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灵雪城?蓝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梁浩文 书名:幻魂天祭
    灵雪城。

    苍白的天空中,一落百年的大雪依然如同未曾有过的沧桑缓缓地飘落,飘落在灵雪城冰冷的地面上安静地沉眠着

    飘落在如忧郁的人影消瘦而直的亡灵树上凝望深色的星空,飘落在被暗庇护下长年孤独的暗角一点一点地没有呼吸。

    他站在灵雪城最高的城墙上微微地回头凝望,凝望着长年没有离开过的灵族王国,苍白的雪花落满了他深色的瞳孔,仿佛一个被沉浸在梦魇里无法挽回的梦境,他沧桑的面容依然是那么遥远而不可及。

    突然远处飘来一个花白色的人影缓缓地落在少年的旁,背着苍白色的樱花琴,在她飘落的那一瞬间无数的樱花瓣安静地从头顶飘落下来,如同灵雪城的飘雪,她美丽而温和的面容对着眼前忧郁而英俊的少年,微微地笑开。

    “姐姐,是你,怎么父王他没有来送我吗?他还是那么的看不起我吗?”

    “灵轩,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看不起你,你是灵族最好的王子,也是灵族唯一的王子。”

    “那么,姐姐,父王他为什么没有来送我?”

    “因为父王正在修炼他最新的幻术,没有空来送你,父王让姐姐来保护你送你到魔域森林,所以灵轩,姐姐会保护好你。”

    “姐姐,你进过魔域森林对吧?是不是很可怕?”

    “不可怕,因为魔域森林里的魔兽只要你不去惹它就不会对你有任何威胁,可当你遇到你想要的魔兽时你需要去打败它,这样它才会成为你的灵兽。”

    “姐姐,为什么你会没有灵兽?”

    “其实我有,一百年前我进入魔域森林的时候捕捉了一只神鸟,飞羽。”

    “飞羽?很厉害的鸟吗?”

    “是的,飞羽是一种很古老的鸟,听父王说自第一个灵神开辟灵界开始就已经存在,没有人知道它们有多悠远的历史,越是古老的飞羽那么它的灵力也就越强,而我捕捉的那一只是年龄很小的一只,灵力不强。”

    “那后来呢?”

    “死了!”

    “怎么死的?”

    “被杀死的,因为我!当我从魔域森林里出来,正想回灵雪城的时候遇到了樱火族的王子,雷茗。”

    “樱火族?雷茗?”

    “是的,在这灵界大陆内,樱火族和木缘族是两个最强大的王族,其次是冰水族,月土族,最后是我们灵族。而雷茗是樱火族中玄力最强也是有史以来最有幻术天赋的王子,当我遇到他的时候仅仅是一招就已经把我打败,飞羽为了保护我而挡在我的前,炽的樱火剑穿过它的膛,鲜血溅飞,飞羽再也没有醒来”

    “姐姐……”

    冰莹的眼泪突然安静地从樱落的脸上滑落,缓缓地掉在冰冷的地面,脸上的沉如同沉默了千年的荒原落寂而难过。灵轩焦急地凝望着她,凝望着这个疼他一百年陪伴他一百年的姐姐,看着姐姐脸上的沉,他难过地没有说话。

    灵雪城的雪花依然在飘忽着,城墙外铺满白色积雪的空地上突然飘落了五个个瘦小的人影,白色衣衫,面容冷峻而毫无表地凝望着地面,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姐姐,他后来没有杀你,对吗?”

    “他是一定会杀我的,因为樱火族一直都是很仇视我们灵族,木缘族以及冰水族,可是,当他的樱火剑正要刺中我的时候一个人出现了,是他救了我。”

    “是泪涯,对吧?”

    “恩,是的,泪涯的幻术在雷茗之上,是他打败了雷茗,后来我想让他做我的护法,唯一的护法,他答应了。”樱落的视线突然跌落到城墙下那个站在最前方的男子上,长长的微笑仿佛灵雪城的雪舒展了千年,那个站在城墙下面容英俊而坚定的男子,长长的黑发垂到了膝盖,后背着一把已经有百年没有出过剑的蓝凌剑。

    樱落的神飘忽着,灵轩望着她,仿佛穿透了她体里所有的脉络,姐姐在想什么他都会知道。

    “姐姐,泪涯在救你之前你认识他吗?”灵雪突然转过头望向城墙下那个英俊而消瘦的影,一直以来细心教他各种幻术的人,样子是那么得温和以及坚定。

    “不认识,但我一直都很相信他。”

    “姐姐,你很泪涯哥哥,对吧?”

