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五十六章 云城秘史(求推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片刻间云林又去而复返,抱着一个酒葫芦蹑手蹑脚的走向红石坪尽头的石碾,哪里,云静依然在不厌其烦的向着云辰述说着过去那些有趣的事,纵然云辰从未说出一个字,但是云静依然说的津津有味,她知道云辰听进去了,要不然为什么每到好笑的时候,云辰总会配合的在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

    这样的云辰,让狄云静已经很满足了,但是现在她不满意的是,竟然有个‘小偷’跑来偷听,正无聊的云静,装着不知道的样子,准备给这个‘小偷’一个惊喜。

    当她感觉到‘小偷’爬上石碾,伸手摇晃闭目修炼的云辰后,背对着他们的云静愈发觉得有趣了,不管这个‘小偷’是谁,打搅了云辰修炼那是铁定要倒大霉的。

    狄云静心里的这个小偷自然是云林,被云辰那惊才绝艳的剑技弄得心痒难耐的云林,硬着胆子直接找上了云辰,他摇了摇云辰,喊道:“师弟!”

    云辰早上就听师娘跟他提过,云林要上峰上学剑技的事,此刻听声音就知道是他,可是云林喊的什么?师弟!云辰能答应,云静也不会干,所以他假装没有听见。

    “师兄!”云林是聪明人,立刻改了口,他比云辰还要大一岁,这声师兄叫的那个憋屈啊。

    云静偷偷捂嘴偷笑,别人憋屈的时候,她就特别快乐。

    云辰无奈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是一脸浮肿的云林,不惊讶道:“哟,这不是六指峰的大公子么?不知你有何贵干啊!啧啧,云长也够手黑的呀,瞧你这一张脸肿得跟猪股似的。”

    “咯咯!”云静实在忍不住了,笑的花枝乱颤。

    云林被他说的满脸通红,一脸尴尬地从怀里拿出一个酒葫芦放到云辰手里:“前几,师弟我一时嘴,还望师兄你不要见怪才好。”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记得了”。云辰掂了掂手里沉甸甸的酒葫芦,胡乱答道。

    云静笑的不行了,她觉得自己胡闹的功力远不如云辰修炼的深厚,嗯,这个应该偷偷的学,一边笑一边竖起耳朵,看云辰怎么整这送山门来的云长。

    云林也不解释,指着酒葫芦说道:“此间装的乃是我爹取山顶雪水,采后山一年生的竹叶再加上各种珍贵药材历经三年精酿而成的竹叶青,可以提神醒脑,对消除体疲劳很有益处。”说完示意云辰喝一口试试。

    云辰也不矫,拔开木塞浅饮一口,瞬时一股甘冽顺喉而下,虽无声无息,却点滴心头,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起来。云辰对云林点头,“好东西,我想以后怕再也离不开这酒了”。

    云林听到这里心里暗自发苦,这竹叶青每年只酿造五坛,除了每年例行向旭峰的行师叔送一坛外,山中还余四坛,可是除开父亲平饮用以及偶尔待客外,那里还有什么剩余,但云辰的意思自己再明白不过。云林只得咬牙说道:“师兄但用无妨,喝完了,将葫芦放在石碾上,我自会替师兄装来。”

    云辰听了心头叹道:“可造之才啊!竟然知道来行贿。”随即拍着云林的肩膀说道:“从现在开始让云静教你剑技!”

    本来打算跟云辰抢酒喝的云静,一听那还记得什么竹叶青,她心辰哥对她果然厚道,自己把云林嘲笑完了,转手扔给她修理。

    “来来…”云静立刻跑到雪地上画了一个大圈子,对还有点不好意思让自己教的云林鬼扯道:“你站在这个圈子里,我用云辰的剑技攻击你,你想办法躲闪或者反击,等你适应了,就自然学会了他的剑技。”

    “这是什么教法?”云林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但是他依然走进了圈子….

    就连憨厚老实,为了云曦号称敢下刀山入火海的云金,在陪狄云静练了半夜后,被云静刺的体无完肤后,说什么也不陪她练了,云林的下场可想而知。

    飞舞的雪花一直下了五天,对旭峰弟子来说,在雪前比试过后,他们的精彩还没有玩,偶尔看看云辰在雪中舞剑,看着云辰体一丈内的雪花都随他的剑飞舞,他们觉得这比看着云辰两剑击败上官云明时还要兴奋,这是一种非言语刻意修饰的享受,纵然他们从来不明白,为什么云辰舞剑时会有这种特效,纵然就是行千重也不大懂,可是他们看到都会一时沉迷一会儿。

    云林的韧要比云金更强一些,一连被云静修理了三天,这三天他自然没有看懂云静使得剑技,他觉得云辰的剑技就跟雪花围着他飞舞一样,令人难于捉摸,就好像,他的剑,从来就不是苦练出来的,而是用心领悟出来的。

    三天来被云静修理的惨不忍睹的云林,若非六指峰上各种良药颇多,云辰甚至怀疑他站都站不起来了,三天够了,不是云辰觉得够了,依他的想法,是想要静儿把云林折磨的知难而退。他认为够了是因为云静练的差不多了,已经心生厌倦了。

    “可以了,去找云长学剑,另外,从新修习轻功飞雪的‘飘’,等你能滞留在空中半刻钟的时候,就可以学云静现在使用的剑技了。”

