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八十三章 霓裳与云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坊市在一场大雪中如期而至,在松宁镇为了举办坊市特意腾出来的东街之上,在天汢宗十个剑尊境界的长老如临大敌般的环顾之下正是开张,在东街两边临时的支起了数十个雪白的帐篷,数百个修士在每人支付了一个低阶玄晶作为入场费后,领取了一个在以后一个月中可以重复使用而不用早缴纳元晶的牌,才进入坊市进行交易。(八 度吧 www.8du8.com 百度搜索)

    体内的大周天循环经的损伤,在白玉固经丹的神奇药效下已经恢复了八成的狄云辰,带着五女缴纳了六颗低阶玄晶后,也跟着跑来凑凑闹,顺便见识一下世面。虽然很多见不得光的交易都在坊市开张前都私下完成,可是数百名修士聚集在一条街上,依然闹非凡,炼丹锻剑的,拿出各种不同属,不同级别的元晶相互兑换的,还有拿着大把药材兑换丹药的,就连与云容相熟的皇浦津他们一群南离弟子,在这大雪天冻得直发抖,不知在哪里弄了一张破地图,请了几个托正在糊弄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在存心找事。在云辰看来,坊市就是一个修士界的菜市场。

    转了一圈后,别说剑技功法,就连高阶的玄兵也没有见到一把,不免让云辰有些意兴索然。用云秀的话说,这里是小地方嘛,好东西只有在大地方才卖的出来价。若非还要等待尚在锻造的白泽剑,云辰在坊市开张的第一天就想打道回府。

    云辰作为主谋害死了小灵儿还吃猴子的事,最终没瞒住霓裳,霓裳在找遍了天汢宗的角角落落后,施展‘魅惑**’一举让知的六惠晕晕乎乎的说出了真相。

    在坊市开张的第三天,霓裳在天蒙蒙亮就骑着白猫,持剑来到了云辰所在的客栈门口,那架势一看就是来找茬的,把开门的店小二吓得一股坐地上,半天没起来。

    彻夜自修的云辰早就听到了动静,在霓裳气势汹汹的进门前,直接翻后窗躲进了隔壁云雪的房间里,因为他知道,这个时间恐怕只有云雪跟他一样在苦修,而且她们二人杀白泽的时候搂搂抱抱外加牵手整整三个月,也没那么多顾忌。果然,他进去的时候,云雪正盘腿坐在笼罩着厚帐的上自修,云辰也不跟她客气,直接掀开厚帐钻进了云雪后的被窝里。让一向冷面示人的云雪,也不免在脖子上泛起了一阵绯红。

    霓裳高呼着“坏人”,持剑领着变的大灵儿一脚踹开云辰的房间,发现没见人,还是冷冷被窝后,仍不放弃的她开始逐个搜寻周围几女的房间,来到云雪的房间后,她也不打搅自修的云雪,或许那个帐曼实在太过厚实让她看不清,又或许霓裳认为云雪绝不会让一个男人躲进她的被窝里,连空都捅了几剑的她,唯独没有注意上。

    大灵儿跟着霓裳出门前,频频回头看着在上强装镇定,闭目自修的云雪后,像它这种天级元兽的气机感应更强一些,一进门就能知道哪里还有一个人,但是大灵儿没有提醒霓裳,或许同伴的悲惨下场,已经给同样为元兽的大灵儿敲响了警钟,所以它愿装糊涂得罪主人,也不远得罪云辰这个一肚子坏水,有仇必报的‘坏人’!而且整被霓裳抱在怀里听到自言自语的念叨的大灵儿感觉到了,现在死去的小灵儿和‘坏人’云辰,后者明显在霓裳心里占据的比重更大一些。

    一大清早的整个客栈被霓裳闹的鸡犬不宁后,霓裳拉着云容支使下来陪她的云静,两个女人无聊的蹲在客栈门前的街道雪地上画圈圈,不同的是,云静一边画圈圈,还不停的拽着自己的左耳朵。