    樱落没有再说话,脸上如灵雪城里深色的亡灵树所开的花微微有些发红,她转过安静地凝望着后这座存在了不知多少万年的繁华的王城,灵族的王都—灵雪城。

    灵雪城里依然飘着百年依然在飘得大雪,许多用参天古木耸立起来的伟岸建筑上铺满了沉落百年的积雪,繁华的街道纵横交错仿佛一个在天地间铺设开来的网,苍白色的雪网。

    突然,无数的樱花瓣再次缓缓地飘落在灵轩的头顶,他用手微微地抓起,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发现樱落已经飘落在城外泪涯的旁边,空间里传来她柔和的声音说“灵轩,天时已开,我们应该出发了。”

    灵轩望着东边升起的太阳微微地点头,然后念起了玄力从高高的城墙上飞落,后无数飘落的雪花跟在后。高高的城墙上只剩下守城的卫士和一片冷漠的迹象。

    “王子,直到死,我们都会一直守护着你,不会让你受一点伤害。”

    除了泪涯外另外四个人半跪在白色的积雪里,他们都坚定地说着,仿佛一个人站在深夜的屋顶对天长誓。

    “离岸,彤音,千索,梦葙,你们也来了,是父王叫你们来的吧?”

    “是的,王子,王让我们一起进入魔域森林保护好王子。”

    坚定的声音如同永恒的飘雪在周围缓缓地飘散,落地,长远。

    灵轩没有回答,他的脸上染满了难过的神仿佛枯死的亡灵树,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而樱落望着眼前这个她一直疼的弟弟,她和灵轩一样,对方想什么,彼此都会知道。

    灵轩的幻术和玄力只有三级,和一般的卫士相比没有相差很远,按照灵王的标准来说,他可以成为灵族有史以来玄力最差也最没有幻术天赋的王子,一直被其他王族耻笑的王子。

    在五十年前那一次灵界所有王族的王子幻术比赛中,灵轩仅仅一招败给了樱火族的第二王子雷悠。也从那之后灵轩再也没有施展过幻术,因此也没有人知道是否他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

    可是除了其他王族的人外灵族内也有很多人认为灵轩是个没有天赋的王子,他的玄力和幻术不可能会有很大的提升。

    而连樱落在内的许多灵族的人都没有人察觉每当深夜落满繁星的夜晚,灵轩总会安静地飘过王宫的屋顶来到灵雪城背后神秘的灵族地灵雪神山。

    离岸是灵王四大护使中的天星护使,千百年来没有人真正见过他出手,灵轩曾经在五十年前的一个夜晚偷偷躲在王宫的屋顶目视离岸和灵王的比试,而那场比试让他惊骇了很久很久。

    彤音是灵王四大护使中的神月护使,是一个极为眉目清秀又极为美丽的女子。

    白衣祭师是灵族内最为神秘的力量,也是灵族千万年来没有灭亡的原因,而历史上几乎没有人见过这一神秘力量出手,除了在一万年前的灵魔圣战中,那一场圣战无数的魔兽从魔界大陆出来侵入灵界大陆几乎让灵界内所有的都惊悚,而白衣祭师在那场圣战中为了保护灵雪城的安全而使用了最为惊人的祭术——玄天祭。无数在灵雪城周围魔力高级的魔兽全都如云烟一样顷刻间化为泥。

