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兽性大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星梦乡 书名:仙魔囧战
    “报,报告庄主,不好,不好,沉狼山庄外集结了好多好多水怪妖怪魔怪阻断了回路。”小兽通灵豹子慌忙来报。

    镇定,镇定,越是在这个时候越是要稳,看来风无心这个老匹夫是缓过气来了,听到报告牛轻尘并没有露出惊慌之色,不过牛轻心反而变得有点坐立不安,引着头在往后看。

    “无礼老弟,今天可有大事要干了,你看现在?”虽说牛轻尘心下并不慌张,可还是不免要向这个无礼的智多星求解。

    再明白不过,若等到怪物发起攻击,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作为一个战场的谋家,常无礼也经历过不少的风风雨雨了,长驱直入,孤军作战,遇到四面围攻,那是平常不过,若说讨好不成丢把米也常有,可不能输了此战,也丢了威风。

    “庄主,看来,我们已经输在时间上了,要想不被这些怪物们牵制住,我们必须要争分夺秒了。”一个战者,不仅是在战场杀敌,更要俱备的就是时时处在立场上,分析出战场上的利弊。常无礼并不骇然,他道出了其必修课,直点战场上的核点。

    “好,我们牛家可不是那般容易被吓怕的,劳烦无礼老弟帮我押后阵了,这就让他们尝尝我牛家的铁骑。”牛轻心明显是按捺不住自己狂妄的本

    “三哥,不要之过急,以我们现在况,不能硬碰了。先差飞天雕速速回庄报信,让二哥援救,再行处置。”牛轻尘稳住了牛轻心冲动的野

    转头并没有再搭理对手风无心扯起无心的脸在笑看牛家。

    “庄主说得对,无礼这番帮着打后阵,庄主尽管放心,杀他怪物们一个威风来,让他们再不得狂妄自大。”常无礼赞道,话毕,就冲出阵前,大放撅词,直冲风无心挑下战令。

    快,快,再不能让时间给担搁了,常无礼上前挑起风无心斗战。

    “那那,那沉狼山庄庄主,你何能耐,亮亮本事,既然不还灵兽,那就来比个高低,别在那里扯你的兄弟在不在的。要打就爽快点。”

    所有战事只在一句话,风无心已经接到集结完毕的令,心下,只看你牛庄开拔过来的兽阵还有几分耐。拖也好,战也好,只要他一场号令就马上可以攻打起来。听到对方,来了一个年轻后生,出口如此无礼,还如此挑衅,自当是找死的来了,大骂出口。

    “臭小子,滚回你牛庄的兽阵去,别拿鸡毛当令箭,你,不配出来叫战,叫你庄主出来与我一战。”

    若说两兵交阵,主将战主帅,两核心相对,自然小兵后战就十分轻松,而明显不过,牛庄任常无礼出战,意思再明白不过。

    “哈哈哈……无礼我今天可真没看出来你沉狼山庄庄主何能耐了,别说,鸡毛当令箭,就是你要战兽狱山庄庄主与我何干,今天是我挑战你,我,常无礼,等你过了我这一关,再叫嚣吧。哈哈……”常无礼狂笑不止,一副完全没把他一个庄主放在眼里的高姿态,笑得他都快躺在那四不象的上了。

    在此叫战时,牛轻尘已经差出大雕报信,后阵变前阵,叫战前方,一字排开,作为掩护,三阵拆出两阵,化为叠阵做足了退守的准备

    兽阵,众兽齐齐加起来达足足五千,一千五作为押后,由常无礼押阵,阵型依然化成兽阵排布,阵型与一个兽字一样,阵前左右二十狮为左右臂,四角以虎豹齐成田字,中路一字排开的混江龙灵兽,后路是由蚕凤组成的口字型天兵。其阵型就是兽字,攻防合一,阵前押阵一将即可,亦可众将,一旦攻,兽阵非常灵活,河东狮一哮,立马奔向后方,虎豹牛羊齐扑一轮后,灵兽紧跟而上,后路的蚕凤是从天而降,可见一个阵型攻击是分为四轮攻击,可实际上是连续的攻击,可想兽阵真的很强大。当此一轮攻击完毕,后路前前路展开的又是新连续的攻击,这就是兽阵的可攻可防。莫说河东狮本就强大,加上蚕凤皆是五级灵兽以上级别,兽阵可是以一挡百哟。

    可看千五的兽阵变化,风无心不是不明白,想都想到牛家已经要冲围了。此番还让这个无无礼小子再番阻阵,搏杀场的后方,都看得十分清楚。可耐如今叫板也好,叫阵也好,这个无礼的小子口舌如黄,索痛骂起来。

    “牛轻心,牛轻尘你俩个老王八,缩起来当什么,任一个黄毛小子来较什么劲,还不快点出来与我一战,无心这就给你一个说法,还你众兽公道。”

