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星梦乡 书名:仙魔囧战
    “宝贝鱼儿,别这样,好不好,一看你就知道,全忘光了。”他已经来不及再多说,进入正题。

    “看好了,这火色是是分七种纯色的,分不分得清。不要又像个色盲,纯紫色与紫红色都分不清。”秦成才说教她识火色,没想到又想起她是色盲。

    “那紫色与紫红色有什么区别吗?都是紫的。”鱼儿才想到自己紫色与紫红色好像真分不清楚,不然也不会吃了一大堆紫红云,差点死掉。

    “哦,都是紫色,那草鱼与锂鱼是不是都是鱼儿呀。”秦成拿鱼儿当玩笑开。

    “你个猪头,当然都是鱼儿,你个坏小子,我吃了你。”才听出味来,一巴掌打在他PP上,鱼儿气得不行。

    看着眼前的火色更让她分不清了,那火红火红的不就一种色彩,他还偏说出七种纯色出来,怎么看都看不出来杂色还在其中。睁大眼睛往里看,还是分不出来,凑近一看,被他一把抱住。

    “你是不是想**了,凑那么近,等下,毛都烧干净了。”

    听他一叫,这才知道脸上在发烧,手轻轻一摸脸,还感觉很痛。

    “哎哟!”

    “烧坏了,我的鱼儿呀,你成烤鱼了,让我看看。”秦成凑着她的脸在看,“咦呀,是,是烧坏了,通透红的,眼睛都冒血丝了。”

    “妈妈的,你才烧坏了,看你鼻子,成黑笼猪了。”鱼儿手才抓了黑碳,故意抹着他的鼻子,脸也成花猫脸了。

    “你个坏鱼儿,嗯……”脸也故意往鱼儿的脖子上蹭去,摇着脑袋在她前使劲地,要擦掉脸上的黑鼻子,鱼儿笑着把他的头狠狠拨开,鼓大眼睛瞪着他。

    “花猫,你还想偷腥,我鱼儿可不是好欺负的。”

    抱在怀里的鱼儿,挣开的他的手,双手狠狠搓着他的头,俏骂:“听话不?还敢偷腥不?”

    秦成可就惨了,脸被搓得话都回不来,嘟嘟地发出的声音,就像杀猪时的猪叫。

    任她玩闹一时,秦成马上进入正题,抓住她的手,凶道:“别闹了,炼剑了,等下,仙子过来,撕了你的皮。”

    “哦。”

    “要撕也先撕你的。”

    闹笑过后,她轻揉着眼睛。

    一看,不好,烧坏了,再揉就真要撕皮了,秦成关切地说:“别揉,吹吹风,凉一下就好了,再揉,我就撕你的皮了。”

    “哦,你是个大坏蛋。”

    粉锤敲打着,算是给秦成松驰筋骨,鱼儿这才认真看着教他识火色。

    “论及火色,碳的分量足够下,就看法力的输出多少,表面上法力好像不重要,其实非常关键,三分火力,七分法力,火焰聚集起来,呈现火红加入你一成的法力,就会呈现出阳色了,保持法力三分钟时间,火力稳定下来,几乎就没有太多的杂色了,再看到杂色就要再加大那么丝丝的法力,看到此时这样的丹红了吗,这就是纯阳色了。看到了吗?自己来试试。”秦成演练了一遍,鱼儿也基本上看懂了些,现在才知道,自己刚才那些莽撞,笑道,“哦,原来这样的呀,那把剑,等我会了,炼出来送你啊。”

    “先试吧,别出差错就好了。”

    “嗯。”

    坐着旁边看着她施加法力,开始分色,倒是特别的聪明,很快纯阳色的火焰倒是弄出来了,没想的是,才过几分钟,她就分神了,杂色突地窜了上来。

    “专心,你个色盲鱼儿,看不到吗?火焰不稳定,出现杂色了。”秦成紧急提醒着。

    鱼作心里还在开心自己可以掌握一点点了,思想就飞到他的上,才几秒时间,就让秦成看出来了。

    “哦。”

    “鱼儿,先停下来,要跟你说说了。”

    停下他的手,面对面地对她说:“记住了,第一,必需要认真,不许开小车。第二,法力要均衡,气力要平和。第三,保证要耐,没到煅造停止时间,不要停下来。听清楚了吗?最最最重要的第一点,千万别再犯。”

    “哦,知道了,我没有小车,不开了,你送我小车吧。”鱼儿开心化他的斥责为动力。

    “好了,再试试。这次我再炼一次,不许出错,明白。”秦成想到必须要抓紧了,时间不等人,要是仙子再下来时,还一点都没有,想着脑袋再敲上两下,可不是闹着玩的了。

    时间过得很快,纯阳的剑在秦成手里,一把接一把地煅造了出来。可再看看这些剑,还只是第一步,而且都只是普通再不能普通的剑,要想再煅造出宝剑,还得经过纯纯青纯黑纯红纯蓝纯绿的过程。煅造到那个地步,不知这些剑能有几把到最后,为防万一,还是以备无患,再多打一些吧。