    白衣祭师的名声传遍了整个灵界大陆,也因此一万年,虽然灵族的力量已经被削弱得如同樱儿,可因为白衣祭师的存在也就没有人再敢去侵略这个古老深不可测的王族。

    千索是白衣祭师中力量中等的祭师,和灵轩一样刚刚一百岁成年,在所有人的眼中,灵轩和千索似乎是两个永远长不大的小男孩。

    梦葙是灵族的一个白衣卫使,一个面容冷漠而从来都很少说话的女子,拥有和彤音一样美丽的容颜啊,她的玄力和幻术都已经达到了七级。

    这次灵轩去魔域森林捕捉灵兽,灵王派了这四个顶级高手随行保护灵轩,足以知道灵轩在灵王的眼里的重要

    阳光斜照缓缓地躺在灵轩一群人的脸上,灵轩银白色的衣衫微微升有些昏黄,一点一点的温暖在周围散落。

    而这个时候城外离城门很近的空地上已经跪满灵族的许多王臣和灵族的百姓,千万个白色的影仿佛亡灵树耸立在灵雪城里,他们都集中在这个地方为他们尊敬的王子和公主送别,百年的雪花依然在飘,飘落在苍穹而凋零的灵雪城,没有风,周围一直很安静如同死湖。

    “姐姐,我想进城一会,可以吗?”

    “有事吗?”

    “是的,姐姐?”

    “什么事?”

    “这……”

    灵轩低下头没有再说话,无数白色的积雪落在他的头顶和银白色的衣衫。樱落望着眼前这个忧伤而落寂的男孩,仿佛有一阵阵的寒冷传遍了全

    “恩,你去吧,但不要太久,魔域森林的封印之门在落的时候就会关闭,我们必须在落之前赶到封印之门,否则你要再等到一百年才能够进去。”

    “知道了姐姐,我会的。”

    说完灵轩高兴地转,他望着城门外为他送行的灵族王臣和百姓们然后回头凝望,凝望后站在泪眼旁边面容温和而清秀的樱落,凝望樱落后随行保护他的四个人,心里是一阵阵的暖意。

    灵轩提起右手念动玄力,周围的雪花在他的周围不停地旋转,顷刻间灵轩的周围出现了十把锋锐而冰莹的冰剑缓缓地旋转,那是灵王教他的御行术。

    灵轩的影飞速地往灵雪城的上空飞去,在他消失在那一群人之前他特意看了一眼站在樱落旁边的面容冷峻的泪涯然后微微地一笑。灵轩飞的方向正是灵雪城的后山灵雪神山,那一个在所有灵族人眼被视为地的神秘森林。

    因为用了幻术屏蔽,因而除了玄力高强的人外没有人能看到灵轩再灵雪城的上空飘过。

    无数昏黄的光线映入他的眼帘,灵轩俯瞰下广阔的灵雪城,仿佛觉得这个古老而深不可测的王城已经苍老。

    灵雪神山。

    灵雪神山的入口,那是一个仿佛如魔窟一样的洞口彰显在灵轩的眼前,许多个深色的夜晚他从这里进入灵雪神山。

    周围染满了无数的森,灵轩缓缓地向洞口走去,黑暗传遍了他的体。

    木缘族,木缘城。

    许多穿绿色衣衫的影出现在木缘城外的一片森林中,周围的参天古木高高耸起仿佛是一座座长满树枝的高塔。

    在那片广阔的空地上站着的正是木缘族的王以及他的臣民们,木缘王面容平静而温和,几乎从来没有人可以通过他的表知道些什么。木缘王已经苍老满脸皱纹,长长的白色发丝垂落到脚跟,着淡绿色的王袍,显得严肃而不可侵扰。

    站在木缘王前的是一个穿白色衣衫上缠绕着无数花藤的美貌的女子,面容纯净而柔和,微微地笑开,仿佛是迷人的仙女,白色的木缘花瓣在她上的花藤上绽放开来,仿佛她是一个被花枝缠绕着的绝艳的女子,在她年轻的脸上还带数落没有尽头的稚气。

    她的后站着十二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穿花白色的衣衫,脸色平静而毫无表。她们都是眼前这个被花枝缠绕着的女子的护法,十二天使。

    十二天使的中央伫立着一个巨大而亮白的木缘花苞,十二天使围在那个花苞的周围。

    “花蕾……”

    “是,父王。”

    “每个人进入魔域森林捕捉灵兽的机会只有一次,你要把握好这次机会,不然你要等到一百年以后了。”

    “父王放心,花蕾一定可以捕捉到很好的魔兽的。”

    “你的幻术和玄力炼到了第几级?

