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爵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浩文 书名:幻魂天祭
    第四章爵迹

    “你的玄力和幻术已经达到了八级,对吧?泪涯。”

    说话的是一个穿血红色的长袍蒙着脸的人,另外四个人依然静默地站着,蒙着脸,似乎在等待着命令。显然那个说话的人是他们的首领。十头巨大的魔兽,呲牙咧嘴,露出凶神恶煞的样子,兽吼整个树林。

    泪涯望着那个站在他面前说话的人,沉默了一会,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那个说话的红衣人子高大,奇怪的是他左手的手指已经被砍掉了,因为蒙着脸而没人能看清他的样子,只是他说话的声音苍老而嘶哑,带给人一种莫名的忧伤。

    泪涯面容沉稳,他说“你是火王的护法,渊魂。”

    “哈哈……看来今天还高兴的,你居然还记得我。”

    “你的手指怎么才断了五根………”

    “是呀,怎么才断了五根?五十年前你居然能够打败我还砍断我的五根手指,那么今天,我会打败你,还要砍断你的十根手指……”

    “是吗?上次我的蓝凌剑还没出,你就那么肯定这次会打败我?”

    “你说呢?”

    雪地。

    花蕾和青剑仍然站在那颗巨大的石头上,花苞依然安静地躺在她们的旁。花蕾的绪平稳,而青剑看起来像是在犹豫着什么,她向小道望了几眼然后又转过头望着那个快要封闭的封印之门,眼中闪过无数的迷茫。

    过了好一会,青剑望了望花蕾,她深刻地知道花蕾是会一直等下去的,即使封印之门已经关闭,她依然会等。花蕾的脸上沉淀着浓厚的痴和执着。

    在青剑把视线从花蕾的脸上移开的那一瞬间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终于她还是咬着牙决定了下来。

    她的右手念起了玄力,瞬间一根纤细的蓝色线绳出现在她的右手心,线绳被灌满了玄力变得揉动夺目,正当线绳想要飞起缠绕着花蕾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影落在了青剑的后。

    那个妖异充满恶气的少年,面容狰狞而可怕,长长的红色发丝长到了脚跟,后还披着一把红如鲜血的长剑,他的后站着那四个高深莫测的护法,蒙着脸,没有人知道他们会有多可怕。

    青剑迅速地站在了花蕾的后,她的样子谨慎而略微有些恐惧,但依然很镇定。花蕾也察觉到了异常,当她回过头看见雷悠那张可怕的脸时突然就怔住了,可没过一会她又恢复了平静,上缠绕的花藤缓缓生出了尖锐的藤刺,其中有两根粗壮的藤蔓尖刺悬在花蕾的肩膀上正对着雷悠。

    雷悠望着那些尖锐无比的藤刺沉默了一会,他向前走了几步镇定了下来,眼睛直直地盯着花蕾,同时还带着一丝冷的笑。此时他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为什么自己来到她边了才被发觉?难道她们的玄力很弱?要真是这样……

    雷悠的笑突然笑开,发出了几声低沉的笑声。正当他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花蕾温柔如水的声音响了起来,“樱火族的王子,雷悠,门就快关了你还不进去,难道你是想我这里就追杀我?这里可是封印之门……”

    花蕾的面容依然保持着十分的镇定,而青剑的青灰剑已经悬在了前发出嗡嗡的剑鸣,雷悠的四大护法同时也悬起了各自的武器,杀气冲天。

    按照灵神定下来的天戒,在封印之门外百米之内是不可以有任何战斗的,否着参加战斗的人会被封印之门发出的巨大杀伤力击死。

    雷悠回过头望了几眼那三个洞口以及洞墙上隐隐发出的流动的玄力,眼前突然觉得迷茫。他转过头再次望着花蕾,花蕾也望着他,两个人的目光仿佛如闪电般撞击厮杀,似乎谁也不能战胜谁。

