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颜离要出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还是一句话,对于李渊来说,没有谁是不能少的,如何处置只是看此事有可能造成的影响而已。.思索一会儿,李渊看了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孔颖达,冷哼一声道:“罢了,既然二郎求,大理寺就免了。不过,当众顶撞君王,却不能轻饶。着随二郎同赴洛阳筹建天策大将军府,即起程,无旨意不得踏入长安城门一步。”想了想又道:“念其年事已高,破例其家眷同往,同样无旨意不得回长安。”众臣这才松了口气,真心跪拜道:“陛下圣明,陛下慈悲。”这个判罚,让颜离也一下子对这个大唐的开国皇帝充满了好感,除了君王权术之外,还是很有人味儿的嘛。孔颖达跪地泣曰:“多谢陛下饶恕老臣,陛下保重龙体。”李渊想说些什么,最终化为一声叹息,意兴阑珊的走回御撵,再不复言。李建成脸颊抽搐半响,走到李世民跟前皮笑不笑道:“二郎好手段啊,哥哥小看你了。”李世民一愣,旋即心中暗骂,我又不是神,事先会知道你来这么一招,你当我未卜先知不成?嘴上却也不加辩解,只是颇有风度的拱了拱,笑道:“不敢当大哥夸奖。”李建成一甩衣袖,沉着脸当先向前行去。

    晚上秦王府大厅内,众人在李世民这儿刚蹭了顿饭,此时慢慢品着浓茶,谈笑风生。李世民坐在上首,笑眯眯地捋须听着,状甚悠闲,房玄龄呵呵笑道:“太子这次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虽说没什么影响,但却是让人心中解气,呵呵——”众人纷纷附和,想着李建成铁青得面色,还得强颜欢笑,故作大度,心中就像三伏天喝了冰水似地。长孙无忌也跟着呵呵笑了两声,又捋着胡须沉吟说道:“不过太子确是在朝中,宫中有着巨大声望,平素待人彬彬有礼,再加上嫡长子的份,先天便占据优势,下虽为尚书省长官,却比不得监国大权,这一点可不好办哪。”杜如晦点头道:“朝中大臣大多支持太子下,虽无军功,但协助陛下处理政务,也无大错。又惯会收买人心。而各地按察使,观察使中同样支持者甚众,势力不可小觑。所幸下现仍兼雍州牧、凉州都督之职,若能将洛阳民心军心尽数收拢,也是一大助力,只是要防止太子下势力渗透。此外庆州都督杨文干在太子明里暗里支持之下,已经将庆州经营的铁桶一片,不可轻视。”杜如晦端起茶盏抿了口茶水,扫了陷入沉思中的李世民和众臣一眼,继续不紧不慢道:“再从军方而言,下虽在军中拥有巨大声望,然远水解不了近渴,危急时刻未必指望的上。长安十二卫,下相比太子下,稍占优势,而太子下和齐王下这两年正频繁拉拢军中大将,加紧渗透,因此大多数将领都持观望态度。对下而言,形势颇不乐观。”

    李世民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虽然知道自己目前并不占据优势,但经杜如晦这么抽丝剥茧的一分析,却发现况比自己想象的更严重。但还是强笑对杜如晦说道:“孤驰骋沙场不过是为了我大唐不受外敌侵扰,能让百姓过上安稳的子,也可以给父皇留下好印象,孤只是想得到父皇认同,许以太子储君之位。兄弟感虽极为淡薄,但毕竟血脉相连,又岂能行此不义之举?强行夺取,岂不留下千古骂名。此言以后莫要再提起了。”杜如晦张张嘴,犹豫了一下,见高士廉冲他摇摇头,只得闭口不言。颜离猫在下首,心道,你恐怕想不到,最终被还是走上了这条路,而且成为了心中永远的伤痛,无法愈合。只是听到杨文干这个名字,史书记载是在武德九年发生了震惊大唐的“杨文干谋反案”,李世民借机想将李建成拉下诸君之位,最终功亏一篑。称得上是李世民‘和平演变’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

    李世民叹了口气道:“自古以来,储君之位有德者居之,孤认为自己是有这个资格的,更何况太子对孤已是间隙颇深,孤也是不得不争啊。不过,父皇正值秋鼎盛,我等还有的是时间从容谋划,倒也不必太过心急。”众人点了点头,李世民提高嗓音道:“近江南东道观察使张青上紧急奏章,言江南东道数月间滴水未降,祸及十余州县,逃户三万余。父皇已决定派孤的堂兄河间王李孝恭前往赈灾抚民。孤考虑着咱们是不是也派一个人和他同往啊?”闻弦歌而知雅意,李靖眯缝着眼睛抚着长须道:“河间王实乃除下外我大唐宗室第一名将。招降巴蜀岭南,灭萧铣,战功赫赫。不过为人过于谨慎,形势未明之前想拉拢他怕是不易啊。”李世民赞扬的望了李靖一眼,哈哈大笑道:“药师大才,孤何幸也。不错,孤就是想拉拢他。至于成不成,总需付出努力才知道。各位以为派谁去合适?”

    房玄龄皱着眉摇头说道:“这位王爷作风谨慎却又心高气傲,老夫也曾隐晦提及,他却顾左右而言他,难。”长孙无忌抚须点头,瞄了眼下首说道:“我等都有公务在,不如便让鹏举去吧。”高士廉望望瞪大眼睛的颜离,一拍大腿说道:“妙啊,鹏举年纪尚轻,说错什么也不打紧,说不定会收到奇效。”杜如晦眼睛一亮,笑眯眯的看着颜离道:“鹏举心纯真,格讨喜,让鹏举去再合适不过了。”颜离吓了一跳,忙不迭站起来道:“兄长,我不行—”程咬金一把搂住他脖子,龇牙说道:“大男人岂能说不行二字?老程若不是个武将都想去走一遭呢,整天憋在长安都快憋死了,小后生去吧,走得远远的。”李绩望着一脸黑线的颜离,嘿嘿笑道:“是啊,江南风景多美,真是便宜鹏举了。”“是啊是啊,真是得了便宜卖乖啊—”

    “要不是老夫公务忙,恨不得替你走上一遭呢。”李靖,侯君集等人纷纷附和,表示颜离占了天大便宜。颜离脸红脖子粗的从程妖精魔爪下挣脱出来,憋屈道:“离毫无经验阅历,此事又如此重大,万一有了闪失,这—”

    李世民踱步来到颜离跟前,望着有些不知所措的颜离笑道:“贤弟毋须担忧,经验阅历都是不断积累的,这世间除了圣人乃生而知之者,其余诸人不都要经过许多挫折磨难?贤弟此行,只管听孤堂兄吩咐便是,体验一下民生疾苦,于以后行事大有好处。别的尽力而为也就是了,只当出去散心。呵呵---”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