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仙姿玉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星梦乡 书名:仙魔囧战
    华家十三仙:华玉风、华玉扬、华玉灵、华玉树、华玉花、华玉颜、华玉月、华玉芳、华玉镜、华玉媛、华玉璇、华玉露、华玉丹。

    华家以剑法辅以仙法,稳坐秦山之颠。

    圣者,以战为和平,圣仙的职责,自然以护天下为己任。作为十三圣仙的三仙姑,玉灵的担心是正常的。玉乃纯洁之物,玉为前缀,灵为人,玉灵圣仙做人与处事皆以人的一面发展。她选择在潜龙山庄驻守,更得益彰。华风仙帝对她的宠有加,十三仙中,作为第三位,其意更在三界。

    十三仙,个个花容月貌,仙姿玉色,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玉为其色,心为海洋,辅以天下,受人尊重。

    年年复年年,月月复月月,每年还会挑选一名绝色盖世的女子作为圣仙,而这个任务今年就落到玉灵的手上。无论是从哪个角度出发,发生的一切变化,都在心里留下了印。

    不知不觉过去了二十年,仙帝魔尊冥王妖王兽王闭关也是二十年了,二十年前的三界之争历历在目。现任的黄帝也已长大,从未谙世的他又能不能担起这个大任,转瞬过去了,秦家的实力并没有太多的壮大。人族一脉,常年还是发生过不少的纷争战乱,一直都是圣仙在尽心尽力地维护着这一切。

    潜龙出水,美芸挑衅,沉狼给力,小小纷争看似风平浪静,却在玉灵平静的心海里起了波澜,修练变得更加重要了。

    而在筵席散去,沉狼跌跌撞撞地回到沉狼山庄,也正是那‘沉狼山庄’四字让他感觉如此沉重,唐美芸一句玩笑定下了这个小名——你看你不就是一只沉狼吗?每次回到庄里,总会看看这个牌匾,想想小美芸笑笑的眼,想想她那快乐地拉着他的手的蹦跳的样子。

    可是今天,他不再想那些,而是想到一个画面:你你你,你这个家伙,我掐死你。

    那是她张舞着爪子,掐着他的脖子,恨到骨子里去了,恶狠狠地想要了他的命。

    酒醉七分醒,他能体会到她败走前的那一眼,脚步轻了,头脑开始混乱,他抓紧自己的头,叫自己不要想,不要想那些,口中喃喃自语:“小美芸,我没有对不起你,我没有对不起你呀。”是不是真喝多了,眼睛居然出现了她,在反问他:“那你为什么坏我的事,还破了我的阵。你你,你就是要我唱反调,跟我为敌。”

    “没有,我真的没有,承认,我只承认想赢你一次,可我没有想过要与你为敌,真的,只是觉得你是在胡闹,没别的意思呀!你,你,你别这样啊!”眼前明显地看到她正恶狠狠地将头近,眼神中带着十足的杀气,他看到的居然是那么熟悉的眼睛。

    “啊!……”

    “怎么是你?”

    眼前的怪再熟悉不过,一张瓜子拉长的脸,头顶着三根怪丫的羊角,怪眉怪须都没有法则,他,他就是风家九异,排行老四的风无法。

    看看沉狼山庄也明白很多了。风家人,都是怪异之辈,时好时坏,时而背信,时而守信,时而装人,时而装鬼,就连已经到了晚上了,乌漆抹黑的时候,还有怪物们在干活,睁眼也打架,不睁眼也打架,看那边,就有大夜晚还追着打的,根本就看不到对方,也会空舞着拳头,棍子,乱打乱叫,打中了,不知道是谁打的,到了白天,他们又会问是谁打的,没人承认就又打起来了,每个都混在一起打,打够了就干活,干不完的活,晚上继续摸黑在做,做错了,白天找人问是谁做错的,没人承认就又打起来了,每天没完没了。

    “怎么不是我。。。啊。连四哥都不叫了,是不是欠打呀。”风无法看到这个颠倒回来的沉狼,顿时来了捉弄之意。上前来,偏偏听到他自言自语地说的什么鬼话,还出口叫他小美芸。

    “四哥,我这怎么又惹到你了。。。你不高兴吗?”反问

    “怎么会高兴,你不是想赢我一回吗?怎么会跟你为敌?还小美芸呢……是不是一天没找到她那小娘们,就欠抽呀,啊啊”话叫得高声,拳脚也快,说欠抽,就抽打起来,劈头盖脸,就像疯狗一样开始咬人。

    哇,我的天呀,我的主人,你咱不还手了,这明摆着是胡闹胡缠乱打呀。连雄哪受过这般,寄予这样一个主人,哪会不从灵魂深处去唤醒,灵魂深处敲他沉狼,可是做为一半灵魂的连魂再怎么催他都没有用。沉狼,现在醉得有点不清醒了,狠命地叫,都无济于事。

