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2)馋色 004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星梦乡 书名:仙魔囧战
    神马酒

    牛轻虎,虎气难收,法力巨增。

    红艳艳的小果子散乱在桌上滚动着,装着神马酒的瓶,里面的酒好像一直倒不干,就那么不足装下三斤酒的酒瓶,为毛子喝不干呢?

    更奇怪的是,虎儿眼前的白剑,迷糊之中,看着就像炉里烧红的剑。

    趁执打铁,虎棒扬起的锤头,使劲地敲打着,如泥般的她,小山丘里的神马酒更是源源不断。

    虎儿乖,真乖,烧灼着剑,饮着神马酒,天气都变了,她的鸡窝头,冒烟了,虎儿动作快,揽着她就往水帘的水洞里跳。呵,止住冒烟的头,并不想虎儿底气还是不够,入了水洞的虎儿,吃了不少水,快要窒息时,神马酒发挥力量,喝下的水,也烧干了。呼拉啦,所而水洞的水正好可以解虎儿的口馋,大口喝着。

    白剑够剑道,头冒烟了,被水止住一时,却看到眼睛冒火了,嘴里吐出来一个很红很红的小火球。

    啊,她要干吗,虎儿吓坏了,火红映在她的眼前,是不是要将他给烧化掉吗?扭开头来,意躲开,被她一把把给扭正,用力一挤,虎儿的嘴里滚进了那个火球,啊!惨了吗?

    是不是要被火化掉了,虎儿,感受到通在发,舌头麻木,火球却并因为他的闭喉而滚不下肚。她轻轻的一口气吹来,火球便进入了他的肚子里。虎眼立马冒出火光。周变成赤红,牛角粗大了两倍。大口喝着水洞里的水,他开始变得有些浮肿。

    力度在增加,法力更进十倍,虎棒的力度可扫三座山,足可看来,火球是法力球,不过具体是何用处,又有何心法,他并不知道,只知道他的师娘现在是在传授法力给他,感激之,由心里燃起,虎棒的力度增加了十倍。可看来,老虎股摸不得,全赖这虎棒的本领,只要哪个不小心的,只要虎棒一棒,即可变成碎物。看到那斑斑的虎棒强度已明显崭露头角,在水里如游龙出水,响声大作。啪啪,扬起的水花溅上鸡窝头,水洞里的水越来越少。

    气蒸腾,白雾中的两个,已经分开。白剑抓住虎儿的虎尾,笑骂道:“你的虎棒太棒了,这水都烤干了,别再摇了。”

    摇着虎棒,跳出水帘洞来,看到的牛轻虎,无论是形,还是各种变化,明显可以看出来,变得有所强大。大两倍的牛角,战斗力更强,化成的双钺内敛于牛角中,攻击力度变强了很多。虎尾巴这根虎棒也充分得到法力的滋长,力度强大十倍,如今体形更让白剑欣喜。虎儿果真是一块好材料,她的神马酒让他的抵抗力更强百倍。若说神马酒这么厉害,还不如说妖王果真非同小可。

    “虎儿,谢谢师娘。”牛轻虎明白这一切都白剑的好意,他心领了,也知道法力这个好东西,不好收局,这不?白剑上前拉起他,笑道,“走,去外面逛逛。”

    洞里风光真不错,可惜暗又多水,外面形不一般,美妙阳光更有

    这师徒两人,哪像师徒呀,手挽手儿,脚拌脚,走一步,打骂三步,时不时,还点着虎头,亲着嘴,拈朵花儿插口,看那妖豆腐早被虎儿吃光光,如今鲜花插豆腐,更喜更美,再跳着蹦着上了山尖尖,清风吹起长裙往后飘,红绽鲜花更迷人,捏捏股,虎儿棒棒直挠痒痒,看那夕阳开始西下,靠在前,虎儿妖王更迷人,可怕美景不胜收,收尽眼底没人疼。

    “虎儿,往后就跟着师娘留在山上,好吗?”白剑还问多余的话。

    虎儿颠颠的,再不粘住这个妖师娘,他的虎气谁给收去。没有回应,却引着虎嘴亲着妖颜,以表诚心。没想到这妖艳姿色够可人,一招之下留徒儿。

    山尖尖上,小草温,小树沙沙作声,夜幕来临,师徒却未停,入夜的色,俩师徒的长夜更是燎火相焚。白剑给她钦哥戴着一顶高高的帽子叫绿冒,徒儿也是虎儿,闯了地,头一遭把一代妖王棒到极火的顶端。入夜的醉迷随着狼嚎声特别动

    青草,鲜花,细纱,小树,红绽,神马酒,水晶晶,亮莹莹,虎棒棒,四处响起小虫虫欢歌跳舞声声,小洞洞带上小棒棒,星火燎原,天花乱坠地叫着星光迷离,嘶哑的长吁声响彻在午夜的小山之上,长夜的迷恋化成一段优美的歌曲在四处传,歌不是传说,歌只是寂寞,妖不是迷惑,妖只是空洞太多,兽喜欢大山小山,小洞不成长结果。

    “虎儿。”

    “剑儿。”

    不许说出背离,不许叛逆,不许长气不给气,妖王白剑牢牢把牛轻虎抓在手心。

    “虎儿,你是我的,私下,可以叫剑儿,但不许公开,知道不?”