    “第四级。”

    “恩,你才一百岁刚刚成年不久,幻术也不算很强,外面的险恶你也未曾经历过,所以这次去魔域森林你要多听青剑的花话,千万要小心。”

    木缘王刚刚说完突然旁边飘落一个女子,穿青绿色的衣衫,后背着两把青色的木剑,木剑上刻着许多如咒符一样细小的条纹。

    “王,请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公主。”

    木缘王微微地点头,然后转过微微看着这个守护了自己不知道多久的青剑护使,脸色沉静。木缘王突然问她说“青剑,灵族那边怎么样了?”

    青剑微微地抬头,她的脸上是一幕幕刻画出来的平静,一般人都会看得出她是一个十分老练的女子。

    “王,灵族的王子灵轩现在应该在路上了。”

    “恩,灵族和我们是友好的王族,这次去必然会遇到樱火族的人,樱火族的势力不是我们能够小看的,青剑,除了保护好公主外,你也替我照顾一下灵轩王子。”

    “是的,王。”

    “父王,灵轩也去魔域森林吗?”

    花蕾突然插话进来,木缘王微笑着向她点头,他望着眼前这个他心疼了百年的女儿,无论任何时候他的脸上都是那么的温和慈祥。

    “放心吧父王,我也会保护好他的。”

    “花蕾,你认为灵轩他怎么样?”

    “除了没有幻术天赋外其他什么都很好,父王,我喜欢他的,只是,他的幻术太差了。”

    木缘王转过头微微地笑了,他的表依然是那么的深不可测,他说“花蕾,这你就错了,我认为他是最有幻术天赋的奇才,他的天赋绝对不会在樱火族的雷茗之下,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他的天赋像是一直被什么东西锢着没有彰显出来,也没有人会看得出来。”

    “父王,这是真的吗?那为什么你会看得出来?”

    木缘王没有回答,他的脸依然平静如水。仿佛是一颗沉浮了千年万年的木缘树。

    灵雪神山。

    在一片古老而森的森林中伫立着一座巨大的石山,石山上有着无数黑暗的洞窟。石山的东面山脚下是一个巨大而平静的湖——灵湖。那个湖,长年是蓝色的湖水,湖面上常常冒着白色的轻雾,仿佛这是一个古老而巨大的温泉。

    灵湖的中央有一块平坦而晶莹剔透的白色玉石,玉石周围冒起浓重的烟雾,玉石上正坐着一个苍白的老人,干枯而消瘦的影,花白的垂发铺散在玉石上如同一座古老的雕像。

    “灵轩,你来了,我不是叫你晚上才来的吗,怎么今天……”

    “巫灵爷爷……”

    灵轩念起了玄力,顿时周围旋转着十把冰剑,灵轩迫不及待地飘过湖面飞到了那块巨大的玉石上,只是和往常不同,当他落到那块巨石上的时候突然觉得周围空气急速地向他压迫而来,灵轩突然感到一阵阵如心脏撕裂般的剧痛。

    突然,他再也坚持不住跌倒在地上。

    巫灵望着他痛苦的表微微地笑了,然后闭上眼睛念起了玄力,顿时周围的浓雾突然消散开来,恢复了平静。

    灵轩感觉到那种空气极度压迫的感觉已经消失了,他坐在玉石上微微地喘气,巫灵望着他,脸色无奈。

    “巫灵爷爷,你这是什么幻术?好强!”

    “迷空术,运用玄力和周围的空气相贯通,引起极强的气流压迫。”

    “那可以教我吗?”

    “还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我还没有练就成熟,不能教你,等我把它练就成熟的时候我再教你。”

    灵轩微微点头,脸色平静,即使已经过去好久,可他的脸上依然还残留着刚刚坠入那空气压迫式那种痛苦的表

    “对了,巫灵爷爷,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道别?是去魔域森林吧?”

    “你怎么知道的?好像我没告诉过你耶!”