    幽深的小道周围旋转着疾风,黄叶飘零,杀气冲天,巨大的兽吼声传遍了整个树林,许多生活在这片树林中的魔兽都惊慌地逃得很远很远。

    地面上撒满了碎枝和鲜血,五个红衣卫士已经倒下了两个,十个魔兽倒下了三个,魔兽黑色的血液狰狞难闻。这仿佛是一幅用血迹描绘的悲惨画面。

    此时的泪涯依然站在原地,白色干净的依然在斜照下显得特别耀眼,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恐惧,面容冷峻,而他的蓝凌剑依然插在后没有拔出,他用的是一把已经染满黑色和红色血液的冰剑,白色的剑上寒气急速地冒起。

    渊魂正对着泪涯,红色的面纱被泪涯的冰剑劈开露出一张难看丑恶的脸,脸上还残留着两道神色的疤痕,而他的右脸染满了深红色的血液,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血痕,明显是被泪涯劈了一刀。

    渊魂的后站着两个红衣卫士,即使蒙着面,可仍然可以看得出他们正在不停地颤抖着。两边站着七个巨大的魔兽不停地兽吼着,七个魔兽中有的断臂有的断脚,狰狞难看,即使如此,它们看起来仍然凶恶无比。

    “我会记住,这是你给我的第三刀……”

    泪涯望着渊魂脸上的那一道血痕,嘴角露出了些许的微笑,他用平静的语气说,“如果你想,那么,还可以有第四刀……”

    “哈哈……,你认为,这有可能吗?告诉你吧,火王在派我来之前就知道会有这样的局面,所以他事先教了我一个专门用来对付你的幻术法阵,今天你还是会死在这里。”

    “看来火王还真的是看得起我,连他的幽冥法阵也用来对付我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是幽冥法阵?”

    “哼,因为按照你们火王说的,怨气是蓝凌剑的克星,蓝凌剑要是被怨气笼罩着,那么它就发挥不了任何作用,而幽冥法阵正是运用强大玄力吸收周围的怨气所练成的一种幻术法阵,在灵界内,也只有幽冥法阵能够克制我的蓝凌剑。”

    “泪涯,看来是我低估你了,可无论如何,今天,你必须死……”

    “难道火王这次派那么多的高手来只是为了对付我吗?”

    “当然不是,我想你的灵轩王子和樱落公主现在应该正遭到埋伏了吧,即使逃脱了,他们也不可能及时赶到封印之门,哈哈……”

    封印之门百里之外的丛林上空无数凶恶的魔兽不停地撞击彤音的怨风笛外围的风圈,鲜血溅飞,洒落在底下的丛林中,巨大的哀鸣传遍大地,无数激起的幻术光芒撒满了灰色的长空。

    怨风笛上,彤音站在最前头控着怨风笛的速度和方向,她脸苍白如雪,嘴角边微微出现了一丝丝的血丝,周围的魔兽明显是高级的魔兽。

    樱落的闭着眼睛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周围无数魔兽的撞击,此时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人的影子,泪涯。

    樱落的脸上充满了焦急和担忧的表,即使她努力地压制,可灵轩仍然是可以看得出来的。灵轩把手放在樱落的肩膀上细声地说,“姐姐,放心吧,泪涯会没事的。”

    樱落突然觉得心里温暖起来,她微微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可是正当她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十个人影挡在怨风笛的前面。彤音被迫停了下来,因为那十个人发出的玄力如同浪潮一般压制住了怨风笛,那股巨大的玄力自发出的时候樱落就已经察觉到了,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露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表。彤音的脸越来越苍白,她突然半跪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过了一会才用力地回过头对樱落说,“公主,对不起,我的玄力敌不过他们。”

    彤音的声音低沉无力,说完她低下了头,而怨风笛外围的风圈变得越来越小。樱落看着她弯曲的背影,她知道彤音已经消耗了大部分的玄力,已经很累很累。想到这樱落突然觉得一阵心寒,仿佛有许多细小的刺刺在自己的心脏。

    守在灵轩旁边的四大护法面容变得更加冷肃,他们悬起了各自的武器念起一股一股流动的玄力向周围扩散,怨风笛外围的风圈开始越来越大。

    樱落的视线落在了那十个人上,樱落突然觉得一怔,奇怪的是那十个人的长相竟然是一模一样,连武器用的都是红色如血的长剑,剑柄上明显刻着一个字,“火”。而十个人中站在最前头的那个人的额头上也有一个“火”字,明显地他是这一群人中的首领。