    正在秦成还想再多炼一些时,鱼儿在炉子前倒下了。

    “鱼儿,你怎么了。”

    一看况,这个鱼儿,居然还真犟,顶不住了,硬是没有吭半声。

    扶她起来,顶着她的后背为她输入法力,渐渐地醒了过来。

    “你个猪头,顶不住,还硬撑着干吗?不要命呀。”秦成紧紧抱着她,这个傻瓜,傻到连自己的命都不顾。

    “没事。我是想睡觉了。”有气无力地说出那么一句,鱼儿沉沉地睡了过去。

    ……

    而在月风山庄的唐美芸,外面发生的事,好像与她并没有关系,自打沉狼沉默,金刀失踪,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此等事发生,未曾让她的三叔知道。可如此样的事,他唐盛琊何尝不知,只是未在她的面前多说一句,风无那个小子,无端地没了,他并不想影响她的绪,令她闭关在教场炼戟,心下也并不放心。

    果真不出所料,炼戟中的唐美芸法力不济,走火入魔。

    “啊……啊……”

    那是一个疯子一样的女人,手抓起已是蓬乱的头发,使劲地撕扯,面目狰狞可怕,眼露凶光,黑眼圈烧灼着她的愤怒,在无尽地呼叫着,教场内回着极尽的嘶喊。乱,乱得可怕,那些横七坚八的兵器,已经折的折,断的断,更有插上石壁的枪头。蹦跳着,继而抓起方天戟乱舞一气,啪啪地声响吓人,地上可怜断掉的刀剑被再一度被击飞了起来扑向四围的石壁,发出可怕的撞击声,溅出的火花落地那刻化成了碎片。

    “啊,呀……哇,你你,你,我杀了你。”她疯叫着,使出可怕的一招,辟天盖地,方天戟的月牙头端深深地划入大炉之上,啪的一声,大炉子被一分为二,火花漫开了,如火海的水一样流溢出来。跳跳跳,光亮照得教场内一片通明,火花烧灼着她的脚,蹦跳着,如锅上的蚂蚁,飞舞着,戟杆点地,影飞舞,火花铺满的地面上划出一个大大的杀字,杀杀杀,戟飞所到之处,都留下深深的印痕。

    砰,石门开了,方天戟也随着她的影直扑了过来。开门的小魔瞬间被毙命,唐盛琊避开一击,一看形,什么都明白。听得小魔来报,还曾以为她炼成了。

    但看月风山庄之上,方天戟所到之处,只见一片嚎声。疯了,魔加疯,她控着魔宝最疯狂的一面,直扑、横扫,砍杀,魔戟如蛇,飞信胡为,被毒杀的小魔肢体四分五裂。

    看,那是一个大魔封住了巷口,啪啪,被砍划成了酱,戟端挑起片在四处挥洒,她,灵魂深处的莫轻怡震惊了,主人一举一动,无法劝阻,魔宝的魔有如海啸一般狂烈地涨起来。

    “哈哈哈……我杀,我杀,哈哈……”激疯的魔宝,从唐美芸深处灵魂喊出来,极尽地疯狂,那一刻,噬血成,视杀为习。月牙的刀口,闪着的黑亮在光照下倍显森可怕。

    随后追来的唐盛琊,看到了,这是魔的极端,无人的魔,内心并不激动,也未有阻止,笑看着,这个她,变了,变得无无义,心中的飞了,恨意灼烧着她的手中戟。

    笑声留在小巷的一端,她挥舞着魔戟,向前冲去,随后远远的是,被吩咐来的唐艳阳,组着魔阵在后跟着她。

    但看,一路上杀小魔小怪小兽,血洒一路,纵跳,扑杀,飞跃,她狂风一样,扑进了兽狱山庄,小兽一片混乱,牛庄集市上,鸡飞狗跳,牛马被扑杀成一片狼籍。遇怪杀怪,遇兽杀兽,猴子精,看事不妙,快快关门躲了起来,小老鼠精灵地钻进了地洞,蛇信子也不敢出来找事,魔戟一挥之下,皆是一片血液沸腾,飞上天的血洒向猴子家的店铺,门脸之上,血红一片,猴子精一看,开门大红,未曾想一个猪腿掉了过来,吓得猴子精又躲进了门内。

    哗哗,看那小虫小鸟也无有幸免。一路挑、穿、插、破,疯子的她,手上的戟杆已经飞红,满脸的血红让她成了红魔,散乱的头已是红毛染就。

    “何方妖孽,胆敢在这里放肆。”一声狂吼。

    且看,疯人院里出来的魔戟,敬请收看收藏,精彩连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