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初见李孝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随后几,江南东道遭灾一事已成为满朝文武议论的话题。.M李渊号召大家同心协力,共度难关。三位下率先呼应,分别捐出了五万贯银两,支持赈灾。另外二位颜离不知道,不过李世民这几天强笑着说要修,净吃素了。有了三位下带头,百官只得纷纷慷慨解囊,颜离也凑了一份子,托李世民交了上去。十天之后,正怀着既向往,又忐忑心的颜离终于是接到了李世民的通知,命他立即收拾行装,两个时辰后于长安城西门与河间王,夔州道行军总管李孝恭一起出发,前往甘南道受灾地区考察赈灾事宜。颜离本来以为还会收到一份圣旨,以后当做传家宝。现在只接到一个口信儿,颇有些遗憾。秦王府众人得到消息也纷纷赶来为颜离送行。

    李世民对颜离叮嘱道:“贤弟,此行务必听李孝恭吩咐行事,要多加小心。另外孤的贴侍卫也会跟随贤弟,保护贤弟安全。”颜离感激的对李世民拱手道:“多谢大哥关怀,小弟记下了。”随即又问李世民和众人道:“不知赈灾物资准备如何?国库是否拨银?”李世民有些头疼的敲脑袋道:“国库就是不想拨银也得拨啊,父皇在朝堂上说,大唐立国未稳,若此次赈灾处置不当,导致民心动乱,则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各地官员务必要全力以赴。由地方到朝堂决不许有任何贪污,渎职现象发生,灾需一一上报。”

    房玄龄叹息道:“想前隋开皇时期,每年岁入数千万贯,国库丰盈。我大唐一地遭灾,便要三位下和百官掏出私房钱来救济,我等更需勤勉啊。”“是啊,”高士廉仙风道骨的表不见了,不知是捐出了多少血汗钱,有些为平素不屑一顾的铜臭之物发愁:“三位下带头捐款,我等自然也不能落后,或多或少总要从积蓄中拿出一些来。”颜离瞅了瞅众人的面部表,忍不住咧嘴一乐,‘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又万万不能。’旋即试探说道:“过年离若是能回来,要不诸位大人都到离那儿去吃,反正我的俸禄基本没咋花。”杜如晦没好气道:“我等尽皆拖家带口,非把鹏举吃穷了不可,再说还没到那地步。”颜离想了想,苦着脸道:“陛下不知何时下旨让下去洛阳开府,离岂不是赶不上了。”“小后生,这事儿你就甭惦记了,”程妖精手臂一挥,大大咧咧道:“开府之事,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先走一步吧。”我XXOO---李世民没好气地瞪老妖精一眼,拍拍颜离肩膀温言道:“贤弟一路保重。”

    颜离怀收锦囊,腰挂钱袋,小五牵来颜离地马匹,若兰和秋蕊把包袱挂在马脖子上,眼睛都有些红润。正在这时,观音婢也带着两个小娃娃过来了,小家伙们和颜离感笃,见了颜离脸上笑开了花,气的叫着‘颜大人’就要朝他上爬,观音婢连忙将他们抱住,告诉他们颜离要出远门。颜离微笑着在两个小家伙脸上狠狠亲了两下,告诉他们回来给他们讲好多好多好听的故事,又温言安慰了泪眼汪汪的若兰,秋蕊等人,与李世民和众人一一拱手作别。这才一咬牙翻上马,手中马鞭轻抽马腹,向城门方向奔去。走出老远,勒马回望,见李世民等人并未进府,仍向这边远远眺望。不由鼻子一酸,一股离开亲人的愁绪油然而生。使劲抽了抽鼻子,扭过脸去,再不敢回头。

    当颜离带着负责保护他的十名侍卫到了长安城门前的时候,只见钦差卫队已经严正以待。里面装着钱币和粮食的数十上百口大木箱子被牢牢捆好,放在了马拉的木板车上,有专门的护卫负责保护,毕竟饥民见了粮食,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的。此时,一员左军打扮将领策马来到颜离面前,从马上一跃而下,抱拳问道:“请问可是颜离颜大人。”颜离纳闷的瞅瞅上,问道:“将军怎么知道是我?我没穿官服啊。”那名中年将领赶紧拱手笑道:“末将姓李,不过是我家王爷边护卫首领,当不得大人将军之称。王爷在洛阳大捷的庆功宴会上与颜大人有过一面之缘。言颜大人虽年纪尚轻,却是国之栋梁,末将这才认出了将军。”

    颜离咧咧嘴,真会说话,赶紧拱手笑道:“麻烦李统领带我去见王爷。”李统领抱拳道声‘不敢’虚手一引,向前走去。颜离见过名将不少,感觉这员将领一彪悍之气,就知道也是个征战过沙场的,随口开玩笑问道:“李将---李统领,看统领也是上过战场的,不知不打仗而是赈济灾民是否有英雄无用武之地之感?”李姓统领楞了一下,随后叹口气道:“不瞒颜大人,末将爹娘和十个兄弟姐妹都死了。有天灾,也有。”又有些羞赧道,“末将今年三十有七,却仍未成亲,他人上战场是为了建功立业,末将上战场却是只为心里不那么空的。末将看见那些灾民就会想起自己的父母兄妹,王爷也曾询问我是否愿意跟着亲王下征讨刘黑阀,末将拒绝了。”

    隋末大乱,不是深刻体会过的人,又怎能明白这是个什么样的时代?大家都沉默了。“还未请教统领大名?”颜离抱拳认真道。“不敢当,在下李兴旺,嘿嘿。”汉子又有些羞赧了。“这名字,好。”颜离咳了两声,用一个‘好’字来总结,与秋蕊形容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汉子又怀念道:“我们兄妹几人名字中都带着个‘旺’字。小时最疼的妹子叫李旺夫,这都是阿爹起的。”“---伯父大才”。

    李孝恭看上去很年轻,双目在看向颜离时非常温润有神,使得整个人更显得儒雅俊秀。颜离见到这位凌烟阁排名第二的‘大神’刚想躬下拜,却被他一把托住了。“鹏举在庆功宴上表现堪称惊艳,陛下钦封的才子之礼本王可不敢受,哈哈。”李孝恭爽朗的笑声让颜离对他充满了好感。半恭维半开玩笑道:“百无一用是书生,所以秦王下才让离跟王爷出来长长见识,走走这万里路。还要请王爷多多指点在下。”李孝恭哈哈笑道:“指点不敢当,鹏举的墨宝却是要留下了一副了。”颜离拱手笑了:“便给王爷留下一箱如何?”李孝恭与颜离一起哈哈大笑起来。颜离心中美滋滋地,墨宝就是一块砖,哪儿需要往哪儿搬。古人诚不我欺。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