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165章 空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第165章空战

    “澹台永俊”六道咬牙切齿的喊出了四个字,他的元力比云辰要深厚的多,这就让他的视力远比云辰好一些,他看到,在这群白色擎天鹤前方高空中,还有两只灰褐色的龙鹤剑修骑着龙鹤,引领着十几只擎天鹤向着他们一行飞来,说这纯粹是偶然,打死六道也不会相信,澹台永俊这一手摆明了是借刀杀人,着实让他始料不及

    擎天鹤虽然比龙鹤稍大一些,也灵活一些,但是比起直线的飞行的度,就赶不上体小了将近一米的龙鹤了,当云辰也看到了龙鹤的时候,其时离擎天鹤已经不足五百米

    云辰随手把手里的霓裳丢给赶来的红绳,回头对已经跑到山丘上的众人喊道,“全部下来,把自己藏到水潭里,憋住气,有多深藏多深”

    入关头一天就亲眼目睹了天降雷火的众人纷纷醒悟过来,这时那还顾得水潭里有没有沼泽蟒或者青背鳄,纷纷“噗通噗通..”跳进了最近的水潭,当龙鹤飞到她们头顶的时候,下方的水潭中也响起了几声悲戚的痛呼声

    云辰没有跳,也没有看空中,而是看向了水潭黑水中,此刻泛起的一抹抹暗红,那是有人一入水就被青背鳄咬杀了…他以为带着他们找到了走出险境的办法,但是,她们还是又葬在这里,他们…本不该就这样死去的,不该的

    云辰的眼神,这一刻比沼泽蟒的毒信还有毒,毒的看着那一抹抹暗红色的血花慢慢扩散,直至把整个水潭都染成褐色,然后,被咬成数段的尸体才浮上来,他的心却已经沉下去

    “下面的同道,后面的剑巫麻烦你们帮忙拦截一下,多谢”天空传来了一个剑修略带急迫的求助声,但是听在云辰的耳朵里,却是嘲笑,好像是这个剑修在跟他说,“黄泉路上,你们一路走好了”

    是的,十几个骑着擎天鹤的剑巫,如果人人都能施展雷火,足够让她们一行全部葬于此了

    云辰握剑的右手在颤栗,但他依然克制的没有拔剑,因为距离太高,拔剑就是施展倾城下部也不一定能杀的了,现在的他只有九滴元力,他必须保留所有的元力,来应付接下来注定的一场恶战

    云辰的头向下一连点了四下,躲在水潭里两只眼睛还露在外面的云静懂这个意思,“我记住了”

    “云辰,快躲下来,快啊”六道把最后两个中了瘴毒的弟子抱下水潭,云容云雪云明他们已经潜到水底,从下向上开始切腹清杀青背鳄皇浦津则着急的向着还矗立在原地,望着水潭发呆的云辰喊道

    云辰抬起了头,眼睛一闭又睁开,这一瞬间似乎已经把所有的屈辱不甘抛之脑后,看向已经减下降的擎天鹤,看着上面露出的那一张张涂满油彩的脸,他的脸色逐渐平静,眼神却已经眯起

    “云辰”云秀云良同时喊道

    云辰却惘若未闻,像个挨千刀的妖孽一样,看着空中已经亮剑的剑巫,他空着的左手向下虚按,众人会意,立刻深吸一口气后下潜

    “如果连我都下去了,谁来佑护你们”云辰如实想到

    是的,高空的追击龙鹤的十五个剑巫,老远就看到了下方如一群泥人般慌忙躲避的剑修,脸上带着一抹丑陋的残酷笑意在空中开始逐个念起法咒,这一方空间的时间似乎已经在这晦涩难明的咒语中凝滞不前,随着一声闷雷传来,整个大地都颤抖了一下,一团团死水在这声炸响中,起久违的波纹,就像在粗糙厚实的肌肤上用力挤出了一道道浅浅的皱纹

