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4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星梦乡 书名:仙魔囧战
    宝钺

    双钺,犹如剔骨牛刀,幻出花样,百出百变,近搏杀,最为了得,双钺挥舞,密不透风,浑如一个金刚球,翻舞之下,成球状往前滚去,法力的强弱也就直接地影响到球的大小,法力越强,舞出的直径也就越大,强大到一定程度,可显得威力十分惊人,就如大铁球滚压小蚂蚁,法力对抗下,对方一旦失手,想也想得到,就会被双钺划成酱。()其四端的挑刺更是不可小瞧,一旦钩挑之下,就如被撕起的烂布当旗子在挥。

    瞧,这牛轻虎,双钺在手,幻出的花样真叫一个好,飞跳横钩,滚地坚划,飘钺上扬,就像那杀牛的正在快速剔剔骨一样,若说,摆一个活物在他面前,现在应该看到炒好的牛片呈了上来。飞花秀钺,食骨扬灰,路不在话下,熟练程度也真的让人惊叹。可怕人不知,牛家的牛兽们,训化成人形,留下牛角在头顶那刻,没有不会十八般武器的,随舞来,也着实让魔尊看到他的实力,可也虚有其形,未有太强悍的法力,其战斗力相差战神来说,还有十万八千里。武力是健体强,法力是武力的延伸,若说,他牛轻虎的本领在牛家来说,属年轻中的佼佼者,法力虽逊色了点,可功夫没少下。

    瞧瞧虎头脑上带上牛角,就知道是倔牛一头,牛家传闻,牛不倔者牛轻心,牛太倔者牛轻虎,牛太沉者牛轻尘,牛太狂者牛轻狂,牛太尊者牛轻龙,牛不虚者牛轻盛。

    牛家出来的牛人兽,一个个都不虚传,牛家实在呀。看着牛轻虎的本领,魔尊脸上现着笑,可怕的牛轻虎呀,耍得双钺满洞里飞,一圈接一圈下来,还真像耍高难杂技的,不过水准更高一些。

    舞钺弄影实属假,实钺实划实挑才属真,一番下来,牛轻虎气力不支,往地上一停,气喘吁吁。

    “哈哈……”

    魔尊哈哈大笑,双钺即刻化为清流与牛轻虎溶为一体。他笑了,开心地跑到水帘边,尽地喝起水来。别看此水洞里流水,那可是增加体力,又增强法力的美味加美食,一饮体力大增,再饮法力强倍,心下舒畅,神清气爽。牛喝水也增肥,牛轻虎嘴一抹,笑哈哈迎上来。//

    转头瞬间,才发现天大的一个秘密。

    啥秘密?小秘密,秘密的地方,秘密的美女,秘密地坐在石桌旁色色地看着他,手上果子添着红色,红艳艳的哟,轻轻一捏,出水了,轻轻一含,滑进去了,露着上扬的唇角,夹着两个小酒窝,红艳艳的果子哪去了,溜进去了。黑黑的长手指甲,柔柔地拿起一个红红的果果,张开凉拌的水晶晶嘴唇,露出紫红红的舌头,微微一合,轻轻说道:“是虎儿吧,过来吃果子。”

    啊,牛轻虎眼睛睁得大大的,半天没回过神来,她是谁呀?

    魔尊唐盛钦一看虎儿这般傻愣,想他也没见过美女,笑道:“虎儿,她是师娘白剑,快点拜过师娘。”

    牛轻虎一听,白剑,妖剑山庄妖王白剑,威名在上,脚根发软,四肢扑通,跪下来。

    “虎儿,拜见师娘。”

    “虎儿乖,不用拘礼,快快请起,来吃果子。”妖王白剑,妖艳不可挡,双手轻抚,虎儿呀,立马站直,像个木桩子。

    坐在石桌旁,牛轻虎呆了,双眼注视师娘:蓝灵灵的水眸,重重的眼影,细挑的眉头,伴着万千蚕丝般的秀发,俨然一个鸡窝,露骨的香肩,粉脖脖上美丽的樱花图案显着血红,小山丘的中间还露着长长的峡谷,连体的长裙前短后长,白皙的大脚还在挑逗着他的神气,轻轻摆动着蛇步,小PP一闪一闪地露着鲜红,猴子精的前吗?整个师娘就像天下掉下的美馅饼。瞧那,掀起长裙往石凳上一坐,修长的手,蛇般吐着蛇信子,前的沟壑随着彩花边,露着无尽的——暇想。

    “钦哥,虎儿可是一个好徒弟,值得高兴,高兴,来,这是我备来的好酒。”师娘厉害,随手从桌底下就变出好酒来,师娘的佳醇真快。

    钦哥——唐盛钦——魔尊——牛轻虎的恩公,也是牛轻虎的师傅,如今看来,这些年来,师傅与师娘可是过得真好,怪不得师傅这样的洞里也呆了二十年。嘴角带笑的师傅,一脸的冷附着妖王白剑的冷艳,二尊得虎儿,笑把酒来吃果果。

    “来,虎儿,满上,钦哥,你也一样。”师娘的酒香够香,味也十足,神马酒呀?

