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特别的生日礼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第140章特别的生(日rì)礼物

    在漫天的飞霞中,心(情qíng)郁闷的上官千虹,不知不觉中已经踏上了西山宗最高的一座山——西华绝顶看着似乎头顶似乎戳手可及霞光云彩,向着今(日rì)云辰与云明在擂台上意气风发与黯然落寞两种决然不同的神色,上官千虹不免想起了年少时的自己…

    那时的自己,也曾有过崇高的理想,为了实现这个理想历经了多少个(日rì)夜的孤独煎熬,多少次因为彷徨而跌倒在路上,又尝尽了多少人(情qíng)冷暖世态炎凉…

    想到了今(日rì)的狄云辰,上官千虹仿佛又看到了年少的自己,只是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他跟狄云辰之间的怨隙,在狄云辰狂傲的吼出“十年之内比取你掌教之位”的那一刻就再无缓和的余地

    狄云辰崛起的度,以及他在西北八宗揽获的人心远远过了他的预计,半年多的时间,在云城宗内甚至有了跟他分庭抗礼的实力

    后悔吗?

    狄千桐问自己

    “绝不”摸着怀里那块始终钻悟不透的玉简,狄千桐在暮色中向着山下走去

    他曾经的理想,到了今天依然没有被岁月扑灭,他的理想不是当上云城宗掌教之位,而是恢复云城宗昔(日rì)的极宗盛世,他期望有朝一(日rì)自己跟站在西华绝顶之上一样,能俯视众生一览众山这一切,因为这块神秘的玉简到来,再次给了他希望,为了这个理想,他(情qíng)愿背上骂名来除掉狄云辰这个隐患

    “上官兄,我到处寻你,没想到你竟然还有独自游山的雅兴”刚走下通往西华绝顶的路口,东方翼东方勤双双而至,半路上堵上了上官千虹

    一见是挚友,上官千虹笑道:“什么雅兴,我这是上山舒缓一下心(情qíng)”都是昔(日rì)历经生死的挚友,上官千虹也无需隐瞒

    东方兄弟明白上官千虹的意思,也就不再提此事,在东方翼的示意下,三人在夜色中再次顺着山路而上

    “上官兄,有一事我跟东方勤一直瞒着你,此次你们云城宗弟子大漠之旅,我们二人一直暗中尾随”东方翼给了上官千虹一个歉意的脸色

    上官千虹诧异的看着东方翼,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的什么药

    东方翼只好从头说起,“在坊市上,你让我们截杀的那个神秘剑尊,会施展指剑…”

    “所以呢,你们跟着狄云辰,期望再次找到神秘剑尊的下落,擒住他((逼bī)bī)问指剑的功法奥秘”上官千虹一眼就看穿了东方兄弟的目的

    东方兄弟同时点了点头,东方勤接过道:“很遗憾,那个神秘剑宗一直没有出现,不过,只要擒下了狄云辰,从神秘剑尊在坊市上舍命相护你个女弟子的(情qíng)形看,不愁他为了狄云辰不找上门来”

    “呵”上官千虹轻笑一声,立刻明白了两人的意思,“你们就是把狄云辰碎尸万段,我也毫无意见,只要能得到指剑秘笈,背负区区骂名算什么?”上官千虹感激的看了东方兄弟一眼,毕竟,只要狄云辰一出意外,人们会首先怀疑他“不过,在这里行千重桂千月都在,不好下手,去菏泽的路上也有神宗特使督促,也难有机会,不过只要进了荷泽战区…”

    下面的话上官千虹不说,东方兄弟也明白,“只要上官兄不在意名声,我兄弟二人得到指剑后,一定会抄录一份给你”东方翼承诺道

    “不过,你最好问问你门下弟子,当(日rì)在大漠中距离太远,她们击杀宇文化及的(情qíng)况不太清楚,不过有一点我是知道的,击杀宇文化及的只有两个人,狄云辰和一名望月峰女弟子,据我观察,她们两人绝无击杀宇文化及的实力,是不是那个神秘剑尊把指剑或者什么高深的剑技传给了狄云辰,让他以奇制胜,你回去好好问问,这样我们兄弟心中也有底”

    事实上上官千虹也一直在蹊跷这个问题,就算云辰托皇浦雄的福学会了第四层的分气术,不过面对老(奸jiān)巨猾的宇文化及依然不够瞧的,再加上众弟子来到西华宗后马上就开始了论剑比试,一直没找门下弟子细问不过他总算知道,这最后一件事,才是东方兄弟找他的最主要目的居然要挟持狄云辰榨那个神秘剑尊的骨髓,榨一滴是榨,榨两滴也是榨,为什么不榨个一干二净呢

    上官千虹告别了东方兄弟回到云城宗驻地的小院后,把云聪云良两位弟子单独的叫进了房间,“一路上你们随着云辰进入大漠,在厮杀中可曾见过狄云辰施展过什么有别于分气术的剑技么?”

