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失态的李世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正讲得吐沫横飞之时,颜离听到园外有人在叫自己,转一看,正是王府的老管家。..颜离赶紧站起来,安抚了两个正听故事入迷的小家伙两句,迎上前去,拱手问道:“老管家亲自前来,可是嫂嫂从宫里回来了?不知兄长中午是否回来?”老管家呵呵笑着还了一礼,对颜离说道:“娘娘刚从宫中回来,在府门前刚好遇见主子爷,只是娘娘见主子爷似乎心不太好,现在正在前厅与主子爷叙话。吩咐老奴来请颜少爷,顺便接几位小主子一起过去。”说到这儿,又恳求颜离道,“颜少爷,您还是去劝劝主子爷吧,刚刚老奴出来的时候主子爷还刚摔了一个茶盏呢。脸色沉的吓人。”

    颜离心里一突,赶紧问道:“你可知究竟出了何事?”老管家低声对颜离道:“老奴隐约听到张婕妤与尹德妃二人,怕是与有关。”张婕妤,尹德妃?难道她们又在李渊的耳朵边说李世民什么小话了不成?颜离也不再多想,与娘一人抱一个小家伙,跟在老管家后向前厅走去。

    刚走进前厅院门,便听见李世民怒不可遏的声音远远传了出来,还夹杂着茶杯碰撞地面的声音,大声怒骂道:“妇人干政,妇人干政。这两个人,孤早晚非杀了她们不可——”颜离与老管家相视一眼,究竟是什么事让李世民发这么大火?怀中的小李泰有些胆怯的朝颜离怀里缩了缩,颜离轻皱眉头赶忙在他小脸上亲了一下,又亲昵的拍了拍他的小脑瓜,回头故意高声对老管家说道:“老管家,烦请您进去通报兄长,就说颜离来了。”老管家心领神会,也高声回道:“颜少爷不是外人,只管进去就是,毋须通报。”果然,里面的声音一下子沉寂了下来,李泰挣扎着从颜离怀中下来,扯着颜离地手向前厅走去。

    面色沉的李世民见颜离大步走进来,看看地上碎裂的茶碗,有些赧然的扯了扯嘴角,勉强笑道:“贤弟即唤声兄长,便是自家人,又何须什么通报?”又高声吩咐下人道:“将地上之物收拾干净,快给贤弟上杯茶来。”这时,李承乾和李泰已经嘴里唤着娘亲扑到了观音婢怀里,然后有些怯生生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李世民见状,只得收起满脸怒气,展开笑容去安抚受了些惊吓的儿子。

    颜离冲观音婢一拱手,唤了声嫂嫂。然后寻了张靠椅坐了下来,不紧不慢的品着气腾腾的茶水,见李世民哄得两个小家伙又喜笑颜开起来,直在李世民上磨蹭,这才对李世民正容说道:“兄长岂不闻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刘文静谋反案不过过去了数年,兄长便忘了事起因究竟如何了吗?”李世民心中一凛,事起因他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酒后一两句抱怨被小妾听去,却引来杀大祸。

    颜离清了清嗓子,说了一上午故事有点儿发痒,说道:“兄长饱读诗书,为何不明了何谓‘和’,何谓中庸之道?所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兄长文武双全,就是这城府还不够啊——”颜离语重心长地对李世民说道。观音婢瞅了瞅颜离,又瞅瞅李世民,不由抿嘴直笑。李世民也有些哭笑不得,被一个还不到十六的少年说自己城府不够,怎么有些别扭。想到这儿,心却是好了甚多,对颜离笑道:“贤弟怎么学的像那些老学究一般了,动不动引经据典,再过几十年,怕又是一个孔颖达,哈哈哈——”

    颜离听了这话,不由心中一窘,正想反驳,又对李世民说道:“为兄在沙场征战,有猛将护翼,谋士辅佐,自是无往不利。可没想到回到了这长安城,却是事事不顺,虽无刀兵之危,却不住暗箭伤人哪。发一发脾气也让心气儿更顺些,免得长久下来憋出病来。”观音婢又是抿嘴一笑,温柔的望着向小孩子赌气一般的李世民说道:“夫君,妾先将两个猴孩儿带下去梳洗一下,一会儿就让鹏举陪夫君喝两杯,以解疲乏。凡事莫急,尽可商量着来。”李世民冲观音婢微笑着点点头,又在两个小娃儿额头上亲了两下,目送她们绕过屏风,这才转走到颜离旁的椅子上坐下,轻出了口气。

    颜离好奇问道:“究竟何事能让兄长生这么大气?莫非张婕妤和尹德妃又在皇上面前说了些什么?”“哼,不是她们还能有谁?”一提到这两个名字,李世民就气不打一处来,气哼哼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圣人诚不欺我。”颜离不由翻了翻白眼儿,不知这话被嫂嫂听见有何感想。李世民也自觉失言,咧了咧嘴,赶紧端起茶盏猛灌了一口,以借此遮掩。这才又接着道:“这两个——咳咳,在父皇面前说孤擅自分封官职,培养党羽。并擅自将洛阳宫中宝物赐予部下,邀买人心,不将他这个君父放在眼里。今上午,孤本在中书办公,却被父皇唤去,劈头盖脸的大骂一顿,说他的话没有孤的话好使,地方官员只听孤的,不听他的。待孤走后,又对裴寂言,孤长期在外带兵,却被一干儒生给带坏了,再不像以前那般了。宫中有女子如此,实乃国之不幸。”

    颜离一口茶险些没喷出来,无言的看了看已经气得胡言乱语的兄长,擦擦嘴角劝慰道:“当初在洛阳,小弟听说兄长拒绝了两位嫔妃的要求,还觉得兄长之处置未尝没有商榷之处。可后来仔细一想,却发现兄长高明,那二位嫔妃已是认准了太子下这一扇门,兄长便是再拉拢她们,也改变不了大局,到了关键时刻,她们该捅刀子还是要捅,小弟这才知道兄长是如何深谋远虑啊。”颜离摇头晃脑地叹着气拍李世民马。李世民露出一口小白牙,拍了拍颜离肩膀大笑道:“贤弟与兄长又何须说这种客话?为兄只是一时不忿而已,为兄要成就大事,又岂会将这两个小女子放在眼里?”“兄长所言极是,关键还是在于自己,等陛下诏书一下,兄长赶赴洛阳,便是鹰击长空,大可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也省的受这窝囊气。”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