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五十三章 你们闭嘴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台下的欧阳金凤与丈夫行千重对望一眼,相视一笑,在他们眼中,云辰虽然处于下风,但绝没有他在台上所表现的那么夸张,他的步伐看似凌乱却又暗藏玄机,云辰所需要做的就是找机会出剑而已。

    云辰初始的慌乱给了云刚莫大的自信,他聚起八成元气,一震手中的剑向云辰刺去,这一剑,云辰勉力躲过;第二剑,被云辰用手中的长剑引开;第三剑,又被云辰一个左旋的滑步险之又险的避过,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让云辰有机会飘起来。

    这三剑让云刚的自信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膨胀,获胜的希望就在眼前,他已经忘记了昨云明的惨败,他聚全部元气于一剑,刺出了他自以为云辰必败的一剑。只是,尚来不及看到胜利的他被一股侧颈处的寒意怔惊在了那里。

    只见刚刚还很‘狼狈’的云辰,体几乎是贴着马云刚的刺来的长剑,双脚微离地面三寸,侧向直立旋转三周半,手中刚刚还疲软无力的长剑,如同长蛇吐信,准确的刺中了云刚的脖子,带出一丝血线。

    “好,云城剑技配合法,不飘起来也能够如此使出真是妙哉!”从千放兴奋的站起来,带头为击败了自己门下弟子的云辰喝彩。

    “不错,是正宗的云城剑派剑技和法。”一向古板的伍千权也放下手中的茶杯,起附和道。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云辰使出的招式步伐。

    早已结束了另外一个擂台裁判的周千云,此刻也坐在伍千权边,闻言点头称是,肯定了师兄的眼光,后又略有所思的说道:“这两天旭峰弟子所使的几组剑技组合,如果是行师兄所创,为何只有云辰一人使得如此连贯纯熟?这……,”

    “你是说…..”伍千权满脸的不敢置信的顿住,眼光却看向一路走向草亭的云辰上;看着这个让他们心大起大落的云辰,看着这个将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在瞬间使出惊天一剑,反败为胜的云辰,难道说,这些剑技都是他根据云城基础剑技揣摩领悟后组合出来的?

    伍千权实在不敢相信这个猜测,要知道任何一招新的剑技组合,可不是光凭天马行空的想象就能组合起来的,不但要考虑与法的配合,还要不停的磨砺改进,行千重一去三年,谁给被关在宗师祠堂的云辰喂招练剑?难道是鬼不成?

    伍千权越想越觉得荒谬!

    只有旭峰弟子一脸平静地接受着这个结局,或者说他们在云辰使出第一式后已经预感到了这样的结局,几个月前的旭峰红石坪上的那个“杀傻”事件,与之生出的“魔剑”事件,至今都是众多旭峰弟子练功之余的笑料。在那两出事件中,云辰正是用的今天打败云刚的这招剑法来打败云长的。

    几个月后的今天,云长仍旧不时的告诫他们,永远都不要对那个疯子率先拔剑,每一剑他都会给你希望,使你认为自己下一剑只要在加一把劲就能打败他,使你认为只要在努力一点就可以打到他那凌乱的影,而他会在你的自信心膨胀到无法自仰的高度时,给你致命一击;这一击不仅击败了你的体,连同你的自信,你的希望一同击落;这一剑再刺在你体的同时,也刺进了你的灵魂;对于心智不坚的人,这一世都会沉弱在这一剑的失败中而无法自拔。

    所以,云长看到云辰初时示弱的模样时,就下意识的不寒而栗了,他实在是记忆犹新啊!

    想到这里,一众旭峰弟子再看看站在台上还在傻傻地喃喃自语的马云刚,不后背流出一冷汗。他们暗自庆幸没有向那个疯子拔剑,以后不能,也不想,更不敢向他拔剑。

    “哑,又被我心辰哥杀傻了一个呢!”狄云静立刻欢呼的喊叫出来,深怕旁人不知道,可惜云辰这个剑技,对对手的心理要有极强的把握,不是谁都可以被杀傻的,也不是谁都可以用来杀傻别人的,云静练过几天,发现不能把她最想杀傻的师姐云容杀傻后,就放弃了。

    云长偷偷给云林使了个眼色,云林会意飞上擂台,用当年行千重叫醒云长的方式一脚将马云刚踹醒。看着神依旧颓废不振的云刚,云长暗自松了口气,他心里暗暗感激着云辰手下留。心里轻松下来的他不由想到,如果自己算是云辰剑下的“大傻”,马云刚就是“二傻”,只是,不知道谁会一步小心来做“三傻”。

    旭锋与六指锋交好,云辰本不必如此刻薄的羞辱六指锋弟子,但他依然做了,他的目的是震慑,震慑场下所有质疑羞辱过他们的其他峰上弟子。也许这种诋毁嘲笑他们这群旭锋弟子能承受,但是云辰不想师傅师娘的颜面过不去。

    “你们闭嘴吧!”