    巫灵大声地笑了出来,声音苍老而充满似乎已经穿越了千万年的苍凉,他脸上的皱纹深刻而明显,凹陷的眼球目光锐利。

    “魔域森林自第一代灵神开辟灵界以来就已经存在,魔域森林里的魔兽灵魂纯净,而且灵力与灵界其他地方相比都是很强的,所以很多人都会去那里捕捉魔兽作为自己的灵兽,可是魔域森林不是想进就可以进去的,进入魔域森林只有三个入口,其他的地方都已经被上古封印封住。而封印之门每隔一百年才会打开一次,而今天刚好是封印之门开启,你已经一百岁成年,进入魔域森林捕捉灵兽也是我意料之中。你放心去吧。”

    “恩,巫灵爷爷,你放心,我会捕捉一个很强的魔兽回来。”

    巫灵轻轻地抬起手抚摸着眼前这个戴着稚气的少年,脸上缓缓地笑开,如同一朵古老的樱花。

    “不过,灵轩,你要小心点,魔域森林里也是有很多凶恶的魔兽的,你千万不要去惹它们,以你现在的实力,大概也只能战胜一个五级的魔兽,所以,你不能战胜的,那就避开。”

    “知道了,巫灵爷爷。”

    “你知道你应该从哪个们进去了吗?”

    “有区别吗?”

    “有,如果你从中间的那个封印之门进去,那么你遇到的几乎都是很凶恶的魔兽,而如果你从另外两个门进去,那么你所遇到的魔兽都是很具有善的魔兽。”

    “那我应该从哪个门进去?”

    “右门。”

    “知道,巫灵爷爷。”

    巫灵点头沉默着没有说话。灵轩突然抬头望天突然看到太阳已经快到中午了,于是急忙抬头说“爷爷,我该走了,姐姐还在等着我。”

    “恩,你去吧。”

    “是,爷爷。”

    说完灵轩念起了玄力,周围旋转着十把锋锐而冰寒的冰剑缓缓地向岸边飞去。灵轩落在地上然后转过往后看去,巫灵依然平静地坐在那里又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灵轩没有多想什么,而当他转想要往洞口飞去的时候突然巫灵的影出现在他的前,仅仅是一个转的瞬间,比箭还要快的速度让灵轩觉得惊悚。

    巫灵站在灵轩的前,面容依然如水般平静,花白色的衣衫雪亮如同积雪,苍白的垂发落到了脚跟,灵轩知道他的玄力和幻术是深不可测的。

    巫灵从怀里拿出了一颗细小而黑色的石头放到灵轩的手中,用异样的目光望着眼前稚气的少年,嘴边微微有些颤抖地说“灵轩,这颗索命石,当你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它会用尽全部的力量去守护你,你收下它。”

    “巫灵爷爷,这……这……”

    巫灵没有说话,突然灵轩感觉到一阵如同海洋般巨大的玄力压向自己,在那一瞬间竟然动弹不得,突然嘴巴像是被什么撬开一样缓缓地张开,然后那颗黑色而微笑的索命石缓缓地从灵轩的口里进去,一点一点地被吞没。

    灵轩表痛苦而难忍,他的眼眸安静地盯着眼前依然静默脸色平静如水的巫灵,脸色黯然,泪流满面……

    无数昏黄的亡灵树的叶片在这个时刻突然在周围旋转掉落,整个世界飘零如雪。

    索命石在落入灵轩喉咙的那一刻泛起了深蓝色而透明光线覆盖着他们两个人,奇怪的是连灵湖的水面突然也泛起了深色的蓝光,照遍了整个灵雪神山,周围白色的雪堆突然也被映成了蓝色的光芒。

    巫灵平静的脸上突然渗透着从来未曾有过的冷峻和严肃,凹陷的眼球突然变成了蓝色,空气中一阵阵的沉弥漫开来。

    灵雪城城门外。

    在那里站着的一群人看到灵雪城后山突然泛起的蓝光都惊愕地站起来凝望着那片被然满蓝色的天空,即使很遥远,但仍然可以感应到那一片蓝光发出的强大玄力,许多人都露出了惊悚的表,可是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可他们都知道那是从灵雪神山里发出来的蓝光。

    樱落依然站在泪涯等五个的最前方,她凝望着这片蓝光,虽然她一直是个沉稳不易露出表的人,可这片蓝光泛出的玄力让她觉得惊人。

    泪涯的表更为复杂,他低着头沉默不语没有看向那片深色的蓝光,他低声地自言自语“怎么。。。。怎么会有。。。。。。难道是他还活着?不可能,不可能。。。。。”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幻魂天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