    樱落的脸色开始变白,她很清楚知道眼前的这十个人的实力。可是正当她想要开口和彤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苍老而冷的声音,这个声音让樱落颤抖了一会,正是那个额头上有个“火”字的首领。

    他说,“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灵族的公主,樱落。”

    “是,那又如何?”樱落镇定地说。可是那个人似乎当做樱落没有回答一样继续地说,在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直直地盯着灵轩,“你应该就是灵轩王子了吧,连灵王的天星护使离岸和神月护使彤音也被派来保护你,火王的猜测果然没有错,只是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灵王会出那么多的高手来保护你这个连一点幻术天赋都没有的白痴王子,哈哈……可惜呀,白痴王子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灵轩突然觉得一怔,愤怒的表越加明显,同时他满脸疑惑地想问火王的猜测到底是什么,可是还没等他开口,那十个一模一样的人突然围住了他们,风圈被压制得又开始变小,彤音的脸色更加苍白,当她几乎要掉下去的时候樱落抓住了她的左手把她拉到前,彤音清晰地感觉到正有一股股温暖的玄力传入自己的体里。

    “公主,谢谢你。”

    “彤音,赶快收回怨风笛。”

    彤音努力地提起了双手念起了玄力,风圈开始渐渐消失,巨大的怨风笛也逐渐缩小飞回到彤音的手里。

    那十个人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于是停了下来,可他们的周围仍然笼罩着浓厚的玄力。

    “公主,你有什么对策?”

    “没有。”

    灵轩忽然开始感到迷茫,这样紧张充满厮杀的局面他还是第一次见。而当他知道连姐姐也没有办法的时候眼角溢出了泪水。

    “姐姐,怎么办?”

    樱落微微看了灵轩一眼,她知道灵轩现在一定是充满了害怕和迷茫。樱落望了离岸一眼,说,“离岸,记住,任何况下你都要守护在王子边,不要离开。’

    “公主,这个我会,可是如果我们和他们打起来,即使以最快的速度也无法在封印之门关闭之前赶到封印之门。”

    “离岸,你和千索,梦葙以及彤音是要保护王子一同进入魔域森林的,我想再过一会封印之门就要关闭了,所以你们要立刻保护王子进入魔域森林,另外你们要从右边树林里穿过去,不能走小道。”

    “公主,那你……”

    “我自有办法。”

    说完樱落坐在半空中念起了玄力,古老的樱花琴躺在她的膝盖上,长长的黑色发丝如仙女般披散开来,无数的樱花开始不停地散落,越来越多,仿佛像是在灵雪城的天,漫天的樱花纷纷扬扬地散落在灵雪城的湖畔,王宫以及茂密的森林中,美丽如同梦幻的世界。

    樱落的手指开始舞动起来,在琴弦上细微地徘徊,无数陨落的樱花开始急速地在周围旋转,逐渐形成了十个巨大而急速旋转的樱花圈,樱花圈悬在樱落的周围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

    那十个人开始对樱落的樱花圈开始感到害怕起来,但同时他们的长剑悬在了前,长剑上燃起了炽的火焰,准备向樱落一群人攻击。

    “你们快保护王子先走,这里交给我……”

    “是,公主。”

    四大护法同时念起了玄力守护在灵轩的旁急速地往树林里冲去,与此同时那十个人也急速地往下冲追杀灵轩,可是,当他们正要往下冲的时候突然动弹不得,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樱花圈笼罩住了。

    无数旋转的樱花瓣如刀刃般发出巨大的杀伤力,一点一点地侵蚀那十个人的**。顿时那十个人开始不停地惊慌起来,汗珠直流。

    灵轩被四大护法用玄力束缚着,因为他们都知道要是不这样那么灵轩是不会离开让樱落一个人对付十个人的。灵轩在消失在离开樱落的时候一直不停地回望,望着樱落苍白而熟悉的脸庞,在他的脸上演奏出无法形容的急促的难过和担忧,眼泪如泉水般急速地涌出洒满了他的脸,而也在一瞬间,那张带着稚气满脸忧伤的脸消失在树林中。