    白猫猛然冲水中窜起,跑到云辰脚边抖了抖上的湿毛,张嘴刚要咆哮一声变天级元兽中的顶尖存在,却被云辰的左手轻轻向下一虚按,立刻吐到喉管的咆哮声声声咽下,不甘示弱又不想得罪云辰的白猫,从后面放了个响,以此来还击

    突然有了风,风,沐浴在风中的云辰闭上了眼睛,就像沐浴在暖阳中睡着了一样,他的左手五指捏在一起,于是,不太笨的白猫明白了,当云辰五指松开的时候,就是它发飙的时候,而不用憋屈的放

    随着天空五十余米高擎天鹤背上的一个剑巫带头长剑向下一指,一道道火焰交织成一条数米粗壮的火龙,带着令人窒息的高温,向着云辰席卷而来,与此同时,密密麻麻鸡蛋大的雷火,如同降下的一层浅蓝色的冰雹,向下方的沼泽密集的倾斜

    前一刻还闭眼的云辰,下一个瞬间已经睁眼,体后仰着纵起旋转加,瞬间把袭来的火龙抛到了下,体带起一片残像已经纵到了旁边的一颗巨榕上,此刻,那密集的令人无从躲避的雷火,刚好落到了榕树顶部的高度,“砰砰..”连绵炸响声中,巨榕顶部那密不透风的枝叶被炸出一个个窟窿,并瞬间燃烧起来

    成功避过这一波雷火的云辰,从树冠上冲过燃烧的枝叶以及呛人的黑烟,旋转着直飞而起,冲上十米的高度后,形一折,旋转向着擎天鹤下方的空中飞去

    此刻云辰里地面十八米,离高空的擎天鹤,还有三十米的距离,已经到了他倾城下部施展的范围,但是他颤栗的右手依然没有拔剑,上方领头的剑巫再次长剑一挥,抖出十几滴灯苗般的火苗,下一个瞬间,这些火苗就膨胀成一个个面盆大小的火团,向着云辰砸下

    已经飞到十几个擎天鹤中央下方的云辰,右手终于停止颤栗,“锵”的一声,白泽剑已然出鞘,“彬”的一声剑鸣清脆而悠扬,直透远方天际,压住了火龙的咆哮

    无可挡,无可避的倾城已出

    十六道剑气向着长剑所指的上方迸而出,在落下的十几团巨大的火焰中,它的是如此的脆弱而无力,挥着长剑控制着火团降落方向的剑巫,甚至在脸上挤露出了一个鄙夷的笑意

    下一个瞬间,十六道剑气在被火焰掩埋前合成一道,还是下一个瞬间,随着一抹迅疾的寒星飞逝向上钻出火团,高空中擎天鹤背上的剑巫,体似乎受到某种打击,向上颤动了一下,脸上的鄙夷笑意完全凝滞在脸上

    “啪..噗…”这是某种利器穿透某样物品进入另一种物品的声音

    “嗷…”这是擎天鹤的哀鸣…

    “嘭…”的一声中,剑巫的整具躯体完全炸裂成一团血雾,只保留了完整的头颅,抛飞的头颅上那一双难于置信的眼睛,依然盯着即将被火团吞噬的云辰,似乎死不瞑目的他还想看到这个剑修被烧成焦炭的样子

    如果他还有意识的话,他一定会看到,在被火团吞噬的前一秒,云辰影完全消失了,当他再次现时,已经在十米外,刚好处在这十几团火焰的边沿

    此刻,漫天的雷火才刚刚落到地上,炸的黑泥与污水齐飞,当然还有哀号已经哀号声中的残肢断臂,雷火不是单纯的火焰,它是凭借爆裂之力伤人,而不是凭借火焰伤人,不是水和稀泥就能阻挡的

    此刻,白猫万幸自己没有变成大白猫,在躲避雷火的同时,心里第一次对于某个一直想吃它喝它血的人感激了一回,然后,它感激的眼神就看到了云辰一直并拢的手指做了响指的动作后松开了

