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七步成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听到这么明显的挑拨的话语,中众人不由为之色变。。悄悄地看了看李建成和李世民两人难看到了极点的表。只见李世民气得直哆嗦,一拍几案,猛的站起来大喝道:“孤本当汝是英雄,可却不想汝一阶下之囚,死到临头居然还敢挑拨我等兄弟谊,实在是罪该万死。”李建成也附和着强撑笑脸道:“二弟所言极是,孤与二弟兄弟深,又岂是汝一将死之人便可以随意离间的。”说着,又转头对李渊拜道:“父皇,此等恶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恳请父皇下诏将此贼立即斩首。”众臣纷纷大声附和道,“太子下所言极是,应该立即斩首,不,凌迟处死,千刀万剐。”

    砰——李渊将御案上酒壶一摔,站起来满溢杀机的死盯着窦建德,窦建德则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却是寸步不让。众人大气也不敢喘一口,过了好大一会儿,李渊又恢复了老好人的模样,也不再去看窦建德,慢慢地坐回龙椅,淡淡说道:“将此贼押回死牢,明午时三刻押到太极宫宫外凌迟处死,不得有误。”“是”,众侍卫凛然听命,强行扳过窦建德的躯,将他押了下去。颜离看了看那仍旧孤傲的背影,轻叹了声“可惜”,一代枭雄就此走向人生尽头。旋即又想到,窦建德终究难免一死,下面就该轮到刘黑阀起兵造反了吧。

    这时李世民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来拱手道:“父皇,那窦贼自然死不足惜,不过儿臣听说窦贼在河北一地惯于收买人心,不如且将他圈起来,待完全收服河北民心之后,再行处置,不知父皇以为如何?”

    李渊看了一眼想开口反驳的李建成,笑呵呵地对李世民说道:“二郎啊,窦建德即已服诛,谅他的那些余党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二郎不必担忧,呵呵——”说着,从腰间解下一枚凤型玉佩,对李世民和蔼说道,“二郎啊,这枚玉佩朕佩戴多年,大郎也问朕要了多次,朕都没舍得给,只因这时你等母亲在世时的心之物。但这次,二郎立下大功,父皇便将这枚玉佩赏赐给你吧,呵呵。”李世民连忙上前,小心翼翼地接过玉佩,拜道:“儿臣多谢父皇,一定将这枚玉佩随佩戴,愈生命。”

    李渊满意的微笑点点头,又作恍然大悟状一拍额头道:“呵呵——朕倒是险些忘了,中窦建德马眼的颜‘小才子’何在呀?”颜离正与房玄龄低声说着话,听到李渊喊自己,赶紧从座位上站起,跪倒在地,大声道:“微臣在。”“呵呵,快快平。”李渊看着颜离,脸上的笑容又大了一些,见颜离听话的站起来,环视众臣笑道:“诸位卿可能还不太了解这个小家伙,此乃是颜回后人,富有文采,书法堪称一绝,诗词同样不同凡响。此次西征,颜卿献上了双边马镫,现正着工部将作大监加紧赶制。更加难得的是,此子还颇有勇力,一箭中窦建德马眼,这才俘虏了窦建德。呵呵,我大唐有此后起之秀,何愁不兴啊,啊?哈哈哈——”

    颜离赶紧又躬谦虚道:“万不敢当陛下如此夸奖,微臣习弓不过区区数月而已。不怕陛下笑话,微臣本打算那窦建德,不想力道不足,却只是侥幸中了马眼。实在是侥幸之极。”“哈哈哈哈——”李渊更是笑得开心,眼睛都眯得快看不见了。众臣也赶紧附和着大笑起来。这时太子阵营却是传来了一声不和谐的“哼”声,颜离朝那边看了一眼。果然不出所料,黄门侍郎韦正一脸仇恨的盯着他。颜离撇了撇嘴,又无所谓的把头转了回去。

    待众人的笑声渐渐停止,李渊又笑着对颜离道:“朕打算沿袭前朝开科取士,此事尚未于众卿商议。朕便在这儿先考一考颜‘小才子’,唔,便以读书为题作一首诗如何?”除了秦王一系与少数平素亲近李世民的官员,其余人等都是略显嫉妒地看着颜离,金口玉言,从此颜离可就是‘小才子’了。

    这时韦终于站起来说话了,只见他躬对李渊说道:“陛下,既然陛下亲口封这颜,颜——”一时却想不起颜离地名字,脸色通红,非常尴尬。颜离回头“好心”的“指点”他道:“韦大人不妨称一声颜大人便是,颜某不在乎的。”韦愤怒的瞅了颜离一眼,拱手继续说道:“既然陛下亲封颜,颜大人为小才子,微臣听闻古有曹植七步成诗,不妨也让颜‘小才子’七步成诗,以体现陛下识人之明,必能成为千古佳话,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恶毒啊,颜离怒了。自己做出来了是陛下有识人之明,,可若是做不出来呢,陛下没有识人之明,倒霉的肯定是自己。虽然有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背”,可这梁子是结下了,咱们没完。颜离恨恨的瞪了这得意洋洋的祸害一眼,然后垂首听候皇上裁断。

    李渊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笑道:“哦?朕对于那曹植七步成诗却是向往已久,不想今却有机会见到,想必颜卿不会让朕失望吧。”颜离在心里腹诽道,借我俩胆儿也不敢让您老人家失望啊,您老人家失望会杀人的。颜离眼珠一转,对李渊躬道:“陛下,七步本是不够,微臣可不敢与曹子建相提并论。只是看到韦大人,突然想到,韦大人平是如何读书的呢?这便突然有了灵感,三步便足以。”

    “哦”李渊一愣,看了眼脸色变幻莫测的韦,略显惊奇道,“不想卿有如此急才,既然如此便快快吟诵吧,只是若卿做不出来,可就是欺君之罪了,朕可不会因为你立了功便轻饶。”李世民看了眼自己的父皇,本想出声恳请父皇宽限些时间,见颜离已是夸下了口,也只得闭口不言,心里虽有些担忧,更多的却是期待。

    颜离躬应是,转头笑眯眯地瞅了韦一眼,韦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只见颜离清清嗓子笑道:“微臣猜想平韦大人一定这样读书。咳咳,天不是读书天,夏炎炎正睡眠。秋高气爽冬又至,要想读书待明年。韦大人,不知颜某说的可对?”现场呈现出一瞬间的寂静,随即众人纷纷喷出口中酒水,再也顾不得看太子脸色如何,斯文扫地的前仰后合大笑起来。连偏一些悄悄往里探看的女眷也是笑得花枝乱颤,赶紧用手帕掩住樱桃般的小口,‘哎呦’‘哎呦’的捂着笑痛的肚子回去给众人显摆去了。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