    正趴在地上给小腿上伤口抹药的云林立刻感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总算熬到苦尽甘来了,“嗯,轻功飞雪的‘飘’我几前已经开始修炼了,多谢云辰师弟宽宏大量。”

    这次不止云静在偷笑,连云辰也在笑,她们还第一次听说他宽宏大量。

    其实不止云林已经在开始修炼轻功飞雪的‘飘’,很多炼气化元了的云城弟子,都在暗中修习‘飘’。如果说,一只蝴蝶煽动一下翅膀能引起一场风暴的话,那么因为云辰利用轻功飞雪的‘飘’这一被各峰首座视为鸡肋的技能,配合剑技,在雪前比试中一鸣惊人,就在云城门人中引起了一股重新修习飘的暗潮。

    云辰并不担心自己修炼的心得流转出去后,被人赶超,因为他已经领先很多步了,而且他还在努力的向前冲。

    “师傅,以前云城宗内,没有人修习轻功飞雪的‘飘’配合剑技施展么?”天晴后,狄云辰来到了飞升,向着行千重问出了他心中一只疑惑的问题,因为石像姑姑亲口告诉他,“飘”才是云城剑技的根本,他当然不会怀疑石像的话,排除两人在宗师祠堂三年来相濡以沫,纵使石像想要依靠他‘化’人,就不会骗他,很简单的利益关系,只有云辰实力强大了,才有能力帮她。

    “有,但是因为‘飘’这一特,飞不快,飞不高,练了一阵后,都放弃了,至于配合剑技,据我所知,还没有人向你一样,能发明旋转加速,来配合剑技的。”行千重实话实说。

    “我的师傅啊,旋转加速那是我发明的,它本来就是‘飘’的一种延伸,就因为太难练,恐怕这才是很多人放弃‘飘’的主要原因。”云辰有些浮夸的说道。

    行千重毫不为意,云辰在他面前越自然,才显得越亲近嘛。

    “师傅,我想说的是,那个神秘的剑尊告诉我,‘飘’才是云城剑技的根本,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云城宗现在没有人知道?”云辰说完暗自惭愧,他糊弄完了云林,又跑来糊弄师傅,黑衣剑客只知道修理他,那里知道“飘”跟云城宗有什么关系。

    但是行千重却信以为真,因为云辰在雪前比试中,已经很好的诠释了这件事的真实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行千重挥手示意云辰可以坐下来边修炼边听他说,他知道云辰有这个能力。

    “云辰,你所看到的世界,只是这个世界的一角,天剑大陆何其大,先不说人群密集的中腹之地,北有茫茫雪原,西有大漠,南有无尽蛮荒,东有无极海洋,还有…”行千重说着手指向上指了指,“看见过云上的那个云城了吗?”

    云辰连忙点头,如果说那个飘渺的云城是虚幻的海市蜃楼,为什么这个环境每次都会出现在一个地方?

    “传说那里是另一个世界在人间的入口,那是一个极乐的世界!”

    这个云辰倒不敢苟同,却听行千重又说道:“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越是这些偏僻的地方,聚集的修士宗派就越多,宗派多了,自然就少不了相互攀比,乃至争执仇杀,就跟人生老病死一样,有人死就有人生,有宗派中兴,就有别的宗派陨落乃至灭迹。”

    “百年前,我云城宗还是一极宗,门下兴旺的连神宗也不敢小觑,但是那个时候,天下有两种修炼体系,剑修与法修,剑修就是我们现在这种聚敛元力的修士,法修虽然也是施展剑,但是他们修炼的不是元力,而是法力,他们借剑可以引动天地雷火风霜冰雹,威力大的可以焚山煮海。”

    “剑修与法修,因为理念不同,门下时常发生冲突,最后终于引得天下所有剑宗与法宗的一场旷持久的大战,我剑修所有的宗派同心同德,历经十余年终于把法修打败,只有少量余孽逃亡蛮荒的十万大山深处,偶有出来兴风作浪。”

    “但是此战过后,我盛极一时的云城极宗,因为首当其冲受到毁灭的打击,不但炼气化元的门人死伤殆尽,就连高深的功法剑技,也一并失传,云城宗更是差点沦落到了黄级的江湖门派,所幸历经三代人卧薪尝胆,奋发图强,才又有了今的局面。”

    “一群棒槌。”云辰听完在心里暗骂,“既然大家都打法修,凭什么就你云城宗搞得差点灭门了。”云辰在心里对前辈的心机满是不屑。

    但是行千重何等机灵,云辰眉毛一皱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云辰,我云城宗当年非是被法修打的差点灭门的,这是世界有一句话叫做‘落井下石’,有一个共同敌人时,大家众志成城,打跑了敌人后,内争又起,就好像我们云城各峰弟子相互偶有争执摩擦一样,为了山门周围的资源,为了高深剑技心法,甚至为了无疑一句口角,曾经并肩剑修一脉,在外患无忧后,寻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拔剑相向那是常有的事。”

    说道关键时候,行千重话锋一转,“好了,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说多了让你反而有负担,你且记住,修士界远比你想象的还有大,还要复杂残酷。”

    行千重就是不说,云辰也推理出了大概,云城宗如今有此败落,连正宗的剑技都不知道怎么练,原来是当年打败法修后,因为宗内高手损失太多,结果被同为剑宗的其他宗派乘火打劫了,至于是谁,行千重不说,那只能那个敌人太过强大,强大的让他们连提报仇的勇气都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