    “没有”云良毫不犹疑的摇头,当狄云辰在坊市上当着众人的面一脚把他踹倒的时候,他的心就已经站在狄云辰这一边,因为狄云辰不止替他讨回了面子,而是向对云静一样,打心眼里在乎他这个族兄,所以,当狄云良得知东方兄弟要在半路截杀狄云辰后,才冒险给了云辰留了封匿名信,没想到云辰当时早就算到了,还粉碎了(阴yīn)谋,让狄云良打心眼里佩服,哪怕平(日rì)在云辰面前从未表示过亲近之意,但是他知道云辰一定知道那封信是他写的,因为他的字迹实在不堪入目,跟云静有的一比,都是一个学堂出来的,记(性xìng)一向很好的云辰一定知道

    上官千虹把目光看向了云聪,云良也略带紧张的看向了云聪,因为他说谎了,因为只要云聪一说云辰还有一手能把整匹马炸成骨渣的剑技,那么他狄云良就完了

    云聪在回答前,手已经下意识的摸向了怀中,哪里有一整瓶十二颗中阶培元丹,这是南离门刚刚送给狄云辰的,南离门参加此次西华论剑的弟子带来的培元丹总共也就十瓶,全部送给了云辰,而云辰,毫不藏私的给参加过这次大漠之旅的她们每人发了一瓶

    而且云辰说过,说要是泄露了他剑技的秘密,他会首当其冲遭受祸害,他们也会在以后再难学到这样的剑技云聪对云辰恨嘛?历经大漠的生死一共后,她们每一个人的心境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云聪觉得自己长大了,再想想与云辰之间的怨隙,觉得像是小儿间的胡闹

    想到这里,云聪答道:“没有,除了施展很纯熟的分气术,我们没有见他施展过别的剑技,师傅您是诧异云辰云雪怎么战胜宇文化及的,其实没什么,云辰拿住了宇文化及的儿子,然后传讯让宇文化及五天五夜换马不换人赶了十天的路,当时都累的要死了,才被以逸待劳的云辰云雪杀死”

    这谎撒的,天衣无缝啊如果云辰听到,一向小肚鸡肠好冲动的云聪,能把一个谎扯的跟真的一样,一定会毫不吝啬的向云聪竖起大拇指云辰对于卑鄙的人,总是特别欣赏

    云聪的话,上官千虹是相信的,纵然他一直没有捅破他与云聪之间这层父与子的血脉关系,但是凭着他往(日rì)对云聪的重视,他相信云聪是怎么也不会欺骗他的

    恐怕上官千虹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赢得了东方世家的信任,却失去两个被他很看重的弟子,对他的信任有很多人,只会看到眼前的好处,或者即将到手的好处,而回忽略过去你一直对他的好

    同样,云辰也不会想到,荷泽剿巫除了剑巫以及澹台永俊这个潜在的敌人外,还有一拨人对他虎视眈眈,或者说,一心沉于修炼的他,没有时间去想

    西华论剑第二(日rì),昨(日rì)还晴空万里的天,下起雾蒙蒙的小雨,当云辰从房间里推门出来,发现霓裳云静同时一张小脸藏满了心事,激动的透红等在门口

    “心辰哥,生(日rì)快乐”云静迫不及待的喊道

    于是云辰知道了,外面在下雨,云辰诧异的看着云静,怎么光出声没见礼物?这死丫头越来越吝啬了,现在连个麻雀都不送了吗?

    “坏人,生(日rì)快乐”霓裳跟着喊道

    于是云辰把期待的眼光看向了霓裳,霓裳一向很大方,上次下雨的时候就送了云辰一件极品的天羽衣,这次说是会送给云辰一把上阶的水属玄兵,云辰也是信的

    只是,霓裳丝毫没有送礼物的意思看着云辰略显失望的习惯的又要闭眼沉修,霓裳云静同时“咯咯”的笑了起来,“心辰哥,我们给你准备的礼物在外面

    哦,云辰知道了,原来是礼物太大弄不进来,会是什么呢?一块大石头吗?想想两个女人也搬不动啊,云辰不由的期待起来,随着两女走出小客厅的回廊,推门厢房的大门一看…

    院子中站了不少人,有所有参加这次论剑的云辰弟子,也有红绳六道等一众跟云辰相熟的天汢宗弟子,还有以皇浦津为首的两三名南离门弟子

    在云辰推开门的一瞬间,她们淋着雨齐声喊道:“坏人,我们来给你过生(日rì)祝寿了”

    “哈哈…”然后是哄堂大笑,没办法,这都是一大清朝霓裳硬拉来给云辰‘祝寿’的

    “真是一个很特别的生(日rì)礼物”云辰很感动,连父母叫什么都不知道的他,在被母亲遗弃前的记忆实在太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曾经有没有过过生(日rì),遑论生(日rì)是哪天了,当云静问起他的生(日rì)时,他说下雨天,是的,那时的他把母亲遗弃他的那个下雨天定为了自己的生(日rì),因为那时很幼稚他还幻想着有一天母亲会来接走他,他不想自己忘记

    现在,曾经的奢望幻想逐渐消弭在孤独的岁月中,但是给他过这个荒谬生(日rì)的人,却越来越多,有云静,有霓裳,还有大家…

    “其实我不孤独”云辰这一刻突然变得脆弱了,他闭上了眼睛把眼眶中的(热rè)泪含在眼里,向着在场的所有人点了点头,随后弹了弹腰中的白泽剑,“以后有事,招呼一声”

    虽然说得很随意,但是熟悉云辰(性xìng)格的她们都知道,云辰具有一个坏人该有的全部坏心眼,同时,他也是一个真正的男儿,一旦做出了承诺,只要你需要他的帮助,只要你没有倒下前他来到了你的(身shēn)边,在他没有倒下前,他绝不会让你先倒下

    PS:今天第三送到,今天了差不多一万字,求月票和零点过后的推荐票,下周没有任何推荐(裸luǒ)奔的说,点击推荐数据靠大家顶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