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107章 剑气纵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早饭是小米粥加咸菜,在云城山上,宗门内的弟子少有沾荤的机会,据说是哪位祖师传下来的规矩,说是要静心就必须寡。云静对此嗤之以鼻,哪怕到了现在,只要她那天想吃鸡腿,云容立马就帮她从山下清风镇买来,由此可见,这位祖师在桂千月的心中远不如云静这个弟子来的重要。此刻云辰喝着粥,云静一边贴心的给他揉着肩膀,一边还在恨恨不平的嘀咕。

    “心辰哥,等你当上了掌教,一定要把宗门子弟不得擅食荤这条规矩给废了。”

    “怎么,你不是一直都有鸡腿吗?”

    “一个人吃有什么意思啊,一起吃好的心里才舒服嘛!”

    赶在云静摇他的手臂前哀求前,云辰道:“以后,云城宗规矩你来定,我是说,等我是掌教以后!”

    “真的吗?那我要把小熊抓回来养大了吃熊掌也可以吗?”云静转动着眼珠子向着一切歪主意。

    “只要你愿意,就是让所有的男弟子穿你们的女剑袍也没有问题。”反正云辰现在不是掌教,怎么说都可以,等他以后有机会当上了掌教,云静八成就会忘了。

    “咯咯…”还是她心辰哥想出来整人的歪招无耻啊。

    其实云辰从来后堂吃饭,就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每施展一次剑气,至少需要消耗一滴元力,这对他十倍精炼压缩的元气来说,有点奢侈了,半滴元力不行吗?云辰觉得自己一定要试试。

    半刻钟后,云辰牵着云静准时的出现在飞升中,行千重早已在茶几上摆上了四层的分气术秘笈,不同的是,第一二层有真解,第三四层没有。

    看到这四本分气术秘笈,所有人总算知道,云辰闭关真的只是为了化元气为元力,看行千重的意思,他这个当师傅的,对云辰的领悟力那是相当的有信心,这是让云辰当众表现或者卖弄。

    当然,这不能说行千重肤浅,云辰留在云城宗的目的,众所周知是冲着掌教之位去的,云辰现在无法展现出与掌教上官千虹齐肩的实力,最起码,让他当众展现一下自己的潜力,对他以后谋夺掌教之位,也是大有好处的。

    其实第一二层云辰在松宁镇上时已经记得滚瓜乱熟,只不过当时他还不是剑师,不能马上验证。分剑气就在剑气脱离剑体而出的那一刹那时间,这个时候你要让元力灌入剑体的长剑稳定住,而后在有规律的震动剑尖,把一道剑气化为数到,从不同的角度在神念的控制下分出去。

    所以分剑气有三个关键,第一是手腕的震动频率,行千重很早就说过,云辰是天生的分芒手,第二是神念对元力的控制,这恰恰是云辰双母元以及十倍压缩元力的长处,第三是元力从掌中进入剑体的速度,太快容易让你来不及分剑气,而太慢又容易前后不济,导致元力无法通过掌中进入剑体,最后反噬回气海,导致经脉损伤,这对追求极致细微的云辰来说,也不是问题,因为他现在元力的掌控已经达到了‘力’随‘意’动的水平。

    云辰把桌子上四份分气术再次过目一眼后,随手抽出了云静腰中的白泽剑,有的时候,坚持是一种美德,但是病态的坚持就是一种德了。云辰坚持不用自己的剑表演,在云容她们眼里,就是一种德

    云辰长剑一振,一滴元力已经涌出掌心凝聚于剑体上,手腕一抖剑锋微晃,元力在神念的控制下,分成两道剑气成一天横行的直线,向左右两边溅而出,在这尽五十米的空旷大中,避开了支柱出了二十米后才消散。

    凭借这一手剑气,云辰的表演再次换来了满场的吸气声,不是说云辰的剑气分的有多漂亮,而是他剑气出去的距离,实在是…让行千重和从千放这两个剑宗,都汗颜的有一头撞死在墙上的冲动。

    一个初入剑师境界的弟子,初次分出来的剑气就恐怖的达到了二十米距离,这是什么概念?这是一个融汇了剑魂的剑宗,才能施展的出来的距离,等到云辰对剑气的控制更加精纯熟练,这个距离将会更远。

    如果在场的人知道,此刻云辰只是耗费了半滴元力,不知道她们心中有何感想了。如果说云辰跟云静有什么想同之处的话,那就是想到就做,刚刚还想着一次耗费一滴元力施展剑气太浪费的云辰,转眼间就做了,而且还做成功了。

    “好!”云金带头为小师弟喝彩,旭峰,终于出了一个剑师弟子了,他这个当师兄的跟着脸上沾光。

    “好什么好!”云容横了云金一眼,云金看在云曦的面子上,老老实实都不敢放一个。

    “师姐..”云曦不顾师傅在场,一向格和善的她,见郎被欺负,拉着云容横眉怒眼,算得上是郎妾意。不过她们今天不是主角,倒也没有引来太多人的关注,今天的主角是云辰。

    其实排除剑气距离的话,云辰这道剑气实在没有什么太多出彩的地方,毕竟只是一层,有剑技秘笈和真解,一分二难度实在有限,所以这实在跟天纵奇才的领悟力沾不上太多的边。

    云辰依然是半滴元力,长剑一振,一道元气灌入剑体后激出来的剑鸣声中,四道剑气在云辰的控制下分前后左右四散而出,依然是二十米的距离。

    这次不止是云金拍掌叫好,一众旭峰弟子包括云林都叫好。云静更是得意洋洋的走到云容边显耀到:“那谁,领悟第二层分气术化了小半个月,现在看到了吗,我心辰哥压根没琢磨就施展出来了。”

