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4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星梦乡 书名:仙魔囧战
    炉火熊熊燃烧着,映照着他们俩人的脸通红,溶解模型里,加入了宝石,模型的花纹也十分好看,蟠龙缠绕,合模置于火焰之上,龙鱼凝神聚法力,俨然很认真,盘坐于炉前,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双手调节火力的熟练程度也已相当惊人,没想到她的领悟程度也相当之高。顺利开模,出模的剑,还可以,加以实力打造,趁打铁,第一把打造的剑看起来没错,不过很快也就看出来,这剑非常的没有份量。加以二度煅造,她的配合程度也相当之高,一个眼神就能体会,他的速度也非常之快,微笑间,以能体会彼此的心语。

    潜心炼剑,剑道法自然,看来这剑,要炼到家,也非常人所能,剑剑铸心法,剑剑放宝石,剑剑齐法力,更是专心一刻不曾停,剑道心道法力道,道道用心。

    可很快,秦成,体力不支,一锤之下,夹具弹开,吓得鱼儿跳了起来,见到断裂的剑,她没有骂他,上前搀着他,轻声地道:“休息一下吧,不急一时。”

    躺下的秦成,心中再明白不过,宝剑累人,心也跟着溶于中,打造更不是说能成就能成,他还是急了,慢慢运法恢复体力。待到补充体力的饭菜到嘴,鱼儿冲送饭过的兵丁吩咐了几句,来到他的边,微笑道:“饿坏了吧。来,多吃点。”

    挤眉弄眼,他接过她手中的筷子,想到,光享受美女,还是不能当饭吃的,白米饭才最实在。什么都亲,大米饭更亲。

    不知是不是仙子太贴心了,还是送饭来的兵丁太懂事了,佳肴呈上,鸡腿比什么都亲,连鸡骨头里的余汁也未放过,鱼儿更亲,吃饭当头还要亲,油嘴滑舌也亲,脸上多了层油膜,感受就会不一样了,特像被抓着的泥鳅从手心滑跑。抹掉油膜,感受一下,居然没感觉了。望着偷笑的她,回以同样的手法,结果被她躲跑了,咯咯地笑着。

    乐疯的龙儿鱼儿继续专心打造宝剑。而在石屋外边的唐美芸、常无礼、风、常仰慕、玉灵、玉风、牛轻龙、牛轻虎、牛轻心、牛轻尘、风无常、风无心、风无天、风无法、魔尊等等的动作也是没一刻不在运作。而看这两宝贝,乐疯在石窟,却不知外面的金山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至少这两个宝贝的世界就是他们二人世界。

    ……

    诡异的幽山之中

    走来俩怪,一个骑着仙兽耳聶(niè),一个骑着赤兔马,边走边笑,手上扬着怪鞭怪叉,还不忘挥动着表示他们的厉害。

    “这么久没来看他了,他会不会死在里面了。要是死了,魔尊那里就不好并差了。”

    “哪里那么容易死,他牛轻虎的法力再差,黑泥又没毒,哪会呢?”

    “那倒也是,不过若让他知道了黑泥没毒,岂不早跑了,快去看看。”

    两怪交谈飞奔而来,骑兽真是灵,速度成闪电般,出现在大石面前,灰尘还来不及收起,看到石头纹丝不动。

    “哈哈……”

    “虎老弟,来看你了,可以出来了。哈哈……”

    二怪笑得石头都动了,移来开的陷阱,里面并没有回音。反而一道黑色直冲上天,黑泥如喷泉般喷出,一只浑被黑泥糊住的怪物出现在陷阱的端口。

    听得狂吼一声,周的黑泥向四面八方散去,如爆炸一般。快速施加法力,二怪本领俨然变得更强悍,四周散落的黑泥点点滴滴溅过树干,穿成一个接一个的小洞。哗哗地,是大树小树连续倒下的声音。

    再看到脱泥而出的兽人,和那拨开的叫化鸡一样,质细嫩,纯香腻人,惟有一点不好吃,黑眸可以吃下百头牛,爆发可以扎死千只刺猬。

    “哈哈哈……”

    “牛轻虎,你还没死呀,这个样子可真是脱胎换骨呀,黑泥很舒服哟,哈哈……”

    二怪相继狂笑,没有半点俱色。

    若说半月前,这二怪抓他牛轻虎,囚于此时,还有过半点惧怕,而今的无法无天二怪哪里还把他放在眼里。

    大笑之中,二怪齐出手,狂啸而上,“虎老弟,由不得你,束手就擒吧。”

