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四十八章 云辰的面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回山的第一夜,在雪后的月色下,云辰在练剑,云雪也在练剑,就连云金云长他们,也躲在屋内修习着云辰交给他们的那十六式剑技,只是已经练了三个月的他们,已经不再是慢悠悠的,那凝练的剑光和配合剑式不在生涩的步伐,都说明他们已经学的小有成就了。

    云城宗三十五名关门弟子,这一夜都没有休息,都在彻夜修炼,以期望明年的西华山上,能有自己傲剑的风采。

    只有狄云静没有修炼,但是也没有睡好,她的头摆着几根长长的麦秆,在上翻来覆去还惦记着蜂蜜熊掌味道的她,隔不多久,就拿着中空的麦秆,一头放进大缸里,一头叼在嘴里,就着蜂蜜猛吸一气,然后闭眼回味着蜂蜜熊掌的味道,当她发现自己嘴里依然没有熊掌的味道的时候,就会再吸一口….

    于是早上来叫云静起的云容就看到了空了一小半的大缸,以及脸上被子上到处都是蜂蜜污渍的云静…..

    ….

    第二,是个不错的晴天,仿若昨的大雪只是向她们昭示着属于自己的季节到了,现打个招呼。

    云容领着还睡眼惺忪的云静,带着几个门下女弟子,背着白泽的皮毛骨头,顺着望月峰与旭峰上的缆桥踏上旭峰上的时候,云辰正在初升的旭光芒耀下,慵懒的躺在石碾上大睡,一如三年多前,他被掌教现场抓住关进宗师祠堂时一样,那样的肆无忌惮。

    跟着云容一起过来的几个望月峰女弟子,看到云辰的模样,立刻掩嘴轻笑,一脸的鄙夷。云容回头眼色一瞪,几名小师妹立刻战战兢兢,不敢再放肆。

    云静打了哈欠,指着云辰对云容气鼓鼓的说道:“看吧,我心辰哥都在睡觉,你凭什么不让我睡。”

    “你要有胆子再敢回去睡懒觉,看我不把你的缸踹破!”云容心里又好笑又好气。

    云静摸了摸不舒服的肚子,向着云容做了鬼脸,向着云辰所在的方向喊道:“心辰哥,起了!”说着就要跑过去把云辰摇醒。

    云容赶紧拉住她,“让他歇息会儿吧,跟云雪一样,他也练了一夜的剑。”还有一句云容没说,云雪练得很快,但是云辰却一如既往的慢悠悠。

    而此刻,本该熟睡的云辰,躺在石碾上轻微的点了一下头,正好让看过来的云容云静看到。云静立刻欢喜道:“看见没有看见没有,我心辰哥才没有睡懒觉,他这是在修炼心法。”

    虽然云静说的匪夷所思,但是云容心里还是有一种想要相信的冲动。

    有一种人,他会用自己的剑,影响到周围的人,让你对他产生一种盲目的信任和依恋。

    云容把东西送到飞升,就反回望月峰去了,至于云静,她去还在睡觉的云长喊她“师姐”去了,这是在虎踞峰养成的习惯,每天不的云长叫她一声师姐,她就看这个小结巴怎么都不顺眼。

    飞升中,行千重指着云容送来的一堆材料上的皮甲袄气冲冲的说道,“看到没有,桂千月亲自吩咐门下弟子,给云辰做的皮袄,她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她这是打的感牌,想把云辰笼络过去!”

    欧阳金凤带着笑意横了丈夫一眼,“行了,你就可劲儿得意吧,千月师姐这是给你面子才送了过来,她要是一毛不拔,你就是说三道四说破了嘴也没用,再说了,静儿私下还不是师傅师傅的叫着你。”

    行千重讪讪一笑,还是妻子了解自己啊。随后又说道:“千月师姐那是给我们两个的面子,她给的是云辰面子。”

    欧阳金凤闻言叹了一口气,“给他面子,还不就是给你面子,不管云辰有什么成就,你是他磕头跪拜了师傅,这一点谁也无法否认,我忽然有点相信,十年内,云辰也许真的有实力去挑战一下掌教之位。”

    “不是也许。”行千重指着面前的皮甲袄说道:“你没看见嘛?他已经在开始着手准备了。”

    欧阳金凤明白丈夫的意思,她觉得掌教一定会后悔自己,跟云辰只讲规矩不讲道理的,因为云辰,已经开始依照规矩,来拉拢人心了,等到羽翼丰满的那一天,他就会不讲道理的去挑战掌教之位。

    是的,桂千月说的没错,云辰最可怕的不是剑技,而是他沉的心机。

    …..

    阳光更炽烈一点的时候,云城各峰弟子陆陆续续的走出小屋,开始每天对绝大部分人来说,乏味无比的练剑。雾气散开之后,云城五峰之间,相互一览无余,他们自然又发现了,一回到山上就死不悔改,公然在红石坪上睡觉的云辰。

    于是,议论再起,什么“败类”、“狂徒”之类的名头,纷纷从他们的嘴中和讥讽的眼中,从新施加到云辰头上。一众凌云峰弟子,更是围在云聪边,气愤道:“他这是在挑衅掌教的权威,故意气我们,云聪师兄,快去告诉师傅过去惩治他。”某个弟子怂恿道。

    云聪一张脸气的一片雪白,让他脸上那些让云秀一直没数清又多少颗的麻点,显得更为突出,只是被云辰一泡尿戏弄过的他,也只能把火憋在心里,心中知道,行千重在山上刻意放纵,就是掌教过去了也拿云辰没辙。

    旭峰弟子自然不会嘲笑云辰,人家这是特殊待遇啊,他们也想跟着特殊一回,都没那个胆量。

    望月峰也没有人来公然的嘲笑云辰,因为云容已经发话,任何不专心修炼,而对别峰弟子说三道四的人,都将被罚去伙房洗衣做饭一个月,她们,就这样袒护着云辰。

    让人看到希望和崛起的实力,永远是最好的惑。云辰凭着不放弃的信念,偶然得知了内气精炼压缩的好处,炼气化元成就双母元;被关进宗师祠堂后因祸得福,通过神秘的石像得知了一直被云城诸人忽略的‘飘’,才是云城剑技的根本,后又钻研领悟,在黑衣剑客残酷的训练下,练就一刁钻凌厉,让人为之惊叹的剑技。

    这些都是他的资本,一种让其他见过他剑技的人,无意识中已经开始想要追随的资本,这个资本,是他用事实证明的,他可以用更短的时间,比云城宗其他修炼的门人更强,他也可以小施手段,让那遥不可及的白泽剑成为现实。

    云辰本没有必要再睡在石碾上,但是他依然这样做,是的,他在挑衅,他从来不是一个打不还手的人,在没有实力跟上官千红硬拼前,他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气一气掌教,这就是他的反抗,无需言语,却能让为此惩罚过他的掌教,面子上挂不住,却有气没处撒。

    云辰也从来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很多望月峰的弟子都清楚,他其实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谁对他坏,他报仇,谁对他好,他报恩。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