    “吼”白猫咆哮一声,如山崩海啸,震的高空中的擎天鹤一怔,它瞬间变大白猫,加在已经炸裂来的雷火中急奔跑,上那层火焰般的云雾自动将所有的火焰隔绝在外,然后向着十几米高的云辰奋力一跃,用它宽阔的背部把云辰像个炮弹一样顶飞了出去

    然后下坠的白猫看到,云辰松开的左手指又并拢了,并向下竖起了大拇指,于是白猫得意了,它做对了,那意味着以后可以无止境的…理直气壮的…摇着尾巴咧着牙索要蛇胆了

    于是当水潭中胆大者,在一波雷火过后,刚探出头时,看到的是一只冲天而降的巨大白猫,还有紧撵着白猫落下的火团,以及火团上方飘飞而下的血雨,却没有云辰的影白猫叫大灵儿,那说明它不是一般的灵光,在他快要落地时,瞬间变成了一尺长的小猫,一头钻进了水里,还没沉下去,就被云静一把捞在了手里

    上方空中的十几个骑着龙鹤的剑巫,在降下一波雷火后,还未来得及念第二波雷火的咒语,就被首领的‘自爆’震惊了,令接着,震惊接踵而至,一个人,从下方如一只利箭般,纵起了五十米高度,并越了他们的高度

    云辰所需要的就是白猫把他送到一个他所需要的高度,而后在他的体内元力没有耗尽前,他就能一直停留在那个高度

    “不好,散开”一个剑巫及时反应过来,他们这十几只擎天鹤,全部聚集在三十米范围内,这是一个剑修的剑气杀伤范围啊

    待十几个剑巫慌张的催动座下擎天鹤,准备散开时,云辰上冲之力已经告竭,反倒处在剑巫头上十米处的云辰,全糊着淤泥如一个泥人般缓慢旋转下降的同时,又是三声剑鸣,第四层的分气术下,十六道剑气以他喂中心,接连向下迸了三次,在他全力施展下,距离达到了匪夷所思的三十米,也就是说,完全笼罩了以他为中心的六十米范

    反应快的剑巫,已经侧躲到了擎天鹤的侧,借用座驾的体阻挡了云辰的剑气,但是并不是每一个剑巫都有这么快的反应的,至少有八名剑巫,在云辰对剑气强控制下,被杀,其中有一半当场从擎天鹤上栽倒下去,不管有没有死,这麽高掉下去,就是掉在水里也会被摔的没命

    余下的六名剑巫,拼命的催动擎天鹤,瞬间拉开距离向着外围飞去并拔高体,重聚集在一起,开始念动法咒,准备把还滞留在高空的云辰轰杀

    云辰在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笑意,事实已经证明过,剑巫的咒法永远快不过剑修的剑气“彬”的一声,倾城再出,云辰后仰着望着已经飞到他斜上方的六只擎天鹤,十六道剑气迸而出,穿透高空中飘渺的云雾,在二十米外汇聚一处,然后如一颗流星,切入其中一只慌忙躲避的擎天鹤腹部

    “嘭”一声闷响,擎天鹤相对柔软的下腹,炸开了一道两尺长的血口,擎天鹤连哀号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就带着背上的剑巫,像一只巨大的断线风筝般,一起向下栽落

    倾城一出,摧枯拉朽

    “四十米剑气杀伤距离?他是剑尊么?”剩下的剑巫一见云辰能隔着四十米的距离轻易杀一只擎天鹤,已经彻底慌了神,转瞬间就以折损大半的她们,拼命催动着座下擎天鹤,向着西北方逃窜而去,他们脸上的厚重的油彩,以无法掩饰着犹如噩梦般瞬间带来的恐惧

