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4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星梦乡 书名:仙魔囧战
    甜声腻耳——爽歪歪

    顺势抱着她更紧了,贴着他柔滑的肌肤,温香绵绵。抚摸着云流般的秀发,心里踏实。望着小小的石屋,并不寂寞,她是他的全世界,拥有着她,就拥有了全世界,一切的美好就是她。他从心底深处开始相信她是龙鱼,完整相信她,胜过所有。

    梦中的她,看到一团烈火,吞噬着他,她的最——潜龙,撕心竭力地呼喊着,瞬间,潜龙化为了乌有。她跪倒在地上,望着无际的天边,眼神死灰,嘴唇发紫,拳头握紧,发白的指关节崩崩响。可怕的火焰,夺走了她最,夺走了她的心。静静地等候死寂一般,撕开膛,等待死神的到来。她始终相信,生死同终,灵魂相寄,他会等着她的。

    就在她等候死神之时,一只大雕随风而来,化成赤红马,朝她嘶鸣,前蹄轻抚,像是在告诉她:走,我带你去找他。

    马,赤红马。

    “你是要带我去找他,对吗?”被赤红马从惊梦中惊醒,上前抚着马脖子,轻声地交谈着。赤红马,栗色综毛散着淡淡清香,鼻孔发出呼噜的声响。

    纵骑上马儿,鞍马就鞭。

    驾,驾,驾……

    上下颠覆,感受着马儿传递过来的清爽,全舒服,迎风吹起秀发,飞舞着,极目望着天边,狂追烈火方向面去。

    飞吧,飘在空中的姿,如梦如幻,赤红马,腾空飞跃,马不停蹄,遇山跳山,遇涧跳涧,云中穿梭,死,前方的路变成一片黑雾,赤红马如一团烈火直冲而入,飞呀,跳呀,黑雾渐去,前面出现道道水帘,随着赤红马,她什么都不怕,始终相信他在等着他,她要追上他。冲,冲进水帘,水流在体中穿梭,如化坚冰一样而无痕。

    冲出水帘,她的眼前一片明亮,一片火海挡在了眼前,赤红马发出嘶鸣声,是在征求她的意思吗?没有收紧缰绳,软鞭轻抽之下,赤红马化火箭一般,直冲而入,温度在升高,灼烧着每一寸肌肤,通体的舒爽也随之而来,是要被火化了吗?如果这是见他必然要面对的,她也不怕,因为他在等着她。她要见到他。

    灼烧在慢慢消去,周轻松了,赤红马温顺地停了下来,望着眼前一片宽阔无垠的土地,嘶鸣……

    “你是说,他就在这块如仙境一样的地方吗?”轻声问着马儿,她欣喜若狂。心跳加快,舒爽地叫着他的名字,“龙儿,龙儿……”

    突然之间,赤红马跌翻,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趴在他的上,闻着花蕾般的香,怎么味道这么像赤红马。此时的他睡得正香,悄悄地挪开来,这才看到他光着的子上留下自己的口水,轻轻帮着他擦干净,哪知,他的心跳特别快,不住好奇,贴耳听听他的心跳,一股极强的男人味冲入鼻孔,还带着足足的迷香味。仔细听,怎么像流水一样的快,还崩崩,崩崩,像闯水帘洞的声音。

    正在疑惑中,心跳怎么那么高,一双不安份的手环抱着我的头。不会是有意的吧,应该不是,千万别吵醒,这可是干柴——烈火。想要轻轻地挪出头来,哪知耳朵被一只手给抓住了,还很有力度。

    “啊呀!”

    “你在干吗?”睡眼惺惺地他,嘴里吐出四个字,极其睡意十足,还带着鼻音。比那乌龟壳里响出的声音还动听。

    “你个死菜鸟,放手,耳朵被拧掉了。”耳朵好痛呀,何况是捏着耳朵把我的头给提起来的。再用力一下,我的耳朵就要给他做下酒菜了。

    “你说不说?”他还不依不饶,扯着耳朵往下拉。

    双手来抓他的手,痛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这个坏分子,下手够狠的。扯得够凶的,直接躺在他的旁,轻声笑道:“饶了我吧,你再不放手……”想到以牙还牙,双手不顾自己耳朵了,抓起他的双耳,用力撕扯。

    有效,非常奏效,一扯之下,他的人也被扯起来了,睡意全消,咦呀,啊呀,嘴也会打哆嗦,这下才知道扯耳朵可是很痛的哟。

    哪知,用力过度,他直翻落在上,压得喘不过气来,才想他总应该要放开手吧。更没想这个坏蛋,居心叵测,强制地按下我的双手,哎哟。这个猪头的双耳都呈现绯红色,不住大笑。

    哪知一双火红的眼睛视过来,还没笑够的嘴被堵住了,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红耳朵。头脑发,甜味四溢。为什么如此温暖,还伴着心跳在加跳,压力变大,弹力也变大,前好像被抽空。他要干什么?

    没有声音的控制,还是没有触感的灵魂呀?轻轻抚慰之下,居然愿意成为他的一半。兴奋过头了吗?不是?是冲动,不是?是吗?为什么贴切得想溶化成他的一分子,没有拒绝,极其亢奋,缩影吗?还是前世他的灵魂?

