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若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听了这机灵小厮的介绍后,颜离吸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也升起了一种暖暖的感动,这个‘大哥’和‘大嫂’对自己却是没的说。.wenxueMiM又转头四处看看墙上的书法和山水图画,这才就近找了个靠背上雕刻着某种祥瑞图案的椅子坐了下来。看了看恭敬站立的这两男两女,笑吟吟问道:“你们都叫什么名字啊?我总要知道如何称呼你们才行。”

    刚才说话的那小厮赶紧低头赔笑道:“小的人都叫我小窜儿,只因小的本就是家生奴仆。对这长安城也熟,小的时候总喜欢偷偷溜出去,在城里头满大街乱窜,寻摸着有没有什么有趣儿的玩意儿,这才有了这么个称号,让少爷见笑了。”说完小窜儿还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颜离果然笑了,觉得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很有意思,又多问了一句:“那你的大名叫什么?”小窜儿嘿嘿笑道:“太原之时,当今陛下赐小的父亲姓‘李’,老爹给小的起名叫‘李大柱’,小的——小的不太喜欢,嘿嘿。”

    颜离咧着嘴拍拍他消瘦的肩膀笑道:“还是小窜儿好听,以后就叫你小窜儿了。”李小窜儿赶紧受宠若惊的谢过了颜离,觉得这个新主人确是和气,一点儿架子都没有。“少爷唤小的小五就成,嘿嘿。”小五相貌普通,眼珠子却看着很灵动,看来也是个伶俐的。楚楚动人的小美女见轮到她了,赶忙弯腰福了福声道:“小婢叫若兰,见过少爷。”那个方才主动为颜离‘引路’的俏少女也紧跟说道:“小婢叫秋蕊,见过少爷。”古代的仆人能被主家赐姓的很少,那在他们看来是很荣耀的事。至于婢女至少颜离从来没有听说过谁被赐姓。就好比现在的家养宠物一般,每个都有称呼,可若是哪个还有姓,会被别人笑掉大牙。这种事儿本是历史发展的必然,颜离表示理解,也没觉得自己能改变。

    想到这儿,不由心中一软,对他们说道:“你们不必如此拘束,我也并非大户人家出,也不懂什么规矩之类,以后该干嘛干嘛,安守本分就是。也不必整天跟着我,有什么事儿我自会叫你们。”若兰与秋蕊对视一眼,若兰声说道:“娘娘让婢子二人贴服侍少爷,晚上少爷读书,婢子二人在旁熏香,磨墨。少爷若看倦了,为少爷按摩揉捏。若是—-少爷上歇息,婢子为少爷,为少爷暖。”若兰和秋蕊羞红着小脸低下头去。

    暖?颜离前世是个雏儿,现在还是个雏儿,一听这话,俊脸不由腾地红了,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赶紧下意识的抖着衣襟支吾道:“暖——,我感觉有点,天儿真。等到了冬天再暖不迟,呵呵呵——”颜离对于男女之事也懂得一些,可“暖”与看“双修秘籍”不说是两码事儿也差不到哪儿去。后者被老妈发现最多暴打一顿,前者恐怕要直接剥皮了。

    两个可的小侍女声音极低的害羞应了声是,也没再坚持,小姑娘毕竟还是非常矜持的,倒是让颜离心里突然有些空虚起来。赶紧岔开话题对小窜儿和小五说道:“你们就先下去休息吧。我到书房看会儿书,唔,若兰和秋蕊你们二人有一人跟着我进去就行了。咳咳”若兰和秋蕊相视一眼,恭敬地应了声是。所谓‘红袖添香夜读书’指的并不是读书的场景,而是蕴藏着一种意境和那颗饱含动地心。小才子颜离虽是拼命克制,此时也颇有点儿心猿意马,动地头皮发麻,子发抖,太激动了。

    小五和小窜儿也赔笑道“小的不打扰少爷读书了,若是少爷有什么吩咐,小的们随叫随到”,便倒退着走出大厅,自出去不知干嘛了。若兰和秋蕊两人低声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由若兰陪着颜离挑灯夜读,以后两人再轮换。若兰走在前头为颜离引路,看着她婀娜的背影,颜离不由又想起‘暖’二字。这样不好,默念着‘心若冰清,天塌不惊’,总算沉稳了下来。若兰先进了书房,点燃蜡烛和熏香,熟练地用镇纸压住上好的纸张,又在砚台里稍加了些水,将墨化开,这才拿起墨条颇有韵律的研磨起来。

    颜离被她那白皙的小手‘磨’的心旌摇曳,索坐在影处仔细观察起来。十四五岁的样子,粉嫩嫩的小脸儿透着一层薄晕,在烛光下闪烁着迷人的色彩,明亮清澈的大眼睛,修长上翘的眼睫毛,如云般柔顺的乌黑长发,穿侍女装,虽少了几分现代气息,却多了几分古典之美。上缓缓散发的处子淡香和香炉里的檀香相互融合,使整个书房里充斥着暧昧的味道。当年柳下惠坐怀不乱成就美谈,儒家有所谓君子不欺暗室,佛家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道家,道家有‘阳双修’——颜离一咧嘴,有些想哭。带着哭腔道:“。”

    “?”毫无察觉的若兰回过头看了颜离一眼,眨了眨大眼睛,对颜离声说道:“少爷,屋里点着熏香,既可提神,又能驱赶蚊虫。若是窗子开的太大就不好使了。”“你别说话,快把头转过去,磨墨。”颜离赶紧道。“哦”易推倒的小萝莉又眨了眨眼,小脸儿上带着几分委屈的转头继续磨墨。颜离有些过意不去起来,转了转眼珠,对小萝莉说道:“若兰你先帮我去倒杯茶来,不要放茶叶,要凉茶,井水也行。”若兰放下墨条,眼睫毛忽闪忽闪地想了想,答应了一声走了出去,一双秀履莲足看似疾步翩翩,却未带起一丝风声,只在颜离心中留下丝丝涟漪。

    颜离疾步走到桌案前,从笔架上抽出一支羊毫小笔,随意蘸了蘸磨好的墨汁,深吸一口气,奋笔疾书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体肤,空乏其。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增益其所不能。”写罢,将手中羊毫稍重的往笔架上一放,拿起纸张吹干上面温润的墨迹,又瞅了两眼,对自己满意的点点头。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