    云容云雪包括桂千月都脸上一红,云静说的没错,有真解的况下,她们却是耗费了十余天才把分气术第二层琢磨透,哪能像云辰这样拿剑就能施展出来,要知道施展剑气也是有危险的,一旦剑气无法冲出掌心的玄关,反噬回去是会损伤经脉的,有可能让你一生都无法施展剑气或者剑芒,由不得她们不小心。

    “你个死丫头,你到底是那边的,现在感来笑话我们。”云容气的一把揪住了云静的耳朵,现在她揪云静的耳朵比施展剑气还要得心应手,一揪就有。

    得意的忘记了自己阵营的云静立刻哀求道:“哎呀,昨天才揪了右耳朵的,怎么今天还揪这边的,两只耳朵好不容易被我扯到一般大了…”

    满场哄笑,云静这是什么逻辑,耳朵是揪揪就能一大一小的嘛。

    云辰又站在了第三层分气术的面前,没有真解的分气术,他还能施展的出来吗?

    答案是肯定的,不管是剑气还是剑芒,不管化为多少道,首要是对元力的控制,对元力冲出掌心时那刹那的快慢控制,太快你还没有来得及分到足够多的剑气,就已经完了;太慢大部分剑气反噬回去,先不说对经脉造成什么损伤,你施展出来的剑气没有了足够的元力支撑,威力也就不行了;对剑气发方向的控制,如果是漫无目的的乱,那跟不施展剑气有什么区别,像放烟花一样好看吗?

    这些都是四前,石像姑姑告诫给云辰的,让他知道对元力的掌控力在施展剑气或者施展剑芒时有多么重要,可以说,只要有剑技真经,你对元力的精准掌控就是真解,无需像旁人那样反复揣摩实验,就能一跃而就。

    第三道剑鸣响起,当八道亮白的剑气,带着寒气纵横在飞升大厅时,全场鸦雀无声。在此之间,云辰的手腕有规律的颤抖了八下,每一道剑气都在他神念的指引下,到了他希望到的方位,就像石像姑姑说的那样,凭借你对元力超长的掌控力,六层以前的分气术,对他的神念消耗微乎其微。

    而这一切的优越,就在于他对一个细节的孜孜不倦的追求,那是他精炼压缩元气最终化为双母元带来了,如果说以前云辰对双母元的好处认为仅仅是比旁人多一倍的元气的话,那么此刻,他终于认识到了对元力精准掌控的好处。

    “第三层分气术,比起施展第二层分气术多了两个难关。”云辰毫不保留的侃侃而谈,在场不管是剑士还是剑师,又或者师傅还是弟子,除了云静外全部竖起了耳朵,达者为师嘛,而且云辰的格大家也清楚,他会说一遍,不代表他愿意浪费时间说第二遍。

    “第一是元力冲出掌心玄关进入剑体时的速度快慢问题,你们可以先快,熟练后在让它适当了慢一点点,要让这股元力冲出来时保持连续,这样元力在剑体上停留的时间长一些,大家才有时间来抖动剑锋的方向分出足够多的剑气,第二是手腕的抖动的频率问题,这个大家自己想办法苦练,我这是天生的,你们没法跟我比;至于剑气的方向和准度,一下子用神念控制八道剑气大家可能吃不消,熟练生巧吧。”

    “为什么你可以?”云辰依约领悟透并施展出来了第三层的分气术,云容更加不服气了,其实主要是她的嘴不服软,心早就服了。

    云辰淡淡一笑,举着自己握剑的右手说道:“还记得七年多前的汝州城么?”云辰说着看向了云雪,“那是我第一次握剑,握的云雪的剑,那时我就萌发了学剑的决心,当时我父亲问我,为什么非要学剑,我告诉他,我感觉到了,我这是一只天生用来握剑的手,而不是用来拨拉算盘珠子数银票的手,我用了七年多时间来证明了这只手,是否值得来握剑,现在,你们给我一个答案。”

    “彬…”云辰腾空旋转而起,又是一声清脆悠扬的剑鸣声中,十六道亮白的剑气,随着他旋转的体,向着周围四散而出,犀利的剑芒这次从大中央向着四周足足出了至少二十五米的距离,击打在大坚硬石壁上发出“扑扑”刺耳的撞击声以及石屑的溅声不绝于耳。

    在这瞬间被尘埃弥漫的大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一只手,那个惊采绝艳,施展了第四层分气术,正缓缓飘然而下,把剑插回满眼冒着小星星的云静腰中剑鞘的手。

    至此,场中再无人来质疑云辰的实力。

    PS:下周五上架,大家把月票顶起,有实力的打赏月票也是很欢迎的,还是那句话,不管成绩怎么样,只要喜欢这书的人,坚持订阅的人,保持在我心里承受的一个底线范围内,不用担心太监或者乱尾什么的,相信从第九骑士一路跟过来的人都知道,我是有工作的人,网上写书虽是一个好,但也想挣点零花钱补贴家用。。

    第二卷,亮剑完

    第三卷,剑气纵横。。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