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六十四章 一张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云秀站在剑师散修的尸体旁秀美微皱,刚刚云静已经从他的尸体上翻出了一叠银票和他手中的那把低阶玄兵,可是云秀依然感觉不对劲,这倒不是说已经被云辰补了一剑的剑师散修没有死,而是他的死相,让一向注意细节的云秀很生疑,不同于其他死亡的散修,在死亡后手依旧捂着上致命的伤口,这个剑师上有两处伤口,一是云辰偷袭的那穿心一剑,二是刚刚云辰在咽喉补上的第二剑,但是这个剑师空着的左手根本没有捂在这两个地方,而是捂在腹部。

    虽然这个剑师的死相有点不对,但更多的是云秀不甘心,一个散修剑师,可不比她们这群终呆在山门的宗派弟子,常年在外劫杀的他们,如果说上只有一把玄兵和一叠银票,云秀多少有点不相信,何况,云静是出了名的‘黑手’,指望她搜尸能摸出什么好东西?这样想着,云秀已经掰开剑师散修捂着腹部的手臂,细心的解开他的衣服,小手在他还散发着余温的内衣上一摸,顿时发觉了蹊跷,她小心的拆开内衣上的细线,从两块棉布的夹层中,抽出一张纸卷。

    这是一张画着线线条条,有不明材料制成了暗褐色地图。

    云秀把这张散发着丝丝古朴气息的地图,就着从树林枝桠间撒下的月色端详了一阵儿,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想想这个剑师临死都要摸着这张地图,显然这张地图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就随手把地图递给了云辰,云辰看都没看,直接收了起来。

    在一边皱着眉头数银票的云静不解,问道:“一张破图收起来干嘛?”

    “那要是万一是藏宝图呢!”云辰逗道。

    云静立刻小脑袋瓜子连连点,“对了对了,就要这样想。”说完脸色一变,看着手上的银票哀求道:“心辰哥,你看你都受伤了,要不我们出山去中州城养好伤再去吧。”

    云辰那还不知道静儿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也许有一半心思是真为云辰的腿伤设想,但绝对还有另一半的心思,是想把手上的银子花出去。

    “静儿,恐怕我们还真只能去天汢宗了。”云辰说完抬头见几女都望着他,继续道:“刚才那个小散修喊那个剑师什么?三哥!这就意味着还有大哥二哥,也就是说,因为我们突然变道,还有更多的散修没有及时赶来,而他们很可能就从我们后追来了,或者正在跋山涉水迎头赶来,别说我们躲到中州城去,就是立马打道回府都没有多少机会,所以我们唯一的活路是前进,去天汢宗寻求庇护。”

    对于云辰抓住微不足道的细节,加以分析推理的能力,几女在六天前她们遭遇‘山民’的时候已经见识过了,事实证明云辰是对的,此时再没有人怀疑云辰的推理,这些散修虽然良莠不齐,但是在数量上还是要远远超过宗派内炼气化元的弟子,毕竟,这些流落在人间的散修,收徒时更重资质,不像宗门选徒时先看长相,若非男俊女靓,根本就走不到师傅跟前。

    当下云辰拿出一个皮袋,众人齐动手,把散落在地上的元晶马粪石子重新装了进去,折回栓马的地方,取下自己包裹后,不再骑马赶路,而是放马入林,她们则沿着山道边的密林,连夜向着天汢宗赶去。

    在离这里三十里外的一个山坳中,燃烧着一对篝火,随夜风轻轻摇拽的火苗驱散了周围的黑暗,衍出篝火周围五个闭目静修的人影,虽然他们都是一黑衣打扮,不过没有蒙面,最大的年纪已有三十余,最小的不过二十出头,但是不管老幼,他们的脸上都有一种历经世事沧桑的坚毅。

    一阵“窸窣”的响声从远方传来,年纪最大的黑衣人率先睁开了眼睛,浑浊的眼睛中这一刻似有一抹精光闪烁,其他四人也先后察觉到了有人靠近,齐齐看了老大一眼,纷纷握剑跳入周围黑暗中隐藏起来。

