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既然如此,颜离也放下了心来,仔细打量着李渊与李建成,李元吉三人。.当年隋炀帝杨广在宫中赐宴,酒喝得微醺,抬起头来,见李渊正与群臣谈笑风生,笑得极为和善,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给李渊起了个外号“老太太”,一来是因为李渊笑得很像慈祥和蔼的老太太,二来是说李渊是个老好人,见人三分笑,谁也不得罪。如果杨广知道后来发生的一切,想必对于李渊的笑便不会如此评价了,这极具亲和力的笑帮助李渊最终取代大隋,开一代盛世。

    果然是“老太太”,颜离看了半天,得出结论。他在对谁笑时,温润的眸子闪过的是真诚,亲切,,发自内心的关怀,会让人不由感到犹如风拂过心田,觉得这实在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憨厚的,实诚的老者,可以引为知己。李渊的笑便如此有感染力,那更加大名鼎鼎的刘备的哭不知又如何强大。颜离想到此处,浑一哆嗦,感觉太给力了。

    站在李渊边,穿一明黄服色,正与李世民手拉着手亲说笑着的,想必便是太子李建成了吧。如果说李世民是阳刚,睿智的美。那李建成便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帅哥,面如冠玉,眸如繁星,特别是笑容深得李渊遗传,一笑之下让人如沐风,让人很像与他亲近。此时李世民与李建成相叙甚欢,时不时发出欢快的大笑声。一披甲,同样显得英武不凡的齐王李元吉也不时他们之间的谈话,场面非常烈。李渊则是在旁边捋须含笑的看着,眼中闪过欣慰之色。

    距离有些远,颜离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猜想也不外乎是“二弟,你瘦了,此番立下大功,大哥由衷地为你感到高兴啊。”“大哥你也瘦了,小弟在外年余,父皇全靠大哥照顾了,小弟多谢大哥。”“你我兄弟何须如此客气,此乃理所应当之事,二弟要注意体,莫要太过劳累啊。”“大哥——”“二弟——”颜离突然觉得有些不适,想吐,还想吃酸的。

    众人纷纷大声夸赞,兄弟和睦,又恭喜陛下有子如此,实乃古往今来兄弟友之典范也。李渊更是老怀大慰,喜笑颜开。唯有长孙无忌,高士廉等人虽也随声附和,但看向李建成的眼神却闪烁不定,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两个时辰后,大军开入长安,帝都街边站立着无数百姓夹道欢迎西征大军的胜利归来。善良的百姓怕是早就准备好了礼物,来犒劳自己的“人民子弟兵”,大姑娘小媳妇们穿着靓丽的衣服,纤纤素手纷纷提着个小竹篮,里面装着香包,手帕等物,眼放绿光,瞄着这近十万血方刚的好男儿,芳心跳动,难耐,比颜离初次上战场还要激动地多。一时间,香包与手帕齐飞,媚眼与飞吻一色,场面暧昧无比。

    颜离在现代自然是个大孩子,可李世民十七岁便娶了十四岁的长孙皇后,即便如此,在古代也只能算是正常结婚年龄,比他早的数不胜数。这样一来,颜离便如鹤立鸡群一般,分外醒目。本就长得眉清目秀,特别是黑漆漆的眼睛像璀璨夜空般迷人,又穿了一文士服,更显得温文尔雅,兼之与一干老大人走在最前,显然至少也是军中军官级以上人物。

    如此俊秀而具有男人味,生涩与成熟并存,着文人服饰却是征战于血沙场,太罗曼蒂克了。丘比特耗尽全功力施展“万箭归宗”,将少女们敞开的心扉一并穿,少女们醉了。一边把手中的丝帕,香包拼命塞进颜离怀里,一边含脉脉的告诉这位年轻将军自个芳名,希望颜离能记住她。

    颜离脸红的快滴下血来,手舞足蹈拼命躲避,无奈群众的高的让人发指,此时心非常复杂,有些沾沾自喜,又有些不知所措。百忙之中瞅瞅其他人,除了几位老臣和老妖精这般相貌奇古者,皆受到了一定程度扰。“小帅哥,奴家叫李如花,芳龄十八,有空咱们发展一段超越友谊的感如何。”“小哥哥,奴家叫刘二丫,艺名叫石榴,你唤奴石榴妹妹就好了,奴现在暂时在飘香院打工,小哥哥有空一定要来坐坐哦,奴的门会一直为你打开着。”边说还扳过颜离地头强吻了一记,又顺手在颜离地小上捏了一把。

    颜离怒了,我虽然年纪尚小,你当我好欺耶?先贤亦曾有云,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们莫要怪我非礼了,想到此处,就打算反戈一击。便在这时,前方打马过来一人,穿内监服饰,用尖细的嗓音高声道,传陛下命,召颜离上前问对,颜离讪讪地收回双爪,赶紧大声应是。那些少女们知道了心上人的地名字,又听说是陛下召见,却也不敢再造次。只得用可以把金山烤化的眼神恋恋不舍的望着颜离远去。颜离擦了擦头上的汗,心有余悸地大松一口气,不知是庆幸还是遗憾的咂巴一下嘴,这才有空转头去看边前来传召的内监。

    这小太监极为年轻,看起来也不过比颜离大那么一两岁,此时也正在笑眯眯地看着颜离,似乎想瞅瞅这个和自己一般年纪,却被陛下传召要见的人究竟有何特别之处。要知道,长孙无忌,房玄龄,李靖等人李渊单独接见的况也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更何况是这么一个文质彬彬,稚气未脱的大孩子?

    颜离也暗自忖度,虽来到大唐不过区区半年,但这半年所见过的,所听过的,却是比以前所经历的十五年都要锻炼人的多。军中本就是锻炼人的地方,又是跟一群老狐狸在一起,再与前世史书一一对应着,不知不觉学会了把问题向更深处思考一下,这便是成熟的表现。

    颜离望了望笑眯眯地小太监,也笑眯眯地回看了他一眼。心里想到,按照小说中的节,这时候该贿赂了吧。进了洛阳城之后,李世民把颜离这几个月地俸禄给了颜离,不过相比于李世民的赏赐却又实在算不得什么了。洛阳皇宫内珍奇异宝何其之多,李世民大手一挥,将其中大部都犒赏给了麾下将士,颜离自然也不例外。回长安时,将分到的东西都跟李世民换成了可的小金锭,居然有十几个,可把颜离给乐坏了,这就是所谓的战争财啊。小心翼翼地在甲胄内衬里缝了个小口袋,每天都要打开看看,闲着没事时,一天摸上好几十遍,摸得李世民等人心里直发寒。

    这个时代由于生产力的水平不高,市场上金银并不是主要的支付手段,铜钱,丝绸,甚至是以物易物占据着最重要的地位。尽管如此,作为贵重金属,金银的地位是无须质疑的,且永远也不会担心贬值,这十几个小金锭,只要不太大手大脚,足可保证一辈子衣食无忧。

    此刻想着要拿出一个来送人,心里在滴血,默念道,宝贝儿,永别了。“这位大人,到了。”到了?颜离欣喜地抬头看看,见李渊一家子果然就在前方不远处,那小太监对李渊禀报了一声之后,对颜离说了个‘请’字,就站在了李渊后,轻嘴唇幽怨地朝颜离口瞄了一眼,就眼观鼻鼻观心地垂下头去。颜离浑汗毛直竖,再也不敢看那小太监,这个时候却遇到了一个难题,不知该如何行礼了?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