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竖子’成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鞋多的宅男 书名:贞观神棍
    既是有了台阶,程咬金也便就坡下驴,面色和缓道,“天下何人不识君?唔,小混蛋对俺的评价很那个----额,中肯,对,中肯。。哼,这几俺都成了军中的笑料了,”说着又怒瞪了长孙无忌,高士廉等人一眼。还不忘向颜离推销,“这可是你说的,等回到帝都,俺把侄女介绍给你看,你就明白俺所言不虚了。”颜离还能说什么,只能赔笑着应是,先度过眼前这一关再说以后。

    “好了好了,”李世民把子转过来呵呵笑道,“贤弟,知节追随我多年,心宽广,是不会和你计较的,只是你也需多多少少尊敬他些才是。听说你每在他军中练,知节可是出力甚多啊。”颜离瞅瞅程老妖精,见他露出一副谁能理解我的表,还能说什么,自然是点头应是。“此事以后不许再提,否则孤必严惩不贷。”李世民对在场诸人说道。众臣连忙躬应是。这个小小的风波才总算过去。

    颜离想了想对李世民道:“兄长,那窦贼便如兄长所言,实已是强弩之末,便如落网之鱼,尤不知大难临头,不过垂死挣扎而已。只是,窦贼毕竟数量远远高于我等太多,且是初来士气正旺。正所谓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狮子搏兔亦须全力。以小弟愚见,兄长倒不如且按兵不动,派程将军率小股精锐与窦贼周旋,让其士气更加衰落,军心浮躁,我军便可一战而定也。”

    “哈哈哈哈---果然是有志不在年高,辅机,玄龄,此子如何啊?”李世民开心地大笑起来,甚为自己发现这么一块璞玉而自得。房玄龄捋须微笑道:“下神目如电,我等不如也。小颜大人未及弱冠便已如此了得,微臣真想见见他那位老师是何等人物,中国之大,却是藏龙卧虎。”

    长孙无忌也在旁感慨道:“是啊,颜小友可比一人,即是那东吴陆逊。同样年少英雄,意气风发,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小友也毫不逊色。只是老夫却有些奇异,按理说小友初入军中应该对战阵之道不甚明了才是,为何----莫非这世上真有生而知之的奇才乎?哈哈----”房玄龄听了同样微笑点头,看向颜离地表很是和蔼。

    颜离知道这个时候可万万不能得意,连忙注视着两位老大人极其诚恳道:“晚辈自小便被师傅收养,六韬,孙子兵法等书不过观其大略,师傅似也不甚在意。只是言道,一法通则万法通,又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练达是文章。再加上晚辈知道有诸位大才在,即便主意不行,也不会对我军有什么损失,这才敢畅所言,万不敢当两位老大人如此夸奖。”

    “好,好啊,世事洞明皆学问,人练达是文章,”李世民念了两遍,良久方才遗憾说道,“有贤才不能发现,发现而不能了解,了解不能够任用,任用却不能够信任,信任又让其感到掣肘,这是上位者的错误啊,孤回到长安,必上奏父皇,重开科举,引天下贤才为大唐效力。”众人叹服拜道:“吾等愿为下效犬马之劳,虽万死而无悔。”

    当晚程咬金率领小部队出去感的挑逗窦建德时,颜离正在帐中奋笔疾书,把韩愈的《师说》换了几个字,按在自己死鬼师傅头上,然后颠地拿去给李世民,长孙无忌等人看,以打消有可能产生的怀疑。毫无意外,一片喝彩之声。李世民道:“此文应传檄天下,给天下为人师长者看,看他们羞是不羞。”他们羞不羞颜离不知道,反正颜离有些羞,心里暗叹自己比起老妖精还差得远啊。

    武德四年四月二十三扰和被扰的一方显然都失去了耐心,双方时刻准备撕下最后一层文明的外衣。共计接近十万大军在汜水两岸方圆不足二十里的开阔处持戈相对,一时间杀气直冲云霄,风云为之变色。

    时至正午,窦军士气体力都有很大衰弱,阵型散乱,有的在吃干粮,有的卸甲扇扇,有的士卒甚至因为争水而打斗起来。李世民见时机已到,对隋朝旧臣宇文化及言道:“你可率三百骑兵掠敌阵而过,若窦军不动,则你直接穿过,莫要理他。若窦军不动,你可直接进攻,寻机破敌。”宇文士及领命而去。

    颜离远远看到,宇文士及率领三百骑兵聪明地绕过敌军骑兵,而直冲对方步兵阵营。那些步兵本就不是骑兵对手,更兼事先毫无准备,大唐奇兵如砍瓜切菜一般竟是遇不到大的抵抗,敌军士卒慌乱之中,被杀死或被己方践踏而死者,不计其数,场面异常混乱。

    李世民见时机已到,举槊上马,高喊一声“杀”,率先冲向了窦建德阵营。尉迟敬德一边高呼“保护下,”一边与程咬金,秦叔宝等人率领麾下士卒紧跟杀出。三千五百人组成一个锋利的三角直冲窦建德大军,所向披靡,威不可挡。正是凿穿战术。

    颜离站在高处,望着李世民在万军丛中勇往直前,无一合之将,不自高呼道“大丈夫当如是也。”到了后来,竟无人敢再挡在李世民马前,李世民一鼓作气从这一头一直杀到另一头,命手下展开卷旗,高高矗立于窦军后方。窦军士卒见已军阵容后方竖立起“李”字大旗,知道大势已去,争相逃跑,一溃千里。颜离喃喃道,秦王破阵,这便是秦王破阵。以区区三千五百人敢于冲击敌方十万大军,并大获全胜,颜离对李世民的崇拜达到了顶点。

    边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同样看得心驰神往,手习惯的捻着胡须,面上却是紧张无比,待看到大局已定时,方才大松了一口气,纷纷喜笑颜开。就在这时,颜离眼角忽然瞥见一将手持马槊,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之上,却被乱军阻隔,一时无法进退。颜离来不及细想,抬起护弓弩向约七十步外那‘固定靶’便是一箭,可惜力道有所不够,即将中目标时又急速下落,却正中了那匹良马的左眼,那将一时重心不稳,坠落马下。此时唐军车骑将军白士让恰好赶到,正举槊刺之时,却听那将惊呼道:“勿杀我,我乃夏王窦建德也。”

    我乃夏王窦建德也?!此叫声可谓千折百转,气回肠。李世民激动地几乎跳起来,声音略微颤抖地高喊道:“是让,武威,快快将此贼擒下。”随后赶到的车骑将军杨武威跳下战马,将窦建德擒住,一代枭雄就此黯然落幕。颜离地脑海中只觉一阵空白,突然想起一句话来,世无英雄,遂令竖子成名。相比于窦建德,自己与白士让、杨武威都可算是“竖子”吧。

    .

重要声明:小说《贞观神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