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你可以出师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李世民沉着脸,半响方自嘲说道:“孤已问过长孙婢,却如贤弟所说,张婕妤与尹德妃在父皇耳边说孤拥兵自重,桀骜不驯,并对其有不敬言语。.父皇虽未全信,但对孤恐怕已是非常不满,只是暂时还需要孤带兵打仗罢了。”众人面面相觑,面色极为难看,眼下的一切都对李世民极为不利,却暂时又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李世民深深地呼一口气道:“走一步算一步吧。且先看看宴会上父皇究竟会作何封赏,呵呵——”看着李世民铁青的脸色,众人再也没有说话的兴致。一行人便这么沉默着来到了太极宫门前。与其他官员脸上轻松地表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太极宫位于长安城中轴线的最北端,由隋朝的大兴宫改建而成。高祖李渊,太宗李世民在位时期便主要在此办公,太极宫设南北两门,南门承天门为正门。太极宫是举行几乎所有重要活动的场所,比如改元、大赦、阅兵、朝会、献俘等等,每当这时,皇帝便带领文武百官登上承天门观看盛况,或与民同乐,场面相当壮观。

    太极宫共包括十六处宫,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太极,太极也是举行每月两次‘中朝’的地方,太极与太极宫正门承天门遥遥相对,中间隔着一个宽约四百多米的大广场。而今天的庆功宴正是在太极与承天门中广场内举行。

    当李世民与众人赶到时,太子和齐王还没有到。众官看到秦王来到,不论心里如何去想,都赶紧起作揖,口称秦王千岁,倒是让颜离体验了一把狐假虎威的感觉,程老妖精这时凑了过来,揽着颜离肩膀,一定要给颜离介绍一下宫中景致。颜离暗笑,咱前世生于祖国的首都,故宫都看烦了。再说历朝历代的宫中唐朝除了武则天时期耗巨大人力物力修建的大明宫,别的也实在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太极宫就是与隋朝陪都洛阳的皇宫相比,也显得简单寒酸了许多。更何况大明宫本就是在隋朝大兴宫基础之上改建的,用现在话说便是‘二手货’。一想起‘二手货’就想起‘二手电脑’来,颜离立即兴致全无。

    众人进入太极,观音婢向众人打个招呼,拉扯着几个娃娃与其余秦王侧妃一起进入旁边的偏,那是女眷饮宴的场所,比如宫中的嫔妃,太子妃,齐王妃,以及其他的公主,郡主等等。临走时,三个小娃娃依依不舍地看着颜离,好像还不大乐意离去,颜离知道他们是惦记着讲故事呢。想到这儿,便开始YY未来的长孙皇后平时都给他们讲什么故事,卧薪尝胆?凿壁偷光?还是头悬梁椎刺骨?颜离心里美滋滋地,打算回头出一本《颜离童话》,不能让安徒生这小子专美于‘后’?

    李世民含笑拍拍颜离肩膀,让他跟着房玄龄,长孙无忌等人别乱跑,以免犯了宫中规矩,自己则入参见父皇去了。颜离满脸黑线,讪讪地跟着几位老大人坐在离皇帝宝座很远的地方。仍旧是房玄龄为他解说着,太极是只有正五品以上官员才有资格进入的,而秦王一系除了唐俭是秦王府长史为正四品下之外,其余人等大都在五品,当然还有一位六品的,受获胜余荫,也侥幸地占了一个位置。颜离对于唐俭的印象并不是很深,这是一个平素里办事认真,却不苟言笑的人,相比于其余凌烟阁功臣,唐俭并不太为后人所知,颜离也只记得他好像活了差不多八十岁,历高祖,太宗,高宗三朝。

    “原来玄龄、辅机这么早就到了,呵呵呵,是不是在等着陛下的赏赐啊?”此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冷笑着传进了太极,让喧嚣的大一下子安静了起来。颜离赶忙抬起头来,见一头戴高冠,穿儒服的中年人一边冲秦王一系人马冷笑着,一边走入了大。这是谁?居然这么嚣张,颜离暗暗咋了咋舌。“原来是经实啊,呵呵,”房玄龄轻捋黑须,从容地从座位上站起,随意拱了拱手道,“有赏赐可等总是好的,不像某些人进入太子东宫良久,却无丝毫建树,整里尸位素餐。居然毫不知羞,还敢在这儿大放厥词。老夫若是汝,早不敢出门见人亦,不知经实以为老夫所言如何呀?”

    那被叫做经实的人脸上尴尬一闪而过,随即一甩衣袖,手指指点房玄龄道:“汝可是在讥讽我家太子下识人不明?哼,好大的胆子。”却见房玄龄仍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淡淡道:“太子下自是英明神武,只是有人善于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以至于蒙蔽下慧眼。我等使君俸禄,为君分忧,却是看不惯阁下一副小人像而已。”

    那人怒极反笑,冷笑道:“小人像,呵呵,好一个小人像。”说着,手指一转,却是指向另外一人言道:“说起小人,诸位在座之中,却有一位小人,呵呵,一臭未干之小儿竟堂而皇之立于我大唐太极之上,足见秦王下无人可用亦,哈哈哈哈。”刚才房玄龄已沉着脸向颜离介绍了此人。正是太子李建成心腹谋士,黄门侍郎韦

    颜离愕然的望着那指向自己的手指,而房玄龄,李靖,长孙无忌等人则是一脸冷笑,跟这小子耍嘴皮子?汝忘了王世充之故事乎?只见颜离望着那韦,犹犹豫豫,慢慢吞吞的站起来,瞪着无辜的大眼拱手问道:“不知这位‘大叔’贵姓?曾孙可成亲没?”

    噗嗤——内某角落传来一声不引人注意的笑声。韦此时不过刚满三十,长子尚未定亲,却被眼前这‘小人’问曾孙可成亲?岂不是讥讽我老?“哇哈哈哈——”程老妖精毫不给面子的捧腹大笑起来,一边用讥讽的眼光瞅着韦,嘴里恶毒骂道:“曾孙?这种人还想要曾孙,断子绝孙还差不多。”

    韦只觉双眼发黑,脸青的发紫,哆嗦着指着程妖精道:“程咬金,本官要,要——”“要啥?”程妖精斜眼望着韦,拍着脯,继续往外喷‘毒舌’道“要俺?莫非你家妻妾满足不了你,想让俺来满足你?俺好害怕。”说着摆出一副怕怕的样子来。

    颜离目瞪口呆地望着韦几乎站立不住,就要往外喷血的样子。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嘴里不停地嘀咕着太恶毒了,太恶毒了。只见那韦怨毒地一一扫过众人,嘶吼一声道:“此仇不报,本官誓不为人。”这才拂袖而去。

    颜离正不知如何反应之时,只觉一只大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子不一缩,待回头望去,便见程妖精一副戴着小红花给父母表功的模样挤眉弄眼道:“好后生,这就是你说的什么‘从和精神双重打击对手’吧。”说着,一脸纯洁的等着颜离表扬。颜离恶寒,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面色很不自然地支吾道:“不错,你做的很好,可以出师了。”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