    片刻后,一声急切的声音在山坳外响起,“老大,我找到小七了。”这时,刚刚藏戒备的人纷纷现,暗松了一口气,同时,四个黑衣人走进了山坳,只是,除了领头的人略显精神外,其他三人都是狼狈的气喘吁吁。

    “小七,老三人呢!”被唤作老大的黑衣人,一看他们几乎人人带伤,顿时心里一突,连忙上前按住对方问道。

    小七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才一脸悲切的说道:“死了,三哥小九都死了…”

    “什么?怎么可能?”旁边一人插嘴问道。

    “不要问废话,”老大回头呵斥一句,急忙问道:“在哪儿,什么时间?”

    “一个时辰前…”

    “带路!”老大说完直接携着小七,连同后的数人,施展轻功纵起向着事发点赶去。

    半个时辰后,赶到事发地点的他们,看着横死的老三和死后惨遭分尸的小九,不悲从心来,眼含泪。当老大发现老三藏着内衣夹层中的地图也被人搜罗走了后,立刻两眼冒火的盯着小七,“不是跟你们说了么,如果敌人太厉害,等我们聚齐了一起动手。”

    小七慌忙的把经过讲了一边,让他们知道,敌人何止厉害,而且更狡猾,先用一袋假元晶,引得他们与随后赶来的一群散修火拼,再趁机发难。

    一行人听完沉默的久久不语,一向机敏谨慎的老三,竟然被人以这种偷袭的方式偷袭刺杀,实在超过了他们的理解,如果说是纵起在空中再翻倒立的向下刺杀,这种况他们也能勉强做到,但是如老七所说,对方是从别处无声无息的飘来,一人率先发难,吸引了老三的注意力,另一人再猛下杀手,一击毙命,这种匪夷所思的轻功法,他们还是头一次听说。

    老大看着几个师弟把老三小九的尸体,挖坑埋葬,一时思绪万千。

    他们是南离太宗弃徒,八年前,他们的师傅就是因为这张地图,惨遭南离掌教算计杀害,他这个大师兄,受师傅遗命所托,带着地图和二十余师弟逃出了南离太宗,从此过着颠簸流离,还要躲避宗门追杀的散修生活,这八年来他们走遍了西南四国的山山水水,但是一直未曾找到与地图相似的地形,而昔的二十余弟子,跑的跑死的死,如今只剩下九个,就因为老三一向为人谨慎机敏,而且与他更是同手足,所以才把地图交给他随保管。

    这一次他们得到消息,云城宗几名二代弟子带着数百颗元晶前来天汢宗锻剑,他们当即纠集了四十余名散修,在天汢宗周围布下了两个口袋,以逸待劳只等对方钻进来,只是得到消息的散修太多,以至于露出了马脚,让对方临时改道,老三那路人因为离这里比较近,就先赶了过来,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一来就被几个黄毛丫头杀的与他们阳相隔。

    其实,这些年在残酷的修士界,他早已见惯了生死离合,每年的坊市,对他们来说,是每年最好的一个收获的机会,对宗门弟子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拿他们这些散修杀人练胆的血炼机会。所以,比起老三的死让他一时悲愤,他更在意的是那张地图,不管那张地图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那是师傅用命守护的遗物,承载着师傅未竟的愿望。

    想到这里,他折在周围的山道密林两边借着月色查看了一阵,当即对已经安葬好了两个师弟尸首的众人吩咐道:“大家沿着山道两边的密林,向着天汢宗方向追,一旦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切记不要妄动,我们聚合起来,把他们一网打尽,为老三小九报仇雪恨。”他没有说地图的事,地图的秘密在一众师兄弟中,只有他和老三知道,现在只剩下他知道了。

    “可是,要是他们没有继续去天汢宗,而是返回了怎么办?”老六问出了其他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老大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遥望了一眼树林中刚起的两座孤坟,“连老三都能算计的人,会是笨蛋么。”说完也不解释,带头向着西南追去。ps:收藏涨的慢,推荐都不涨了,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