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九十四章 腰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封山大雪让云城山上的一切都显得死气沉沉,冷寂充斥着这里每一个角落,因为坊市带来的所有的种种不快,随着时间一起被流失,暗潮刚刚涌起似乎就已平息,留在每一个人心中的,只有那个人,那把剑。

    但是细心的人依然会发现微妙的变化,那就是,比起往年被人忽略的旭峰,今年在整个正月特别闹。出了凌云峰弟子外,不论是一向清高自傲的望月峰弟子,还是以前就凌云峰走的很近的飞瀑峰弟子,又或者本来就互有来往的六指峰弟子,有事没事都会找着各种借口往旭峰跑,也许她们都想近距离的瞻仰一下,传闻中打败了太宗剑师的狄云辰,想感受一下他怀里那把剑的锐气,然后,她们会与旭峰弟子近乎,所问无非就是你们现在是怎么修炼的,你们是跟云辰一样修的吗…

    就像云辰说的那样,他会强大的让所有云城宗弟子都下意识的想要模仿他。那些弟子们进入云城玄宗为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强大的实力,而后扬名立万,但是现在云辰修炼的跟她们是一样的功法,境界水平也是相差不大,为什么他就强出她们这么多呢?她们每一个都想知道云辰能强大的奥妙,所以,她们都想来旭峰找寻这种奥妙。

    这种况,凌云峰的弟子万般不愿看到的,纵然他们也想知道云辰强大的奥秘是什么,但是因为师父的问题,因为他们为上官千虹弟子的面子问题,他们尽管心里嫉妒要命,却也舍不下面子来旭峰峰讨教,甚至都不好意思拐弯抹角的去询问一向与他们走的很近的飞瀑峰弟子。作为掌教弟子而自觉得高人一头的他们,一直在其他各峰弟子面前得笔直腰杆,再也笔直不起来了,有相当一部分凌云峰弟子,此刻看着其他各峰弟子都在修习云辰打败太宗剑师的剑技,第一次从心里为拜在掌教门下而后悔。

    时常驻留在石碾上沉修的云辰,很满意这种状况,并暗示师兄云金,把知道的都可以说出来。云辰不怕自己修炼心得的流失,导致别人缩短了与他实力上的差距,对拥有双母元,能够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能分心修炼的云辰来说,现在冰寂九层已经修炼出来三十八颗元气水滴的他,已经拉开了与所有云城二代弟子的差距,在以后还会被继续拉开。

    他所要做的是,无非是放出饵,让大部分云城弟子闻着香味而来,让他们尝到甜头后,永远被他吊着,而后再时刻展现出自己与众不同,极具惑力的强大实力,让她们永远追随着他的剑。连剑都是跟他学的,到时候还怕她们不听话吗?

    就像霓裳说的那样,云辰是个坏人,他在动手之前,总是喜欢先动一番脑子,时刻去算计可以算计的人,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而支持他这种本能的信心,才是实力。

    云静依然是每天清晨在望月峰上向着旭峰大喊一声:“心辰哥,我来了。”然后施展轻功伴随着两峰之间肆虐的风雪飘过来,飘到快接近凌云峰的崖壁时,她就会装着元气不足,“哇哇”乱叫挣扎的向下坠落。

    而每当这个时候,前一刻还忘我般沉修的云辰,就会瞬间施展绝对速度,把云静一把捞上来。云静玩的乐此不疲,每次都这样,而每次,云辰总是毫无怨言的把她捞上来。

    “静儿,培元丹吃完了吗?”云辰一把拉住了准备往他脖子里灌雪球的云静,灌一点点他还能忍受,灌巴掌大的雪球,那还怎么忍的住,所以他就提了一个云静最不愿提及的话题,因为云静的子跟她的名字相反,她最不愿意呆呆的坐在那里修炼心法。

    “只吃了一粒。”云静不好意思了,见云辰依然望着她,就解释道:“我的培元丹被云容收了,然后着我陪她一起在落凤修炼,六个时辰啊,心辰哥,我实在坐不住。”

    云辰就知道是这样,人家是‘出而作落而息’,云静这段时间是不论刮风下雪都出离峰,然后在旭峰上鬼混到半夜后再归山,目的就是不想被云容去修炼。

    “静儿,这种初级的培元丹虽然我还可以弄来,但是一粒持续六个时辰的药效你只修炼两个时辰,说出去别人要骂你暴殄天物,这样吧,你每粒培元丹修炼三个时辰,浪费一半我还可以接受。”云辰这话要是传出去,别人一样会骂他暴殄天物。

    “哦,”云静不愿的嗯了一声。

    “找云容把丹药要来,然后来这里陪着我一起修炼。”

    云静眼珠子一转,这个想法不错,立刻向着望月峰跑去,她心里知道,就算她每颗丹药依然只修炼两个时辰,只要她拉着云辰的胳膊晃一晃,她心辰哥依然不会说什么的。

    云辰则从怀里取出一个药瓶,从里面倒出一粒暗黄色的培元丹,从今天开始,他也将开始服用培元丹辅助修炼,他算了一下,这十瓶一百二十颗培元丹,刚好能助他在随后的两个月中修炼到冰寂十层圆满,而那个时候,也将是他启程参加西华论剑的时间。

