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论科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少爷,您要的凉茶来了。..”若兰夹带着一股馨香推开门,缓步走了进来,只见手中托盘里放置着一个大茶杯还有两样小点心。小姑娘笑颜如花道:“厨房的刘婶听说少爷还没歇息,就让小婢将这两碟小点心端来,等少爷读书累了的时候吃。”颜离看了看那张纯真的笑脸,感觉心里暖暖的,笑眯眯对若兰说道:“若兰,你吃吧。少爷不喜欢吃甜食。”若兰小姑娘吓了一跳,连忙小脸通红摆手道:“这是刘婶给少爷做的,小婢可没这福气,少爷还是快吃吧。”“让你吃你就吃,”颜离佯怒道,“少爷吃甜食觉得腻,你不吃少爷可就生气了。”“这,”小萝莉两只小手攥着衣角,轻轻咬唇道,“要不小婢再让刘婶给少爷做些水晶饺,鲜虾云吞之类的?”“不用了,他们也忙了一天了,不必打扰了。”颜离又换上笑脸道,“少爷看你吃的香,自己就饱了,哈哈——”

    若兰轻轻地拿起一块小点心,犹豫的看了颜离一下,这才轻柔放进鲜红的樱唇里,慢慢咀嚼。颜离咽了口吐沫,干咳两声,端起茶杯一股脑喝了个精光。摆手示意若兰赶紧吃,不用再倒,然后起在书架上翻找起来。科举,状元,颜离很苦恼,不由愁眉不展微叹道:“要命啊。”回头看看此时正在收拾杯碟的若兰,问道:“若兰,你可知道一些科举的况?少爷刚从山上下来,不太了解。刚才宴席上皇上叫我参加科举,还一定要中状元,这可如何是好?”

    若兰停下手中的动作,有些惊诧地捂着小嘴望着颜离,转瞬间又闪现出仰慕崇拜地光芒,像是看到了天官下凡一般。绽开笑颜道:“怨不得刚才管家说少爷是要考状元的,是文曲星下凡。”颜离干笑两声,文曲星是文官,怕是打不过如来佛主和观音菩萨。颜离还是念念不忘自己被‘流放’之事。“咳咳,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少爷我也好准备准备。”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谁叫自己显摆地忘了形呢?报应。颜离决定以后到长安或者洛阳最大的寺庙去拜一拜,跟佛祖他老人家好好‘沟通’一下,你官大总不能不讲道理吧。颜离觉得自己占了道义上的上风,底气十足。

    若兰将食指俏地竖在殷红的嘴唇上,可的仰头想了想说道:“科举好像是从汉朝就有了,到了前隋变得更加规矩。隋炀帝时,设置明经、进士二科。‘学业优敏即明经科’,‘文才秀美即进士科’。少爷这次参加的恐怕与前朝也差不大多。一般的读书人都是进一些比较有名望的书院或是私塾,这样一方面有名师教导,少走弯路;一方面凭借师长的关系,表现优异者可以获得举荐名额。不用考试,就有了秀才功名。秀才听说是由学政一岁一考,取头三人参加乡试,录取者就是举人了,第一名举人称为解元。举人来年可以参加会试,一甲二甲为进士及第,三甲为同进士及第。至于第一名自然就是少爷要中的状元了。至于科举的时间倒是不固定,大多都是三年一次。若逢宫中贵人大寿,或是有甚别的大喜事,皇上也会特别加开恩科,只是可遇不可求而已。”

    颜离傻呆呆看着若兰糯软的小嘴滔滔不绝地解说,与正柔柔看过来的若兰互相仰慕地望着对方。颜离眼神发亮的望着若兰问道:“若兰,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若兰被颜离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微垂下头,有些害羞地笑道:“若兰懂得不多,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来的,听说科举是国之大典,可让人一步登天,若兰听着听着也就了解了些。不说在王府里,少爷在城里随便拉住一个文人打扮的,都比若兰知道的多得多。”

    颜离咳嗽两声,又接着问道:“那你可知道科举都考什么?”若兰又想了想道:“明经科主要考帖经和墨义,进士科则是诗,赋,时务策,有时也考帖经,——”若兰又把知道的一些关于考试的内容都告诉了颜离。颜离想了想,大概明白了一些,却更加头疼了。简单来说,所谓‘帖经’就是填空题,随意摘抄一段先贤的语录,留下空格,只管填充就是。这对于一般的读书人都不是大问题,再生僻的书他们都能烂熟于,可对颜离来说却是难比登天。墨义则是主考官摘抄一段儒家经义,再从中提出问题,让考生解答。然后考虑卷面,字迹,内容,文辞等各方面因素给出优劣的评价。

    看来只能选进士科了,虽然诗赋全是命题作文,可蒙中的可能还是很大的,万一考帖经却是有心无力了。至于时务策听名字就是对于点时政发表自己的看法,并且要言之有物,要命啊。颜离愁眉苦脸的想到。只听若兰又说道:“反正还有数年时间,以少爷的才华一定没问题的。”还有数年?颜离激动地猛的一回头,又有些好奇的问道:“陛下好像没有说什么时候开考啊,你怎么会知道?”“嘻嘻,”若兰捂着小嘴轻笑,见自家少爷很和气,也放开了一些,继续说道,“奴婢方才不都说了,普通学子需先考中秀才,再考中举人,待来年季一般是二三月份才会进京参加会试,这么一算,少说还有两年的时间,少爷不用着急,嘻嘻。”若兰觉得这个少爷很有趣,明明满腹才华,小事上却总是犯糊涂,让人觉得亲切。

    颜离从座位上一跳而起,一拍自己脑袋瓜,暗骂真是猪脑袋。自己从现代过来的时候是在七月,那时刚参加完中考没多久,就也理所当然的以为科举会试也一定是六七月间,再加上听李渊的口气好像马上就要举行,自然就走进了思维误区。这样一来时间就充裕许多了,关键是少了那种迫在眉睫的紧迫感,既然还有两三年的时间,却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颜离这才长出了口气,又坐回了太师椅上。若兰眼睛弯成了可的小月牙,看着颜离在那一惊一乍,笑问道:“少爷,那你今晚不读书啦?”“不读书?”颜离冷静了下来,赶紧摇头,“书还是要读的,要读的。不过该从哪儿读起呢?对了,若兰,你说我该读哪几本书呢?你帮我算算吧。”四书五经这个词现在好像还没有吧,颜离嘀咕着。多读一本,蒙中的可能也大一些,更何况在古代根本就没有什么像样的娱乐活动。电脑,电视,K歌,蹦迪,小说,篮球。唉,一股孤独的感觉又不知不觉袭上了颜离心头。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