    如鱼得水,游着的魂得到安静,飘浮的浮萍扎稳了根。迎合他的唇,舌根交缠,静心吸着他的灵。绵绵之雨如沐风,微沉双眼,体味着来自灵魂的交流。

    如是此刻:

    你是我的泥,我是你的泥,泥中有个你,泥中有个我,你我化成泥,揉泥合你我,彼此共连体,捏一个你,捏一个我,你我合一,化成你是龙,化成我是凤,龙凤齐天,造一尊神佛,雕一座像,你像我是佛,我像你是神,神佛合一体。

    舒服过一时。

    龙鱼轻声腻耳贴在他旁,温柔地叫着,“龙儿,龙儿……”

    他转头盯着龙鱼的眼睛,迷恋地回应她:“鱼儿,鱼儿……”

    互相搭着手儿,温馨漫溢开来,她往前靠着他的膛,卧于他的香颈间,甜蜜在心头。拥着她的香肩,护着她的玉肤,甜滋滋的香纯,醉入梦乡。

    一觉醒来,鱼儿惊吓地爬起来,大叫:“你怎么没睡地,把我的给占了。”

    秦成更被她如此反常态的样子,吓了一跳,转念一想,笑道:“怎么,是昨晚的事,都给忘了,也太健忘了吧。”

    “你,你做了什么?老实交待!否则我打死你。”抓起炼剑铁锤扬得老高,准备开战。

    “不会吧,鱼儿,你真忘了,不过,也没什么,就是你的头压着我,透不过气呀。这,不算过份吧。”秦成弄乱地扬起头辨理,还不服气地摆开拳头,准备应战。

    心想着,鱼儿,不闹不行,不打不成。

    “呀呀呀……”

    举锤直挥过来,咦呀,要把秦成砸成饼。

    “二位公子,开饭了。”

    一个声音从小窗口响起,一个大碗饭两双筷子,一盘菜,偏偏没酒喝,小窗口一摆,就像牢笼里的鸟儿接受食物的降临。

    “别闹了,吃饭。”架住她的铁锤,秦成,夺走放在一旁,开始准备吃饭。

    想来也怪,一个晚上,她衣服都没脱过,也睡了一觉,想他秦成也耐得住,笑在心里。再看这传进来的饭菜,咋就是一大碗饭,连小碗也没得,是不是只准备她一个人的吧,二话没说,看他秦成刚拿过来的饭菜,也不管,接过饭来,抓起筷子,先行吃起来,边吃边笑说:“你的那份,还没上来,你先等会吧。”

    哎哟,龙鱼胃口真好,菜也地道,饭菜消灭干净,看到秦成美美地看着她吃,也没吭半句,手上抓着一双筷子,却不知放在哪儿是好,待看她都吃完了,怎么另一份还没上来。

    龙鱼看着他的眼睛,奇异地笑道:“这,怎么还没上菜呀。难道?”挤着笑脸问:“龙儿,这不会是两个人的份量吧。”

    得了,想到一个人吃两个人的份量,这下秦成要饿肚子了。

    “不知道。”鼓着眼睛的秦成,压根没想,看着她吃饭,他心里填得好饱,可这一看她全吃完了,连一点米粒都没留下,肚子也不听话地叫了几句:主人,肚子好饿……

    是呀,灵魂的潜龙没吃东西,当然也没精气神。

    可看鱼儿吃饱的神气,他也高兴,笑道:“不管那些,来,我们开始炼剑。”

    现在的鱼儿,经过一段时间的掌控,对于法力控制火候,相对熟悉了,加上她的天赋不错,对各类纯色也把握得当,由于是需要大量的法力,她的食量在增长,也是很正常的,正因此,也更让秦成欣慰。

    鱼儿望着他,心下理解他,转念想想,就一顿饭,没什么,继续炼剑吧。看着眼前的炉火更加喜欢,她知道,这项任务更加艰巨。不过她有信心,一定能打造出两把绝世好剑,因为有他,有他在,就是力量,信心也增倍。

    “来,鱼儿,先告诉你,炼宝石宝剑的关键火候的控制。”秦成开心地引着她,望向那璀璨的宝石。

    “嗯。”

    随着他的指引,看着这些东西漂亮的宝石,仿佛看到一把接一把的宝剑问世。

    听他细细道来,“宝石镶剑,是一般的宝剑,聚以精气法力,宝剑有着非同一般的双刃或四刃,其力量在普通宝剑之上,相比之下,威力可抵十把宝剑的力量,劈斩削切都非常得手,刺骨也不在话下。我们现在要炼的宝剑还要在这种普通宝剑的基础上更进一层,打造的是宝石铸剑。宝石铸剑,要求更加严格,要在你控制纯绿火焰下炼就,每把宝剑的炼制时间更长一倍,你有足够的耐力了吗?”

    “嗯,有你在,一切听你的,一定会有。”听着他说得认真,鱼儿点头,肯定地回答着。

    “这样,很好,有信心加上耐力,就不愁炼不出来,继续听我说。”秦成微笑地看看她,接而继续说:“现在这种宝剑,另一个特色,就是它独特的地方,每到一段时间,要变换来炼,你还要学会煅造的本事,我们俩,轮换着以不同的法力注入新的宝石。再还有就是,各类宝石的大小,并不一样,时间上控制就要看宝石的内在抗力,所以要特别注意。明白,千万要处处修法,做到集中火力之点。”

    “嗯,明白了。”

    “那好吧,我们开始炼。”

    熊熊炉火在燃烧,浓蜜意;双双修行铸仙剑,齐破万难。

    本书由,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