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磨剑 第三十章 师父归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当年也混过 书名:剑气惊鸿
    这次元气真耗空了的云辰,干脆一股坐在地上,面对黑衣剑客首次的赞扬,向他举起右手,“完美的配合。”

    这一战,胜的险,胜的侥幸,或者就是二打一胜之不武。

    但是对云辰来说,第一次正式亮剑能在黑衣剑客的相助下,掉一个剑宗的半截手臂,他满足了,因为这一战他证实了很多问题,比如,如果不是拥有双母元比一般的剑士多一倍的元气,如果不是侧重修炼飞雪“飘”的特,如果不是石像告诉他什么叫做剑胆,如果不是黑衣剑客反复强调,不管面对谁都要有勇于拔剑的自信和勇气,恐怕初次历经生死战的他,在黑衣人发出剑气时,就已经吓傻了然后魂归地府,哪里还敢反击。

    这一战,可以说,更加坚定了他按照自己方法修炼的决心。

    “你为什么,要赶在我的前头,等在这里,还是说,你只有看着我狼狈的要死的时候,心里才特别痛快。”云辰心有余悸的冲着黑衣剑客喊道,如果他飞出密林还看不到黑衣剑客,那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你下山时我没有跟着你,我是跟着他来到这里的,我认为,你被我调教了这么久,如果在一个剑宗的追杀下,连这里都逃不来,那就是死了活该。”黑衣剑客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同时,还不忘打击一下云辰。

    云辰已经习惯了他的毒舌,事实上黑衣剑客说的没错,若非他们每次在宗师祠堂比试时,黑衣剑客都残酷的毫不留,云辰的剑技和对敌经验,绝达不到可以短暂的跟一个剑宗僵持的地步,虽然只有短短的不到半刻钟,但对方是一个剑宗啊,那是比他高两个境界的存在。

    “你打算怎么办?回山还是回家?”黑衣剑客走到云辰边问道。

    这是个两难的抉择,就此离开云城宗回家他不甘心,回山后在师傅师娘不在的况下,再有什么状况,黑衣剑客也不敢公然现救他。

    “回山!”沉默一会儿,云辰最终做出了选择。

    “喔,你不担心你养父养母的安全?”这个结果到让黑衣剑客没有想到。

    “那个黑衣人应该就是送我下山的狄千桐,我想,我边有个神秘剑尊高手相助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帝师狄方林的耳朵里,如果他们是聪明人,在你没死之前,是不敢动我父母的。”云辰说道。

    云辰的冷静以及对人心老练的把握,令黑衣剑客佩服的点了点头,不错,既然他现了,他故意放走那个黑衣剑宗,目的就是告诉那些对云辰别有用心的人,在云辰边,有一个剑尊。这个剑尊,不管是对实力顶阶只有剑尊存在的云城宗还是帝师狄方林,都是一个能让他们疑神疑鬼,深怕投鼠忌器的威慑。

    “我前夜路经旭峰,偶然听你门下师兄说起,你师傅师娘来信,就在这两天回山。”黑衣剑客给云辰吃了个定心丸。

    云辰苦笑着想到,什么夜过旭峰偶然听到,就是专门去偷听消息的。想想一个堂堂剑尊,为了他竟然落到了偷窥的地步,云辰心里升起一股歉意。他掐指一算,好嘛,师傅说此次下山少则半年多则三年,还真是准时,明天三年之期。

    歇了一会儿后,云辰恢复了一点元气才站了起来,擦净剑上的血迹一看,明亮的青峰剑上已经多了一道裂纹,不由得心里暗骂,什么破铜乱铁,与剑宗碰了一剑就成这样,要是再碰一次,铁定是要断裂的,云辰觉得自己得赶快弄一把好剑了。

    云辰在上撕开一片布片,把黑衣人留下的半截手臂包了起来。

    “做这个干什么?”黑衣剑客从后的包裹中丢给云辰一件衣服,好奇的问道。

    “我母亲教导我说,凡事多忍,我父亲则恰恰相反,他说,打不赢的时候,就一定要骂赢。”云辰说着向黑衣剑客露出了一个冷笑意,“我决定听父亲狄方海的话,带着这半截手臂,回去骂人。”

    “你非要这样么?”黑衣剑客绝不想云辰把这件事闹大,后果可能让他在云城宗成为众之所矢,在他看来,这件事掌教吃个哑巴亏,更不会主动揭开,云辰只需要安然呆在旭峰上,把完整的冰寂心法弄到手就可以离开了。