    哇,原来,师娘还好这一口,好酒,好酒,牛轻虎接过酒来,一仰,满口味,虎鞭呀,跟着扬得老高。小心,虎皮别给撑破了,力度大呀,直往外冲。

    师娘呀,神马酒,可真够劲的,劲得虎头也跟着往前冲。

    师傅唐盛钦神马酒一喝,露着磁声,道:“剑妹,你这酒越来越劲了。”连干十杯,果果也没吃一个,就往前搭配,果果镶在鼻孔里——堵气不喝了。

    神马酒,师傅能喝十杯,虎儿才喝一杯,师徒俩都在争果果吃。白剑一看这师徒俩齐醉,一手一个,托着就进了小洞里面的巢里。皮一扒,嘴里骂道:“钦哥,今天高兴过头了吧,来,多歇息一回。”

    巢里,虎儿躺在师傅旁边,却深知,还没真醉倒,师娘白剑来扒皮,一个激灵,鲤鱼打,立马跳出巢来,瞪着大眼看着白剑。

    “虎儿,进来吧,陪你师傅睡吧,你也累了。”白剑才叫出口,牛轻虎跑到石桌旁坐下,抓起一把果果塞进嘴里,堵气不回话了。

    白剑随后就到,贴着虎儿坐下,笑盈盈地,“虎儿,喜欢吃果子。来,慢点吃,别嗑着。”挽手把虎儿就揽在怀中。

    还想脱开来的牛轻虎,挪都挪不动,堵在嘴里的果果卡着脖子啦,干咳着。

    一看况不妙,白剑水晶晶唇封住虎嘴,呼啦一股暖流注入,虎喉舒服了,可看虎儿,脸涨得通红,虎须都坚起来了,紫红红的舌头还在长长地伸进虎喉,为他清理余下的果果。缠绕一时,脱开那刻,白剑还回味无穷地添着红艳艳的果果,在舌根处回着。

    “虎儿,吃果子,要小心,来,一个一个吃,别急吗?”白剑伸长的黑甲挑起一个红艳艳的小果果塞在他的嘴里,嘴角流馋着美味的神马酒。

    牛眼瞪得更大了,虎嘴嘟着,轻声道:“师娘,能放开我一下吗?这样很不舒服。”

    “虎儿乖,来,别光吃果果,还要喝酒。”没有理会虎儿说神马,神马酒轻轻地灌在他的嘴里。

    双手要来挡开神马洒,白剑,顺势抓紧了他的双手,牛轻虎呀,牛轻虎,就是一只被喂婴儿一样乖。

    神马酒一灌,虎头真受不了,虎棒棒极了,砰砰,虎皮挣开了。

    白剑如骑驴一样,骑在虎儿上,海马的巢里,虎棒丝毫不畏惧地冲上前去。神马酒酒劲特强,沟壑里的魅惑压得虎儿的虎皮起了鸡皮疙瘩。

    “虎儿,还要果果吗?”

    神马酒灌了一杯,再添红果果一枚,原来,红果果如解酒一样,立马全舒畅到底。可就是虎棒棒极了,止不住内火。

    白剑魅极了,神马酒往粉唇里一倒,红艳艳的舌头还回味地添着唇边丝丝残酒,勾起虎儿无尽的——暇想。

    小魅惑呀,妖王就是妖王,妖艳第一,魅煞也是第一,虎儿哪里还抗得住,师娘耶,可她是妖王,牛轻虎,虎气难收,被果果整得口水四溢。

    白剑不失得体之时,红艳果果,一个接一个,极其妩媚地喂在他的嘴里,长长的黑甲,不失时机地挑拨他的虎唇,蓝火直焚向他的虎棒。

    “咦呀,啊呀,这酒真的好喝,好喝。”白剑随着起伏,虎棒真棒,捣蛋的本事最属一流。神马酒,一杯接一杯地喂进他的嘴里,残酒流得满都是。温透了虎儿的皮,烧烤着他的倔劲。

    白剑剑道一流,指尖化剑,轻轻点住他的三机,通透的爽,让虎儿法力大增。果果原来还是法力果子,在内源深处一浪一浪地冲击他的奇筋八脉。她还不望,灌着神马酒,通体透红的她,周如火红软绵绵地贴在虎儿的上。任虎棒发挥着极强的冲劲,力源交点,白剑贴耳对他说:“虎儿,专心运法,师娘教你心法。”

    花边里的小樱桃,挑逗地贴向他的嘴唇,轻揉之下,酒味十足。啊,原来,神马酒就是师娘的酒,怪不得那么重的怪味。酒劲发作,神马酒带足了师娘的法力在其中。难道,师娘妖王是神马变通。传闻说妖王是小兽变妖,难道是真的。那妖王最初是小马一匹,想来这神马酒果真不凡。

    骑在牛轻虎上的白剑喂他神马酒,感想这姿态可真像喂婴儿吃,白剑剑道非神道,手法变通也常等,只是妖有其道,她的道里,却装着全是神马酒。想那一世狂魔都醉在神马酒中,感想极妙耶!

    且看神马酒带给虎儿的变化。

    本书由,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