    这句话,云辰是用手中的剑来说的,他相信,有了马云刚前车之鉴,他们都懂的,他的剑不光能伤人,还能诛心!他这是拿马云刚杀鸡儆猴!

    ….

    这一夜,对于云城各峰首座以及门下弟子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他们的脑海中牢牢刻上了一个人的影子——旭锋狄云辰!

    如果说云辰昨两剑击败云明,表现出来的是令人窒息的惊采绝艳的话,那么今天,他一剑把马云刚杀‘傻’,所表现的就是他诡异毒的一面。但不管是惊采绝艳还是诡异毒,他所用无一不是云城基本剑技另辟蹊径,重新组合出来的,这与他们所使出来,看着剑光霍霍正气浩然的剑技有本质上的区别,但是为什么都有这种区别呢?

    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想这个问题。

    当晚,云辰独上望月峰,把在桂千月的眼皮子底下,把狄云静领上了旭锋。正在为今的比试,给门下弟子作总结的桂千月没有发表任何异议,她知道,云辰为今云静不慎翻出擂台而输掉了比赛,比桂千月还要不满意,这点从云辰的剑技就可以看出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总是追求极致和完美,对于现在唯一能施展他剑技的云静,也是如此。

    “心辰哥,我们现在施展的剑技,除了在轻功上更侧重飘以外,剑技组合上跟其他弟子门人施展的有什么区别?”狄云静见云辰把她领了过来,又不许她去飞升见师傅师娘,自顾自己在地上画一个大圆圈,就问出了几乎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云辰在红石坪上,用白石灰画了一个与擂台一般大小的圆圈后,才直起体答道:“他们的剑,是给别人看的,所以要有名门正派的风范,要正气浩然,这是面子问题;我们的剑,是给自己看的,所以,我们只追求结果,而不是注重施展的过程好不好看。”

    “喔!”云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事实上她越觉得,别人的剑施展起来看似剑光连成一片煞是好看,但是中看不中用。

    “在这个圈子里练那三剑,不要再跃出白线。”桂千月猜对了,云辰确实对云静对阵狄云良意外落败不满意,他这是要连夜给云静开小灶。

    云静一听立马一脸倦容,“可是我想睡,要不你让我在石碾上躺一会儿在练吧。”说着还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表示自己真的瞌睡来了。

    云辰假装没看见,而且他知道,你要是好言相劝,这一晚上也别想让耍起赖来的云静练剑,但是,对付云静,他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她甘心练剑。

    “你没发现吗?他们都想破解我这三剑,所以我成全他们,从明天开始,你在接下来的比试中,乃至最后的挑战赛,你都用着三剑,我很期待谁能破的了。”云辰说完不想笑,从师伯竟然让马云刚迫使自己‘飘’不起来,那从师伯还不如让马云刚迫使他定在原地不要动!对云辰来说,只要存在躲避移动的空间,他就一定能飘起来,这一点,只有把轻功飞雪的‘飘’修炼在一定程度后,就会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云静一听果然来了点兴趣,她整天想的不是怎么找别人的茬儿,而是最好有别人来找她的茬儿。让她一直施展云辰那三剑,给别人破解,对她来说,就是别人来找她的茬儿,那意味着她可以放手教训对方,完了还无法喊冤的那种。

    “虽然现在加速旋转时,你能勉强控制体的平衡,但是在高速移动的急停急转上你还不够精准,你就在这个圈子里练,练好了,才有希望明年跟我一起同往西华山!”这才是云辰惑狄云静的理由。

    狄云静立刻拔出了剑走进了圈子,刚准备开练时,云辰突然好奇道:“静儿,你的冰寂心法修炼到第几层了?”

    “九层了,心辰哥你的呢?”云静反问。

    云辰突然有一种撞死在石碾上的冲动,他以继夜的修炼才冰寂八层,虽然他需要凝聚比旁人多一倍的元气水滴,但是他耗费的时间比云静多数倍还不止,而且他就没见整天惹是生非的云静认真修炼过,现在人家就九层了,让他再次感到了‘人比人比人气死人’的苦闷。

    其实云辰不知道,凝聚元气除了勤奋这一主观因数外,还有体质这一客观因数制约,这就是为什么桂千月在甄选门徒是,第一个点出了云静,因为她的体质,对元气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属于上佳,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而行千重对云辰体质的评价是,中等偏上,这就是他一开始聚内气能跟上云静的速度,炼气化元后却跟不上的主要原因。

    当然,体内凝聚的元气越多,在以后与体外游离元气的亲和力就会逐渐变强,这一点,云辰是知道的,这也是他赶超云静的希望。

    ps: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在家,大家投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