    这就是云辰想要的效果,在施展了一次绝对度和两记倾城,以及三次第四层的分气术后,他体内的元力刚好耗尽,如果逃窜的剑巫敢回头看一眼的话,在他们心中那个骑着擎天鹤也无法战胜的剑修,此刻正极其狼狈的向下翻滚坠落,哪还有他先前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白猫再次变大白猫,昂着头在沼泽上奔跑着,呆云辰降落到二十米左右的高度后,才一纵而起,把云辰牢牢的托在背上,而后带着他一起坠落,度已经降下了不少

    云辰艰难的抓住白猫颈部的茸毛,向它竖起了大拇指,“以后所有的胆囊都是你的,如果我和你都摔不死的话”

    白猫笑了,马上变成了小猫

    “狗的”云辰气的大骂

    云雪云静从下方的水潭中旋转而起,云静接住了云辰,云雪接住了白猫

    当大多数人一口气憋完,从水潭里探出头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如若不是天空还持续向下飘着无数凌乱的白羽,如若不是已经漂浮在黑色水面上同伴的残肢断腿,恐怕很多人都会认为刚才只是一个梦魇

    只不过,这是一场真实的梦魇,这场梦魇让下方十几个黑水潭变成了红水谭,散发的不再是恶臭,而是浓郁的血腥气

    来袭的十五个骑着擎天鹤的剑巫,当场命丧十人,其中击杀擎天鹤一只,第一只擎天鹤虽然也中了霸道无匹的倾城剑气,但是因为剑气未在它体内炸裂,而是穿透它的体袭杀了骑乘在他上那个领头指挥的剑巫,侥幸捡的一命,跟着剩下的擎天鹤一起向着西方逃去

    很多人用难于自信的眼光看着躺在云静在怀里恢复元力的云辰,纷纷在心中喃喃自问,“是他么,他一个人打败了来袭的一整个编队骑着十五只擎天鹤的剑巫

    云雾,雷火,以及那一刻的恐惧,没有让她们看清那转瞬即逝的过程,结果却以呈现在她们的眼前

    揣测过后,众人纷纷开始在水潭中找寻同伴,那遍地的浮尸,让她们根本没有心来庆祝这可以载入史诗的胜利,瘴毒加上突如其来的雷火洗礼,能活下来的人有多少,这时还是一个未知数

    “红绳姐姐…”霓裳一声有气无力的悲戚叫唤,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云辰心中莫名一痛,艰难的回头,看着六道满脸悲伤的从水潭中抱起已经被污水洗尽了上黑泥的红绳,她的左臂费力的勾着六道的脖子,露出了上面缠绕的一圈红绳,她的右臂…整条右臂已经齐根消失不见了

    云辰闭上了眼睛,却又被迫马上睁开

    “云涛云涛”另一边的水潭边,传来了云林云长悲戚的叫唤,那个被云辰一剑杀傻的六指峰马云涛,被雷火炸的整个下半消失不见,苍白的脸上已经毫无生机

    一声声这样那样的呼唤不时的从各处传来,就好像一把把利剑反复刺着云辰的心脏,他曾经许诺过的,他会带着她们走出开阳关,而现在,他却令他们早早命丧在荷泽,是他纵然挣扎的拼尽全力,也无力去改变早已定好的宿命么?

    云辰在云静的搀扶下,走到六道的边,气息奄奄的红绳用力勾住六道的脖子,挣扎的抬头似乎想要说什么,六道俯首到红参的嘴边,一向冷面的红绳苍白的脸上隐现了一抹绯红,用一抹羞涩笑意隐藏了脸上的痛苦,轻声吐出几个字,在六道边点头边落泪,在霓裳拼命往红绳的伤口倒着药粉时,红绳脸上的笑意连同那抹绯红已经凝固,那左手,依然执着的勾着六道的脖子,似乎到死也不愿松开

    云辰转过了头,所有人都转过了头,霓裳哭的撕心裂肺,如若不是红绳用体替她挡住了一团雷火,现在躺在那里的就是她霓裳了

    六道解开红绳左臂上的红绳,一圈圈的缠在自己的手腕上,然后抱着红绳,坐看地老天荒

    PS:第二5第三的五千字呢?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