    大雪纷纷扰扰下了整整一个正月后,一直到二月中旬才慢慢消融,而解封了的云城宗,也迎来了新年的第一批客人。

    南离宗掌教皇浦雄持贴拜山。

    云城玄宗实力排在西北四国八宗之末,这几十年别说太宗掌教,就连其他玄宗掌教也不屑一顾,有什么事都是门下长老弟子出面商讨或者直接一封书信告知,可是看着南离宗打前站的传信弟子送来的暗红色镶金拜帖上写的:“南离宗掌教皇浦雄明亲临云城宗拜山”几个字,上官千虹激动了,拿着拜帖相互传看的长老林千东和河周千云嘴哆嗦着手颤栗了。

    对上官千虹来说,他登上掌教之位举行继位大典时,除了东方翼亲来祝贺外,其他各宗都是派了长老恭贺意思了一下,而如今太宗掌教皇浦雄亲临,对他来说这是一种很有面子的事,当即传令各峰,除雪开路,洒水洗地,整个云城宗内顿时忙活一片。

    坐在石碾上闭目自修的云辰,见师兄云金领着一众师弟,扛着扫帚拿着铁锨,准备去清扫下旭峰的路口,直接开口道:“别扫了。”

    “云辰师弟,万一南离掌教要上旭峰,这恐怕会失了礼数惹人诟病。”对于云辰的话,云金多少还是有些顾虑的,现在旭峰上几个关门弟子,几乎都唯云辰马首是瞻,只要是他发话了,就算到时候出了漏子,师傅师娘也不会怪罪。

    “不是万一会上旭峰,而是一定会来旭峰。”云辰腰杆得笔直说的斩钉截铁,他知道,南离掌教来云城宗所图何事,不就是他怀里的那张图吗?皇浦津没搜到,回山后告诉皇浦雄,皇浦雄一定会怀疑她们,所以这是找上门来了。

    第二一早,上官千虹亲自带着两名长老,下山迎出清风镇外十里,等来了坐着马车,碾转数百里来到云城宗的皇浦雄一行人,其实来的人不多,只有三个,成功诛杀了南离门心腹大患的皇浦津意气风发驾着马车,带来了掌教皇浦雄和长老皇浦成。

    一行人客几句后,就由上官千红引着向着山上走去。雪后的空气特别的清晰,纵然在几百米的高的山上,也能把山下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几百名凌云峰弟子看到师傅上官千虹引着南离掌教,其他各峰首座连迎接的资格都没有,他们弯曲了尽两个月的腰杆再次直了,他们再次感受到了作为掌教弟子的荣光,她们毫不怀疑的相信,南离掌教一定会被师傅迎上凌云峰,虽然这并不能带来什么实质的好处,但是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争一口气么?

    但是在上五峰的分岔口,皇浦雄跟上官千虹说了几句话后,就丢下一脸窘迫的上官千虹及其两位长老,带着黄埔成和皇浦津上了望月峰。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明白了,人家心里根本就没有上官千虹你这个云城掌教,连礼节上的应付都不屑去做,凌云峰弟子脸上笑意冻结,一脸沮丧的把直的腰杆再次弯曲。

    “云辰师弟,南离掌教一行去了望月峰。”二师兄云宝走到石碾旁嬉笑道,他的意思是,你不是说他一定会来旭峰么?现在人家连凌云峰都不去,而是上了望月峰。

    “要不要打个赌?”云辰睁开眼睛一脸诡异笑意看着云元。

    云元连连摇手,“我愿相信明天太阳会打西边出来,也不会相信有谁跟你打赌有能赢的可能,你忘了吧,千万别惦记我,就当我什么没说。”

    云辰一脸失望,现在每个旭峰弟子都被他小手段整治的变聪明了不少,云辰愣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轻易糊弄的人了。

    片刻后,回山看闹瞅在望月外偷听的云静,施展轻功直接飘了过来,这次她没有故意掉下悬崖,一是有人看着,她可不想让她心辰哥压箱底的实力暴露出来,二来确实急了。

    “心辰哥,他们要过来找你。”云静拉着石碾上的云辰说道。

    云辰没有问为什么,该来的始终要来。

    云元一脸的得意笑意,他真是英明啊,没跟云辰打赌,事实再次证明,不跟云辰打赌是最正确的选择。他还不敢在云辰面前笑,云辰心眼可不是一般小,万一让云辰看到了不爽,指不定马上就让云静来拉他陪练,所以他一人躲在屋内哈哈大笑。

    PS:昨天差一章今天差一章,这两章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补,但是请相信,这两章不补上,我就不会上架,OK?如果你们满意,请投几票。。。

    PS:鄙视下自己,我要票的手段太无耻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