    “再有,不许你离开剑儿了,以后随着剑儿,听到不?”

    小小草地,轻轻话语,却牢牢扣住了他牛轻虎。他静静听着,很快更加明白他与此山隔不开,他与她更隔不开。拥有只是一种过往,轻声应和着她,手儿抚弄,万丝柔

    虎儿真棒,一个晚上,连续三十炮,剑儿彻底领教了虎儿的虎气,虚连连,爽透到顶,化成灰也差不多了,那顶太阳照得股发烫了,才醒来,美丽的裙子,不知飞哪去了,估计烧得厉害,烧没了,光着红腚趴着草地上,叫道虎儿,“快帮我找那衣服。”

    虎皮拿来一遮,笑道,“你先穿我的吧,这就扒树皮来。”

    四下寻觅,也未见踪影,虎儿摇着虎棒大摇大摆地在小山尖上扒树皮,毛毛虫都忘弄一下,直接法力炼制,毛毛皮掺在其中炼成了彩衣。

    拿过来一看那白剑,现在却露着白腿,晒着太阳,三角地杂草棚也沐浴阳光。虎儿看得眼都直了,是弄错了吗,眼前出现狐人脚的一个怪物。他的师娘呢?

    “虎儿,你来了。”

    “啊,剑儿,你怎么变这样了。”一听声音,辨认出来了吓得牛轻虎,上得前来,扶着她,问长问短。

    “没事,虎儿,剑儿,法力消去得多了点,就变成这样了,很快就没事的,来,衣服拿来,我们一起去一个地方。”白剑显然变得没有气力一样。

    就在牛轻虎离开的瞬间,发生的事,让她不能说,折腾着穿上彩衣,快速隐去。

    水帘洞里

    “无法无天,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亏我亏我……”魔尊猛挥掌,石桌碎了,洞里裂开无数道危险裂痕。

    “啊……”

    狂呼力扑,法力无边,小小洞内的魔尊就像一个核爆发,整坐小山开裂了,阳光照进来,水帘洞内没水了,透过阳光,照着洞底那斑斑石块,闪着银光。啪啪,是雄狮吗?撕开如天幕的黑云屏障,眼前一片大好河山。风无法风无天闻声赶来,看到主人凶煞的眸子,不敢问半句,骑着仙兽停在半空。

    “风无法,苍狼灵兽训得怎么样了?”魔尊唐盛钦沉地叫道。

    “回主人,苍狼灵兽进展神速,现在进阶幻兽级别。”风无法淡定地说。

    “好,幻兽就幻兽,现在就出山。”唐盛钦随风掀起一阵狂风,苍狼幻兽立马狼嚎般来临。影如俊影,厮叫似轻尘,魔尊出山,旨在虎儿。

    兽狱山庄

    牛家庄

    苦寻不到的风无法,风无天、苍狼灵兽,统统突然现,而且还引着一位让他们吓得满汗的大魔头。

    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之时,却是双倍还,看到苍狼灵兽在牛家庄的上空狼嚎,牛轻心牛轻尘,亲迎上来,坐下仙兽随叫随到。

    “臭灵狼,还不快快过来。”牛轻心冲苍狼灵兽骂道。

    “牛家俩庄主,唐某来找虎儿,方便通行??”扬着头,并没有把眼前俩庄主放在眼里。

    “风无天,我六弟牛轻虎,现在在哪?快说。你个王八”牛轻心理都没理唐盛钦,冲风无天大骂。

    “哈哈……”

    “哈哈……”

    “你问我吗?好像你牛家虎儿,可不关我事,何况他并不在我们手上,更何况……”风无天摆出招摇的架式,根本没当一回事。

    “二位庄主,把虎儿交给我,虎儿是我的养子,也是我魔尊的徒弟,别我……”魔尊响起磁化含声,声间冷冽冽。面色灰得无血。

    “什么??”

    “明明是你们把我牛家庄的虎儿给抓走了吧,还狂来找人,岂不笑话吗?”牛轻心看着那双眼睛,开始在打哆嗦。

    牛轻尘,看着眼前的来人,冷色含冰,出口要虎儿,想也知道虎儿并不在他们手上,那虎儿在哪里,苍狼灵兽成了魔尊的坐骑,此刻别说要回来,就是再送上一头仙兽也是白搭,顺手止住牛轻心的搭话。客气地回道:“牛家庄并没有收到牛轻虎归来的消息,自打六弟牛轻虎失踪以来,一直就在寻找着,不知魔尊钦哥,此番是何意?”

    待看风起云涌,精彩连呈。欢迎亲们关注收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