    论说此时,牛轻心与牛轻尘已经摆阵兽阵的后方,抽调出来的三千多小兽、兽灵、战兽、仙兽正齐齐布下叠阵,准备好要冲出去。

    牛轻心一听这个风无心如此不长脸,正要冲出阵去,被牛轻尘拉住。

    “别再逞了,杀他痛快先,这个老不死的家伙,往后再好好收拾他,先保护好灵兽要紧。”

    牛家威风并不消减,有道是遇强则强,更强更更强,明显不过,事实上的集结的众怪远远非牛家想像那么弱小。摆阵一出得沉狼山庄搏杀场。眼前一幕惊着了。

    而此时的常无礼也不是真傻,明知,沉狼山庄庄主不会轻易动手,明显不过,他是要留着力气迎战牛家二位庄主。可回看到牛有二庄主已经顺利退出搏杀场,也往阵中一退,笑道,“庄主法力无边,不妨来破破此阵。无礼在阵中等着你。”常无礼一边退阵,呵的一声令下,阵法运转起来,猛狮头路变尾路,旋转式地往后退,随从而来的小兽悉数围在外围起到一个当替死鬼的作用。

    看到兽阵隐退,风无心反而大笑。

    “哈哈哈……”

    待笑毕,大衣一挥,天罗地网,天上,地上,怪物齐齐冒出来,全速进攻。

    而此时,有一种感觉就像是,一群狼狗突然闯进军营里,看似凶猛地吃了不少兵丁,可到了军营围攻时却要狼狈逃窜的味道。狼狗就是现在要退出包围圈的兽阵。

    可看这群狼狗如何突围呀。漫天都是怪物,持有各类武器,正等待着兽物退出来,吃骨头,嚼,大饱一餐呀。

    看是以为这些怪物一点都不可怕,以为可以一冲就能破围,可实际上远远不是想像的那么简单。这全速一进攻,马上就能看到,就如码蚁啃大象一样,密密麻麻的直扑而来,没有法力的小兽,一声声惨叫震破耳膜。刀箭密密麻麻地扑进来,小兽就如贴板上的被一块块分割出来,连张嘴要咬人的那一刻还没来得及闭合,牙都被拆了。

    “不好,不好,不好,保护灵兽,保护灵兽,退回阵里,全线组合。”牛轻尘再顾不得一个劲地往前冲,太多的小兽灵兽在瞬间被扎成了刺猬,心疼呀。

    施展开法力,冲击化为保护圈牢牢护住了后的灵兽。

    常无礼退出来了,两相会合,惨不忍睹。灵曾损失不小,一轮攻击之下,水怪,魔怪,妖怪狂呼。

    但看战死的狮虎豹等等灵兽,痛心疾首。退阵布法,步履艰难,内心纠缠,牛轻心忍不住大骂:“他妈妈的,臭怪物,此仇不报,我他娘的,不是牛养的。”

    且看战死的灵兽,小兽,血流成河,怪物们掠夺着战利品,取筋骨,割牛鞭,食虎,漫天都是血色死寂的气息。仅仅一轮攻击,仅一轮呀,若是再硬闯,大批灵兽就会所剩无已呀。

    “四弟,这下面,我们应该怎么办,冲出去,一定冲出去杀他个遍甲不留。”牛轻心子稳不住,开始叫道。

    “三哥,不行呀,你看现在况,再冲就全没了。”牛轻尘再明白不过。

    “你是怕死,我可不怕死,就这么些怪物,还能拦得了,我就不信冲不出去。”牛轻心战心大起,又想着猛打猛冲,杀一个痛快。

    “三哥,你是可以冲得出去,可是我们这么多灵兽咋办,你是冲出去了,是不是全不要他们了。”牛轻尘开始数落牛轻心,眼角的眉着皱得紧紧的。

    “二位庄主,先稳稳,先稳稳。”常无礼看着也心急,可毕竟对他来说,这些兽物们,并不与他沾什么关系,可也看到如此多的灵兽毁于一旦,心里也并不是滋味。算算下来,从最初的五千灵兽,一轮攻击下来,仅剩三千,而且挡箭的小兽几乎无剩。再行拼杀,绝非好事。

    “你还说,还说,你你你,就是你,怂勇我们来要人,还说什么必需足够强大的阵容,看,看现在况怎样,就等着埋葬在这里了。”牛轻心一听常无礼说话,就把气全撒在他上来了。

    “三哥,好了,这事与他没什么关系,他不来,我们也是要来沉狼山庄讨要的,今天全怪那个风无心翻脸,他娘娘的,布的什么阵呀,还真就不能乱闯呀。”牛轻尘心里并不是太烦眼前灵兽的损失,反倒更关心起这个阵法。

    面对眼前的怪物,漫天都是,不知不觉中吓了一大跳。

    “无礼老弟,你倒是说说,这个阵,倒是要怎么破,我们才能争分夺秒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