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少爷真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颜离回到梁园,秋蕊迎了上来,轻唤了声‘少爷’,秋蕊和若兰不同,这是个恭谨端庄的女子,做事细心却总显得拘束放不开,似乎总是在提醒自己一个奴婢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绝不越界。.颜离笑着冲她点点头,随口问道:“若兰,小五他们都睡下了吗?”秋蕊细声回道:“都睡下了。”颜离点点头,向书房走去,进了书房,看着秋蕊点燃熏香,方才问道:“你可知现在什么时辰了?”秋蕊捻起一块墨条,边轻轻研磨,边温柔回道:“亥时的梆子刚刚打过。”亥时,那就是晚上十一点了。颜离叹了口气,感觉肩膀上有种无形的压力,秋蕊看了看颜离,似乎想问问他有什么烦心事,却是没有开口。颜离冲她微笑了一下,蜷在太师椅上,不知是说给秋蕊听还是自言自语道:“我怎么觉得这些子越来越不快乐呢?以前---读书时遇到的一些烦恼在现在想来,感觉很甜蜜。可现在,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心里,吐也吐不出来,这莫非就是成长的烦恼吗?”

    若兰,秋蕊这些颜离边的人早已习惯了颜离有些怪异的语言,也不在意。秋蕊想了想,还是张口说道:“少爷,恕奴婢多嘴。佛家有云,境由心生。小婢父母早亡,后来被娘娘遇见,收容进府,这些年来也有些时候会感到烦躁,厌倦,可该做什么总还是要做,不然没有饭吃。”颜离看了她一眼,嘴角绽开笑容,怜惜道:“你说的不错,该做什么总还是要做,大多时候是没有抱怨和选择的权利的。就比如说,兄长让我跟着李王爷去赈灾,我不想去,可总还是要去。”秋蕊捂着小嘴,吃惊道:“少爷,这说明下是想提拔您,您怎么会---”“我知道,我知道。”颜离略有些烦躁的摆摆手,“我知道兄长是为我好,兄长一直对我都很好。只是我,我只是想哪怕无聊也就待在这府里,我没有什么大志向,只要跟着兄长就好了。难道我就这么没出息,连这点儿压力都承受不了?”

    颜离前世只是个中学生,过着家里——学校两点一线的生活。刚来到大唐时,沉浸在穿越的新奇,激动当中,现在渐渐消退,又突然被人寄予厚望,感觉自己已经渐渐融入了其中,这才有了这些想法,心理学称这是‘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的阶段,除了自己调整心态,别人却是帮不上什么忙。

    “罢了罢了,”颜离猛喝了口茶,大喊一声,又对吃惊不已的秋蕊笑了笑说道:“秋蕊,你先去睡吧。少爷今晚儿不睡了,我要写些东西出来。”秋蕊反应过来,赶忙摆着小手:“少爷,这可不行。哪有主子不睡,奴婢先睡的道理。您不用管奴婢,只当奴婢不存在好了。”颜离看了看一脸倔强的小丫头,无奈地用下巴指点着另一张椅子道:“那你就坐那吧。若是站几个时辰,可累人了。”又想了想问道:“秋蕊,府里可有锦囊?”秋蕊取下灯罩,正小心翼翼地拨着灯芯,让它更亮一些,闻言回到:“有,小婢这就给少爷去拿。”“唔---多拿几个。”锦囊就相当于现代的信封,只是用锦,绸缎,丝帛等制成,非常精致。赈灾关键时刻,众人皆愁眉莫展,此时颜离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太卡哇伊了。明天再到厨房看看有没有大白鹅,薅几根鹅毛,做个鹅毛扇。

    颜离晃晃脑袋,取过羊毫小笔,在铺开的纸张上用‘颜体’郑重写下了四个字《赈灾提要》。这手字可是老皇帝亲口赞誉过的,颜离一度幻想着,是不是有许多名士大儒排着队哭着喊着来求字拜师。只是过了几个月了,硬没见着一个,连邀请帖都不知道啥样。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又少了一个显摆的机会。大唐初建,至于什么诗会之类的更不用想,而且颜离现在住在秦王府中,出于各种考虑,才使得颜离一才华无人欣赏。“我就像那被屎壳郎包裹的璞玉,终有一天会绽放夺目光彩。”颜离喜滋滋地看着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对自己的自我评价表示非常满意。

    四更天刚过,颜离打着呵欠,瞅着扬扬洒洒几张宣纸的大字,站起来舒坦地伸了个懒腰。自个记得的前世赈灾措施也不过这些了吧。正像李世民所说,这些不过是纸上谈兵。一切问题得从实际出发才行。颜离回头看了看蜷缩在椅子上,小脑袋一点一点地秋蕊,心里颇为过意不去。古时的丫鬟睡眠时间很少,而且除了大户人家,很少有属于自己铺的。一般都是趴在外间的桌子上瞌睡几个时辰,尤其到了寒冬腊月,更是非常难过。“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只能靠我们自己”。颜离揉揉太阳,又做了个眼保健,轻轻地唤醒了秋蕊。

    秋蕊有些迷茫地睁开惺忪的双眼,旋即条件反似的站起来,走到颜离面前道:“少爷恕罪,小婢——”颜离嘻嘻一笑,“叫你去睡你不听话,万一着凉了怎么办?少爷的公事办完了,你快去睡吧。”“小婢给少爷打水洗漱,等少爷睡下了小婢再睡不迟。”颜离暗笑,这小丫头原则强嘛。颜离叫着‘今天不洗漱’也不待秋蕊给她宽衣,自个儿把外衣脱了下来,随意往椅子上一抛,只穿着里衣,拉开被子,钻了进去。秋蕊先帮颜离把桌上的东西码放的整整齐齐,又把叠好的衣物整齐放在颜离脚边,颜离打着呵欠道:“明天不到巳时不许起,反正这院儿里也没什么事,只管睡吧,洗漱的事让若兰来做就行,听见了没?”

    秋蕊听了这话,咬了咬下唇,感动道:“少爷真好。”说着,轻柔地替颜离掖了掖被角,又深深地看了颜离一眼,这才翩翩走出了房门。少爷真好!这是多么朴实,多么诚恳且发自内心的劳动人民的话语啊。颜离感觉全地疲倦烦闷一扫而空,把头埋在被子里龇牙咧嘴美了好一会儿,才大腿裹挟着被子喜滋滋地沉沉睡去。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