    “你的心辰哥,真是个坏人,那么温顺的小灵儿,都被他说服六道师兄和红绳师姐给害死,还吃了它的,我跟她没完。”霓裳在雪地上画了个人头像,写上‘坏人’二字,然后起拔剑拼命的刺。

    “对了对了,他老说我是祸精,其实他比我还要坏点,他峰上的一个小师弟说过,谁要得罪了他,他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在以后的每天心里诅咒他一百遍,霓裳,你想想被他了五把金灵剑的长孙幕,以后恐怕会在心里每天咒骂他一千遍。”

    云静说着见霓裳点了点头,赶紧说道:“这事就算了吧,霓裳,他那么坏的人,你斗不过他的,大不了我央求他再去后山替你抓一只猴子回来?”这才是云静说云辰‘坏’的真实目的,她这是变相的在帮云辰求,谁说她没脑子一根筋了?或者说,云静只有在云辰边时,才显得没脑子鲁莽一些,因为有云辰在,一向是不用她动脑子。

    霓裳看了看云辰所在房间依然紧闭的窗口,又看了看缩回一尺长依偎在她脚边的跟着点头的大灵儿,但是霓裳依然不放弃,恨恨不平的问道:“你心辰哥是怎么变成这么‘坏’的一个人?”

    “你不知道,其实我心辰哥很惨的,他本来就是一个弃儿,被狄家收养后,受够了狄家子弟的欺辱,但是他一个人凭借拳头又斗不过他们,只能耍些心计手段整治他们,久而久之,就成这样了。”云静说着还故意揉了揉眼睛挤出一点儿眼泪,以此证明云辰变得这么坏,真的是不由己。

    “那他为什么由单单对你这么好?”霓裳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而云静则是个嘴巴闲不住的人,加上又喜欢闯祸,所以她们很谈得来。云辰对云静好,却又对她这么坏,这才是霓裳一大早跑来行凶的主要目的,霓裳虽然有点小迷糊,但也是那种大智若愚的小迷糊,小灵儿兽被激发出来了,迟早是个祸害她又不是不清楚,只是她实在狠不下心,抛开三年多养育它的感,舍去它。

    云静双眼恨恨的看着飞舞着雪花的天空,她很讨厌这里,下雪都不下冰雹,想起了冰雹她就想起了生,响起了生她又想起了她的心辰哥,她妩媚的双眼瞬间变得迷离凄婉,“你不知道呢,心辰哥被母亲丢弃的时候,那天正下着雨,连自己生都不知道的他,为了思念娘亲,就把每个下雨天定为自己的生,我就在每个下雨天给他过生,所以他就对我好。”

    霓裳听完后收起了手中的剑,她望着飞舞的雪花突然期待下雨起来,低头见云静还在拽她自己的左耳朵,好奇的问道:“你干嘛老拽这只耳朵?”

    “昨天我喊心辰哥再陪我们去逛一遍坊市的时候,心辰哥说,我的右耳朵看起来比左耳朵大一点,”云静说着红着脸站起来跌了跌脚,“都怪我云容师姐,每次我闯了祸就只逮着我的右耳朵揪,把右耳朵揪的都比左耳朵大了!”

    霓裳听完如此荒谬的言论哑然失笑,甜美的笑声盖过了风雪的呼啸声,有此可见她此刻的心变得是多么的舒畅。她终于知道了,云辰对云静也是会偶尔‘坏’一下的,什么右耳朵比左耳朵大一点,在霓裳的眼里,云静两只耳朵明明都是一般大嘛,她猜测一定是云静把不想去坊市的云辰缠烦了,所以云辰利用云静对他的信任,使了点坏招,让云静自己给自己找点事做。

    霓裳心里平衡了,虽然云辰对她更‘坏’,只要云辰对云静坏一点,她心里就好受多了,这不是她嫉妒云静,而是,她希望自己在云辰心中的位置,不要被云静比下去太多。

    清晨宁静的街道似乎一瞬间变得喧嚣起来,几个慌张的路人高呼道:“不好了,天汢宗弟子跟南离门弟子打起来了!”

    [](八 度吧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