    “你告诉过我,不管面对什么对手,都要有拔剑的勇气,你准备好了吗?我是说,我回去要向掌教亮剑,我准备好了。”云辰握着把破剑,一字一句不容置疑的说道。

    黑衣剑客从他的上,看到那股….久违的,锐不可挡的气势,就像一把无坚不摧的剑。

    ……

    初晨的云城山上,雾气层层,金光

    对于掌教上官千虹来说,这过去的一夜绝对是个不眠之夜。大长老狄千桐杀人反被杀,留下半截左臂逃回了山上,为顾及自颜面,直说云辰边有一个剑尊高手暗中保护,突然发难斩下了他的右臂,对于云辰诡异的轻功以及成功化元的事只字未提。

    上官千虹闻言也是大吃一惊,可是想想狄云辰在后山祠堂呆了三年安然无恙,又看看狄千桐残缺的左臂,心里已经信了八分,为了安抚帝师狄方林,同时也为了到手的玉简不被流传出去,连夜让狄方桐带伤赶往大黎国京师上京,把况如实的向狄方林禀告,在没有弄清那个神秘剑尊的份之前,万不可对狄方海一家轻举妄动,避免引火烧

    当离山三年的行千重夫妇,带着两位弟子,星夜兼程,一路抄小路翻山越岭顶着朝露赶回旭峰,找留守的大弟子云金问明况后,随即又气势汹汹的踏上凌云峰找掌教师兄上官千虹质问。

    而在云城山脚,青衫持剑的狄云辰正一步步走上云城山,此刻,他心中已没有了七年前初上山时的彷徨,他坚毅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凌云峰的方向,一步步走去。在他的后,还背着一个被血迹浸透成暗褐色的包裹,这是他送给掌教的见面礼。

    旭峰上,已经被行千重吵翻了天,各峰首座见状,纷纷带着关门弟子前来歉架,在他们心中,掌教做的虽然过份了一点,但也是按照门规来的,而且关押的毕竟是一个默默无为的记名弟子,范不着为此伤了同门和气,传出去惹他人笑话。

    “我代你缉拿败坏门风的狄云辰回山后,就闭关了,因为狄云辰是帝师族人,就交给狄长老处理,没想到他事务繁忙,竟然忘了这事,等狄长老回山,我自会上旭峰给你赔礼道歉。”上官千虹一席话说得头头是道,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

    只是,上官千虹显然还不清楚行千重夫妇已知他与帝师狄方林之间的勾当,只是行千重虽然气愤,这事无凭无据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出来说,他忍下心中的恶气,质问道:“那现在还不将我弟子云辰放出来。”说完拉着妻子欧阳金凤就去后山祠堂领人。

    “你们来晚了,昨狄长老想起这事,在征求了他的意见后,已经亲自送他下山回家了。”不论行千重怎么闹,上官千虹依然和和气气,尽显一宗掌教的襟气度。

    “不可能!”没有人比行千重还清楚云辰修炼该有多刻苦,此刻听说他自愿退出宗门下山,不是不能理解,而是无法接受。

    上官千虹有成竹的一笑,从执法长老林千东的手里拿过一张云辰的亲笔书信递给行千重,“这是他刻意留给你们的书信,有此可证明我并非妄言。”

    “师傅师娘,徒儿云辰在您等下山后久候佳音未至,无人督促,受不得门规约束,形骸放之下屡次败坏宗门门风,为掌教师伯拿下历经面壁之苦,然,终不得悔改,故,弃门而出,有愧于师傅师娘厚,唯万里遥拜师傅师娘安康,早一家团聚,已稍解徒儿愧疚之心。逆徒狄云辰敬上。”

    行千重逐句大声念叨,欧阳金凤听到后来已经泪盈眶,就连一众围观之人也是沉默不已,他们没想到狄云辰对掌教,对宗门没有半句怨恨之词,把所有的罪过都揽到自己上,字里行间尽显对师傅师娘的敬之心,这种气度,在门下弟子中很是少见。

    “面壁之苦,三年,哈哈…”行千重怒急而笑,指着凌云后山咆哮道:“就是一根木头,在哪里呆上三年也会腐朽,更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是被你们走的!”

    众人依旧沉默,知道下山寻女三年未果的行千重,满肚子怨气需要发泄,也就由着他。

    突然,远方传来一阵喧哗,只听云金远远的喊道:“师傅师娘,小师弟回来了,他回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剑气惊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