    积聚许久的泪,总是在人感到痛苦的时候流出,而且是那么急促,那么冰冷。

    随着那十个人不断放出越来越大的玄力,樱落的脸色越加苍白如雪,樱花琴发出的乐声也越来越低沉,因为控樱花所形成的幻术是十分消耗玄力的。

    通过交手之后樱落知道这十个人的实力不简单,她的脸上微微有些诧异,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可是,轰!轰!轰!巨声响起,十个巨大的樱花圈瞬间爆开化为粉碎,无数粉碎的樱花缓缓地散落在那一片幽深的树林中,樱落的口剧痛,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洒落在底下的树叶上染红了一大片。

    琴声突然停了下来,周围显得一片平静如水,樱落依然悬在半空中四肢无力,脸色苍白,嘴角边还残留着一丝丝神色的血丝,花白的樱花琴发出的白玉光芒变得暗淡下来,樱落大口大口地喘气,很明显她已经很疲惫。

    “奇怪,是花音术,竟然是失传万年的花音术,要是你的玄力达到九级,面对这种强大的幻术我必死无疑,哈哈,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樱落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露出了如水般平静的笑容,即使她的脸色苍白,可她的笑容依然纯美。

    “其实你聪明的,用花音术控制住我们让他们从右边的树林中逃走,而右边树林里平时看起来幽深可怕,其实里面很少有魔兽的出现,这样就可以确保他们能够安全去魔域森林,我说对了吗?樱落公主。哈哈……”

    “可惜你错了,我之所以没有立刻追上去,是因为火王早已派人埋伏在右边的树林里了,哈哈……另外,火王叮嘱我们,灵族的人,能除掉一个算一个,所以,今天,你就死在这里吧……”

    樱落突然觉得一怔,同时心里充满了愤恨和担忧,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份自责。她的瞳孔彰显着那十个人险如同鬼魅般的笑容。

    瞬间十个人围在了樱落的周围,锋锐的长剑悬在他们的前指向樱落,发出刺耳的剑鸣,一股股骇人的玄力泛起笼罩着剑,周围的树木莫名地倒下,残恶的剑气笼罩里这里的所有。

    渊鸣山,泪涯依然镇定地站在地面上,银白色的衣衫干净雪亮,面容冷峻,他右手拿着蓝凌剑,剑上染满了鲜红狰狞的血液。

    原来的五个人十个魔兽现在只剩下一个人,渊魂,和一头魔兽,巨麒麟。渊魂的脸上被明显又出现了一个长长的刀痕,他的左手被砍断,赤红的鲜血不停地喷涌,他的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仿佛在对一个神使战斗一般,想杀掉泪涯,已不可能。

    泪涯平静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念起了玄力,蓝凌剑上的鲜血瞬间消失只留下光芒四的剑,剑柄上的蓝凌珠泛起了蓝色的光芒,耀眼夺目。

    “竟然能够我出剑,火王的高手还真不一般,怎么样,渊魂,还想要我的第五刀吗?”

    “泪涯,我不明白,为什么五十年前和你交手的时候你才有七级玄力,可现在你的玄力至少也有九级,历史上除了雷茗以外没有人能够在短短五十年内连续提升两级以上,难道你……”

    渊魂的话还没有说完,可是他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泪涯挥出蓝凌剑把他连同巨麒麟一起劈开了两半,赤红的鲜血洒遍了树林,地面的周围,十头巨兽五个人都已经成了惨不忍睹的尸体。

    泪涯收回了蓝凌剑,他的脸色微微放松了下来,周围一片安静。可是在一瞬间,他的目光转向了上空飘落的樱花,无数花白的樱花散落在他的头顶,他的肩膀和染满血腥的地面,泪涯眉头紧皱,心底不知为何地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焦虑。

    “樱落,是樱落,怎么,怎么会……”

    “樱落,请你等我,等我……”