    隐约可以看到,那边一群打架的人,看到这里有得打,狂叫着赶过来,胡缠地打在了一块。

    咚咚咚,砰砰砰,沉狼被打翻在地上,啪啪啪,上落满了脚印,唯有抱着头,没有被踩成稀泥。哗哗地,是不是很爽呀,沉狼哈哈在大笑,夜色中,仅能看到他烂泥一样爬起来,继续走,还是一拐一拐的。现在没有再动他了,他好像是疯了,疯怪了。

    夜色下的沉狼山庄,没有狼叫,只有怪物发出怪叫,只有庄子里,拿着怪模怪样武器的怪人怪兽有庄子里怪里怪气地怪叫着,那叫做维护治安。

    再看到的是沉狼小窝里,挂着睡的,躺在路边也能睡的,吊在树上也能睡的,横在路中央也能睡的,在没有确定怪物没有呼吸前,不要说那是死怪物,因为它随时都可以爬起来参加战斗,只要听到有打闹,都会跳起来,骂着,叫着,跳着,打着。

    说是乱,不算乱,打死的少,打残的多,打傻的少,打疯的多。傻了的不会再打,所以特少,疯了的继续再打,且疯了的可以打了后,还可以得到疯人院里安静。

    这里其实没有谁欺负谁,只有谁弱小谁挨打,只有谁胆小谁挨打,你打人,人打你,打趴了,爬起来,你打他,他打你,站起来又是一个你。谁傻了,谁疯了没有谁会去宣扬。只有谁站起来了,谁又再次站起来了,都会知道。一而再,再而三,沉狼只有逃脱山庄时有过一丝快乐。

    翻翻主人的资料,连雄惊讶了,就是他,他被打趴的次数已经不能用数字来代替,只能用饭粒来计算。还好,外炼筋骨皮,内炼一口气,这个体质是值得颂扬的。战斗灵魂不止是出于正义的,还有自卫,看到这一幕,倒像是沉狼回庄里来吃便饭一样,唤醒吧,从这一刻起,你——沉狼,连雄战斗灵魂的主人,你要让他们都像吃便饭一样,铭记‘沉狼’两字。

    咚咚,倒在一个怪物上睡着了,原来今天吃了便饭后,可以这样睡。连雄灵魂安静一下了。呼呼

    美美的阳光照着大地,一个个怪物开始爬起来。看,那个头流血了,粉红色,还在不断地流,好像涌泉一样,那个爬起来了,可脚是托着走的,还有,还有那个,从那头走过来了,鼻子歪了,嘴巴翘起,眼睛浮肿,衣服破烂,脸上抹灰,沾点紫红,还笑呵呵地冲爬起来的怪物们点头。

    看看,原来是一个不错的怪物,九死一生,爬起来了,他是谁,他是谁,开始有人传着他的名字在街上转。很快,他的后面跟着一群怪物,谁干的,谁说被打趴了还可以传神,看到流血不止的那个,现在,被一个怪物,轻轻地沾了一点往自己的脸上抹,哦,原来那是一个侥幸的,不过却要装一下他的表面。是不是惊动了,流血不止不代表就是没气了。

    “谁,谁在偷我的血。”猛地爬起来,蓬乱的发一拨开,紫眸放着杀人的黑气。‘砰’的一声,沾血的怪物,被一拳打掉了蛀牙,嘴角冒着紫红的东西。众怪物看到有偷血的,呼拉拉,上来了,扑,扑,扑,扑成一条街,压,压压,压倒偷血的怪物四处找牙。

    “都给我起来!”眼前的怪物们听到一个怪叫,全都爬起来,仔细端详着怪叫的这个怪物。

    没有几个不知道的了,他,他是常无公子—沉狼,面如敷粉,唇若施脂,顾盼而多,话出常带笑,天然一段风韵,全留眉梢;平生万种思,悉数积于眼角。

    “你,你想干什么?还赚不够,还没疯,是吧?”说话的人是风无天,那个带着众怪物压过来的人。一脸的倒挂的眉毛,映在朝阳下还闪着蓝光,暗眸星稀,看每一个怪物都是斜眼才算是正眼瞧你,正眼瞧你,那就是在看旁边的怪物。齐脚的长褂,是他的得意之作,一挥之下,还可以把衣当法器来袭击对手。

    “我要与你决战。”沉狼一扫睡惺惺的眼角,直指风无天叫道。正好,冲他,可以抵销昨晚的一顿便饭。

    众目睽睽这下,这个窝囊废要挑战风无天,众怪物投来异样的眼光。总算能爬起来的‘偷血怪物’看到是眼前的这个风无救他一命,故作姿态地往沉狼边靠。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仙魔囧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