尽的理由。”云辰说着向着峡谷西端走去,六道刻意避开了众人,领着云林几人在哪里问剑巫。云静霓裳刚准备跟上去看闹,云辰回头伸出一根手指,“等会儿我要把剑巫的衣服扒光了在他上绣花,你们确定有兴趣看吗?”

    “呸”两女脸色同时一红,只好顿住了脚步。

    这道峡谷的西端相对开阔一些,峡谷走到这里有一个弯度,让顺着峡谷底部流淌的溪流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回流,久而久之就冲刷出了一个水潭,而六道他们叫醒剑巫的办法,就是把剑巫捆的严严实实丢进水潭中闷了一下。

    剑巫此刻正跪在地上,云长在他的脑后死死拽住他的长发,迫使他整张脸都后仰着,而云林云良则各自拿着一根拇指粗的荆棘木棍,翘着他的嘴巴,看起来几个初出茅庐的剑修弟子,在六道的指点下,很有一种专业审讯者的意思。

    剑巫脸上的油彩在他们的拖拽下,已经擦落了大片,油彩勾勒出来的邪异感已经被完全破坏,露出大片黝黑的皮肤和眼角那一尾细密的鱼尾纹,年过三十的他此刻正被一群二十左右的娃娃折磨着,就连求死也成了奢望,这让他脸型在愤恨中扭曲。

    “不敢拔出木棍,一拔出来他就要咬掉舌头,就算一时死不了,我们问了他也说不出来了。”六道见云辰过来,连忙解释道。

    “那就给他一个,不敢咬掉舌头的理由。”云辰说着走到剑巫的面前蹲下,看着他略显浑浊的眸子说道:

    “我们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庸医,之所以叫她庸医,不是她医术不行,而是她可以把明明能轻易救活的人救的半死不活,但是快咽气的人到了她手里,她却可以把人救活,我的意思你明白吧,就算你把整条舌头都吞下去,只能让你说不了话,但是庸医却能让你不死,我相信,这里五百多人都很乐意每人用不同的花招来折磨你一番,而不管把你折磨到什么地步,庸医就能保证你不死,好让她们持续的折磨你。”

    剑巫眼神开始左右飘忽了,当他看到云林云良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顿时在心里有点相信云辰说的话了,也许她们当中真的有这样一个‘庸医’

    云辰说完示意云良云林抽出撬在剑巫嘴巴里的木棍,剑巫只是怨毒的看着云辰,没有想要咬舌自尽的意思。

    “落在我手里,你也知道绝无活路,但是死法却又很多种,我只问你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绝不是你宁死也不能说的问题,你回答了,换取我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如果你同意,点一下头。”

    剑巫怨毒的眼神开始涣散,带着一抹屈辱不甘颓败的点了一下头。

    云辰笑了,“很好,现在告诉我,怎么样才能驯化一只擎天鹤为自己骑乘。”

    “妄想,任何鹤类,虽然格温顺,但是却生忠义,一旦被人驯化一次后,在没有得到主人的命令前,它就是一头撞死,也不会让其他人骑乘。”剑巫虽然沦为阶下囚,语气中依然带着高傲的不屑。

    “那要是没有被驯化的擎天鹤呢?在哪里可以找到,找到后又该怎么来驯化?”

    剑巫在脸上隐现了一抹残酷的笑意,“白岐山脉多得是,不止有擎天鹤,还有更强大七彩鹤,通人的凤鹤,要想驯服它们很简单,只要你能骑到它们背上,就像你们中原人驯马一样,降服它,当然,前提你敢深入白岐山深处。”

    云辰伸手勾起剑巫的下巴,刚刚还柔和的眼神瞬间变得犀利,“俘虏就要有当俘虏的觉悟,不要妄想激将我,”云辰说着手顺着剑巫的下巴慢慢上移,一把掐住剑巫的牙口,“你惹我不高兴了,所以,折磨还得继续。”

    不用云辰发话,云林云良满脸煞气的把木棍重新撬进了剑巫的嘴里,就算云辰愿意给这个剑巫一个痛快,他们也不愿意,他们有很多同伴昨都惨死在剑巫的雷火中,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来把这个剑巫折磨致死。

    战争没有对错,只有输赢。

    “呜呜..”剑巫拼命挣扎,不顾嘴角已经溢出的鲜血,似乎想咒骂面前这个神淡漠的男子出尔反尔。

    “不要怪我,下辈子别在奢望你的敌人跟你讲信誉。”云辰说完对云林说道:“交给你们三个看着,不要弄死他,等到….”云辰说着闭眼低头,“等到剑巫找到这里来后,把他丢进剑巫的雷火中,但愿他不会被雷火轰死。”

    “为什么?”云良好奇道。

    “这样我们就能让雷火把他轰两次,你说这个主意怎么样?”

    云良全打了个冷噤,果然够毒。

    云辰这才对皇浦津说道:“我看的出来,你带来的人中,有不少修为比你还高,差不多快接近剑宗境界了。”

    皇浦津稍显尴尬的点了点头,他就知道瞒不过云辰那双贼眼睛,事实上他也没想满,只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向云辰挑明。

    “你把他们找出来,六道师兄也从天汢太宗弟子中找几个,你们出谷,潜伏在峡谷周围。”云辰说着抬头望向高空,夜色已经悄悄降临,汇集的雨水顺着峡谷上方的藤蔓荆棘,成一道道水柱向着峡谷下方倾斜而下,“这雨,不会一直下不停的。”

    皇浦津六道没问云辰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因为云辰已经说过,一入荷泽,他没有时间来解释每个问题每个安排,如果你们要跟着我,就无条件服从。他们每人挑了十个人,带到峡谷两边的山林中潜伏起来。

    雨水已经让溪流扩大到整个谷底,五百多人就这样浸泡在水里,伤号纵然已经上了药,但是在这种潮湿的环境中,别说伤口愈合,就是想要让它不继续溃乱就很难。

    但是就像云辰说的的那样,往往很难的事,到了霓裳的手里都很简单,当霓裳领着一众望月峰女弟子给受伤的百多名伤号重新置换一边药后,看了看靠着石壁浸泡在水里休息的众人,擦了擦额上的汗水,抱着一只游动在脚边的大灵儿,独自一人走出峡谷,爬上了对面的一座山丘,遥望着北方红绳葬的地方,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已经顺着长长的睫毛流了下来。

    大灵儿伸出舌头刚要去霓裳脸庞上的泪水,但是却有一只手,先于它从霓裳的后伸来,拂去了霓裳脸上的泪珠。

    “如果,以后要哭,就在我的怀里。”云辰把霓裳拥入怀里,一脸的歉然,“对不起霓裳,所以,我才叫你不要来荷泽。”

    霓裳轻轻摇头,“我知道现在对错对你们男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输赢才重要,所以,打赢这场你与澹台永俊之间因为我而起的战争,以慰红绳姐姐在天之灵。”

    “相信我,我已经掌握了获胜的钥匙”云辰说完被远方传来的一团火光吸引,很远…甚至听不到任何声响,但是在这漆黑的密林中却显得异常清晰。

    “那是什么”霓裳一边安抚着话里显得暴躁不安的大灵儿,一边抬头问道。

    “剑巫,她们已经开始地毯式搜索这片区域了。”

    霓裳担忧道,“还是没有骗走她们吗?那我们岂不是很快就要暴露?”

    “放心,这么大一片区域,没有四五天是找不到这里的,再说,剑巫也得顾及自己的法力,再此之间,我想,她们的擎天鹤一定还会减少几只。”云辰双眼笃定道。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