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赈灾伊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随着李孝恭一声令下,大队人马朝着江南东道出发。.颜离包地穿着正六品官服,跨在一匹大白马上,与李孝恭谈笑风生。看得不知人暗暗咂舌,这小子莫非也是个宗室出?否则怎么那么牛?颜离这才想起来问李孝恭:“咳咳,离从山上下来就遇见兄长,却还不知江南东道在哪儿?”李孝恭一个趔趄,赶紧轻扯马缰坐稳,回过头一脸惊奇问道:“世民没告诉鹏举?”颜离干笑擦汗:“是啊是啊。”李孝恭苦笑一声,这位说自己来长见识,我还以为是客话。现在看来,真是个‘诚实道德君子’啊。心里腹诽着,面上却不动声色笑道:“隋末天下动乱,割据势力众多。只天下大大小小的州就有三百余,咱们陛下怕记不住,专门找了个屏风以方便查找。这才将我大唐划成十道。咱们要去的江南东道包括---”

    颜离恍然大悟,江南东道便是现在的福建、浙江、江苏南部和安徽南部。赶紧拱手感激道:“长见识了,真是长见识了,多谢王爷指点。”李孝恭汗颜回礼,诚实说道:“小事儿,这都是小事儿,不值一提,呵呵---”李孝恭又挤挤眼,神秘状道:“陛下临行前还给了本王一道密旨,言有人---”“等等,”颜离连忙止住了他,讪讪道:“这密旨就不用告诉下官了,呵呵---”李孝恭瞅了瞅颜离,指着他大笑道:“小家伙还谨慎,哈哈,陛下不过是说,若发现有官员中饱私囊,借赈灾一事发不义之财,可先斩后奏罢了,早晚你得知道,呵呵---”“原来如此---”颜离脸颊有些抽搐。俩人马并马,肩并肩的聊,李孝恭这才发现这小子得李世民看重绝非没有道理。虽然在一些常识问题上经常是傻气冲天,但对于很多事的看法都有非常独到的地方,又显得精明过人。真是个‘奇’才呀。颜离砸吧着嘴,自己想给李世民争取一下这位在军中和宗室内部都有很高威望的名将,可每次一提起太子和秦王之间的事儿,这位要么就打哈哈,要么就顾左右而言他,“哈哈,太子府里的花不错,草不错,咦,还有棵树也不错,大概有几百年历史了。”“唔,当然,秦王府里的花花草草也很不错,就是料理不太得当,恐怕是被承乾泰儿他们施了肥,可惜啊。”颜离看着他一脸惋惜的样子,也很惋惜这不是地方,否则就脱掉鞋狠狠拍他。

    到了最后,李孝恭被颜离得没办法了,才一脸苦笑:“老弟,哥哥跟你说句实在话吧。这事儿咱掺和不起啊。你说明哲保哥哥我也认了,两边儿实力差不多,现在就站队太早,还没到赌的时候。”李孝恭叹了口气,“宗室外人看着风光,可谁知道内里的凶险?一不小心,一家人都保不住啊。”颜离也有些不忍,赶紧宽慰他道:“王爷,我家下心宽广,最是能容人,您看程将军、秦将军还有尉迟将军等人本来不都是对头,现在王爷也大加重用吗?您就放心吧。”“有道理呀”,李孝恭深思一会儿,猛拍大腿。颜离大喜过望:“王爷您,您答应啦?”这实在让颜离有些不敢相信。李孝恭望着天思考了一会儿对颜离说道:“要不我先投靠太子下,如果胜了就是拥立的功臣;如果到最后实在不行了,我再到秦王那边儿去?”“---”

    颜离气鼓鼓的半天都没跟李孝恭讲话,李孝恭也不在乎,嘴里哼着不知哪儿的小调,自娱自乐。想了一会儿,颜离又觉得自己有些经验不足,太过孟浪。自己是上了船,就赌这船是乘风破浪直达彼岸还是沟翻掉,可人家还站在岸上呢,自己三言两语就能让人家跟着下水?颜离呀颜离,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唱,我让你唱。颜离咬牙切齿大吼道:“妹妹你坐船头儿呀,哥哥我岸上走,恩恩一起死在河里头---”看着李孝恭愕然的目光,颜离嘿嘿直乐,心下大爽,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就这样,白天行路,晚上进城,若是赶不上前面的城池,就在野外安营扎寨。好在经过几个月的军中历练,颜离也早就习惯了。本来包袱里还带着几本书留着路上解闷的,可少了若兰和秋蕊的侍候,反而觉得更郁闷了。磨磨蹭蹭地走了好几个月,从长安出发,几乎是凿穿了现在的整个湖北省,这才来到了皖南,算是进入了江南东道的区域。这天下午,大队人马打着钦差旗牌,牛气哄哄的来到了进入江南东道以来的第一个县城,颜离瞅着那低矮城墙上被风化的隶书大字——安远,心里总有什么地方感觉不对劲儿。转看看李孝恭的面色也颇为稀奇,似纳闷儿又似高兴。安远县令等人早已得到驿马传来的消息,与县丞、师爷和其他官员恭恭敬敬地站在县城门口等待钦差到来。见到钦差旗牌,对视一眼,赶紧迎了下来。面容严肃的齐齐跪倒拜倒:“安远县令刘子成与手下官员恭请圣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孝恭沉声道:“圣躬安,诸位大人都起来吧。”刘县令等人可不会真的起来,又恭敬道:“下官见过钦差大人。”“刘县令和诸位大人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一的官场程序走完,运粮队伍入住早已准备妥当的驿站,刘子成将李孝恭和颜离等人恭恭敬敬地请入了县衙。李孝恭坐在上首不紧不慢地品着茶水,看着下面半拉贴在椅子上的刘子成,不由笑道:“刘县令不必拘束,本王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哈哈。”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刘子成跟着赔笑,小心的朝后挪了挪。颜离此时迫不及待问道:“刘县令,观察使张青张大人言江南东道十数州县遭灾,逃户三万有余。可我看---本官看贵县出水马龙,百姓生活平稳,足见县令大人治理有方啊。”“不敢,不敢”刘县令望望颜离,赔笑问道“不知这位大人如何称呼?”“这位是秦王下义弟,正六品昭武校尉颜离颜大人,也是陛下钦封才子,未来状元,他问的就是本王问的。”李孝恭替颜离撑起架子。刘县令和师爷‘哎呦’一声,说着‘下官有眼不识泰山’,又要往地上跪去。颜离心中大乐,勉强摆出官架子道:“咳咳,两位大人不用多礼,百姓安居乐业,额,国泰民安,本官十分欣慰。”颜离乐得后槽牙都露出来了。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