    泪涯的影飞速地超半空飞去,他飞行的速度仿佛一个即刻到达的念头。

    西天,红如人脸的太阳已经有半边下山,只留下半边可以让人看得见。

    封印之门外的雪地上,花蕾依然和雷悠眼神对峙着,仿佛这是一个长久的决战,一时间分不出胜负。青剑的目光从雷悠的四大护法上移开,她望着那三扇已经关了三分之一的洞门,心底又泛起了一股股源源不断的焦虑。

    青剑靠近花蕾的耳朵细声地嘀咕了几句,花蕾反应了过来,可她还是说,“青剑,你是明白的,我要等他。”

    雷悠也从刚才眼神对峙中反应了过来,他向后望了几眼那三个正在缓缓关闭的封印之门眼睛突然暗淡了下来,他转向四大护法说,“我们走吧。”

    雷悠的影瞬即飞到了封印之门下,四大护法也跟在了后,其中一个形高大的护法走上前对雷悠说,“王子,我们应该从哪个们进去?”

    “左边。”

    说完,五个影迅速地向左边的门飞去,瞬间消失在雪地上。青剑眉头紧皱,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她不由自主地说,“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花蕾也同时感到惊讶,可她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她的目光她的心思全都落在了那条幽深的小道上,而旁边的青剑却是充满了焦急的神

    封印之门百里之外的树林中,怨风笛正迅速地向前飞行,彤音的脸上恢复了如往常的平静,很自如地控着怨风笛,只是她的脸上同时充满了疑惑,除了彤音以外,其他三大护法也同时充满了疑惑,他们的眼睛冷肃地盯着周围。

    离岸不住开了口说,“怎么会这么平静,樱火族的人和魔兽一个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彤音的声音也突然响起,她说,“离岸,不管怎么样,现在首先要做的是保护好王子顺利进入魔域森林。”

    此时的灵轩,脸上充满了复杂的神,他对这一切似乎都摸不着头脑,似乎觉得自己真的和那个红衣人说的那样是一个没有一点幻术天赋的白痴王子,可同时他的心里泛起了灵雪神山中那个深邃老人对他说的那些话,“灵轩,你是整个灵界内前所未有的聪明而最具幻术天赋的天才,你是独一无二的天才……”

    离岸注意到灵轩的脸色似乎有什么不对,他用左手拍了拍他的灵轩的肩膀,细声地说,“王子,就快到了,我们准备从半空直飞进魔域森林……”

    “离岸,从右门进去。”

    “是,王子。”

    彤音的怨风笛开始从树林中直冲上天,以前所唯有的速度向魔域森林急速地飞去。

    在灵轩一群人飞走之后,树林里走出了七个人落在小道的地面上,一个穿花白衣衫的少年站在最前方凝望着刚才灵轩离去的方向,眼神冷肃。

    突然后的青木护使走上前站在花明的旁,他也凝望着那个方向然后缓缓地说,“他们一定还在疑惑为什么这一路上是那么平静吧,火王还真够狠,竟然派了二十多个红衣卫使三十个魔兽埋伏在这一带,要不是我们事先除去他们,我想灵轩他们或许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青木,我们死了多少人?”

    “王子,死了四个。”

    “我有一个疑问一直不明白,青木,你可以告诉我吗?”

    “王子,请说。”

    “为什么火王会派那么多的高手来围杀灵轩这个连一点幻术天赋都没有的王子,即使灵轩将来成为灵族的王也绝对构不成什么威胁,可是他还为什么这么做?”

    “王子,我也有同样的疑惑,这个或许只有王才知道。”

    “你是说父王?为什么”

    “因为王曾经和我谈论过,灵轩王子看起来像是一点幻术天赋都没有,可按王的想法,其实他的天赋是潜在的,而且他的天赋应该是很惊人的,绝不是樱火族的雷茗能比。”

    花明突然觉得一怔,木缘王从来没有和他谈过这些,只是一想到灵轩,花明就会觉得他很看不起眼,而木缘王经常叮嘱花明,要保护好灵轩,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想明白。

    他继续望着那个方向,忽然间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花明转过头对青木说,“青木,你带三个人前行保护公主,我另外要去一个地方。”

    “好的,王子,你自己要小心。”

    说完青木就带着三个卫使飞离了这条小道向魔域森林的方向飞去。过了一会花明也消失在这条小道上。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幻魂天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