    狂吼之下,牛轻虎已是留着这口气要拼个你死我活,二怪上前来打,正合他意,露骨施法,双爪出击,如闪电,迎扑而上。

    正看这,二怪法自然,法力挥舞出的护圈如坚石,如此一来,牛轻虎的双爪如碰到钢铁般,划出火花飞溅开来。

    凌厉的杀气并不能造成半点威胁,反而,二怪出手之中,布开的白丝缠网,在瞬间已把牛轻虎绑个结结实实。

    “别扭了,这是乾坤网,你挣不开的,只会越来越紧。”风无法哈哈大笑。

    看到牛轻虎如此的倔,半个月来,还有这番手,风无天反而更高兴。

    “你两个羔子,玩招,虎爷我撕了你们。”牛轻虎口里骂出来的话,声响不大,实在气力不够,半个月未进食,他的筋骨能保持到这一刻已经很不错。

    “哈哈,虎老弟呀,那要看你的造化了,我们随时等着的。”风无法忘乎所以,狂笑声留在幽山的半腰中。

    驾着仙兽狂奔而去,留下那散落的树叶随风起转。挣扎中的牛轻龙,被乾坤网绑得更紧了,嘴都被绑紧了,嗡嗡的声音,比一群蜜蜂的声音还强。

    幽幽的笛声响起,在一片黑雾迷漫的小山之间,匿迹了。仙兽长嘶之声留在那划破长空之时。赤兔马狂嘶,冲进黑雾中。

    “主人,您要的赤兽,已经带来了。”

    冲进黑雾后,又是一片天,这片天是私人地盘,知道的怕就只那么区区几人,称为主人的魔尊,此时正在幽暗的洞

    洞并不是太大,进入洞的牛轻虎看到水帘,脑门却像被闪电击中一般,脑海里翻出一段接一段一记忆,为什么那么熟悉,小时的一幕幕在他脑海重演:小灵兽时的他开心地在这里蹦跳,朝一个蒙着黑色面纱的高大男子,尊称恩公。

    再细细望向被称做主人的男子,一幕幕在脑海击开来。他,恩公?

    一块黑色面纱遮住半边脸,月牙的标志地像征着他魔地位,金黄在幽暗中闪着丝光,淡眉中的黑痣,是他无法忘记的,他,真的是他牛轻虎的恩公。一蝙蝠黑衣还是那么守旧,一层不变的服饰还是恩公的习

    惊讶了。小兽时的他并不知道魔尊,但是现在他太清楚了,传说中的魔尊,是他牛轻虎的恩公……

    听得风无法风无天来报,魔尊摆开盘坐的手,站立起来,随口吩咐道:“无法无天,到外面训兽去。”

    轻步走来,魔尊的影还是那么熟悉。只见他轻挥手之间,乾坤网化为乌有。

    躺倒在地的牛轻虎,迅速爬起,跪拜在地,“虎儿,叩拜恩公。”

    “虎儿,快起,二十年没见,虎儿,长大了。”沉静洞中带足了磁声,魔尊,扶起虎儿,满心欢喜。

    笑呵呵的牛轻虎,还是那么喜欢恩公的声音。

    “来,虎儿,坐这里,说说你这些年来,过得怎样?还怪恩公赶你下山吗?”魔尊不住想起二十年前的事,才五岁的虎儿被赶下山,只因那场三界大战,现在想来,觉得愧疚于他。

    牛轻虎,只是一个劲摇头。关于他的记忆当中,留着那段美好小兽回忆,他没有半点怨言。只是在他离开这座山时,还是好舍不得。

    不过现在的他,很快,却有了逃离的心思,因为他眼前的恩公,大白于他眼前——魔尊,全金山惧怕的恶魔。一个能上全金山成为黑云之地,让金山翻覆的风云恶魔。

    看到虎儿摇头,并没有半丝怨言,轻笑道:“虎儿,来恩公边,往后,就不回牛家庄去了。”拉着虎儿往小洞里暗的小角落里坐。

    看看小洞里的光景,除了,打坐的光平台,进食的石圆桌,幽幽的水帘瀑下闪进丝丝光亮,这里的一切再没什么可值得久久呆下去的。可看魔尊一坐就是二十年,毅力非平常小魔能相抵的。小兽时的牛轻虎,再喜欢也是童趣加上水帘瀑下四季如一的清气,让他兴奋过一时。如今再探此形,要让他随着恩公长居于此,脸上并没有半点高兴的色彩。

    看着眼前的虎儿,如今虎头虎脑,一脸虎气,眼中隐藏着十足的杀气,当初一眼相中此小兽,如今看来,他眼光独到,也着实让他喜形于色。揽他于帐下,可算是再添一名虎将呀,对他的好,不无目的,一块如此好材料,岂可浪费。若说无法无天也可算得得力的虎将,可是不能与他的虎儿相提并论的。

    伴着魔尊才坐下,他施展着小灵术,变出一对双钺,交到虎儿手中,浅笑,“虎儿,让恩公看看你的本领长进了多少。”

    看到双钺,放着异样的光芒,眼前一晃,蓝光闪过。果真是宝钺,牛轻虎,高兴地挥动宝钺在小洞内施展开出。

    宝钺非常物,内具魔法,更有灵力,牛轻虎,这一挥之下,力量无穷。

    本书由,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